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替身修的是无情道 > 第25章 宁娇娇:……

第25章 宁娇娇:……

青云子和柳无暇将宁娇娇送往了她的住处,宁娇娇惊讶的发现里面布置的极为得当,就连入门时所见的那扇门都是流光溢彩,别的不说,绝对是价值不菲。

像是察觉到了宁娇娇的震惊和疑惑,柳无暇笑了笑:“师父早前去兑泽门卜过一卦,算出了近日有重要之人出现,因而特意布置了这个洞府。”

他停留了几秒,玩笑道:“能让我们师父甘愿如此,小师妹可真是为师兄报仇了。”

方才他接到了太叔婪的密信,简明扼要地讲述了宁娇娇身上的变故,细心如柳无暇,生怕小姑娘因此怀疑自己,自怨自艾,故意抛出了这个话题。

果然,这话一出,宁娇娇便抬起头:“报仇?”

“是啊,我当年刚拜入破天峰,第一次进我洞府时,那可是……”柳无暇顿了顿,看向了身旁的少女,无奈道,“家徒四壁。”

宁娇娇笑了出声,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青云子丝毫不在自家弟子对他的调侃,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你们都是男子,我送你们那么多东西像什么话,万一被人传出我好男风看上自己弟子了怎么办?你看隔壁那天穹派……啧啧啧。”

“但娇娇就没事了嘛!”青云子拍了拍了宁娇娇的头,看她的目光颇为慈爱,“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对自己女儿好点怎么了?”

柳无暇:“……”

自家师父歪理说起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

两人知道宁娇娇在问心城中呆了几日,今日又上了通天梯,必定是极为疲惫的,因而也没有久留,耐心地为她说明了屋内一些法器的用处后,便离开了。

宁娇娇确实极为疲惫。

从忽然发现自己是个穿越的人,再到发现自己已经在喜堂之上即将嫁人,然后便发现未婚夫似乎颅内有疾,最后是问心城、通天梯……

桩桩件件,跌宕起伏的简直可以去写个画本子了。

宁娇娇打了个哈欠,浑浑噩噩间,终是沉沉睡去。

***

第二日一早,宁娇娇醒得极早,不多时便等来了师父青云子。

看着青云子的穿着打扮,宁娇娇狠狠闭了闭眼,心中告诉自己,还没睡醒,清醒一点。

她重新睁开眼,发现面前的青云子还是那副模样,他类似于凡间土地公公的长相,很慈祥,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人没错。

宁娇娇冷静的想,是衣服的错。

大红色内衫配上绛紫色长袍,偏偏腰带还是翠绿色——对,那种泛着荧光的翠绿,上面用蓝色丝线绣满了花纹,绛紫色的长袍上也同样有橙色——对,还是荧光橙绣了一对乱七八糟的东西,还坠着各式各样颜色的宝石,简直就像是……

像是一只花里胡哨的野山鸡。八!零!电!子!书!www.12xs.com

“乖徒干什么这么看我?”青云子伸手拢了拢自己的衣袖,环佩叮当,“可也是觉得为师今日装扮分外好看?”

宁娇娇:“……是。”

“对吧!我就说这样好看,玉泉那老家伙偏不信,他们几个合伙不让我穿,还把我衣服拿走了!”青云子得意洋洋道,“嘿嘿,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们没想到吧,我还有一件!”

宁娇娇脑中浮现出现世中网上冲浪时见到的那张[还有谁能管我.jpg]的表情包,觉得与如今的青云子分外相配。

五颜六色的嚣张。

她满心满眼全是那张表情包,甚至没有来得及纠正青云子的错误用词。

青云子还在继续,“……为师本来还想将此作为我门下弟子的特色服饰,熟练老大老二都不愿意。”他咂咂嘴,问道:“老三,你觉得如何?”

宁娇娇:“……”

她艰难的咽了口吐沫,脸上瞬间扬起了笑:“此等惊天之华服还是穿在师父身上最漂亮,给我们这些小辈未免太过浪费。”

语气无比诚恳,模样无比乖巧。

宁娇娇生怕青云子当真突发奇想将其作为门下弟子服饰,顿时觉得手中的包子都不香了。

万幸青云子没有继续纠结此事,转而问道:“昨日休息的如何?”

