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思念成城 > 第2章 别

第2章 别

,没什么不同。

城市的霓虹透过车窗洒了进来。高楼与车辆快速移动着,在申雅莉的侧脸留下层层影子。她靠在车窗上,很快睡着了。

但或许是那个日子快到了,所以会很快梦到熟悉又陌生的人。

一切都像回到了大学时代,她还在读着建筑系,叫嚣着要成为大建筑师的时候。她靠在图书馆的角落里,一边吃薯条一边看专业书,还被同系姐妹嘲笑是“都读大学了还热爱自己专业的异类”。但她毫不介意,还不知廉耻地弄了满书的高热量油脂印。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停下脚步,一切就不会改变,就能留住我们珍惜的人和回忆。实际并不是这样,不会改变的东西,只有死亡。

生命像是一条流动的长河。

哪怕是在深沉的梦中,也不会停止前进的脚步。

大概是真的过去太多年了,她等啊等,等啊等,等到后来,即便是在梦中,都大概猜到了这只是个梦。但依然希望能在这虚幻的世界里等出点什么。

只是无声的黑白画面也好,只是一个背影也好。

请让我再看看你吧。

梦中的自己依然素面朝天,扎着马尾,一直坐在图书馆最角落的位置,有些寂寞地翻着书,抬头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

可惜的是,在以往以那个人为主角的旧梦中,他也没有再出现一次。

但是,车辆的颠簸让申雅莉的脑袋撞上了玻璃,然后从梦中惊醒。

她晃了晃脑袋,发现前方堵车了,然后拍拍脸保持清醒,对坐在前排的经纪人说道:“阿凛,我们到哪里了?没有迟到吧。”

“没事,这里堵不久,你再睡一会儿吧。”

“哦,好。”

申雅莉重新靠回座椅靠背上。

刚想合眼,却看见右边窗外另一辆车中的两个人影。离她近的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女人,但女人的右边还坐了一个男人。

窗外下了小雨,雨珠像是无数颗璀璨的钻石,密密地挂满了车窗,再缓缓地滑落。他坐在背光的地方,外形并不清楚。和女人说了几句话,他低下头去看了看表,略长的刘海盖住了眼睛,只露出秀美的鼻梁。

申雅莉连眨眼的能力都失去了,像被拔了电池的机械玩偶一般,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半晌,她才反应过来,赶紧摇开了车窗。

冷风灌进来,吹得脸颊发疼,雨珠也顺势飘落。可是,依

然看不清楚,雨水像是恶作剧一般模糊了那个人的侧影。

时间过得太快,前方的交通很快疏通,轿车重新开动。

坐在一旁车里的男人仿佛也在赶时间,推开门走下车,撑开伞径直朝地铁站的方向走去,空留下一个高挑的背影。

“停,停车。”申雅莉拍了拍司机的靠背。

“申小姐,这里是不让停车的,这……”司机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阿凛。

阿凛也有些莫名:“雅莉,怎么了?”

“停车啊!”

嘴上虽只是叫停,但她已经戴上墨镜和帽子,拉开车门,跑了出去,甚至直接闯了红灯,冲到地铁站的方向去。

“雅莉,你在做什么,回来!这里是大马路上,你怎么……”阿凛拉开窗子大叫起来,申雅莉却早就没了影。

这座城市里的人太多了。

分明已经在第一时间追出去,分明已经看到了那个人。但到了地铁站里面,视线越过一张张陌生的脸孔,与高高矮矮的人群擦肩而过,看见满地雨水的痕迹,却没有看到一张相似的脸。

现在依然记得,高中时也这样下过一场雨。自己狠狠地骗过他,他气得连话都不想再和她说一句,头也不回地进了地铁站,丢她一个人在地铁里面壁思过。当时她在地铁站哭了好久,最后他还是硬着头皮回来,把哭到被人围观丢死人的她带走了。

大概是时间走得越快,回忆与现实的界限也会越来越模糊。

这样的回忆让她产生了幻觉。让她以为,他总有一天还会回来,把哭到眼睛肿的她带走。

从售票处跑到了站台,又从站台跑回了地铁大门。可是依然没看到,找不到。她这才迟钝地用袖子擦掉了脸上的雨水。而更糟糕的是,很快有人在她身后悄声说了一句:“你是……是申雅莉吧?”

