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笑傲江湖之笑东风 完结+番外 > 第8章 如果是这样的话

第8章 如果是这样的话

东方不败自以为修习了《葵花宝典》之后,他已经慢慢悟到了人生妙谛。其后勤修内功,数年之后,也明白了天人化生、万物滋长的要道。所以他一直所追求的武功天下第一,虽然此时在他看来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却应当是已经达到了。

没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这男子究竟是谁?到底要做什么?东方不败现在只能在脑中转着这些心思了,因为白笑风在发现东方不败没有他所希望的那样听话时,他就已经给东方不败下了一个定身咒。

东方不败本以为是点穴或是一些常见的手法,结果发现不论怎么运用内息都无法冲开,他毫无反抗能力,除了胡思乱想还能做什么呢?

而白笑风此时的状态已经很明显了,如果他此时还有一丝理智的话,就会判断出来将要发生什么,可惜他没有。

狐族本性便是多情魅惑,自然对于情爱之道有所要求,甚至可以通过双修提高自己的功力,雪狐由于生活的环境和本身数量稀少的原因限制,这一点体现的不太明显,可是火狐当真是“热情如火”了。

此时白笑风内丹暴走,狐族本性自然也是彰显无遗,而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似乎已经不必多说。

抱着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东方不败,白笑风大步向着精舍之内走去,然后准确的找到了东方不败的卧室所在——门维就凸显着东方不败此时的独特品味:绣着一丛牡丹的锦缎门帷,进入房内,只觉得花团锦簇,脂粉浓香扑鼻,东首甚至还放着一张梳妆台。

将东方不败放在床上,将碍事的香的有些刺鼻的被子扫到一旁,东方不败的眼睛里划过一丝惊恐。他和杨莲亭已经在一处生活了一段时间,怎么会不明白白笑风此时的表情算做什么?而他们所处的位置,自然更不必说了。

东方不败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怎样的,一方面因为自己的毫无反抗之力而感到愤怒,另一方面又有些惊怕,毕竟眼前的人不是他所爱的莲弟,而同时又有些惶恐,对于杨莲亭来说,东方不败只是一个用来获得权力的手段,况且东方不败如此姿态实在是为世人所厌弃,杨莲亭又怎么会温柔相待?少有的几次经历都是痛彻心扉的,大部分时候杨莲亭还是不愿意与东方不败发生关系的。最后,东方不败又有些微妙的欣喜,竟有男子会主动……有些害羞,却又有些期待。东方不败简直要为自己最后那一丝丝难以察觉的心态而感到羞臊,但是同时也可以看出他是多么渴望一份属于他和一个普通男子的爱情。

不过东方不败有再多心思又与白笑风有什么关系?他只是毫无理智的想要泻火而已。

于是,伸手扯开东方不败身上那件完全和他不搭配的衣服,白笑风随手把那东西丢在地上,接着便是有着同样遭遇的里衣、还有不知道起了什么作用的肚兜……

东方不败因为常年居住在这精舍中,再加上不断修炼《葵花宝典》,皮肤倒是白皙晶莹,煞是好看。只是练武之人难免身材健硕,虽然他看起来文弱,身上的肌肉却是紧绷绷的,给人一种强烈的力量感。大腿修长有力,当中稀松的毛发里面却是空无一物,这便是自宫留下的后遗症了。非男非女,亦男亦女,给人一种奇异的冲击感。

白笑风似乎也愣了一下,不过瞬间还是被欲望击垮。他趴在东方不败身上,也慢慢解去了自己的衣服,同样是白皙,白笑风的皮肤却好像隐隐有光华流动;同样是紧绷的肌肉,甚至还有几块腹肌,却显得更为内敛、不带有任何肌肉的突兀感;同样是修长的大腿,却不知怎么的就是感觉更加和谐一些。东方不败竟是有些看得呆了,一方面可能是没想到看似并不十分健硕的白笑风身材竟然这么有料,另一方面却是不仅幻象——如果我有这样的身材,那么莲弟他会不会温柔些待我?

