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的饭馆馋哭世界 > 第2章 够她生存一阵子

第2章 够她生存一阵子

粘稠软烂的米粒不用经过牙齿,便被舌头轻易碾碎。鸡块经过腌制调味,软嫩鲜香,与香菇丁的清香和火腿的咸鲜完美地融合在谷物的香气中。

温热的鸡丝粥划过食道,便有一股暖意一直抵达胃里,胃部顷刻间被滋润了,带来一种奇妙的宽慰感。

像是……小时候她生病时,母亲抚过额头的手。

宋昕语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粥碗。

怎、怎么会有这样好喝的粥……

旁边,吴丽小口小口喝着粥,粥很烫,她却吃得很急切,像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美味。

是真的没见过!

按照吴丽以往的习惯,尝了别人的菜,她都会客套地夸几句。但此刻她却忘了点评,只知道一口接一口地品尝着,直到小小的瓷碗见底。

吴丽喝完粥,难以置信道:“你的手艺……也太好了吧!”

“怎样,合胃口吗?”姜瓷笑着道。

“合,太合了。”吴丽惊叹道,“比外头饭馆的好喝多了!”

“那就好。”姜瓷笑笑,“再来一碗?”

当然要来。吴丽没让姜瓷忙活,自己去厨房装了碗粥,宋昕语见状,也加快了自己进食的速度。

姜瓷胃口有限,喝了一小碗鸡丝粥便感觉饱了,起身去收拾房东放在过道里的那箱东西。

填饱肚子以后,她终于有精力好好消化一下目前的情形。

她上辈子游历四方,和各地大厨探讨手艺,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了不少见闻。

她听过“借尸还魂”这类鬼神故事,但那些故事都和她的情况不尽相同。

她没有故意要侵占一具身体,确切地说,她更像是魂体在飘荡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抓住,随手塞了过来……

巧的是,这具身体和她同名同姓,长相又有八、九分相似。

不过,既然有了重活一次的机会,她便打算好好活下去。

姜瓷醉心美食,可惜上辈子不到三十便得了一场大病,味觉退化,别提做菜了,连品菜都品不出味道。家族给她找来的各地名医都束手无策,不久后,她便撒手人寰。

她还没活够。

这和眼下这具身体的主人情形很不同。

姜瓷掀开纸箱,原身留下的东西确实不多,也怪不得房东以为她跑路。一个小行李箱里塞了不多的衣物,还有几本笔记、一袋护肤品,一本相册,两个呆萌的毛绒玩具。连电子设备都没有。

用了一半的生活用品估计已经被房东丢了。

姜瓷下意识翻了翻相册,打开第一页,就看见“卫哥哥”的模样。

那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穿着西装,人模人样的。

姜瓷从记忆里得知,原身从高中时便对他心动。那时卫浩泽在她家族的企业里工作,相貌英俊,风度翩翩。原身当时在家中遭到继母和继妹的排挤,又不受父亲重视,在外遇上一点温情后,很快便沦陷了。

在原身心里,卫浩泽是唯一关心她的人,是她在这个世界里存活的依靠和动力。

所以,当卫浩泽明确提出他和不断排挤原身的继妹姜晓棠在一起后,原身便崩溃了。

“小瓷,你要明白,我真的只是一直把你当妹妹,我没有想过你会是这种想法。”

“我喜欢晓棠,她和你很不一样,她喜欢什么就会去争。你看,她和你一般大,已经在公司里有股份了。而你呢?你有什么?”

“我们就保持兄妹的关系,好吗?以后在家里还会见面,我不希望我们之间变得尴尬。”

卫浩泽的每一句话都恰到好处地扎在原身的心里。

原身茶饭不思、浑浑噩噩,在车辆朝她驶来时,她也没能及时躲开。

记忆到此戛然而止。

原身没看透卫浩泽是什么人,姜瓷却不一样。她随手将照片抽出,扔进准备丢掉的纸箱,那两个毛绒玩具她也丢在里边——那曾是卫浩泽送“她”的礼物。

姜瓷继续往后翻,在相册里看到了原身母亲和外婆的照片。

原身的母亲在原身年少时就已经离开人世了,外婆是一位退休老教师,住在这座城市的城郊,会用退休金补贴原身,算是原身唯一割舍不下的亲人了。

但原身活得很独,所以其实和外婆的联系也并不多。

最后,姜瓷的视线落在一张女孩的自拍上。

少女明眸善睐,雪肤花貌,眉眼间是不谙世事的天真。

就像是……年少时期,未曾行走江湖的自己。

姜瓷神色微动,修长的手指触及照片,轻轻划过女孩的脸庞。

她能重活一次,算是占了大便宜。这女孩在乎的东西,她也会帮她维护好。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外婆的。”

