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替身修的是无情道 > 第3章 除非是修为太高深

第3章 除非是修为太高深

之漫天灯火星辰尤甚。

“怎么不继续问我了?”

脑海中浮现的脸的主人,此时正在她的面前。

仲献玉不知何时拿出了一把折扇,此时一段抵着下巴,挡在宁娇娇身前,含笑看她。

“宁姑娘就不好奇我是仙是妖,是神是魔?”

“我管你是什么!”宁娇娇被他逗得炸毛,想起方才那一系列的事情,顿时气鼓鼓地瞪他,“看你骗人骗得这么顺手,八成是个修魔的吧!还是个骗了好多好多人的大坏魔吧!”

无论前世今生,宁娇娇教养极好,即便骂人,也骂不出什么难听的话。

此时她搜肠刮肚,也只在脑子里冒出了‘神经病’三个字,便再也没有其他。

但看着眼前风华绝代的白衣公子,这三个字又实在骂不出口。

宁娇娇只狠狠等了他一眼,转身又要走。

这是真生气了。

仲献玉微怔,快步上前伸手想要扣住她的手腕,宁娇娇自是不理他,低着头加快了脚步,然而恰逢一群年岁不大的孩子追逐打闹,不止是谁突然停下,‘呀’的大叫了一声,又边跑边指着天空对同伴到‘快看灯魁首!’

小孩子没轻没重,有几个胖乎乎的小男孩挥舞着手中的小鞭子,眼看着就要甩到宁娇娇身上——

“小心!”

仲献玉毫不迟疑地伸手将身前人拉入怀中,侧身挡在了她的身前。

猝不及防被拉入怀抱,宁娇娇鼻尖嗅到了一股极好闻的、带着冬日白雪的花香,她愣愣抬头,恰对上那人低垂的眉眼。

笑意浮在深不见底的瞳中,像是触手可及。

不等宁娇娇开口,那几个小男孩中的一个果然没控制好鞭子,‘啪’得一声抽在了仲献玉的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小孩吓得尖叫一声,当即掉头跑得飞快。可是他跑得再快又如何能比得上神仙?

只不过眼下的重点不是这个。

宁娇娇下意识揪住了他的袖口:“你没事吧?”

仲献玉略迟疑了几秒:“没事。”

宁娇娇松了口气,转而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傻极了的问题。

既然对方都说了他不是凡人,当然不会因为这些而受伤。

甚至于,他刚才分明是可以躲过去的。

仲献玉看着又开始浮现出怒意的小花仙,无奈道:“即便要生气,也该告诉我,是为什么生气?”

“你刚才为什么不躲?”宁娇娇拍开了他伸过来的手。

“因为你生气了。”

树影斑驳,残缺的倒影落在了仲献玉的脸上,细细的雪花黏在鸦青色的发间,加之他又是一袭白衣,愈发清冷出尘似天宫仙人。

也愈发显得他寂寥落寞。

“我以为,我被他们打了一鞭子,你该高兴些。”

语调极轻,微微上扬,带着几分困惑。

他是真的这么认为。

宁娇娇气极反笑:“就算你该打,也该是我打,被旁人无缘无故打一下算什么?”

仲献玉思索了一番,点了点头,认真地赞同道:“那你打吧。”

宁娇娇:……

他当我不敢吗!

短暂的沉默后,气急的宁娇娇当真抽出了鞭子。

作势扬起鞭子,仲献玉还是站在原地,不闪不避,目光澄澈地看着她。

扬起的鞭子怎么也挥不下去,宁娇娇试了三次,终是放弃。

“你这人怎么搞的?”宁娇娇掩饰般地大声质问,“你怎么都不问我为什么生气?”

好像这样就能掩饰住她下不了手的事实一样。

仲献玉眼中浮现出些许笑意,“那请问宁姑娘,是为何生气?”

宁娇娇别开脸,半晌后,闷闷地声音传来。

“……因为你戏弄我。”

“我?”

“对!你明明也是个神仙妖魔,却偏偏不告诉我,还在我许愿要‘飞升’时取笑我——”

仲献玉蹙眉,第一次打断她:“我怎么取笑你了?”

宁娇娇双手叉腰,瞪着他:“我说要飞升时,你可还记得说了什么?”

