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替身修的是无情道 > 第2章 不止是差点成为擂主的莽汉——甚至有旁人不服气上台挑战

第2章 不止是差点成为擂主的莽汉——甚至有旁人不服气上台挑战

,明月作貌,一见即是惊鸿。

心脏又酥又麻,还带着些许不争气的滚烫。

宁娇娇下意识抬手想要摸一摸脸,觉得自己被面具遮挡的脸颊也在发烫。

她从来都觉得自己是天地间最漂亮的小花仙,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比她还要好看的凡人。

而现在,这个顶顶好看的凡人,唇边噙着浅笑,上前了两步,将本隐在暗中的左手伸到了宁娇娇的面前。

他的手也生得十分好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肤色有些苍白,像是月光凝成。

而现在,这么漂亮的手里正举着一串糖葫芦。

糖葫芦顶端还少了两颗。

宁娇娇对上他的目光,后知后觉地想起,刚才混乱中,她的那串糖葫芦似乎不知何时就被她顺手扔了出去。

“物归原主。”仲献玉声音清润,意有所指道,“那么,这算第二件事了,对吧?”

宁娇娇被美色所惑,接过糖葫芦,稀里糊涂地点了点头。

点完头后,她才颇为迟疑地想到,“第二件事”是指——

“所以,我可以向姑娘要第二份报答了。”

仲献玉看向面前的小花仙。

外罩浅粉色留仙裙,用金丝绣着花样,发间插着一支常花簪,右边的金步摇流苏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的,发尾处用细细的缠绕,落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金蝴蝶。

很精致漂亮的小姑娘。

纵使面容尚且未曾得见,光凭那双清澈灵动的眼眸,便已胜过这时间许多。

还有方才那些事……她是个干净单纯、讨人喜欢的小花仙。

“虽然唐突,但不知可否有幸,得知姑娘姓名?”

仲献玉清浅一笑,温柔的眉眼将此间一切风雪都化作了溶溶月色。

这一刻,无论是街边的叫卖声,还是小儿嬉戏打闹声,哪怕是离她最近的溪水声……宁娇娇忽然什么都听不到了。

她唯独听见了自己本该散在风声中的心跳。

一下又一下。

“……我叫宁娇娇。”

宁娇娇隐居在山林之中太久,山林中的草木精怪性格大都随意,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几年——也许是几十年,甚至百年,没有如此正式地和人互通姓名了。

有了这个开头,接下来的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两人相约一起逛了灯会,彼此客套了几句后,却又一时沉默下来。

“刚才,真是多谢你了。”宁娇娇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干巴巴地开口,“不然我恐怕就要掉进河里了。”

为了避免尴尬,她主动走到了一个小摊贩前装模作样的挑起了花灯。

“我没帮上什么忙。”仲献玉走到她的身边,“多亏了宁姑娘机敏过人,才将那名陷入险境的无辜女子救出。”

宁娇娇:……?

电光火石间,她猛然间发现了不对。

“所以当时你也在场?”小姑娘面具下的脸皱成一团,“你后来,一直都在跟着我?”

仲献玉一愣,旋即明白了其中误会,失笑道:“宁姑娘误会了。”

他放下花灯,刚要开口解释,然而还不等他张口,周边人群忽然起了一阵巨大的喧嚣。

“嚯!这就是今年梧城的‘灯魁首’?真够气派的啊!”

“是啊!听说是林家提供的——林家,你知道的吧,就那个京城的大皇商!”

“不知道今年会便宜了哪个好命的家伙?”

周围人起了骚动,连带着许多人跑了起来,宁娇娇差点被撞到,多亏身边人及时伸手将她拉倒身侧护住。

“没事吧?”仲献玉微微皱眉,“抱歉,差点让你被他们撞到。”

鼻尖缭绕着对方身上的淡香,宁娇娇再多脾气也没了。

她望向了人群奔跑的方向。

仙临灯会最大的活动,莫过于在花灯上写下自己的心愿,然后看它升入空中。

传说中,在仙临灯会当夜放出的花灯也许被天上的神仙听见。

只不过,‘灯魁首’是什么东西?