姜瓷在心里轻声道。

熟悉的手机铃声在这时响起。

“你的手机响了!”宋昕语在餐厅里喊。

姜瓷返回餐厅,捡起放在餐桌上的手机。

还是卫浩泽来的电话。

原身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姜家”那边没有一个人关心,倒是这个人在提出让原身不要纠缠以后,却还孜孜不倦地“关怀”她。

姜瓷挑高眉毛,脸上是和女孩自拍时完全不同风格的神色。她手指微动,在桌上轻点两下,而后接通了电话。

甫一接通,电话里传来男人急切的声音:“小瓷?你还好吗,怎么不接我电话?”

姜瓷语气淡定:“嗯,找我什么事吗?”

卫浩泽怔了下。

印象里,这个漂亮天真的女孩只会用崇拜的眼神看他,别说拒接电话,接晚了都会着急地道歉。

但现在,对方的语气简直就像是……自己是个什么无关紧要的人。

卫浩泽抿了抿唇,再次问道:“小瓷,你刚刚怎么拒接我电话?”

话筒里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轻笑,像是嘲讽。

卫浩泽心中一紧,便听电话那头道:“想拒就拒了,你需要什么解释吗?”

卫浩泽愣住:“小瓷,你……”

“接通也是为了讲一声,我听见你的声音就恶心,所以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什么——”卫浩泽话没说完,已被拉黑。

他僵立在原地,惊讶更甚于恼怒,让他表情空白。

小瓷怎么会这样?

曾经,她会贴心地做好便当让他带去公司,也会在各种节日精心准备礼物讨他开心。自己只要严肃一点点,她就会害怕是不是惹自己不开心了。

现在是怎么回事?

……

“那是谁?”宋昕语犹豫了一下,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姜瓷接通电话时,她还趴在餐桌上埋头苦吃。原以为是个普通电话,结果似乎是不得了的事情。

姜瓷笑笑:“没什么,不重要。”

宋昕语不继续问了,因为她看见姜瓷走到门口,把相册捡进行李箱以后,拉好拉链,然后站起了身。

宋昕语霍的从餐桌起身:“你要走了啊?”

“嗯,得找地方住了。谢谢你们。”姜瓷低头看了眼时间,五点。

宋昕语皱着眉头:“你有地方住吗?”

“总会有地方住。”姜瓷回答道。

吴丽犹豫了下,道:“不然在我们这歇一歇?”

“不必了,太打扰你们。”姜瓷语气温柔,“小语,回头姐姐开个饭店,请你来捧场好不好?”

宋昕语一愣,先道:“你才比我大多少,叫我宋昕语。”

停顿几秒,又道:“你要开饭店?你有钱吗?”

吴丽也是为这个消息惊讶了一下。

“我有手艺啊。”姜瓷笑道,“你觉得刚刚的粥怎么样?”

宋昕语回忆起那滋味,咬了咬唇:“就……还那个……挺不错的。”

吴丽一拍掌:“有这手艺,说不定真的行!我在饭馆里都没喝到过这么好喝的粥。”