“我说——”仲献玉缓慢地眨了下眼。

“好。”

随着他话音落下,周遭忽然起了一阵风,不似冬日的寒风凛冽,反倒十分温暖,更让人惊异的是,其中蕴含着极其深厚、极其纯粹的灵力。

宁娇娇从没有见过这么纯粹深厚的灵力——不,甚至可以说是神力了!

并且,它们此刻正不要命地往她的身体里钻!

动静闹得有些大,不少游人看向了这里,一眼便见到浮在半空中的两人。

“娘亲!快开!”一个扎着麻花辫的小姑娘大声叫到,“是神仙!真的是神仙!”

周围的百姓一听这话,顿时齐齐跪在地上,大喊着‘仙人庇佑’,场面极其壮观。

来不及思考底下的人在喊什么,电光火石之间,被灵力裹挟浮在半空的宁娇娇终于反应过来,极其愕然地看向了仲献玉。

月光下,白衣公子衣袍纷飞,愈发像是——不,他就是九重天宫上的仙人。

垂星灯火落入了仲献玉的眼眸,而灯火中,只倒映出宁娇娇一人的影子。

“我还说过。”

“若是宁姑娘许愿,天上的神仙,是一定听得见的。”

第4章天宫她笑起来,也还算好看。……

转眼间,宁娇娇已经在天宫住了百余年。

在百年间,从一开始震惊到匪夷所思,到如今习以为常。九重天宫人尽皆知,向来淡漠清冷的离渊帝君从凡间带回来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花仙,极尽宠爱。

对,是离渊帝君,而非什么“仲献玉”。

离渊……这名字倒也很好听,可惜读多了总带着一股孤寂萧索之感。

宁娇娇想到。

不过这样也很好,无论如何,这就是个天地间只要她才知道的名字了。

这么想着,宁娇娇又开心了起来。离渊不知道她为什么又开始笑,不过见她高兴了,心中也觉着松快。

他不喜欢宁娇娇,或者说,帝君离渊真正喜欢的人,不是宁娇娇。

“你也别总叫我宁仙子了,听着怪生疏的。”

彼时宁娇娇刚被带上天宫,对一切都还陌生,所熟悉的人唯有身边的离渊。

尽管他看起来那么高高在上,眼神如同冬日西刹海面上凝固的冰那样让人冷漠,身份更是尊贵无比,可宁娇娇仍是最信赖他。

毕竟是离渊将她带到天宫的。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离渊声音不大,音色很淡,听不出喜怒。

他到了天宫后,好像换了一个人一般。

宁娇娇倒也不怵他,想了想:“叫我娇娇,或者阿娇,都可以。”

以前狐狸阿姐喜欢叫她‘娇娇’,阿瑾和别的小伙伴总是‘阿娇’‘娇娇’混着叫。

“阿娇——这个名字不太好。”离渊道,“人间有个帝王,他的妻子名叫阿娇,下场不太好。”

说到这时,离渊对上宁娇娇好奇的眼眸,微微笑下,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不想也落到那样的境地。”

话中意思是在可怜那位女子,但他又说了‘我’,仿佛是在为那位帝王惋惜。

过往的记忆已经在宁娇娇脑海中模糊不清了,她只依稀记得似乎确实存在‘阿娇’,好像还是个人间的皇后,其余别的,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唔,那确实寓意不太好——那就不叫阿娇了,你叫我娇娇好了!”

离渊叫了声‘娇娇’,而后皱眉:“也不好。”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到了宁娇娇的身边座下。

宁娇娇正晃着用旭日彩虹搭起的秋千,穿着衣裙是取了不夜天的星河光辉所制成的银白锦缎——这样大的手笔,同样是出自于离渊。

也正是因为这么大的动作,才让九重天上传闻频出。有人羡慕宁娇娇走了大运,有人嫉妒宁娇娇,每看她一眼都在想,不就是个略微好看些的小花仙吗?她凭什么这么好命?

