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思念成城 > 第3章 忽然想起大学寒假时发生过一件小事

第3章 忽然想起大学寒假时发生过一件小事

“真是因为这个吗?”若琪比她矮半个头,自下而上的目

光像小鹿一样惹人怜爱,“难道不是因为面对正房太太会觉得丢脸吗?毕竟你当初被我老公包养过,不是吗?”

完全没想到她会这样直白。申雅莉一时有些傻眼。

若琪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但说话之前,她紧紧咬了咬牙,咬肌明显地凸了出来。可是,她说话的声音还是轻轻柔柔的:

“你这不要脸的贱女人,被包养还混成了天后,还什么演艺圈第一朵白莲花,全世界的人都他妈的瞎眼了吧?”

申雅莉吃惊地看着若琪,正想着如何回答,若琪却轻轻推了一下她手中的红酒,洒出了半杯,然后把自己手中的酒泼到脸上。

“你做什么?”申雅莉警觉地看向她。

“啊啊啊——!!”

撕心裂肺却把音调控制在楚楚可怜范围的叫声,若琪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双臂,瑟瑟发抖起来:“雅莉姐,你做什么啊,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的叫声瞬间引来在场所有的客人围观,就连刚从后门走出来的李真和丘婕也跑了过来。白风杰更是第一时间赶到她们身边: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

申雅莉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用力夹着胳膊,摇着双手,靠在白风杰身上:

“风杰,我,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我刚说了一句‘风杰以前喜欢吃什么’,她就,她就……”她指了指申雅莉手里的红酒,眼泪大颗大颗落了下来,却不再嘶喊,看上去更是我见犹怜。

白风杰抱住哭得瑟瑟发抖的若琪,又哄又劝,半晌,抬头冷冷地看了一眼申雅莉:“雅莉,你太让我失望了。”

申雅莉和白风杰曾经有过一段,圈内的人多少都有些了解,毕竟白风杰当初追她时的架势可以说是闹得满城风雨。但鉴于白风杰家和申雅莉背后皇天集团的地位,除了一些风言风语,没人会真的把它说开。这会儿大家看向他们,稍微了解情况的人,都围过去关心若琪,同时对申雅莉露出了有些鄙视的眼神。

嫉妒的女人就是这样吧,现在很后悔了是么?

可是,谁叫你要这么抛头露面呢。男人都不喜欢女人太强势,太张扬啊。居然在别人婚礼上这样欺负前任男友的妻子,真是太掉价了。

丘婕和李真都很了解申雅莉的脾气,也知道她不会做这种事。

李真悄悄在申雅莉耳边说道:“算了,息事宁人吧。这种委屈在圈子里还少了不成,问题是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的。”

“我没泼她酒。”申雅莉抱着胳膊,皱眉说道。

“雅莉,你什么都别说了,我们都

知道。”丘婕也垂下头,轻叹了一声,“你是不是现在特想希城?”

希城。

听见这两个字,申雅莉陡然睁大眼睛。

心跳像完完全全停住了。

李真厉声说:“丘婕你在瞎说什么,雅莉她现在已经很难受了,你还要火上浇油是不是?”

“我哪里火上浇油了?难道你要雅莉忘记顾希城,要她满脑子都是白风杰那个人渣?”

“这时候就不要提了啊。”

原本想是自己欠了白风杰的人情,就这样算了。可一听见那个名字,心底最脆弱的地方好像被狠狠戳了一下。

是,她确实欠白风杰的人情。

可是,她欠顾希城的,却是一辈子。

而她再没有任何机会补偿他。即便在下雨天,在婚礼上,看见一些相似的影子,她也只能把这些幻觉当成真实来安慰自己。

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像他还在时一样,把自己保护得好好的。

申雅莉深深吸了一口气,端着酒推开人群,走到若琪和白风杰面前。

若琪依然哭得梨花带雨,旁人把她当公主一样哄劝。

看见若琪眼中有一闪而过的得意笑意,申雅莉抬起她的下巴,温柔地说道:“来,让我看看。”

申雅莉沾了一点她下巴上的酒,轻轻舔去,淡淡说道:“moutonrothschild。”

若琪完全没听懂她在说什么,只是莫名地看着她。

她把白风杰为若琪端的酒杯拿过来,又品了一口:“你刚才喝的,和你头上的酒,都是法国的moutonrothschild。”然后晃了晃自己手中的红酒,又指向身后的红酒推车:“我这个是勃艮第。这一桌都是勃艮第。”

若琪的脸瞬间变得苍白。

众人都露出了愕然的眼神,然后,目光都投向尴尬的白风杰和若琪。

“在专业演员面前演戏,你发挥得其实也挺不错。不过既然你这么喜欢勃艮第,”申雅莉举起手中的酒杯,“那么,cheers。”

她淡漠地看着若琪,然后将杯子里的酒,顺着若琪的头淋了下去。

她确实已经不再是那个有白马王子守护的公主www.12xs.com。

而幸运的是,当一个女人变得成熟,最大的优点就是不需要王子,也可以保护自己。

第二座城

☆、第二座城i

为什么说gay是女人最好的朋友?