“极好,多谢师父费心为我布置。”

宁娇娇松了口气,飞速吃完二师兄特意让飞鹤送来的早餐,将手擦得干净,站在青云子面前微微仰起头看他,“师父,今日便要教我修炼吗?”

眼眸亮晶晶的,语气乖巧至极,远比那两个臭小子不知好了多少。

还真是像极了女儿在对老父亲撒娇。

青云子摇头道:“不急。”他坐在了宁娇娇的对面,悠然地给自己倒了杯茶,“我先问你,你分明没有灵骨,更改毫无灵根,昨日在通天梯,是如何抵挡那阵旋风的?”

宁娇娇早就想过自己必然会被询问此事,她也没有藏着的意思,便将自己若是凝神专注,便能捕捉到空气中那五色灵气的事情说了出来。

能捕捉到空气中的灵气是何等奇异的才能,倘若说出去,此事必定掀起轩然大波,而宁娇娇也必定会成为那些门派眼中上好的肥羊。

“此时千万不可与旁人说起。”青云子道,“除了我与掌门——算了,玉泉那小子也不必知道,除我之外,再不要告诉任何人,连老大老二也不行,知道么?”

宁娇娇乖乖点头:“娇娇明白。”

不,你根本不明白。

青云子看向了无知无觉的乖徒儿,叹了口气,破天荒地产生了老父亲的心情。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青云子摊开手掌,“你可知这是什么?”

他将那东西放在上,推向了宁娇娇的方向,示意她拿起查看。

粗看时,宁娇娇只觉得是一枚的薄片,圆球状,周边微微泛着不祥的黑气,看上去有些丑陋。

她猜想是某种材质特殊的黑玉,拿到手中时,才知自己错得离谱。

这东西看起来泛着冷光,摸上去竟有些粗粝的柔软,宁娇娇指尖在上面划过,蓦然一顿。

这中心的颜色似乎不太一样?

下一秒,在青云子讶异的目光中,她举起了手中的‘黑玉’,对准了屋外骄阳。

就在‘黑玉’触碰到阳光的那一刻,原本的暗沉全然消失,屋内光芒大盛,在一片如火般的光芒中,宁娇娇被迫眯起眼,隐约见到有一道火红的身影略过,分明只是一道虚影,却硬是给宁娇娇带来了极大的压迫感,甚至有那么一刻,那种从血脉中流淌着的颤栗之感,让宁娇娇身体发软。

还好自己是坐着的,宁娇娇混沌地想,不然此刻恐怕早就在那巨大的威压下丑态百出了。

“……乖徒儿?”

青云子将仍陷入混沌中的宁娇娇唤醒,见她眼中竟是迷茫懵懂,亲手给她倒了杯茶,“来来来,喝杯灵泉茶,镇定心神。”

宁娇娇依言接过,握着温热的灵泉水,仍在静思。

向来混不吝的青云子头一次没有开口,他甚至看也没看宁娇娇一眼,而是顺着阳光望向了室外,也不知在想什么。

“是凤凰。”

清脆的声音打断了青云子脑中闪过的画面,他转向了宁娇娇,眉梢微扬:“这般确定?莫非乖徒你还见过凤凰?”

“未曾有幸得见。”宁娇娇摩挲着杯壁,“但我觉得,刚才那道身影……就是传说中的凤凰!”

青云子嗤笑一声:“得了吧,都烧焦了,哪里来的漂亮。”

话中的讥讽嘲弄毫不掩饰。

宁娇娇一怔,望向了自己的师父。

青云子坐在宁娇娇对面,不知那阳光是怎么想的,将屋内撒了满地,却偏偏没有照向青云子所在的方向,因而现在满头白发的老者完全处于暗处,他半垂下眼,神情完全不见之前的慈祥懒散,有那么一瞬间,宁娇娇甚至觉得青云子眼中有了一股郁气。

像是察觉到宁娇娇的打量,青云子终于抬起眼,却又是那副为老不尊的笑意:“乖徒做什么这么看我?”他指了指上空,吐槽道,“你不觉得刚才那玩意儿,像是一只烧焦了的火鸡吗?”

