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替身修的是无情道 > 第33章 还望仲道友有了准备

第33章 还望仲道友有了准备

起誓,上述之言尽为真实?”

齐静天敢当着众人面这么说,自然是早有准备,此时半点不乱:“问心无愧,有何不敢?”

迎着台下众人好奇又兴奋的目光,仲献玉全然没受影响,淡淡道:“既如此,那我有三问。”

“第一,从头至尾,在下所受的冤屈,是否出自齐门主的授意?”

当然不是!

齐静天自然知道自己该否认,可是口中却怎么也吐不出否定的话语,就像是控制不住一般:“……是。”

全场起先一愣,继而全部哗然。

就连齐霄也难以置信地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他还以为父亲看中仲献玉,因而心中满是嫉妒,处处对青年使绊子,谁知竟是完全恨错了人?

可即便是父亲做的,他此刻也不该承认!

仲献玉上前一步,挡在了少女身前,对着齐霄微微一笑,又看着齐静天道:“第二个问题,齐门主口中‘丢失的珍宝’,那枚价值连城的凤凰眼的来历,齐门主可敢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其讲清楚?”

冷汗沾湿了齐静天的后背,他心知不妙,有心想要离开,却发现浑身上下都不听控制。

不像是寻常手段,反倒像是……中蛊了?!

齐静天瞳孔紧缩,再次看向仲献玉时,犹如真正见到了地狱恶鬼。

但无论他再怎么害怕,口中已经不由自主地将那段本该尘封的往事诉说。

这段往事,宁娇娇已经从另一人的口中听过一遍。

无非是一方满怀赤忱的爱恨,一方别有用心的算计,到头来,总归是动情者一败涂地,无情者笑傲天地间。

台下各个门派的长老弟子们简直惊掉了下巴,谁也未曾想一直以“端方君子”示人的擎天门门主齐静天竟会是个如此道貌岸然的卑劣小辈,将那女子一家算计,甚至连那被害死的女人所生的儿子都不想要了!

更有甚者,想得更深了一层,看向台上那位带着恶鬼面具的白发青年时,目露忌惮。

能让齐静天这藏了多年的老狐狸一败涂地,这青年好深的心机!

青云子神色不变,只是眯了眯眼。

仲献玉对一切或是打量,或是忌惮的目光熟视无睹,神态自若道:“第三个问题。”

他顿了顿,台下众人下意识收声。

说来也奇怪,这青年不过是往台下瞥了一眼,可众人却感到压力非常,某些弟子心中嘀咕,简直和宗门里化神期的老祖差不多了。

得到仲献玉的示意,一直未出声的宁娇娇上前:“第三个问题。”

她停了几秒,同样视线下移,扫过台下。

有人目露担忧,只因亲者在台上;有人兴致盎然,因为预料到了一个大宗门的大厦将倾;有人激愤,为了那早就在旁人口中死去的女子。

还有人深思,有人好奇。

众生百态,不外乎此。

宁娇娇忽然扬起唇角,她再次看向齐静天时,只问了一个问题。

“你觉得,你该不该死?”

齐静天看着面前的少女,似乎认出了这曾经也是他计划中的一环,又或许没有。

“我……该、死。”

最后两个字是咬着牙说出口的,齐静天刚说完,就听身旁的齐霄难以置信的大叫道:“父亲!”

怎么可以承认!怎么能承认!

齐霄脑子嗡嗡作响,他当然知道自己如今的一切都是靠谁得来的,哪怕方才被宁娇娇轻而易举的击败绑缚,都未让齐霄如此狼狈。

宛如丧家之犬。

宁娇娇歪着头看了眼齐霄,忽然觉得无趣起来。

就连血脉亲情,也绕不开利益纠缠吗?

本想当众问清的事情忽然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就连曾经隐隐被宁娇娇视为耻辱的那纸婚契,如今落在她的芥子戒里,不过是一张废纸。

眼见着擂台下起了阵阵骚乱,仲献玉本想直接带着少女离开,却见对方上前几步,走到了齐霄面前。

宁娇娇站在那瘫坐在地上的男子面前,平静问道:“是你让王横去鬼门做下那些事的吗?”