然而东方不败的理智瞬间被拉了回来,因为白笑风的粗大已经恶狠狠地冲向了东方不败,试图攻城略地,却因为找不到入口铩羽而归。

白笑风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虽然是只千年狐妖,但是不得不说,他在这方面的经验还不如一个弱冠之人,确切讲,基本是除了他那个年代发达的传媒而带来的了解之外,他的实践经验是零。

不过白笑风的潜意识紧接着就明白了要做什么,毕竟他的世界不似书中世界,思想更为开放,同性相爱之事早就变得寻常起来,这些方面自然也有一定的知识储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白笑风冲下床在梳妆台上一阵翻找,最后找到一瓶疑似香料的东西回到床上,打开盖子,白笑风润湿了自己的几根手指,便向东方不败的后面抹去。

东方不败怎么经历过这些?他完全不知道这人又打算使什么新的手段,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人,却没有办法动一根手指头。

手指进入了身体里,有点疼,东方不败觉得尚可忍受的时候,第二根手指就加入了,接着是第三根……然后,这些东西都退了出去,让东方不败感到了一瞬间的空虚,而瞬间,就被一个迫不及待的小家伙冲了进来,然后便是一阵天翻地覆的翻搅,又带来不可思议的快感。

东方不败只觉得整个人都要散架了,却是不同于杨莲亭带来的纯粹的痛苦,终于不知道是喜还是悲,一行清泪从脸上划过。或许是他觉得对不起杨莲亭?或许是为自己感到悲哀?或许只是因为这感觉太难以描摹?

东方不败不知道,只是这样昏睡了过去。

一点金花烛泪残

等到东方不败再次清醒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漆黑,当然,东方不败不会不现实的认为他自己的眼睛出了出了什么问题,只是知道这是天黑了。

天已经黑了,他昏睡到了天黑,天黑意味着,莲弟要回来了。

东方不败心底一惊,然而更让他惊慌的是腰间环着的手臂和身旁有些陌生却又隐隐带着几分熟悉的气息,是属于今天那个男子的!

东方不败立刻就要翻身而起,然而身体在激情后的酸痛却让他只能在动作未完成的时候摔回枕上,东方不败发现自己能动了,这本就是一件惊喜的事情,而更加惊喜的是,身边的人呼吸均匀,似乎在刚刚东方不败剧烈的活动下都没有清醒的势头。

其实东方不败对对方的实力完全不清楚,但是他清楚自己肯定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想要让这个人为他失礼的举动付出代价,就只有趁这个时候。

虽然身上的绣花针随着破碎的衣服一起飞了出去,但是东方不败又岂是那种需要借助外力的人?

他推开身上的手,艰难的撑起身子,然后运足内力,提起手掌拍向那人的胸口,而就在这个瞬间,在东方不败借着月光看清了床上依旧安睡的英武青年恬静中带着几分不安的面孔时,东方不败心底划过一丝犹豫,甚至有一个声音在想:“如果莲弟能如这少年一般待我温柔一些……”

但是东方不败毕竟是个果决的人,他的心思不过一转,手掌却没有丝毫犹豫地落下,本以为就该和这个奇怪的坏人说永别了,岂料那人身上白光一闪,东方不败只觉得自己打到了一团棉花上,内力全部被卸开了。

而那青年此时坐起身子看着东方不败,表情是少见的冷漠。

白笑风或许会因为内丹的暴走失去理智,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但不代表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对于和自己发生了关系的人,白笑风还是有一定的容忍度的,毕竟是他对不起对方,可是对方竟然要下杀手,那么白笑风就不能当做自己不知道了。

东方不败见白笑风醒来,或者说,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人早已经醒了,又联想自己在这人手上毫无还手之力,索性就坐在一旁不再说话。能在任我行手下隐忍许久,最后还统治了日月神教的男人,怎么会是冲动之人?

白笑风有些呆滞的看着东方不败,脑子一时也有些转不过弯来。为什么就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呢?为什么会是东方不败呢?