她愣住。

终于,汹涌的人潮将她包围,无数人拿笔纸找她签名。手机咔嚓咔嚓的拍照声密集响起,白亮的闪光灯一次次打在她的脸上。

直到这一刻,她才总算从童话般的幻想中,回到了现实。

怎么会这么傻呢,总觉得自己还是那个因为在地铁站走失流泪的高中生。

其实,除非是拍戏工作需求,流泪是很浪费时间的事。现在的自己,面对再多的困难,也只会保持理智和清醒,用最快的速度解决。

现实是这样。

还是多年前的那座城市,还是和多年前一样的冷雨。

但不会有哭鼻子的自己,也不会再有那个人。

申雅莉这才反应过来,一边拨通阿凛的电话,一边把墨镜摘了下来:

“哇,你们好厉害,我不过自己出来溜达溜达,这都能被你们抓到!来来来,要合影要签名都排队哦……啊,喂,阿凛啊,我在地铁站,迷路了你赶快过来……你们请不要挤,我快被推翻了,一个个来……”

因为她坦率接受了签名合照,周围的群众反应更热情了:

“申雅莉啊啊啊,我是你的影迷,给我签个名吧!”

“哇,雅莉姐,我从高中就是你的粉丝了!最近看了你的《死徒》,你太美了,好喜欢你啊!”

…………

……

这件事申雅莉处理得不糟糕,所以阿凛事后没有给她脸色看,但威胁的话也没少说。申雅莉暗自捏了把冷汗,跳过了白风杰华丽到夸张的婚礼,把接下来几天的通告都完美完成,然后和两个好闺蜜选好礼物,直奔浅辰和柏川的婚礼。

周六的早晨。

雪白的教堂矗立在郊外的草坪上,正午十二点的钟声响彻高空。申雅莉、李真还有丘婕几乎是当日最大牌的女星,却属于最早到场的一群人。

几乎刚一拨通浅辰的电话,他人就出现在了教堂门口,然后挂断电话大步朝申雅莉走来。

他一身彻头彻尾的白色,就连皮鞋和领结都是干净的雪白,唯独胸前佩戴了紫色的薰衣草。

“一姐!”他在老远的地方就朝她挥了挥手。

申雅莉是皇天集团旗下no.1的女艺人,所以公司里的人都这么称呼她。浅辰虽然已经离开皇天自己去开公司了,但依然没有改掉老习惯。

“小浅!!”

申雅莉提着裙子飞奔过去,正面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小浅,你太帅了,白色啊,你穿的是白色啊。我真不敢相信,你和柏川就要结婚了!”

太过激情的开场白,身后的李真被他们腻得打了个哆嗦,像吃下了一整片肥肉。

“是啊,我也觉得好神奇。以前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浅辰挠了挠脑袋,笑得有些羞涩,“其实,有点不好意思。”

“阿辰,别不好意思。来,这是我们三人送你的礼物。”李真把一个包装好的白色大盒子递上去。

“谢谢!”浅辰勾头往下看了看,“这盒子里装的是……”

“别,千万别在这里拆,回去再拆吧。”丘婕连忙冲过去挡住。

远远的,柏天王也出来了。

柏川同样穿着一身白色,胸前也有薰衣草装点,但相

对浅辰西装的一般长度,他的衣服是及大腿的三件套白色长版礼服。他从台阶上走下来,在人群中高挑出群,笑起来牙齿洁白,右耳上两颗耳钉闪闪发亮,犹如英伦绅士般风度翩翩:

“雅莉,真高兴你这么早就来了。还有李真,丘婕,你们也赶紧进来坐吧。”

帅哥就是帅哥,他轻轻一笑,旁边的李真和丘婕都软成了一滩泥:“好……”

申雅莉给了她们一个“你们真没出息”的眼神,就挽着浅辰的胳膊,和他们一起朝教堂里走去。

☆、第一座城iii

然后,前脚刚一跨入教堂大门,丘婕就把相机给助理,拽着浅辰拍照去了。李真也不甘落后,赶紧凑到浅辰另外一边。申雅莉原本也想过去,却被柏川叫住:

“雅莉,我有点事想找你谈谈。”

“怎么了?”