诙谐幽默又极为形象的比喻,青云子本以为面前的小家伙会笑出声来,谁知宁娇娇看着他,瞪大了眼眸:“烧焦?”

她回忆起刚才看到的景象,肯定地摇了摇头:“不!它绝没有烧焦。师父,我虽受压制不敢直视其貌,却也捕捉到了那一闪而过的影子。”

青云子眨眨眼,继而很是轻松地笑了:“是了,你能看见世间灵气,这双眼自然也是不同的。”他喝了口茶,瘫坐在椅子上,姿态极为懒散,“来,说说看,你见到了什么?”

“红色的样子。”

宁娇娇干巴巴的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颜色,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任何匹配的修饰词。

见青云子还在用茶盖撇去茶沫,似乎很是不以为意,宁娇娇不知为何,偏想让他知道自己看见了什么,脑子一热,她大声道:“师父,那时这世间最干净、最漂亮的红色!”

青云子的手骤然收缩,竟是没控制好,直接将那茶杯化为了粉末。

宁娇娇一惊,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看向了青云子:“您——”

“糟了!”青云子惊慌抬眸,“今日还要带你去问心殿验灵根,测仙缘的,为师险些忘了!”他摸着满是白发的脑袋,对着宁娇娇尴尬地笑道:“太久没收新徒弟了,忘了还有这遭。”

宁娇娇:“……”

自己新上任的师父。

好像真的有点不靠谱。

***

落云峰,问心殿

所有昨日收下的内门弟子,都要当众去主峰问心殿验灵根、测仙缘,这传统从开山立派时,便是定下的。

宁娇娇先是看到了自己新认识的朋友,就是那位叫‘阿瑾’的圆圆姑娘上前,将手搭在了灵根石上,几乎是在同时,那石头上就变成了红色,周围隐隐有一点点稀碎的土色。

这就代表,最适合阿瑾的,就是火系法诀。

负责记录的忘鸢长老不知为何今日变作了一副凡间老妇的形态,对着浑元道人道:“火系灵根。”

上首的浑元道人点了点头,示意他新收的弟子继续将手放在了仙缘镜上,那镜子闪过了一道极浅的金光,组成了一柄大刀的模样,须臾便消散了。

即如此,浑元道人也已经极为满意了。

又是适合火系,又是大刀,果然天生就该是他的弟子!

阿瑾下去后,便继续有人上前,宁娇娇将又等了三人,才终于轮到了她。

同时她也是今年新收的最后一个内门弟子了。

众目睽睽之下,宁娇娇极为淡定地将手放在了灵根石上,果然,半晌也没动静。

因为早就知道了自己毫无灵力,所以宁娇娇对此并没有任何失望或是难过,上头的五位长老同样知道宁娇娇的特殊,因而也面无异色。

可是来观看的外门弟子就不这么想了。

“无灵根?!开什么玩笑!”

“不会是灵根石出错了吧?”

“灵根石怎么可能出错?她就是根本没有灵根,甚至可能连一根灵骨都没有!”

“那她凭什么成为内门弟子?!”

宁娇娇的检测结果宛如一颗巨石投入水面,掀起了一阵又一阵波澜。

就连同为这匹内门子弟的另外两人都极为好奇地看去,瑾圆同样面色忧虑,又扭头狠狠地瞪了眼叫嚣的最大声的外门弟子,吓得对方不敢继续。

上首的玉泉真人与青云子对视一眼,面色倒是轻松。

若是旁人遭受如此大起大落,恐怕极为长老都要担心他会不会心生魔障,但宁娇娇不同。

她的心性,几人都是见识过的。

忘鸢仙子率先开口:“宁师侄去仙缘镜前站一站。”

宁娇娇依言站了过去,她甚至做好了仍是空无一物的准备,然后——

仙缘镜中起先是一柄长剑,而后又是大刀,接着是一个医者采药时需要的背篓,然后又是古琴毛笔,甚至还有不甘心的花花草草都冒了出来。

速度之快简直令人目不暇接,偌大一面仙缘镜,几乎都要被那不甘示弱的一件又一件宝物填满。

不仅如此,每一件宝物都光芒大盛,极其浓烈的金光几乎要闪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要知道这光芒代表了命定法器的珍贵程度,旁人能有金光已经是不错了,而宁娇娇居然是从未熄灭?!