齐霄只觉得心中一片茫然,他往日行事大胆,这些年来愈发肆无忌惮,从未想过所依仗的父亲有朝一日竟会倒台,更是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也会沦落成曾经的他最看不起的丧家之犬。

“是我做的又如何!”齐霄心中憋着口气,抬起眼看向宁娇娇,狠狠道,“即便是我又如何——哈,是不是他的手出问题了?”

他说到最后竟是开始神经质的大笑,装似疯癫。

宁娇娇懒得去听他在说什么污言秽语,直接以灵力为刀,刹那间,血色喷涌,伴随着齐霄后知后觉的惨叫,凄厉至极,哪怕是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的人,光听这惨叫也觉得胆寒不已。

仲献玉心中微动。

他看见了,宁娇娇割下了齐霄的右手小指。

分明是残忍又血腥的场面,偏偏让仲献玉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

她还记得自己手上的伤。

在意识到这点后,隐秘的窃喜陡然于骨血中漾开,此时的温暖是无法言说的欢喜。

仲献玉忍不住想,这是不是说明,在她心中,自己与旁人是不同的?

尚未离开的人群万分混乱,可仍是有人看见了擂台上的这一幕,瞪大了双眼,几乎都要开口指责,却碍于鸿蒙仙府的名头,完全不敢开口。

宁娇娇在割下齐霄的小指后心如止水,情绪没有起半分波澜。

淡漠到好似断人一指,不过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宁娇娇飞身下台,等在一边的瑾圆早就忍不住了,上前挽住她的手臂:“啊啊啊,娇娇!你刚才在擂台上实在是太帅了!”

秉性温和与世无争的静禾也点点头:“师妹厉害。”

忘鸢同样在笑,青云子拍了拍宁娇娇的头,而后又看向了一直沉默的太叔婪,挑眉:“解开心结了?”

太叔婪撩起眼皮,斜睨了他一眼,后又看向宁娇娇,抬起手捏了捏她的脸:“娇娇长大了,也学会瞒着师兄了。”

宁娇娇眨眨眼,软着嗓子撒娇:“就当生辰贺礼啦。”

全然不见方才在台上的冷漠凌厉。

太叔婪越看越觉得可爱,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多谢小师妹,这份礼物,师兄很喜欢。”

听见这句话,宁娇娇终于放下最后的担忧,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真心的笑。

……

仲献玉没有与鸿蒙仙府的人一起离开,毕竟他还有些事要做。

不过远远的,他的视线一直凝固在少女的身上。

仲献玉看着宁娇娇被鸿蒙仙府的人围着,看着他们兴高采烈地谈论着什么,看着放在在台上冷若冰霜的少女露出了笑意,如春风融化冬雪初霁。

她的身边总是围绕着很多人。

她也总是对很多人笑。

独自立于山巅的仲献玉垂下眼,摊开了右手。

右手伤痕累累,即便是经过了鸿蒙仙府的治疗,也为能全部愈合。

其中以小指为最,当时被人用脚碾压,力气之大竟是将仲献玉小指的指骨都压断成了几截。

就连王横都以为是他藏了什么东西,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那被仲献玉藏于掌中的,不过是几朵快要枯萎的常花。

“仲道友留步。”

卫怀璧远远叫住了那白发青年,快步走到了他的身边。

仲献玉早就合起了手掌,漠然地看着来人。

“我来此是为了道歉。”卫怀璧苦笑道,“仲道友天纵之才,倒是显得我之前那些心思上不得台面。”

仲献玉并不想与这人多说,他转身,衣角如风雪飘落。而卫怀璧依旧站在原地,好似没有看出仲献玉打算离开,继续道。

“我无垢阁中出了内鬼,将消息传递给了鸿蒙仙府,故而那日才让人捷足先登。”

仲献玉脚步微滞。

“道友身怀凤凰骨的事情,不止是我,鸿蒙仙府之人早就知晓了。”卫怀璧侧首,眸中似是带着唏嘘怜悯,“他们也不过是拿仲道友当做温养凤凰仙骨的躯壳罢了。”

“我来此不过是想要提醒道友,以此将功补过。”

“还望仲道友有了准备,勿要重蹈覆辙才是。”