姜瓷逗完宋昕语,再次和母女道了谢,而后拖着行李箱走出了居民楼。

第3章

姜瓷面对着来这个世界以后的第一个首要难题。

——没钱。

根据原身的记忆,她现在手头上的现钱,七七八八加起来,勉强有个小两万。

够她生存一阵子,但不充裕,再加上房租的开销,就很勉强了。

更糟糕的是,她没有收入来源。原身在出事不久前刚辞了职,而她原来学的那些天书似的金融数据模型,姜瓷虽然有点记忆,也知道自己根本玩不来。

她连手机都还没玩明白呢。

姜瓷对自己的本事有充分认识,果断抛弃了按照原身职业路径找工作的打算。

她打算干回老本行。

但干老本行也要花钱。

很好,问题又回来了。

姜瓷深呼吸一口气,决定一件一件事情解决,首先寻找歇脚的地方。

……

姜瓷走后,宋昕语回房间里写作业,写着写着便如坐针毡。

一会儿想到那个不知道去哪儿的女孩,一会儿又控制不住地琢磨起鸡丝粥的滋味。

宋昕语放下笔,啪嗒啪嗒跑到厨房,揭开还放在灶上的砂锅盖子,舔了舔唇……

“放下!”母亲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来。

宋昕语臭着脸放下盖子。

“你爸爸和奶奶很快就回来了,给他们留几口。你都吃了两碗了!”吴丽教育道,说着把自己的女儿赶出厨房,再果断地关上厨房的门。

她也是废了好大劲才控制住自己。

要不是和宋昕语在这互相督促,她搞不好已经对那锅粥下手了!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宋昕语郁闷地问。

正说着,门口传来响动,

晚六点,宋父推着老母亲的轮椅回到家中。他的母亲年纪大了,身上有不少慢性病,胃口也很不好,整个人瘦得柴似的。

“小心。”吴丽帮着把轮椅推进来,“医生怎么说?”

“还行,医生给抓了点药,让继续好好休养。”宋父叹了口气,“就是特别嘱咐得多吃点,能量都不够,身体哪里能去自我恢复啊。但咱妈就是胃口不好……”

宋父随口说着,话语突然停住。

往常,他的妻子听到这话,也会跟着忧愁叹气,这会表情却有点不一样。

自己常常臭着脸的女儿也不说话,眨巴眨巴眼睛看他。

宋父莫名其妙:“怎么了?”

吴丽走向厨房:“前阵子隔壁屋子的房东不是以为租客跑了嘛,就那姑娘,今天她居然回来了,然后还顺便用咱家厨房煮了锅粥。”

什么跟什么?为什么会在自己家煮粥?宋父还没来得及开口问,那边吴丽已经揭开了砂锅的盖子。

一股香气蒸腾到空中,迅速穿过不远的距离,钻入宋父的鼻腔。

“……!”

这,这是……非常温柔的味道,让人想象到软烂的米粒,粘稠、柔软、温热、不需要咀嚼,能被舌头轻易碾碎,然后留下满口的米香。

总之,是闻起来就会觉得,吃进肚子里一定非常舒适熨帖的气味。

宋父不由自主地走过去:“这是什么?”

“那姑娘做的鸡丝粥。”

宋父直勾勾地盯着砂锅里的粥,土黄色的砂锅中,粥水米白中带着淡淡微黄,其间散落着细碎的火腿粒、香菇粒、葱花、还有软嫩白皙的鸡丝。

好……好想吃。

“奶奶?”宋昕语瞧见了奶奶的动作。

宋父回过头,只见原本因为疲惫坐在轮椅上昏昏欲睡的老人,这时突然抬起了头,干瘦的脸朝他望过来。

“妈,你想吃?”宋父惊喜道。

头发苍白的老人缓慢地点点头。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正瞌睡着,就闻到了一股特别馋人的味道。

简直让她想起自己还是个小孩子时,馋嘴的模样。

锅里剩下的粥不多,宋父装出一碗摆到自己母亲身前。只见老人伸出瘦巴巴的手,主动抓起了勺子,勺了一口吃进嘴里。

停顿三秒,又吃一口。

宋父看着老人这胃口不错的模样,心情大好,纠结了一下,还是忍不住朝砂锅下手,自己尝了一口。

一瞬间,他就被这滋味征服了。

饱满的大米里已经被砂锅闷得软乎乎的,米浆都闷了出来,口感柔滑微稠,还带着鸡汤的鲜美。下一秒,舌头上突然尝到火腿的咸香,猪肉在盐分和时间作用下,焕发出迷人的风味。不止如此!鸡丝煮得软嫩无比,香菇丁鲜香四溢,每一种食材都带给人新的惊喜!

宋父震惊得眼睛都瞪圆了。

“怎么能这么好吃!这谁的手艺?隔壁那姑娘?”