这些宁娇娇都知道。

她的修为在九重天上不值一提,可花儿天生纤细敏感,对于旁人于她的好恶,能一清二楚的感知。

除非是修为太高深,刻意遮掩。

脑中多了些思绪,宁娇娇没立即留意到身边多了个人。

“若是叫你‘娇娇’,听着与旁人没什么不同。”

淡漠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宁娇娇慌乱地抬起头,恰对上离渊犹如寒潭的双眸。

四目相对,离渊忽然轻叹了口气,“你看,就像现在,我叫你你都无甚反应。”

说这话时,他的唇角小弧度地勾起,语气温和带着些许玩笑。

此刻的离渊,倒是有些像是宁娇娇在凡间遇见时,那位温润公子的模样了。

两人离得近了些,宁娇娇又闻到了那股好闻的、仿佛裹挟着冰雪的香气,无比令人安心。她抬起头,忽然发现离渊的眉心处有个极淡极淡的花纹。

看不出是什么形状,只一闪,便散了。

明知道他只是开玩笑,可宁娇娇下意识顺着他的话接口:“那你想叫我什么?”她想到之前自己无聊,托阿瑾让念元带上来的画本子,里面男女主人翁肉麻的称呼,忍不住皱起一张脸:“娇儿,小娇儿?”

太肉麻了,光是念到这些称呼,她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看到她这般反应,离渊反倒轻笑:“有何不可?”

宁娇娇见势不妙当即打算起身离开,但比起离渊,她的修为实在不值一提,只见离渊勾住她的衣袖,轻轻一拽,宁娇娇便落到了他的怀里。

紧接着,含笑的声音便在耳旁响起:“——小娇儿?”

宁娇娇脸上瞬间被一片绯红覆盖,心如擂鼓,她偏不愿承认,嘴硬道:“好吧,就当我知道你叫‘仲献玉’的回报,你——平时无人时,随便叫我什么都可以。”

听见这话,离渊反倒怔了一下,而后松开了扣在她腕上的手,直起身,带着淡笑,微微敛眸。

“是该如此。”

*

……

自从那日之后,宁娇娇已经很久没见到离渊了。

尽管他还是如往日一样,时不时叫人给她送些锦罗绸缎,或是八荒中罕见珍惜的宝物。

离渊本人,却始终没有露面。

宁娇娇百无聊赖地在月华宫的床上翻腾,她的宫婢们远远地退在旁边。

要说在九重天上有什么缺点,那一定就是宁娇娇不能如以往在浮乌山林中那样肆意奔跑,那么随意地与朋友玩耍了。

毕竟她算是得了机缘飞升,但浮乌山林中的那些小家伙却不能全被带上天宫来。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也是有限制的。

世间万物皆有其命数,饶是九重天上的神仙,也不能仅凭心意将命运随意更改。

若是有机会……

宁娇娇望向了殿外。

总是闷在殿里修炼确实没什么意思,自己也该出门逛逛了。

离渊没给宁娇娇下过任何禁足令,不过是她自己不太愿意出门。

一来是因为旁人打量的目光,虽然伤害不到她什么,也没得惹人心烦。

二来,则是因为宁娇娇是个修炼狂魔。

尽管因为当日凡间一诺,宁娇娇已经“飞升”天宫,但她的修为并不算稳定,因为在天宫这百余年间,大部分时间都被宁娇娇用来巩固修为了。

可惜她天资委实不高,否则单凭借这份心性与努力,再上一层指日可待。

“小娇儿别急。”离渊当日见状,曾安抚道,“你只管自己修炼,就算有什么别的事,也无需害怕。”

被宫殿顶端宝珠散发出的暖光遮蔽,离渊眸色越发深沉,似是想起了什么,又看向修炼许久却毫无进展的宁娇娇,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

“想那么多做什么。”离渊轻笑,语气轻松,带着些许安抚的散漫,“你可是我带上天宫的。”

确实如此。

由帝君离渊带上天宫,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欺负宁娇娇。

也正因如此,宁娇娇才要加倍努力,她不想自己被人看不起,更不想——

宁娇娇偷偷抬眼,正对上离渊扫过来的眼神,那凉薄的眉眼一旦触及到宁娇娇,就好似被春风吹暖,变得无比温柔。

正如同离渊护着她一眼,宁娇娇也不想他因为自己而被旁人讥嘲。

……

思及此,宁娇娇靠在宫殿通往外侧偏门旁,小声叹了口气。

不知道是不是她多虑,可是宁娇娇总觉得如今在天宫的日子太过美满,既不用她担心生死难关,也不用她枉费心机去像别的小精怪一样谋取机缘……美好的像是一场梦。

而她小心翼翼,努力地改变自己融入进这高高在上的九重天上,生怕这美梦如朝露易碎。

想起离渊之前提起让她得空前去找他,宁娇娇带上了刚制成的百花酿,头一次主动出门。

“仙子来此为何?”