第42章摘下面具“抱歉,但是我很讨厌你的脸……

仲献玉径直而去。

卫怀璧目送他远去,面色如常地回到了无垢阁的人群中。

本来他也没想过要凭此机会直接将仲献玉与鸿蒙仙府离间,毕竟当日将仲献玉救走的是鸿蒙仙府,白发青年因此对他们有好感,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卫怀璧害怕的,是今日擂台上仲献玉和宁娇娇展现出的性情手段,实在令人忌惮又心惊。

鸿蒙仙府的女修一句问话便直接毁了齐静天的仙途,而仲献玉不知何时设下的局,竟让齐静天直接失控,更是令人心中发寒。

卫怀璧想,无论信或不信,在听自己今日之言后,那白发青年心中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既然隐患已经埋下,终有一日,会爆发出来。

这招数老套,但总是那么管用。

然而恐怕就连卫怀璧也未想到,在得知鸿蒙仙府早就知道自己身怀凤凰骨消息的那一瞬间,仲献玉心中竟然涌起了一股隐秘的窃喜。

如果他们真的对他有所求,那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了。

仲献玉一边往飞舟处走,一边想到。

这样一来,自己就能经常见到她了。

……

再次在飞舟上见到仲献玉时,宁娇娇愣了几秒。

“这位是仲献玉,你们二人想必早已相识,也不用为师多费口舌了。”从身后赶来的青云子对着宁娇娇笑得随意,“从今日起,他便要跟着我们一起,等到了鸿蒙仙府后,再论其他。”

这一安排即便是最看仲献玉不顺眼的太叔婪都没有意见,毕竟擂台之事,他碍于因果和母亲临终遗言不便出手,最后是仲献玉和宁娇娇帮了他。

既然如此,收留仲献玉还他恩情,实在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了。

太叔婪道:“仲道友尽可随意,如有要事,尽可寻我。”

三人客套了几句后,便各自离开了。

毕竟万宗琼林会不是一日之事,如今擎天门一朝崩溃,可琼林会还要继续下去,尤其是昨日鸿蒙仙府出了这么大的风头,接下来几日更会被旁人当做眼中钉,时不时便要来试探一番。

也正因这个缘故,宁娇娇索性躲在飞舟里,打算轻易不再出门了。

本来嘛,她来此的目的也不过是想打探清楚刘婶子当年的事情,以及想将那齐霄揍一顿,利用“胜者可得一奖励”的要求,顺便讨要回婚契。

而当日,在见证了那么多世间悲苦后,宁娇娇心中一松,忽然不再执着于刘婶子去世的缘故了。

人死不能复生,她如今说得再多,也不能再次见到那个待她犹如待亲女的刘婶子了。

说不准对方早已入轮回,就剩她一人对着早已烟消云散的真相执着。

算了吧,宁娇娇想,反正师兄最后也要去找齐静天的,这些事不如拜托师兄去问个清楚。

而当着全天下人的面,宁娇娇只想问那一个问题。

她就是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毁了齐静天的道心。

齐静天不是想利用凤凰骸骨问鼎修仙界,想要一举飞升吗?那宁娇娇就要毁了他最想得到的东西,让他余生的日日夜夜,都在痛苦不甘中度过。

笃-笃-

敲门声响起,宁娇娇缓缓睁开眼:“请进。”

外头的白发剑修依言而进,只看了宁娇娇一眼,他便道:“恭喜宁师妹修为更进一步。”

宁娇娇一愣,扬眉道:“仲师兄好眼力。”

她的修炼速度实在太快,在斩断了齐霄的小指后,便突破了一层障碍,而是在亲眼见到了仲献玉给青云子的另一只凤凰眼后,甚至不用像第一次那样依靠它来领悟修炼,若是以常人的速度来论,宁娇娇如今已经和被誉为“天才”的太叔婪一样,步入元婴后期了。

这才不过三日而已!

就连宁娇娇自己都觉得有些太快了些,不过万幸,在旁人眼中,她不过是一个没有灵根灵骨的废物,根本感受不到少女如今的实力。

倒是仲献玉,只一眼便能看穿她的修为,也不知是用了什么办法。

“也没什么好眼力,不过是觉得师妹的气息不同了而已。”仲献玉眉眼中噙着笑,光凭这一双眼,都让人能窥见面具下的绝代风华。

他仍带着那恶鬼的面具,因而宁娇娇看不出青年脸上的神情,不过觉得他在笑。

莫名的,宁娇娇并不担心仲献玉将自己的事情外泄,因此她也没有追问,跳过了这个话题,问道:“仲师兄来此,可是有事?”

