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替身修的是无情道 > 第28章 宁娇娇点了点头

第28章 宁娇娇点了点头

离开了。

鴏常咬着牙:“我没记住。”

“若是没记住,便去找虞央。”离渊轻笑了一声,“她向来喜欢这些,理应记得很清楚。”

更何况她上次被自己那般拂了面子,心中更该憋着一股气,若是鴏常找她,她一定乐得出手相助。

早在很久之前,离渊就将一切都安排好了。

多早呢?

也不算早,大约是她落入斩仙台下的那一日罢。

眼看着阵法壁垒之中似已做下决断的白衣仙君,鴏常终于忍不住:“你现在要做什么?离渊,你已经暂时稳定了阵法中的魔兽,不必非要用魂魄——”

“这是最好的办法。”

离渊想。

这也是我欠她的。

他答应过天外天无妄海的瑺宁,要做到‘千秋日月,万古长宁’。

这么想着,在鴏常又急又怕的目光中,离渊再一次飞到了天缘大阵的阵眼中央,这一次,已经融合了情魂的离渊再也没有顾及。

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身上还在淌着血的伤口,离渊直接以灵魄覆剑,全然不顾那直接上涌的血气,更不顾身上被阵中黑气撕裂到仍在淌血即可见骨的疼痛,逆阵法而行,步步上前,终是孤注一掷地将龙吟剑刺向了最上端的阵眼——

成了!

鴏常几乎不敢再看,他生怕自己好友便这般死在了眼前,而现在,见阵中金光大作,他当即喜形于色,对着上空大叫:“成了!离渊!你成功了!”

他知道是离渊耗费了几乎所有修为乃至仙骨魂魄去修补大阵,倘若从壁垒中出来,虽然会修为大跌,但可以留得一条命。

鴏常是这么想的,他看见离渊落在了阵法边缘。

平日里总是干净的白衣上全是撕裂和鲜血,白发落在身后,发尾也染上了丝丝猩红,狼狈得像是从血水里打捞上来的一般。唯有那双总是冷冽难辨的眼眸没有沾染上血色,黑漆漆的眸子一片空洞,像是在思索。

离渊确实在思考。

因为这条侥幸捡回来的命不属于三界,只属于离渊。

他想了想,忽然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他,自己曾答应过那个小花仙,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抛下她。

是啊,离渊记起来了。

自己总在背诺。

“离渊!”鴏常大喊,“太危险了!”

“如果你被阵法引魂,就再也回不来了!”

离渊侧目,看了眼鴏常。

最初那段日子,所有人都告诉他跳下斩仙台的人便再也回不来了。

离渊转过头,定定地看向天缘大阵,忽而牵起唇角显出了一起温柔浅淡的笑意,他垂下眼眸,看向了自己的掌心,声线温柔的好似情人间耳鬓厮磨的呢喃。

“但我也说过。”

掌心中仍是那几瓣干枯的常花花瓣,本该一片焦黑,却因沾染上了鲜血,显得分外惊心动魄。

“我偏不信。”

白衣仙君向后倒去,径直跌落进了天缘大阵的阵眼,雪白的衣袖掀起了一片涟漪。

他再也没有看九重天一眼,视线却一直落在了那到悬着的黑色旋涡处。

斩仙台啊。

离渊又想起了那一幕。

以往都是见她带着笑,小跑着撞入自己怀中,唯有那一次,她向着没有自己的方向而去,落在了深渊之下。

他没能接住她。

在下坠时,无数金色光芒从体内散出,似乎仙骨都在被人抽出,跗骨之蛆般的疼痛弥补在身上所有能感知到的地方,一片混沌中,白衣帝君终于缓缓闭上了眼。

在最后那一刻,离渊想,小花仙从来怕痛又爱娇,当日的她,也会是这般疼痛吗?

真好。

如今自己,也能感受到了。

或许如此,你我亦可算作殊途同归。

……

……

清风日月,浩渺白雪,鸟雀鸣啼暂歇,唯有风声猎猎,分外扰人。

又是一年冬季。

“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

一位身着蓝衣的俊美男子坐在软塌之上仰头喝了口酒,随手放下酒壶后,百无聊赖地玩着扇子下挂着的流苏。

“小无暇啊,你说小师妹她怎么还不出关?”