柏川把她带到一边,低声说:“公司新投资了一部电影,我看过本子,以我的直觉来看,这片要拿奖很容易。不知道你有兴趣试镜么?”

柏川是皇天集团的头号男艺人,不过与申雅莉不同的是,他的身份不单纯是艺人,还是皇天的股东和制片人。而且,几乎只要他接下通告,就会拿奖拿到手软。这和申雅莉同一个奖提名五次才拿下影后桂冠差别是很大的。

申雅莉的出道过程可以说是很幸运。她从选美大赛拿下第一名之后立即被大导演看中,签约皇天集团,在一部巨星云集的黑道电影中,饰演一个清纯的盲人女孩,从此一炮走红,正式踏入演艺圈。

可惜的是,从那以后运气就不怎么好了。

虽然绯闻很少,但一直被挂上“花瓶”“票房毒药”“当模特比较适合”的标签,直到当了金龙奖影后,才算坐实了实力派演员的名头。

因为这个奖拿得太不容易,她拿下小金人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说话特别没逻辑,甚至还冒出一句“我觉得这样好对不起其他提名的演员,可是五次了,轮也该轮到我了吧”,当时立刻全场爆笑,到现在视频依然广为流传。

原本看柏川神秘的样子,还以为他要说和浅辰有关的事,结果居然是讲工作。申雅莉忍不住笑了:“柏天王,你这工作狂的毛病还是改不掉。今天你结婚啊,放松一点好吗!”

其实对她而言,“有可能获奖”简直就是天大的诱惑。毕竟从那次影后之后,她接的都是商业大片,再没拿过奖。

“试镜其实只是走个程序,这电影的制片人和赞助商都很看好你,说女主角一定要请你,所以我才专门来问你。”

申雅莉抱着胳膊,异常严肃地说:“居然会劳烦柏天王亲自来请人,是哪个神制作人投资的电影啊?”

柏川笑了笑,完全略过她的话:“后天周一你就直接来公司一趟吧,不用担心你接的其他通告,我都帮你推了。”

“好,那就周一……”申雅莉愣了一下,差点咆哮起来,“你你你你……你把我其他通告都推了!”

“因为这部电影要到西班牙取景,那些广告电影你肯定是没时间拍了。”

“只是一个月而已,回来我还可以继续拍的啊。”

“回来专心拍这一部吧

,与其没头苍蝇似的接一堆片,不如专心拍一部好片。”柏川看了看门口,“现在人多了,我们回头再谈。”

“等等,柏川……”

这时,浅辰已经和旁边两个美女闪了几十张照片,一排牙齿是闪亮亮的雪白,看上去很帅气,也很招打。看见柏川走过去把他拖走,申雅莉无力地朝柏川伸出手:“不要随便……帮人……做决定啊……”

这次婚礼的教堂不是最大的,却是装潢最为宏伟肃穆的。内部装修是仿制英国伦敦st.martininthefields音乐殿堂的风格,中殿天花板是桶形的穹窿,上面刻满了天使、云彩、贝壳、圣母玛利亚和诺亚方舟的壁画。十多米长的吊灯线悬着三座灯,让整个教堂都变成了华贵的金色。古典圆柱撑起拱顶,尽头烛台上烛光摇曳,让漩涡式的窗栏像是一只望向天堂的神之眼。

唱诗班的个别成员已经走到席上,后台弦乐队奏出零零碎碎的试音。教堂里面人逐渐多了起来,场面看上去就像是一张即将完成的建筑图纸。

唱诗班席前的前排座位上,有个男人正翘腿坐在那里。他的头发和西装都是黑色,衬衫是深红色,像是午夜盛开的血蔷薇,反倒衬得他后颈肌肤更加雪白。平而宽阔的肩膀让他仅是坐着就已有了美男子的架势。他膝上放着一个厚厚的本子,手里拿着铅笔,似乎是在上面作画。