仲献玉道:“来送师妹一份谢礼。”

他摊开手掌,掌中是一张落着金粉的红纸,上头萦绕着元婴期上位者的气息。

宁娇娇只看了一眼,便确定这正是当日齐家保存的婚契。

她倒是没什么太大波动,只是疑惑:“也不知道齐家将这东西收的这么好,是为了什么。”

仲献玉清浅一笑:“自然是有所图谋。”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那纸婚契轻飘飘的落在了宁娇娇的掌心,宁娇娇终于笑了,随手将那婚契往上空一掷。

下一秒,空中陡然燃起数十个火球,直直地向那婚契袭来,须臾间,便将那婚契吞噬殆尽。

不过是几秒的功夫,原先还散发着威压的红纸,便成了一地的灰烬。

“多谢仲师兄将此物赠我。”宁娇娇对着仲献玉道,“以后若有什么事我能帮得上忙,仲师兄尽可以来寻我。”

这一刻,宁娇娇不再是那副面对外人时客气又淡漠的神情,她对着仲献玉,笑得眉眼弯弯,甚至让仲献玉有了错觉,以为回到了曾经。

曾经啊……

已经想起了些许往事的仲献玉紧紧捏住了手指。

在梦中,少年是天庭中最不起眼的小神仙,谁都可以欺负他,直到有朝一日,他遇见了一个穿着白衣的女仙。

别的人都无法轻易看见她,只有少年可以。

女仙容貌极盛,有着世间最漂亮的眼眸,她会对他笑得温柔,也会对那些欺负他的人破口大骂,少年毫不怀疑,如果不是不能出手,女仙一定会将那些人全部扔进无妄海里。

那一日,女仙与他约好,两人一起偷偷下了凡间。

少年终于没有忍住,问了她姓名。

无论仙界还是凡间,姓名都是极其珍贵的东西,轻易不能告知他人。

果然女仙也没有告诉他姓名,她说:“我的名字?唔,名字不能轻易告知你。”

少年略有几分失落,又问道:“那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什么神仙?为什么我在九重天上,都不曾见过你?”

“我?”那女仙歪了歪头,指着一旁的花草道,“我只是一个小花仙,九重天上那么多厉害的神仙,你没见过我也是正常。”

她指的是凡间最常见的花草。

是常花。

……

“倘若师妹愿意,我们今日一道去晚上的万仙集会看看,如何?”

宁娇娇本想拒绝,却在对上青年的眼眸时,恍了下神,没来得及开口。

太熟悉了。

熟悉到让宁娇娇觉得浑身发颤,只想远离。

“那便这样定下了。”仲献玉看着对面的少女,弯起眼,“到时候,我来接师妹。”

到了晚间,青云子和太叔婪仍未归来,宁娇娇给他们留了传讯符后,便与仲献玉一道出了门。

所谓的“万仙集会”并没有它的名字那样庄重,说白了,不过是有个集会,可以让诸位修仙者放松片刻,在集会上可以贩卖自己寻来的宝物、炼制出来的丹药和法器等等。

而这片地界中,除了修仙所需的东西,更有酒楼锦衣铺子一系列的物什,热闹极了。

宁娇娇出了房门,就见仲献玉早已等在那里。

青年将头发变成了黑色,仍是恶鬼面具,白衣胜雪,愈发显得他身姿挺拔,风姿卓然。

宁娇娇接过了仲献玉递给她的面具,玩笑道:“仲师兄怎么还未将自己的面具摘下?从始至终,我都未见过师兄的面容呢?”

见她愿意与自己玩笑,仲献玉愈发觉得欢喜。

即便是覆灭齐家,即便是报复了曾经欺辱过自己的人,即便是……都比不上如今,看见宁娇娇这般鲜活的站在他面前,来得让仲献玉觉得开怀。

心中似乎燃起了些许火光,并没有很大,却足够明亮。

犹如一盏灯。

“在下貌如无盐,恐怕吓到师妹。”仲献玉也不知为何,确实不想让宁娇娇见到他的脸,因而岔开了话题,“今日集会,师妹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