狐族虽然以魅惑他人为天性,但是若是真的动情,那也便是一生一世一双人。雪狐一族在这方面更是变态,他们不需要走魅惑别人的老路子,所以就变成了一般只和自己的爱人发生关系,共度一生,要求相互的忠贞——这也说明了为什么白笑风到现在还是处男狐狸一只,啊,是到昨晚之前。

而东方不败已经有了杨莲亭不说,还是一个实实在在不男不女的家伙,虽然白笑风对雌性没有好感,不代表他会找个公狐狸啊!最最麻烦的是,白笑风把他的第一次元精倾泻在了东方不败体内,而这元精可以算是生命力最强的阳性之物了,应当是只能在雌性腹中着床的。可谁知道东方不败这身体在修习了《葵花宝典》之后,竟变得比雌性的身体还要阴寒,万一这元精着床成功……白笑风简直不敢想象。

雪狐一族本就数量稀少,对后代的重视自然是不必说,如果东方不败真的成为了白笑风孩子的母体,白笑风就算不想认也要认下东方不败这个“妻子”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东方不败应该很高兴吧?他不但可以体会真正成为女子怀胎生子的感觉,还可以被当做真正的妻子。只是东方不败更应该希望孩子的父亲是杨莲亭吧?

东方不败警惕的看着白笑风,白笑风大脑空白的看着东方不败(当然这在东方不败看来是冷漠),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很久。最后,还是白笑风先有了动作,他起身下床,捡起地上属于自己的相对完好的衣服披在身上,然后默默地走到精舍中的衣柜前,打开柜子一阵翻找,东方不败只是靠在床边看着白笑风,一边在思索要不要出手。

接下来白笑风的动作,显然让东方不败忘记了纠结之前的问题。因为白笑风终于从那一堆大红大绿的衣服里面翻出来一件紫蓝色的,虽然也是浓艳,却没有那么俗气,他走回床边给东方不败披在身上,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东方不败的寝房。

而东方不败呢?他呆呆的抚摸着身上披着的衣服,上好的苏绣,是他喜欢的款式,他不是感慨这件衣服,而是感慨那人为他披衣服这个动作。

杨莲亭是个极有野心的人,他和东方不败在一起,只是为了日月神教的权势,至于东方不败——有一个人愿意为你伏低做小,任你如何揉捏发泄都不会说话,就算看着再恶心,也是可以容忍的吧?

没错,是容忍。东方不败不傻,他明白杨莲亭对他是什么感情,只是利用,或许还有些厌恶,要不是东方不败的存在是保障他权势的根本,或许杨莲亭早就希望东方不败消失了。男人怎么会有女人有趣?如果没有东方不败,以他杨莲亭的地位,莫说七个小妾,就是皇帝的三宫六院也是手到擒来吧?可是因为有东方不败,他就不能享受这方面的欢愉。

而东方不败一直爱着这样的杨莲亭,为什么?说到底也只是因为他想要一份普普通通的爱情,只是想要一个可以接受他的人,而杨莲亭是唯一一个愿意接受这样的他的。

所以东方不败才会对任盈盈说:“我待你很好是谈不上,只不过我一直很羡慕你。一个人生而为女子,已比臭男子幸运百倍,何况你这般千娇百媚,青春年少。我若得能和你易地而处,别说是日月神教的教主,就算是皇帝老子,我也不做。”

而白笑风今日所做的一切,东方不败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之前白笑风失了神智,以东方不败的聪慧,自然也是看出来了,而现下白笑风一个微小的举动,却是体现着他神智清醒后的怜惜之意,东方不败不禁又想:“假如我身边的不是莲弟,而是这个人……”

在东方不败的一阵恍惚间,烛火却是被点燃了。东方不败抬头看去,那人正提着沐浴用的木桶走了进来,桶中是冒着烟气的热汤,青年本就英武的脸在忽明忽暗的光中带上了几分神秘,更有吸引力。东方不败无端的觉得脸一热,却是没敢再多想。

“来沐浴吧,我出去……清理一下……后面……”

青年的声音比人更加透着几分寒意,但是却诡异的给了东方不败几分温暖的感觉,后面略带窘迫感的声音竟让东方不败有些好笑。

东方不败在迈入浴桶的那一刹那,觉得整个人都被一种温暖而舒适的感觉包裹了,而以往杨莲亭与他行房后,怎会管他到底舒不舒服?往往是自行沐浴后就走了。

如果……

东方不败打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不由得有些鄙夷自己:“东方不败,枉你也是一方豪杰,这人如此对你,就算是无法匹敌,也当如当初对付那任大教主一般隐忍不发,怎得现在多番念着那人的好?又如何对得起莲弟?”