因为他们有品味、会打扮、温柔、不像直男那么混账伤害女人又满脑子黄色废料,也不像女人之间会互相嫉妒,甚至还能在毫无私心顾忌的情况下,给女人穿着打扮给出最完美的建议。他们说的永远是大实话。他们的帅哥雷达甚至比女人还要敏感上百倍。和gay当朋友,你们之间的相处永远是和谐而充满感动的——当然,你们也可能会和谐地对同一个猛男流口水。

所以,申雅莉把尴尬的白风杰夫妇扔在后门外,又回到教堂里看见李真和丘婕在浅辰身上蹭来蹭去时,她也同时看见了柏川眼中零下百度的视线。

所幸丘婕话题转得快,双手捧心地看着他们,眨巴着眼睛问道:“柏天王,阿辰,说说你们的感情发展史嘛!”

浅辰呆了一下,瞥了一眼旁边的柏川,大大咧咧地笑了:“其实,我开始是他的粉丝啦。他比较赏脸,我们先是朋友,然后就慢慢发展成这样了……”

柏川单手插在裤兜里,www.12xs.com冷冷地扬扬眉:“真好,把威胁我的经过直接省略了?”

浅辰的脸变成了“囧”字,但迅速反击道:“那也不是我愿意的啊,谁叫你要瞧不起人,说那些话来侮辱我!”

周围围着他们听八卦的人里,有人惊讶地说道:“啊,柏天王居然会羞辱人吗!”

“是啊,平时装得好罢了,以前都不知道他这么歹毒,第一次见面就这样说话,真是好打击人啊。”浅辰故作愤怒地横了柏川一眼。

“原来这两个是欢喜冤家。”丘婕深沉地点点头,“那你们是谁先动心的呀?”

柏川和浅辰同时说:“他。”

众人默然。

“好好好,我先动心。”柏川无奈状,“小辰,今天我让着你,回去我再和你慢慢说。”

浅辰继续毫不留情地反击:“你别在大家面前说得像是在让着我一样。当初瞎吃醋的人是谁啊,你就是个大醋坛子。”

李真打了个哆嗦:“好了好了,你们两个,结婚当天还打情骂俏,肉麻死了,是嫌我们这些人还不够嫉妒么?”

丘婕十指交叉呈祈祷状,感动的水花在眼中滚动:“是啊,就像初恋一样,太浪漫了。”

每次听见浅辰用那种很欠打的口气说话,都会觉得无论过去多少年,他都是个大男孩的样子,也难怪饱经世事的柏天王会这样喜欢他。也难怪自己会这样喜欢他。

真的能从他身上,看到自己过去的影子。

随着年龄的增长,认识的人越来越多。每次打开手机,上面几百

个隐约有印象却异常陌生的联系人都令人有些茫然。发展的对象、交往的对象也有了一定数量。不过彼此都是成年人,懂得恪守原则、划清界限、为自己与彼此都留下充足的空间。遇到争吵,都会心照不宣地保持冷静与沉默,之后再做好表面功夫和好。

人的心并不是拼图游戏,可以拆开了又装另一块上去。

所以,即便是分手,把伤害减到最低,也是必须优先考虑的事。相识与分别渐渐变得没有明显界限。减少见面时的热情,减少打电话的次数,生活中就自然而然又少了一个人。

肆无忌惮又张扬地爱着一个人,对一个人做出各式各样过分的事之后又心疼,其实也不是没有过。

忽然想起大学寒假时发生过一件小事。

************

新年刚过,顾希城到她家玩。

那时,他和她的父母熟得可以直接叫爸妈,所以带了新年礼物,就直接跑到她房间和她一起看电影。

在他带来的一堆dvd里,她跳过了都市喜剧,居然选了南京大屠杀的电影。因为朋友对她说“这片千万别跟男友一起看”,她以为是很感人的电影,这样顾希城说不定做出会扑到她怀里哭泣之类的傻事。

结果看完以后,愤怒感远远高过伤感。

“小日本不是人啊,我最讨厌日本了!”她抱着电脑一脸愤然。

顾希城点点头,继续翻手里的杂志,似乎没有她想象中那么感性。

于是她不爽了,扭过头说:“你也要一起讨厌日本啊。”

“我对日本没感觉,不讨厌也不喜欢。”

她还沉浸在电影的悲愤中,还狠狠拍了一下键盘:“不行!我讨厌的东西你也必须讨厌,你不讨厌就是不爱我!”

他叹了一口气,转过脑袋看向她:“莉莉,你的强迫症又开始了。”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喜欢日本□才帮它说话!你太虚伪了,嘴上说什么那种事要结婚以后,实际上就是个大色狼!你,你朋友的微博还关注了苍井空!”

“我朋友的微博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对日本真的没感觉。何况,你也不讨厌日本,只是现在看了电影情绪化而已。”他扬下巴指了指柜子上的帽子,“如果真这么讨厌,就不会让阿姨专门在日本帮你带那顶牛仔帽。”

她一声不吭地冲到柜子旁,抓着帽子就往窗外扔出去。

顾希城的脸都白了:“你很喜欢那顶帽子的,怎么为了跟我赌气就把它扔了?”