他不止说了这一句,甚至是喝几口酒便要嘟囔一番,碎碎念的样子像是一只绕着人转的花蝴蝶,不停地用震翅的声音骚扰着在场的所有人。

倒不是说他有多吵闹,只是扰人罢了。

芝兰玉树的青衣公子被他念叨得烦了,侧首,微微一笑:“大师兄若是实在无聊,可以来帮我处理些文书琐事。”

一听这话,太叔婪的眼神闪烁,讪笑道:“那倒也没有无聊到这份上。”他视线乱飘,长叹一声,旋即又瘫倒在了椅背上。

“你说小师妹她到底要闭关到什么时候啊。”太叔婪道,“这都十几年了,也就中途见她出来参加了一次门内比武,结束了,就又回去了。”

当时门内比武,太叔婪甚至已经做好了宁娇娇不出关的准备,谁知小姑娘倒是算得极准,按时出现在了擂台。

然后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将那些挑战者一一打下了擂台。

“怎么可能?”当时有弟子满脸的不可思议,“不是说她闭关十年一无所获吗?!她能在三招之内把已经筑基的孙师兄打败,她……她起码也是筑基顶峰?!”

可是宁娇娇不是才刚刚进门,还毫无灵骨,无法修炼么?!

这件事闹得有些大,传到外面时,更是变得神乎其乎。

如今修仙界人人皆知,第一宗门鸿蒙仙府的破天峰,有一位心性极佳的弟子,只可惜那弟子最多只能修炼到筑基期,若在往上,怕是难如登天。

可悲,可怜,可叹啊!

别的宗门面上长吁短叹,说着惋惜的话,心中怎么想的,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他们不知道,这些话,前半段是真,后半段却是青云子派人添上去的。

真真假假,才让人猜不透。

思及此,太叔婪啧了一声,懒洋洋道:“不过爱修炼也好,小师妹厉害点,出门在外也不怕被人欺负。”

他本以为柳无暇不会理他,没想到在听了这话后,对面看似在整理文书的人竟然真的开口接话。

“倒也不是。”柳无暇放下手中的卷宗,“即便不爱修炼,也没有人能欺负她。”

被世人称之为‘无瑕公子’的柳无暇对外时从来都是一副好脾气的模样,如同文雅的青衣书生,此时倒也是难得听他如此决绝。

甚至带着股肃杀之气。

太叔婪瞬间笑了,举起酒杯道:“你说得对,毕竟是我们破天峰的小师妹,怎么能令人欺负了去。”

柳无暇颔首。

他初见宁娇娇时,心底油然而生出了一股亲近之感,不是那种对心悦女子的亲近,而是类似于面对血缘亲人的那种情绪。

宠溺又纵容,只想看着她笑。

柳无暇清晰地记得自己在世间已经没有亲人,可是在看见宁娇娇冲着他,略有些害羞的笑起来,乖巧地唤他‘柳师兄’时,心脏中骤然划过了从未有过的暖流。

就好像曾经的他,也曾有在一个大家庭中,获得了许多温暖。

太叔婪没看柳无暇的神情,他仰头又喝下了这杯酒,不知是否是酒精上头的缘故,又开始碎碎念起来。

“也不知小师妹能不能赶得上万宗琼林会,我还等着看她大杀四方啊。譬如擎天门的那个丑东西,老头子不让我去解决,说是要让小师妹亲自动手……”

轰隆隆——

不等太叔婪将话说完,不远处陡然传来巨大的碎裂声,强大的气压传来,好似有什么东西被劈裂开来,震得人心底发麻。两人心中一紧,不用开口,已经不约而同地往发声处飞去。

那地方,真是宁娇娇闭关所在的日月谷!

两人急急赶去,生怕错过了什么,刚从飞行灵器上跳下,便看见毫发无伤的小师妹,已经站在她身旁,乐呵呵的青云子。

“弟子见过师父。”

两人齐齐行礼,太叔婪率先起身,走到宁娇娇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扬眉道:“小师妹又突破了?”