“我来找离渊……”在仙宫守卫北芙冰冷的眼神压迫下,宁娇娇声音越来越轻,终是吐出了两个字,“……帝君。”

每次面对这群血脉高贵的九重天仙女们,宁娇娇总有些不自在。

她们口中称她为“仙子”,状似恭敬守礼,可总让人觉得有哪儿出了差错。

北芙看着面前低下头的青衣小花仙,不屑地冷哼一声。

她出身北海,在北海谁不尊称一声“帝姬”?之后又师从天外天中云镜海的花同道君。天外天是何等玄妙之地,光是听着都令诸仙敬畏。

自从北芙到了离渊身边做事后,天然比旁人高上一截。

她天性骄傲,最是看不起这些依附于旁人的女子。

更何况,宁娇娇依附的,还是北芙往日里最爱戴、最崇拜的帝君离渊。

“帝君在殿内。”北芙高高地抬起下巴,甚至懒得多解释一句,又别开头去。

宁娇娇以为她是在给自己指路,刚打算抬脚进去,脖子上突然被冰冷的东西紧贴。

“我有让你进去吗?”北芙歪了歪头,乌黑的发丝绕着一根红色丝带,束在脑后,迎着宁娇娇茫然的目光,她恶劣一笑。

“帝君吩咐,除了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其中。”

宁娇娇一愣,下意识开口:“他——帝君没说过,我最近会来找他吗?”

“从未提及。”北芙懒洋洋地开口,她收回手,看见宁娇娇眼中闪过的无措,不由嗤笑一声,小声嘀咕,“……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了,真当帝君把你放在心上了。”

北海帝姬北芙生性骄傲,从不屑于撒谎。

所以……

离渊是真的从没和旁人说过她要来。

宁娇娇垂眸,藏在袖中的右手指甲紧紧嵌进了肉里。

只是一件小事,她安慰自己。

离渊身为帝君,协理六界大小事宜,诸事繁忙,偶尔忘记些事情,再正常不过了。

脑子里劝着自己要冷静,宁娇娇却半点不敢抬头,生怕对上北芙那双狭长的凤眼中流露出的讥嘲。

她们不太看得起她,她一直都知道。

知道后又能怎样?如同在凡间时那般肆无忌惮吗?

无非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她沉默地不发一言,低头转过身,打算离开。

北芙见此反倒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就打算这么走了?你就不怕我是瞎说骗你的?”

宁娇娇转过身,看着开口后似乎在懊悔自己多言的北芙,也对着她笑了:“不会的,堂堂北海帝姬还不至于在这些儿女情长的小事上撒谎。”

北芙微微一怔,不过这一小会儿功夫,宁娇娇已经走下了台阶。

唔,这小花仙灵力修为不高,眼力倒是不错。

北芙心想。

……而且,她笑起来的时候,也还算得上好看。

第5章少年禹黎这一幕被循着宁娇娇踪迹而来……

宁娇娇走下台阶,一步一步迈得极稳,努力维持着或许并不存在的威仪,目不斜视,想让自己尽量体面些。

就在这时,一道跳脱活泼的声音忽然从不远处传来——

“宁仙子是要去往何处?”

宁娇娇一听这不正经的口气,便知是又是那不太正经的姻缘仙君。

姻缘仙君,顾名思义,就是掌管姻缘的神仙,也是人间俗称的月老。

据说他本来容貌极其俊秀风流,饶是在天宫也能排的上名号,可后来下凡历了次劫,不知为何,便开始以白发老人的容貌示人。

苍老的容貌和格外年轻跳脱的声音让不少神仙极其违和,又不敢对这个全天宫资历最老的仙君加以置喙,加上连帝君离渊也不去管他,众仙只能极力避免与姻缘仙君接触。

但这些神仙中,不包括宁娇娇。

心中不自觉地松了口气,脚步也变得轻快,宁娇娇转身走向姻缘仙君,弯起眉眼:“姻缘仙君安好。”

“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