可是就算这样,身体的温暖感已经出卖了自己的理智,让他几乎要迷醉其中。

而就在这时,精舍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东方不败自然知道这脚步声是属于杨莲亭的。但他看到自己身上的一身狼狈,红紫处处,便是一阵紧张,连忙尖声唤道:“莲弟,今日我身子不适,你可否去崖上休息一日?”

杨莲亭脚步一顿,终究是转身走了。只是过了不久便听到他低声咒骂:“这老家伙,又搞什么?又不是真女人,哪里来的什么身体不适?婆婆妈妈的,麻烦!”

或许杨莲亭以为东方不败听不到,但是东方不败又怎么会真的听不到?东方不败脸上的脂粉已经褪去,虽然此时已经年逾四十,却看起来不过刚刚三十岁,也算是个眉清目秀的英挺男子,只是神色中带着几分凄苦,多了几分女性的柔美。

房外响起了敲门声,东方不败连忙从水中窜出,将那件紫蓝色的衣服披在身上,而门外的人等到他披好了衣服,刚好推门而入。

四目相对,再次沉默,只有蜡烛默默地燃烧着,烛火如豆。

一去从此袅无踪

两人默默地看着对方,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

东方不败自然是还在纠结自己刚才为什么像个偷情被丈夫发现的妻子一样,着急的把杨莲亭轰走了,为什么不是向杨莲亭控诉那个人,然后寻求安慰?可是他也知道,杨莲亭根本不会关心他的遭遇,甚至会因为他与别人发生关系而觉得他更加恶心。而这其中有没有一点回护那个人的念头,东方不败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白笑风的心思就更加简单了,此时东方不败已经褪去了那奇怪的妆容,恢复了本来面貌。而此时再穿着那浓艳的衣服只是略显浮夸,却没有那么诡异。本来是一个翩翩佳公子,就算是稍有些女气,也是充满了中性之美,为什么偏偏要把自己画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到底是东方不败的爱好比较特殊还是杨莲亭的爱好比较特殊?

两人各怀心思,到底还是有人打破了沉默。

“你究竟是何人?”

东方不败当先开了口,没有故意尖着嗓子,就连声音都好听了许多,本身就具有一些雌雄莫辩的感觉,脱去了矫揉造作,倒也别有风味。

白笑风被问得一怔,如果是他本人,倒是也无所谓了。可是他现在用的身体是令狐冲的,而令狐冲日后是亲手把东方不败送上死路的人。

白笑风正在思考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在东方不败看来却是白笑风一直面无表情,似乎是不屑于回答这种问题。东方不败也有着自己的骄傲,不愿意纠缠这种问题,只是道:

“阁下不肯告知我名讳,我也不强求。阁下武艺虽高,但总有朝一日……”

有朝一日怎么办?

有朝一日我会找到你杀了你?还是有朝一日怎么样……东方不败也不知道,所以他的话停在了这里。

白笑风却没有听出东方不败的迟疑,他只是听出了一种威胁。白笑风完全可以理解东方不败此时的心情,女子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都会产生破釜沉舟的勇气,更何况东方不败……从某种意义上讲他还有一部分男性的特征吧?至少现在这个形象就有。

只是,东方不败想要找他报复,确实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道歉?

只能借用一句白笑风那个时代的话:如果道歉有用,要警察干什么?

而白笑风也不是愿意纠缠在这些事情上的人,如果注定了与东方不败有些因果,那么躲也是没有用的。而且……白笑风看了看东方不败的小腹,大脑再一次有一些运转失灵。

“华山派令狐冲。”

一向冷漠一言不发的青年突然吐出来六个字,让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