像是看出了宁娇娇的疑惑,仲献玉轻咳一声,主动解释道:“‘灯魁首’就是各地花重金打造出来的最大的花灯,能者得之。据说越大的花灯,越能吸引到天上神仙的注意。”

“什么神仙不神仙?”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走进了旁边的房舍,嗤之以鼻,“糊弄小孩子的玩意儿。”说完后,‘嘭’得一声关上了门。

仲献玉笑了笑,并未反驳,而是看向了宁娇娇:“宁姑娘怎么看?”

宁娇娇带入了一下,抽了抽嘴角,诚实道:“我觉得,如果天上的神仙真的能听见,怕不是会觉得很吵。”

上万人在同一时间一起叽叽喳喳地诉说心愿,怕是天上的帝君也受不了吧!

宁娇娇代入感极强,突生感慨:“若真能听见,天上的帝君就可怜极了,每逢今日向他许愿的人最多,那么多人诉说心愿,帝君的耳朵怕不是都要炸开了。”

仲献玉终于没忍住,低低笑了出声。

“怎么?”宁娇娇反问,“难道你也和那书生一样,觉得仙临灯会是假的?”

“倒也不是。”仲献玉道,“我觉得分人。”

“分人?”宁娇娇困惑地扭过头,“难道说一起放的花灯,有的人能被听见,有的人不行?”

此时,人流已经差不多用到了擂台前——今年灯魁首的获得方法很简单,比武竞争,赢者得之。

宁娇娇和仲献玉并肩而行,远远看去,前方人头攒动,灯火喧嚣,时不时还传来一阵叫好声,热闹极了。

“对。”

“那什么人会被听到?”

“这我也不知。”仲献玉停下脚步,侧首对她清浅一笑。

“不过如果是宁姑娘许愿的话,那天上的帝君一定能听见。”

这人实在是太会说话。

分明是一句漂亮的场面话,偏被他说得无比真诚。

宁娇娇噗嗤一笑,心中气恼更散了些,打趣道:“你还不如说你就是天上的帝君,我直接对你许愿好了。”

仲献玉弯起唇角,挪开视线,看向了前方人群中央。

“每年花灯的形态都不同,今年似乎是常花。”

“常花!”听见自己的本体,宁娇娇眼睛一亮,踮起脚尖想要看得更清楚些。

常花常花,顾名思义,是一种在人间很常见的花,一年四季都有生长,即便死了一朵,也很快就有后来者前赴后继地生长,因此人们大都并不是很在意这种花卉。

凭借恢复起来的一丝灵力,宁娇娇终于看清了:“居然真的是常花!”

仲献玉反问:“为何不能是常花?”

“因为常花太普通了。”宁娇娇歪了歪头,“比不上牡丹国色天香,也没有梅菊那么好的寓意,我以为凡间人大都不太在意这种花。”

确实如此。

宁娇娇无数次见到凡间人对常花嗤之以鼻,待遇和路边的狗尾巴草没什么区别。

本体是常花的她难免有几分郁闷。

“其实常花还有另外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很好听,叫做‘梦留别’。”

仲献玉收回视线,再次看向了宁娇娇,眸中深渊般的浓墨化去,眉眼弯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想不想要它?”

宁娇娇有些懵,一时没跟上面前人跳跃的思维。

“要什么?”

“要灯魁首。”

“当然想要啊。”宁娇娇停在人群外,一手撑在面具上,有些惋惜道,“可又拿不到。”

她是小花仙,若是也上擂台,岂不是以大欺小。

仲献玉失笑:“怎么会拿不到。”下一秒,他又将那恶鬼面具罩在了脸上。

“等我一会儿,不要乱跑。”

擂台上传来了主持者大声的话语:“倘若无人想——”

“且慢。”

一道白影掠过人群,突兀地出现在了擂台上。

仲献玉道:“我想要灯魁首。”

语气没什么波澜,仿佛本该如此,听在旁人耳中却是无比挑衅。

周围一片哗然,有些胆大的甚至直接笑这小白脸不自量力。

单看身材,仲献玉也与他面前的浑身肌肉的莽汉相差太多,即便带着个恶鬼面具,怎么看却都像是个文弱书生。

那险些得了擂主的莽汉也未将仲献玉放在眼里,斜斜瞧了他一眼,口中‘啧’了一声,胡乱拍拍手:“行,那爷就陪你玩玩儿。”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令人大跌眼镜。

不止是差点成为擂主的莽汉——甚至有旁人不服气上台挑战,无一不是被白衣公子三招之内打下擂台。

仅仅三招,他甚至还游刃有余。

从惊诧到佩服,最后所有人心服口服,再也没有人想要上台。

“公子!”