吴丽笑道:“是啊,想不到吧。”

宋父抓起汤勺,想盛锅里剩下的粥吃,却被妻子拽住了手臂。

宋父:“怎么了?”

“你看。”妻子怒怒嘴。

宋父回头看去,只见厨房外,自己的八十岁的母亲正在一口接一口地喝粥,神情松弛,干瘪的嘴唇偶尔还美美地砸吧一下。

这是母亲在病痛中少见的快乐模样。

宋父的手突然就僵住了,咽了口唾沫,把砂锅盖子重新盖了回去。

宋父沉默两秒,问:“怎么联系那姑娘,能拜托她帮忙做饭吗?”

“你在想什么?”吴丽虽然心动,不过也觉得不可能,“你尝过这手艺了,你觉得咱们家请得起吗?”

宋父陷入沉思。

“不过……那姑娘好想说她准备开店,我去打听打听,等她店开起来,我们就能去吃了。”吴丽道。

“那敢情好!”

尝过粥,宋父开始抱不平:“这么好的一姑娘,老刘怎么回事?怎么能就这么把人赶出来,自己的房客住了一年,也不给点信任。”

“对啊,这姑娘前阵子还住院,太可怜了。”吴丽跟着埋怨。

宋昕语瞧着奶奶吃粥的模样,小脸板得严肃,也不知道是在馋粥,还是在思考别的什么。

……

宋父口中的老刘是姜瓷原本的房东,这处老城区房子是他早年的房子,搬家不住以后就成了一个进项。

他这个地段距离地铁站不近,在租房市场上不算有优势,租客更替时可能会有几个月的空档期。

但最近却是赶巧了,他上一位房客刚失联,这房子就被一位财大气粗的租客包下,给的价格还挺高的,条件是让他迅速把房子清出来。

巧的是新房客也是位年轻女孩,也姓姜。

“姜小姐,这是钥匙,这房子已经清得干干净净了。”老刘带着姜晓棠在房子里绕了圈。

“行,就这样吧。”姜晓棠接过钥匙,转身往楼下走。

“你什么时候搬行李,我可以帮忙搭把手。”老刘热心道。

“不必了,我不住这里。”姜晓棠一笑,突然问,“对了,上一位房客,知道我住这儿吗?”

“上一位房客?”老刘不明所以,“说来也巧,我昨天才知道她不是跑了,只是住院,你别说,我这么把她行李弄出来,心里真不踏实。”

姜晓棠“哼”了声:“她活该。”

老刘呆住,他没想到眼前的人是这个反应,难道她认识上一位房客?

“她不好奇吗?不好奇是谁占了她的位置吗?”姜晓棠仰起脸向上望,看着被自己租下的房子阳台,脸上笑容明媚。

正开心着,突然听到“呸”的一声。

姜晓棠低头,发现是一个小女孩在呸自己,她高档的裙子上一定沾到唾沫了!姜晓棠气得跳脚:“你干嘛!你有病啊?!”

“小语,你怎么回事?!”老刘也是吓了一跳。

但小女孩已经跑开了,跑出十几米后才回头:“恶心,趁着人生病把人赶出家门,上次也是你来这里闹她的!”

“这叫趁人之危!”

女孩这么一喊,附近的行人都看过来,目光中有疑惑,有八卦,还有一些不屑。

姜晓棠气得脸色涨红,愤怒道:“刘先生,我趁人生病赶人?你是这么想的吗?”她根本不认识这女孩,跟自己有关的事,想来只能从房东口中传出去。

转过头,却见老刘眉头紧皱,一脸惊异地望着她。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老刘恍然大悟,想到自己在老邻居心中可能出现的形象,脸色又青又红。

老刘咬牙:“小小年纪,怎么这么歹毒!”

……

另一边,姜瓷已经找到了新居。

她上辈子为了寻访名师,经常跋山涉水,生存能力也算是练出来了。不到两天,她便找到了一个姑且能住的住处。

所谓姑且能住,就是里面有个厨房,能供她折腾。

这两天里,姜瓷对这个世界也多了些了解。她目前没本钱,得先找份工作,但现世的后厨工作都需要一份叫做“健康证”的东西。

姜瓷于是去申办了个健康证,等证下来的时间里,她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来自原身外婆的电话。

姜瓷天不怕地不怕,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