宁娇娇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不算突破。”她道,“仍有瓶颈未过。”

太叔婪敏锐地发现小姑娘的变化。

刚入鸿蒙仙府时,宁娇娇的容貌虽说也是不可多得的漂亮,可神色总有些拘谨,偶尔让人觉得一团孩子气,而现在宁娇娇不止身量长了些,就连周身的气质也变得不同。

小姑娘变得沉静了许多,面容舒展,看着纤弱,眉宇间却自有一股气魄。

正所谓美人在骨不在皮。

仍是同样精致的眉眼,配上那双澄澈的眼眸和这一身风骨,一颦一笑间,更是与原先不同。

就像是一朵花儿,历经风雪后,终于决定盛放。

连见惯了美人的自己都觉得实在漂亮,太叔婪想,倘若放在外面,一定会惹得无数少年争相拜倒在自家师妹的石榴裙下。

“现在有瓶颈不算什么。”青云子道,“等到了那万宗琼林会时,乖徒你去找几个人练练手,估计就八九不离十了。”

太叔婪和柳无暇同样赞同青云子的这个想法。

他们谁都没有问宁娇娇的具体修为,因为他们知道小师妹身上很有些不同之处,问得多了,反而不好。

这并非是二人觉得与宁娇娇不亲近,相反,反倒是因为自觉亲近,这才想要保护好她。

柳无暇听见青云子如此说,微微颔首,赞同道:“师父说得很对,小师妹如今还没有什么与人交手的经验,正好借此机会练练手。”

太叔婪则不知想起了什么,‘哗啦’一声展开折扇,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宁娇娇,眸中全是狡黠:“小师妹,万宗琼林会时,擎天门的人也会来的。”

擎天门?

宁娇娇脑子里绕了圈,才从犄角旮旯的回忆中勉强扒出了这份记忆。

当年,擎天门门主齐静天下山遭遇妖兽袭击,几乎丧命,恰好遇见了上山的刘婶子,对方被唬了一跳,险些都不想救了,却还是伸出援手。

“哎,还好老婆子我救了他。”病榻上的刘婶子拉住宁娇娇的手,气若游丝道,“这才能给我们娇娇找了个好人家。”

那时的宁娇娇尚未恢复记忆,因而并不觉得不对,然而现在一想,这根本是逻辑不通。

堂堂擎天门门主齐静天怎么会突然被妖兽而伤?退一万步来说,即便那齐静天真的被妖兽所伤,又如何会需要刘婶子一个普普通通的山中村妇出手相助?

还有刘婶子死后,刘家突然变得富贵,并且谁也不敢苛责自己,就连往日最希望她嫁人的刘家儿子也再也不曾多嘴,反而待她甚好,直到出嫁。

这其中机关算计太多,最后却都落在了她与那齐霄的那一桩婚约上。

于是,所有人就见他们眼中可怜可爱的小师妹先是垂眸,随后缓慢地点了点头。

“多谢师兄提醒,我知晓了。”

空中新雪落下,身着白色外袍的美人抬眸,牵起了唇角。

不似原先那样温柔纯善似山川春色的干净,反倒像是雪落山巅时扬起的尘烟。

一股冷寂的肃杀之气。

太叔婪怔了一下,顶着师父和师弟的灼灼目光,轻咳一声,问道:“师妹想起什么了?可需要师兄出手相助?”

“一桩旧事。”宁娇娇垂下眼,看了眼自己的掌心,上面还残存着旧人最后的余温。

就在太叔婪微微有几分失落,感慨孩子长大了的时候,又听一道清脆明亮的嗓音传来——

“不过确实需要师兄和师父相助。”

雪色中,穿着白衣粉裙的小姑娘眉眼弯起,冲着他们眨眨眼,娇俏动人。

“毕竟我只是个弱小可怜没有灵骨的小姑娘,倘若一个人去讨公道,怕不是要被人往死里欺负。”

这一笑,凭白为雪地添上三分艳色。

***

既然定下了所有内门弟子都要去万宗琼林会,鸿蒙仙宗上下也开始活动准备起来了。

破天峰是五峰中弟子人数最少的,因而准备起来倒也没什么困难,青云子甚至还有空与宁娇娇闲谈。

“所以,按照师父您的说法,玄羽凤凰的事情还有旁人知道?”

青云子接过她递过来的凤凰眼,颔首:“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宁娇娇沉默了片刻,抬头质疑道:“真的不是您泄露出去的?”

