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替身修的是无情道 > 第18章 他们皆知北芙不会因此放弃寻找宁娇娇的魂魄

第18章 他们皆知北芙不会因此放弃寻找宁娇娇的魂魄

大人告诉我,错的是谁呢?”

这句话彻底将殿内气氛冻结成冰,死一般的寂静中,一直未曾开口的虞央上前一步:“阿芙——”

“滚开!”北芙看也不看她,徒手扔了一团烈焰之火炸于她的面前,“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北海帝姬说话?!”

站在一旁的虞央闻言握紧了拳,眼中闪过伤痛。

她还在怨她。

北芙压根不去看虞央,缓慢地从地上站起身,原本乌黑的眼眸一片猩红,她放下鞭子,语气出乎意料的平静。

“帝君大人能用宁娇娇的身体,去温养虞央的魂魄。”

北芙歪了歪头,忽然扬鞭一指,嘴角勾起诡异的弧度。

“那我,是不是也能用她的身体,来温养娇娇的魂魄?”

殿内众仙俱是噤若寒蝉,离渊仍坐在那高台之上,他半垂下眼,语气平淡到不起一丝波澜:“跌落斩仙台者……”

离渊忽然停住,心中涌起了一股巨大的惶恐。

——跌落斩仙台者,神魂俱灭。

这是三界所有人都知道的道理,可此时此刻,离渊只觉得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攥,强行忍耐着才能控住痛得几乎要颤抖的身体,他甚至以及记不清声粗感受到这般疼痛是在何时了。

也可能,离渊从未这般痛过。

在旁人眼中,帝君坐在上首,一袭白衣胜过九重天上白雪,嘴角一贯带着的笑意消失,整个人看着不带分毫感情,就像是一位真正无欲无求的神仙。

所有人都觉得是帝君离渊在俯视众生。

无人知晓,在上首的离渊捏紧了手指,脊背僵直,整个人像是被牢牢钉在了原地。

没有人敢仔细瞧他的神色,因此也没有人注意到,那高高在上的帝君,此刻眼中盛满了茫然。

神魂俱灭……

神魂俱灭。

在这一刻离渊才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此刻不该有任何感情,可偏偏再也无法将这四个字说出口。

他拒绝将这四个字与那个小花仙联系起来,好似这样就能否认她消失的事实。

“但凡跌落斩仙台者,神魂俱灭。”北芙道,“可倘若她有流魂光婴珠呢?”

言惊四座,就连鴏常也惊异地看着北芙,难以置信她竟然将这件宝物送了出去。

别人不了解,他可是知道的,当年北海式微,为四海之末,更何况还有些儿女情长的纠葛在,东海的鲛人族联合东海其余种族,试图进攻北海,而东海王却置之不理。

那时北芙第一次率军出征,那时的她尚且不足百岁,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硬是打了个大胜仗,刷新了众仙对北海的认知,更让暗处蠢蠢欲动之人,再不敢轻举妄动。

而流魂光婴珠,就是北海龙王对她的奖赏。

同样知道这些往事的虞央忍不住开口:“你真的将流魂光婴珠给她了?”她顿了顿道,“倘若如此,也许还能留得一条命在。”

话虽这么说,但虞央心中难以自抑地涌起了嫉妒之情。

北芙是多么目下无尘的一个人,虞央是知道的。她当年费尽心思,独独没能博得北芙的欢心,反倒惹她生厌。

不曾料到,居然被一个凡间的小花仙得到了这片真心。

北芙看也不看虞央,她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浊气,勉强抑制自己想要将一切摧毁的暴躁,直视离渊:“我问你,倘若她的魂魄回来,我是否也能用虞央的躯体来温养她的魂魄?”