其他宾客都在谈笑风生,就他一个人安静地坐在那里,反倒一下抓住了申雅莉的注意。所以,她才能从他的背影中找到熟悉的感觉。

男人偶尔抬头,看看漩涡式的窗栏,仅有1度角的变化,也让她彻底无法听别人说的任何话。

周围的所有杂音都被心跳声盖过了。

然后,她看见男人站起来,朝教堂的后门走去——那边是宾客饮酒等候的地方。

申雅莉绕过李真等人,慌乱地跟了出去。但因为高跟鞋是新的,刚走出后门,就在台阶上崴了一下。剧痛让她当场就弯了腰,立刻扶住自己的脚踝。

再次抬头,朝她走来的一男一女已经挡住了她的视线。

男人穿着香槟色的发亮西服,留着贝克汉姆britishstyle的咖啡色上翻新潮发型。女人留着中分卷发,穿着泛亮的低胸吊带紫色长裙,手里拿着一杯红酒,正含笑望着她。

女人她并不认识,但她认得白风杰,所以她大概就是他的新婚妻子若琪吧。

其实他们出现在这里也不意外,毕竟白风杰老爸在演艺圈呼风唤雨,和柏川合作过几次。只是之前申雅

莉以为他们结婚后会立刻去度蜜月,这个小型同性恋婚礼是不会参加了,就没做好和他们撞面的准备。

申雅莉想了一下,站直身子,保持礼貌说道:“白风杰,好久不见。”

即便分手多年,她也从来没叫过他全名。www.12xs.com

所以,听见她如此称呼自己,白风杰稍微怔了一下。

而他还没来得及回应,一旁的若琪已经灿烂地笑了起来:“申天后啊,没想到在这里都可以遇到你。你果然是大牌,真人和我想的一样,漂亮得不得了。”

看上去行为没什么不得体的,但申雅莉还是觉得对方语气中略带恶意。她大方地笑了:“恭喜二位新婚。”

白风杰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低低说道:“谢谢你,雅莉。”

若琪看了一眼白风杰,一双大大的眼睛弯了起来。她的声音细细的,嗲嗲的,林志玲听了都得自卑而死:“你别看他现在装成正人君子的样子,实际上啊,我听说这个男人以前是个混蛋。啊,对了,我觉得这可是雅莉姐的功劳。谢谢雅莉姐当年用最宝贵最美的青春,来包容我老公的不懂事。”

果然之前的预感没错。当时白风杰说她非要自己去他们婚礼,大概就做好了要挑衅的准备。不过,这一天小浅的婚礼,申雅莉打算以和为贵,就退步说道:

“若琪,看你说的,都是过去的事了。”

若琪脸上还是笑着,但瞪大的眼睛已经出卖了她原本的情绪:“不过,对我老公,我还是很有兴趣知道他以前的小秘密。不知道雅莉姐能不能赏个脸,给我多说说呀?”

“晚点再说吧,我朋友还在……”

本想推辞,但白风杰已轻轻推了她一下:“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

这反应实在太不正常了。以前听到这种对话,他一般都会说“哇,你们要不要这么损,不行,我不让”这类任性的话。

只是,虽然他也卑鄙无耻过,但一直觉得自己欠他不少。

他们分手一个月后那个晚上,他抱着她像个孩子大哭的样子,也让她一直内心有愧——他毕竟是真的喜欢过她。

“行,来,我们底下偷偷说。”

申雅莉豪迈地揽过若琪骨瘦如柴的身子,把她带到了一边。若琪在红酒推车旁停下,拿起一杯红酒递给申雅莉:“雅莉姐,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不来我们的婚礼呢?”

“我那天通告排满了,一个都推不掉,真不好意思啊。”申雅莉拍拍她的肩,“放心,你们的金婚银婚我一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