外门弟子齐齐懵逼脸,这该是多珍贵的宝物啊?!

而且还这般多?!

这算什么?

宁娇娇同样懵懂,旋即了悟。

大概是上天在暗示自己条条大路通罗马吧。

俗话说得好,神仙为你关上一扇窗,就必然能打开一扇门,或许这就是自己的门?

她并不知道仙缘镜的来历,青云子也没来得及告诉她这东西的功能,因而宁娇娇极为淡定。

而底下有幸前来一观的外门弟子先是震惊,见这粉裙子的小姑娘如此淡然,心中顿时肃然起敬。

看看这气度,不愧是内门弟子!

八风不能动其心的淡然,当真是吾辈楷模!

这也就是底下的弟子胡思乱想,上座的几位长老们,却知道没有那么简单。

玉泉真人等人像是互相望向了彼此,随后同时看向了青云子。

迎着四双怀疑的眼眸,青云子笑得像是只狐狸。

没有灵根真的很惨。

但倘若,小姑娘天生便是仙骨呢?

第34章泥月他们都要逼得那女子从上端跌落,……

所有人都各怀心思,那仙缘镜上的呈现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多,到了最后几乎快要将那如巨型磐石大小的仙缘镜塞得满涨。

这般奇特的景象别说底下的那些外门弟子了,就连上首坐着的五位身世各异的大能也未曾得见。

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玉泉真人轻咳了一声,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见立在那里的巨型磐石中忽然闪过了一道极其强烈的光,竟是生生将仙缘镜中所有的‘宝物’劈开!

气势之强,让人禁不住颤抖起来,尤其是直面了这一幕的外门弟子,离得近些的,已经惊骇到不知何时跪在了地上。

宁娇娇没有管他们。

她望着那仙缘镜,怔怔地伸出手。

就在宁娇娇的指尖即将触碰到仙缘镜的那一秒,仙缘镜中的金色光芒大作,宁娇娇忍住生理性想要流出的泪水,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这镜子里的东西就要活过来似的。

错觉罢了。

在掌门玉泉真人即将开口的那一秒,青云子摆摆手,气定神闲:“既然盛典结束,就赶紧各回各峰,留在这儿倒是显得拥挤。”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宁娇娇的身侧,对着宁娇娇笑了笑,猝不及防间,一把将她拎起。

“我们师徒俩就先走为敬!”

……

直到被青云子放回了自己的洞府之中,或许是环境太过清幽,一时间师徒二人相对沉默,均未开口。

最后宁娇娇先是抬眼,随后慢吞吞地看向了青云子。

青云子:“?”

他被宁娇娇看得有几分毛骨悚然,问道:“乖徒儿,你这是怎么了?”

“师父。”宁娇娇开口唤了一声他的名字,“你还没给我适合我修炼的功法。”

难道是今日自己在问心殿的表现太过差劲,连青云子都不想要她了?

到底是人生地不熟,宁娇娇难免有几分患得患失。

小姑娘眼睛太干净,所有的情绪都在其中,实在好懂得很。青云子只需一眼便看穿了她的想法,哭笑不得地抹了把脸,伸手弹了下对面小姑娘的额头:“想什么呢?”

“为师这不是知道你不喜欢被旁人盯着看,才赶紧将你带出来了?合着一片好心,你这蠢徒弟是半点不领情!”

“再说了,我徒弟这么厉害,能在仙缘镜中得见这么多宝物,我当然要赶紧带着你跑。”

说到这儿时,青云子斜睨着眼,抖抖腿道:“不然万一被那几个老不死过来,给你几个宝贝把你忽悠走了,我可上哪儿说理去?”

宁娇娇知道自家这师父说话实在喜欢夸张,却也被这话语中毫不掩饰的炫耀和维护触动,因而端正了神色,一板一眼地对着青云子道:“我不会跟着他们走的。”

青云子道:“你那是不知道他们手里有多少好东西,不说元音和忘鸢了,就连浑元那小子手中好东西也不少。还有玉泉老头子,啧,虽然穷,可手里握着不知多少绝世名剑呢!”

说道最后,语气不禁有些酸溜溜的。

“他们若是用那些东西来贿赂你——”

“娇娇永远是师父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