殿内所有人都看向了虞央,曾经的三界第一美人站在那儿,却没有将目光分给他们半分,只怔怔地看着北芙。

像是没有想到她会提出这个建议。

虞央总以为自己是不同的。

按照血缘上的说法,她是北芙的姐姐,可虞央不敢直接告诉北芙,便费了许多心思成为了北芙的朋友。

她是真心喜欢北芙的张扬肆意,就像活在海底角落里的阴暗生物总是向往着阳光一样。

不曾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的身份暴露后,对方会是这般厌恶,厌恶得即便是‘死而复生’,也再不给她一个正眼。

虞央形容不出自己此刻的感受,怔了片刻后,也反应过来:“倘若可以,我亦心甘情愿。”

这话不假。

她欠那小花仙一份恩情。

虞央冷静下来,心中将一切算计的明明白白。

如今天缘大阵的事情已经解决,自己的修为到也不急,而且这是北芙提出的要求。

倘若这样,就能让北芙心中的气消一些,修复两人的关系,真是再好不过……

“无需他人。”

一道清冽的嗓音打断了北芙的思索,离渊不知何时走下了高台,他收起了身上所有的威压,轻声道,“若是能回来,我自有办法。”

谁都知道他的言下之意是什么。

但无人敢质疑。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北芙掌中骤然腾起的火焰上,随着火舌越窜越高,上方逐渐腾起了一片水雾般的景象。

缘邱喃喃道:“北海明珠可使招魂……竟然是真的。”

不知想起了什么过往,眸色愈发暗淡。

水雾愈发聚拢,模模糊糊得,像是要组成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北芙双眸放光,手中动作愈发仔细。

人影在水雾中愈发显得清晰,起先是身段,而后是眉眼,再后又是发丝……

栩栩如生,仿若下一秒那个小花仙就会对着室内众人笑起来,俏皮地眨着眼。

然而就在众人心潮澎湃地以为胜利在望之时,那片聚拢着的水雾‘嘭’,得一下消散,刹那间,原本的凝雾不在,只余火焰仍在猎猎作响。

满室寂静。

“不……不!这怎么可能!”

北芙声音都变了调,她跌坐在地上,顾不得自己的形象,再次尝试着牵引宁娇娇的魂魄。

依旧无果。

除了仍不死心的北芙外,所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深深地低着头,殿内落针可闻。

就连一贯嬉皮笑脸的鴏常都保持静默,不忍去看离渊如今的神情。

鴏常甚至有些后悔,没有早些提醒离渊,让他明白自己的心思。

就连没有感情的时候,离渊都不敢面对宁娇娇死去的事实,更遑论是融合了感情之后呢?

实际上,离渊没有他们想得那么难过。

他的心是空的,感知不到什么。

好似在刚才某一刻,那颗心也随着坠落到了斩仙台下。

离渊平静地上前,俯下身,任由雪白的长袖覆在地上,冷冷清清,不染半分尘埃。

手掌向上,在东西落地前,他接住了那几片花瓣。

花瓣焦黑又枯败,仿若生来如此,从没有半点鲜活。

是方才水雾消散时落下的,除了离渊,无人注意。

离渊望向了自己的手掌,漆黑一片的眸中终于亮起一丝光亮,如同午黑夜中偶然燃起的一盏灯火,带出了几分浅薄的温柔。

白衣仙君起身,鴏常偷偷瞟了他一眼,只见对方眉目从容,好似不曾有半分情动。

就在鴏常舒了口气的同时,却发现离渊只是怔怔的站在原地,再没有动作。

鴏常有些奇怪,大着胆子多看了几眼,却在看清离渊唇畔的那抹笑意,不自觉地瞪大了双眼。

这……!

鴏常心中愕然,继而苦笑不已。

情魂尚未融合,却已知晓何为心动……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周遭不知何时安静了下来,就连怒火高涨的北芙也陷入沉默,再没有开口。

离渊却再也没有心思分给这些。

他兀自垂下眼帘,望着掌中那几朵枯败的常花出神。

他想,是不是这样,也能勉强算作自己终于有一次在她离开前,伸出了手。

第26章唯独离渊,你知道什么是‘喜欢’么?……

北芙大闹了一场,离渊就那么看着,就在她即将毁去整个大殿时,离渊才终于出手阻拦。

他让北芙回北海思过。

北芙最后是被祈乐带走的。

不能说是带走,应该说,是北芙再也无法忍受自己身处于九重天上了。

“从今以后,唯有天柱崩塌、天河倒流、天缘大阵塌陷。”北芙面无表情地说道,“唯有这三件事,才可令我入重踏九重天上。”

鴏常低声叹了口气,缘邱微微摇头,虽是遗憾,却谁也没有阻止。

他们皆知北芙不会因此放弃寻找宁娇娇的魂魄,亦知晓,但凡跌入了斩仙台下之辈,无论神佛妖魔,再无生还之能。

除非是天道庇佑,厚爱至极,令其神格受损却魂魄仍在,仙骨不存而支柱不离——

这种可能微乎其微,不亚于月落西海、日升西方。

可这又能如何呢?