通过这段日子的相处,她别的不知道,但敢肯定,自家大师兄太叔婪那不着调的性子,绝对有青云子的影响在。

果然,听见了宁娇娇的问话后,青云子一秒破功,原先的道骨仙风荡然无存,瘫坐在了柔软的躺椅上,脸上满是笑出来的皱纹。

“这——这不能叫泄露嘛!”青云子辩解道,“无非是大家喝酒时,随口说了几句而已,谁知道他们竟然也会当真?”

宁娇娇:“……”

“不过这也是好事情啊,乖徒。”青云子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对着宁娇娇眨了眨眼,“有那么多人帮我们找寻,是更好吗?”

她被青云子说得哭笑不得,转而一想,倒也确实有几分道理。

“师父既然这般说,想来心中已有打算?”

“本来叫阿婪去擎天门,就是为了那凤凰的另外一只眼。不过现在嘛,倒也不用特意跑一次了,等万宗琼林会时,直接去拿即可。”

青云子慢吞吞地开口,他的眼皮耷拉着,似乎已经要入睡。

这里是他的洞府,布置的风格一如他喜爱的那样华丽,凌乱的颜色毫不避讳地胡乱搭配着,直让人眼花缭乱。

暖洋洋的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香气,不是花香,反而带着点焚香的气息,并不沉闷,反而有些像是一副空灵的山水画,足够的留白,却将一切传达的恰到好处。

宁娇娇察觉到青云子的疲惫,虽不知为何,不过她也并不打算多问,悄悄起身,打算离开。

就在这时榻上的青云子一个激灵,忽然睁开眼,从塌上直起身,如同诈尸般,着实吓了宁娇娇一跳。

“师父?”她疑惑道。

“无碍,为师不过是想起一件事。”青云子眯起了眼,“据说擎天门那边近日也出了个天才,此次万宗琼林会,你还要小心一些才是。”

又是擎天门。

宁娇娇因着之前的推测,包括之前喜宴上的遭遇,现如今听见这名字就觉得不适,只觉得令人作呕。

若是旁人在,她可能还会掩饰一番,但如今在青云子面前,宁娇娇倒是毫不掩饰自己对擎天门的厌恶。

“她叫什么名字?是男是女?擅用什么武器?”宁娇娇问,“我到时必定会与擎天门交手,提前知道也好最好准备。”

少女扬起眉梢追问,脸上终于没有了之前的沉沉寂寥,多了几分生机鲜活。

“那小子擅长用剑,名字倒是好听。”

青云子故弄玄虚地顺了把胡须,他拖长尾调,满意地看着小姑娘的眼神中跳跃起了点点光芒,这才终于将话说完。

“——他的名字啊,叫做仲献玉。”

第37章故友新年听过的甜言蜜语多而去了,反……

……仲献玉?

宁娇娇将这个名字在心中默念了几遍,不知为何,心中竟是难得起了些许波澜。

很熟悉。

不是面对二师兄柳无暇,或乐来峰忘鸢长老时心中油然而生的那股亲近,而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有些眷恋,有些欢喜,这些情感却都微不足道,全然被一股巨大的抗拒淹没。

宁娇娇确定,自己不想见到这个人。

她从来有过这样的情感。

自从出生到现在,宁娇娇心性极好,哪怕是小时候被刘家儿女言语讥讽,亦或是后来刘婶子去世,甚至是在喜堂上遭遇惊变,在面对这一系列的事情时,宁娇娇虽然不是没有情绪,可亦从来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

从来没有如今天这般失控。

小姑娘眼底都被一片浑浊的暗色替代,连带着围在她周遭的灵力疯狂翻涌,几乎要将人吞噬。

这是入魔前兆!

“……宁娇娇!”

被点名的宁娇娇茫然抬头,就见青云子站在她身侧,神情是少有的严肃。

“精心凝神。”

青云子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了她的额头正中央,随着纯粹浑厚的灵力被输入进体内,宁娇娇脑中终于清醒了些。

眼见小姑娘眼神恢复清明,青云子放下手,脊背弯起,整个人又变成了那副混不吝的样子,好像下一秒就要睡着了似的。

“说说吧,刚才怎么回事?”青云子打了个哈欠,“你认识这个仲献玉?”

宁娇娇摇摇头,低低叫了一声“师父”,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