“我说了,我讨厌日本。以后日本的东西

我都不买了!”她坐在一边狠狠地说,其实心里后悔得要命。

他看完了手中一页杂志,一声不吭地走出门去。她心里更后悔了。本来是好好的新年,却被她这种臭脾气弄成一团糟。现在希城也被自己气跑了。郁闷得想扑在床上大哭一场。

可是过了几分钟,希城居然回来了,手里还拿着她的帽子。他把帽子挂回原来的地方,又重新坐回床上,继续看书,同时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声:

“别乱丢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不然找不回来后悔都来不及。”

她委屈地坐在角落看他:“你又知道那是我最喜欢的帽子了。”

他终于抬头了,不屑地看了她一眼:“你每次买新衣服都把我当试衣镜,在我面前换了一套又一套,没有哪次穿牛仔裤不会配一次那帽子,在我面前还想撒谎,省省吧。”

她一下说不出话来了。笑也不是怒也不是,咬着下唇,眯着眼睛看他。

他继续打开书,也不抬头看她,平淡地说道:“别看我,很多时候我比你爸妈都了解你,比你本人还要心疼你自己。”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明明是很想抱住他哭一场,最后却因为被戳穿心事觉得很丢人,扑过去抱住他的胳膊,狠狠咬了下去,逼他为完全不存在的错误道歉。

那时候,她的朋友们经常说,申雅莉你就继续作吧,你记得,人品是有限的啊,你把他对你的好全部耗光了,将来迟早得加倍偿还,积点德啊。

丘婕甚至还说,姓申的,我现在就帮顾希城掐死你,是替天行道。

************

婚礼还有几分钟就要开始。

眼前一身白色甜甜蜜蜜的新人居然开始闹别扭了。前提是丘婕这个麻烦制造机提出了个问题:“一会儿要扔花束吧,那你们俩谁来扔呢?”

谁知,柏川和浅辰居然又异口同声地指着对方:“他。”

一阵鸦雀无声的尴尬过后,柏川先疑惑道:“小辰,怎么花束要我来扔了?”

“你办的婚礼,本来就是你扔啊。”浅辰理直气壮得很。

柏川迟疑了一会儿,似乎是考虑对方面子压低了声音说:“但是我们俩之间……你才是‘新娘’,不是么?”

“两个男人之间还分什么新郎新娘啊,就是你扔!”

“不行,这太不符合逻辑了。求婚是我来,带爸妈进教堂是我来,戴戒指是我来,扔花束还是我来?这是我一个人在结婚么。”

浅辰呆了一下,但余光扫了下周围人圆鼓鼓的眼睛

,脸有些红了:“我不管啊,你扔!”

这已经完全是无理取闹。

“你……”柏川眯了眯眼睛,狠狠地捏了一下他的脸,看上去生气,眼神却宠溺得要命。

看见这一幕,连作为朋友的自己都感到了浓浓的幸福。

这到底是要多深的感情,才能让他们克服困难、旁人的眼光,最终顺利走在一起,成为一生的伴侣?

可是,为他们感到开心的同时,心却像是揉入了破碎的玻璃。

那些过去的人,过去的话,一直反复出现。

和希城在一起的时候年纪太小了,隔三差五就要吵一次。但他说的一句话,她却从来不曾反驳过:“很多时候我比你爸妈都了解你,比你本人还要心疼你自己。”

还有……

别乱丢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不然找不回来后悔都来不及。

同一时间,申雅莉的手袋震了一下。

以为是有人打电话来了,她难得手忙脚乱地拉开手袋拿出手机。结果,看见的却提醒闹铃。

每年的11月21日前一天,手机上都会有自动提醒。实际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日子里,她不曾有哪一天会忘记这个日子,却偏偏要设置闹铃来提醒自己。仿佛自己真的很忙,真的会忘记这一天。

她屏住了呼吸。

他们还在高中时,连老师都说要吃他们的喜糖。

他们的爱情,其实原本应该是和柏川浅辰一样的结果。

“雅莉,你是不是现在特想希城?”——刚才,丘婕这样问她。她并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

你是不是现在特想希城?

你是不是现在特想希城。

婚礼马上开始,雷动的掌声响彻教堂。申雅莉连把手机装回口袋的时间都没给自己,就已用力鼓掌到手心发疼,和身旁的两个姐妹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

屏幕上的提醒亮了一分钟。上面一排简单的字,也随着一起变成一片沉寂的黑色:

明天给希城扫墓。

☆、第二座城ii

失去意识神马的,好口怕tat。用广东话说,这,这就是扑街吧。

和红衬衫见面的段落下一章上~~~

教堂的尽头。

随着两个人在祭坛前站定,整个场面渐渐静了下来。

神父透过薄薄的镜片,捧着经书问道:

“浅辰,你是否愿意柏川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从此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死亡将你们分开。”

“我愿意。”浅辰背脊挺得笔直,像是第一次得到小红花的小学生。

神父又看向柏川:

“柏川,你是否愿意浅辰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从此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