鴏常与缘邱相视苦笑,无非是留个念想,给他们这些尚且存在的老东西罢了。

他们不敢看离渊的神情,虽对此有不同程度的揣测,可无一例外,皆以为离渊会因此伤神。

然而,所有人都猜错了。

那个小花仙离开后,离渊没有任何变化,他以雷霆手段处置了胆大妄为的魔族余孽,顺藤摸瓜处置了一系列想要借此机会浑水摸鱼的仙人,再次威慑九重天。

离渊甚至抽空询问了星官天缘大阵的事,毕竟魔族几次入侵,皆是想要破坏大阵迎回被封印的上古魔君。

星官再三保证其无事后,离渊终于让他退下。

瞬间,巍峨庄严的大殿内又只剩他一人。

空荡荡的,难得有些冷清。

离渊抿了口茶,不知为何,有些想喝酒了。

他没有委屈自己,令仙侍取了些上来。

“不对。”离渊放下酒杯,看向了仙侍。

那仙侍被帝君大人这未曾有过的沉沉一眼吓得险些魂飞魄散,慌忙跪地,“小仙知错!”

倒也奇怪,往日即便有些小差错,帝君也从来不曾发这么大的火。

离渊摇摇头:“不怪你。”他收起不自觉泄出的威压,在这些事上,他从不喜欢多做为难。

“是本君没说清楚。”离渊道,“不要这壶酒,换一壶。”

小仙侍赶忙下去,不一会儿,便拿了一壶狐族新供的酒上来。

离渊喝了一口。

还是不对。

这一次他没有说出口,便让仙侍退下了。

离渊摩挲着杯壁,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想要喝什么酒。

他就这么出神,在正殿内,独自坐了许久许久。

直至某一刻,离渊看着窗外的夜色,忽而恍然。

他想喝得酒,不是各族献上的新酒,也不是被他藏于本体星河内的无比珍贵的佳酿。

只是普普通通的百花酿。

想通了这一切之后,离渊弯了弯眼,让仙侍取一壶百花酿来,却在落座垂眸时,猝然见到了案几上的纸。

原本崭新如白绸般的纸,此刻被墨污染得凌乱,大大小小的字迹不甚相同,却写着同样的字。

离渊没有再看。

仙侍取来了百花酿,离渊唇边仍噙着笑,从高台之上下来,淡淡道:“不必了。”

行走间仍是一派从容风雅,可小仙侍却总觉得今日的帝君大人不太对劲。

说来大不敬,可帝君大人的背影好似有些仓皇,小仙侍想,就像是在迫切地逃离些什么。

……

焚天,归一牢·

空气中都弥漫着血腥之气,不比九重天的高洁明亮,这里四处无光,真真切切的没有一丝光亮,比荒蛮之地还要漆黑。

不止黑暗,更是死寂。

幽长狭小的通道内没有半点声音,甚至是应该出现的痛苦呻\\吟,或是暴躁怒吼、咆哮哭泣……一丝动静也无。

沉闷得好似没有任何活物存于这片空间。

在通道尽头的那间,是这片烈焰焚天中,最为恐怖的地方。

——归一牢。

面前能让旁人惊骇颤抖的禁制对离渊而言形同虚设,他没有片刻停顿,孤身踏入其中。

映入眼帘的烧不尽的烈火,就连半空也有滚烫炽热的岩浆如同瀑布般奔腾,就在即将落入地上焰火的那一秒,腾空而起化作一条火龙,直冲那道白色的背影而来!

离渊恍若未觉,没有停顿哪怕一秒,甚至连手上也没有动作,那岩浆组成的火龙硬生生停在了他身后一丈之外,顷刻间化作火雨消散。

离渊停在原地没有再动。

在一片火海中,唯有一块小空地,空地上立着一个少年。

他的情况非常糟糕,周身全是烈火,四面八方而来的寒铁所铸的锁链将他困住,半点动弹不得。

可即便如此,少年仍是第一时间察觉到了白衣帝君的到来。

他低低笑了一声:“来得倒也不算晚。”禹黎抬起眼,原本俊美张扬的面容已经有大半布上了魔纹,看上去既恐怖,又多了几分邪气。

“把我困在归一牢……是你能做出来的事。”禹黎对着离渊恶劣一笑,“不过帝君大人,这归一牢的滋味,如何?”