就在仲献玉即将离开时,一名身着红裙打扮精致的少女跃上台。

“我实在很喜欢这盏花灯,不知可否买下?”

像是觉得有些突兀,红裙少女捏着自己的面具:“我……我可以摘下面具,我不会赖账的。”

显而易见,醉翁之意不在酒。

周围人有人认出这就是皇商林家的大小姐,瞬间明白了缘由,发出了善意的起哄声。

本来嘛,仙临灯会就是个浪漫的节日,不少男女因此结缘。

可惜这一次,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被人拦住了去路的仲献玉冷声:“不可以。”

少女显然没被人当众拒绝过,胸膛起伏,执拗道:“为什么不可以?”

“因为……”

仲献玉忽而侧首望向台下左侧,语气蓦地柔软。

“她也很喜欢。”

下一秒,在众人的惊叹声中,仲献玉飞身下台,落在了一个身着金丝粉留仙裙、带着粉白色常花面具的女孩面前,伸手拂去了她发丝间沾染的几片细雪。

下台时没有半分犹豫,让人不得不认定,这位白衣公子,是一眼就在人群中认出了自己的心上人。

众人一面惋惜,一面也好奇,能得到这样出色郎君的青睐,这位女子又该是何等佳人?

灯火摇曳,仲献玉举着那盏灯魁首,立在了宁娇娇的面前。

宁娇娇都不用想,也知道仲献玉此刻一定是笑着的。

他笑时,总会微微垂下眉眼,长睫微微垂下遮住眉眼,好看得不得了。

很奇怪,分明是第一次见面,宁娇娇却像是从前见过他似的,对仲献玉总有股特别的亲近。

旁人好奇极了,不少人甚至想上前结识,可就在这时,城内响起了巨大的鼓声——

时间已到,该放花灯了。

仲献玉笑了笑,极为顺手地花灯放进了宁娇娇的怀里,指了指上面绘得极为精致的常花。

“有没有开心些?”

宁娇娇蓦地抬头,四目相对,仲献玉对她眨了眨眼。

“走吧,我们去放花灯。”

就在他收回手的刹那,衣袖被人拽住。

仲献玉步伐一顿,困惑地看向宁娇娇。

近处传来了游人大声的欢呼,气氛极为热烈,宁娇娇脑子一热,终是不管不顾地开口。

“——你要不要,摘下我的面具?”

第3章仙人若是宁姑娘许愿,天上的神仙,是……

宁娇娇性格十分慢热。

哪怕是当年在浮乌山林,狐狸阿姐也总是笑着打趣“这么多小仙小妖,唯有小娇儿是我花了最长时间拐回来的”。

平日里,除了修炼外,就在找果子与睡觉。在浮乌山林呆了百余年,宁娇娇最好的朋友,也不过一个阿瑾。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会与陌生人相谈甚欢的性格,更别提一见钟情了。

可是这句话偏又被她说出了口。

还不等宁娇娇反悔,一只苍白的手已经伸到了她的面前,宁娇娇没看清他是怎么动作的,只觉得一眨眼间,她的面具已被取下。

仲献玉看着她,像是有一瞬间的慌神,而后又飞快地将面具罩在了她的脸上。

宁娇娇:“?”

宁娇娇:“……仲公子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嫌弃我长得不堪入目?”

说这话时,她不自觉地鼓起了腮帮子,腮边的碎发被微风吹起,鬓角上的金步摇晃了晃,气鼓鼓的模样煞是惹人爱,像是一只小小的河豚。

“当然不是。”仲献玉将一切看在眼中,垂眸轻声道,“你很漂亮,只是我很自私,不想让别人看见。”

甚至包括他自己,带着那些难以为人道的心思,甚至不敢细看。

宁娇娇本来还有些害羞,听见这话,当即笑得灿烂:“那当然!我本来就是浮乌……浮世三千中最漂亮的小花仙!”