他与离渊本为一体,但凡禹黎所受之苦,离渊同样有所感知。

禹黎正是借此嘲讽,根本没将离渊放在眼中。

白衣帝君毫无反应,只是站在禹黎面前,安静地看着他。

是了,他根本没有感情。

禹黎本还想着嘲讽几句,却在对上那双漆黑的眼眸时停下,他好似感知到了什么,蓦地瞳孔放大。

岩浆之火在禹黎身旁焚烧,可他只觉得彻骨的寒冷。

“……她……”禹黎茫然地睁着眼,“……怎么会……”

他跌坐在嶙峋的岩石上,周遭的铁链不知何时被离渊撤去,禹黎却半点都没有逃避的意思。

在这一瞬间,禹黎什么都不想了——无论什么神魔、什么天地玄妙、什么天缘大阵——他都不想了。

他只在想她。

那个自称‘天地间最最漂亮’的小花仙,拥有着三界最澄澈干净的双眼,每次看她笑,禹黎都觉得有星光坠入心间。

宁娇娇的存在像是灯火,带给了他贫瘠人生中从未有过的温暖。

哪怕是最疯魔、最不可控制的时刻,禹黎的感情仍在,他仍是……

仍是不希望她死的。

在荒地上的禹黎尚且能欺骗自己,只要宁娇娇能将他放在心上,他便给她生路,可当真正得知、当真正看到她坠落的那一刻,禹黎才发现,这一切都不重要。

即便她没有将他放在心上,禹黎也不希望她死去。

他从不希望她死去,他永远希望宁娇娇能活在这世上,做一个漂漂亮亮、无忧无虑的小花仙。

“我有一个困惑。”

清绝出尘的白衣帝君打断了禹黎的思绪,他走到了禹黎面前,与之对视,目光中未曾起半分波澜。

离渊不笑时,给人极大地压迫,无悲无喜的模样,就是世人眼中九重天仙人最标准的模板。

禹黎最是厌恶主体这幅神情。

或者说,凡是离渊喜欢的,作为他激烈情绪诞生的禹黎,都不会喜欢。

离渊见禹黎厌恶至极地撇过头,微微挑起嘴角。

他当然知道禹黎在想什么。

离渊不喜欢花,禹黎偏偏喜欢。

离渊喜欢灯火明亮,禹黎最是厌恶阳光。

离渊哪怕不喜一个人,也极少直白地表露出自己的厌恶,他的冷漠总是用温柔包裹,而禹黎的情绪则是简单明了。

他们的爱憎从来相反。

“收起你脸上令人作呕的笑。”禹黎别过脸,嗓音沙哑,“真是恶心,离渊,我真不知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我来只问你一个问题。”离渊没有收起笑,实际上,在他感知不到情绪后,反而愈发爱笑起来,“问完之后,我会给你一个解脱。”

禹黎冷嗤,掀起了眼皮,没有搭理。

他压根不相信离渊的话。

解脱?

所谓解脱无非是再让两人融为一体。

先不论这个过程有多痛苦,但说离渊这个能把自己情绪分离出去的疯子,怎么会愿意再次接纳他眼中‘无用’‘只会影响判断’的感情呢?

禹黎不信,却也没有拒绝,离渊便当他是默认。

“本该没有任何破绽。”离渊开口,清冷的声音似是能将翻涌着的岩浆冻结,“分明我表现得更在乎虞央一些,也控制得很好,你没有收到任何情绪。为何,你还是会去找她。”

他的语气那么平静,好似只是死去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好似方才的那些附骨之疽般密密麻麻的疼痛都未曾发生。

可禹黎知道,这都发生过。

“你想听见什么回答?”禹黎歪了歪头,几缕沾血的发丝黏在了他的左脸上,黑色的魔纹染上了猩红色的血,更显妖冶。

“因为我早就看出了你的计划?还是因为我安插了眼线?……不、远没有那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