她说得太快,虽然记得避开了‘浮乌山林’,却还是慌了神,莫名将‘小花仙’三个字说了出口。

仲献玉蹙眉,困惑道:“小花仙?”

“不是——不是小花仙。”宁娇娇赶紧否认,绞尽脑汁想要圆回来,“我说的是,咳,小——”

见她是真的有些急了,仲献玉轻笑出声,“好了。”他转头望向了西面,那里有很多人都在放花灯,大大小小,颜色各异,看上去热闹极了。

“不逗你了,快去放花灯吧,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你的灯魁首。”

仲献玉将手递了过去,宁娇娇明显感受到很多行人路过她时打量的目光,犹豫了一下,终是选择拉住了他的衣袖。

“你刚才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没说完?”

“有。”

言谈间,他们两人已经步行至河畔,万家灯火的余晖在身后散尽,黑夜中零星的几点明亮,全部洒在了身前人的身上。

一身白衣,如今看来不觉得温润清雅世无双,反倒多了几分淡漠的寂寥。

奇妙的思绪于脑海中一闪而过,宁娇娇来不及抓住,随口顺着他的话问了下去。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

“因为——”

仲献玉顿了顿,舒展眉眼,驱散了那一闪即逝的冷色,含笑看她。

“因为我在等浮世三千中最漂亮的小花仙许愿。等她许完愿,我便告诉她,刚才我想说什么。”

一听便知,这是还在打趣自己刚才脱口而出‘小花仙’。

宁娇娇羞恼得红了脸,哼了一声,懒得和这个凡人计较,索性自己点燃花灯,看着它飘飘摇摇地飞到了空中。

不止她这一盏,空中早就浮着各式各样的花灯,有的飘得低一些,像是下一秒就要落入河面中的月亮上,有的飞得很高,几乎要溶于墨蓝色的月夜中,像是真的能够飞进仙宫。

远远望去,漫天的花灯,好似银河繁星屈尊纡贵地降下凡尘。

宁娇娇被自己的幻想逗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在笑什么?”

“没什么。”宁娇娇看着他扬了扬眉,“我许完愿了,你还不快说刚才想告诉我什么?”

仲献玉却不作答,反倒浅笑着问她:“敢问仙子娘娘许了什么愿?”

耳旁尽是游人喧嚣,夹杂着姑娘们的娇笑,还有些商户小贩趁着大家情到浓时,再次过来对人推销贩卖起了花灯。一时间河畔交谈不止,分外热闹。

两人慢慢走着,沿着河畔靠后,比起热闹的河畔中段,这里相对

宁娇娇横了他一眼,索性顺着他的话赌气道:“飞升!”

“我许愿,当场飞——升——”

仲献玉再次怔了一瞬,而后唇边的笑意越扩越大,几乎到了掩饰不了的程度。

漫天星河下,还有许许多多的花灯在向上飞,企图凡人微不足道的心愿上达天听。

迎着宁娇娇带着点恼意的眼神,她身旁的白衣公子敛起眉眼,唇角微微扬起。

“好。”

“……你说什么?”

宁娇娇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否则怎么会听见这人的声音竟带着些许九重天上梵音的威压。

短短一瞬,她似乎感到有些许纯正的神力缭绕在她的周围。

“我说,好。”

仲献玉抬起眼,带着笑意:“之前便想告诉你,我并非是普通凡人。”

“方才提及那名女子,也并非是故意跟踪,而是感受到你用了灵力,故而追寻而来。”

“可惜刚才每每想要和你解释,便被人打断,实在恼人得很。”仲献玉看着宁娇娇,微微扬眉,对着她眨了眨眼,“希望我现在解释还不算太晚?”

分明是温润清雅、风姿绝代的白衣公子,做出这样俏皮的神情,竟也没有半点违和,反倒让人觉得……分外惹人心动。

宁娇娇与他对视,几秒后,率先别看脸,转过身向后走了几步。

她一边走,一边漫无目的地看着周围的风景。

从左边光秃秃的柳树,顺着树枝看向了河流,又因为河面上的倒影,看向了满天飘着的星灯。

真奇怪。

明明已经不在看他,可仲献玉的模样却还在宁娇娇脑中徘徊。

那人的眸中沁着星星点点的光,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