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主法兰西 > 第1章 我兴奋地答道:因为同时期的美国有内战

第1章 我兴奋地答道:因为同时期的美国有内战

《我主法兰西》全集

作者:Zeroth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第一卷少年王子第一章权利义务

更新时间:2011-9-116:34:56本章字数:4192

我生活在21世纪世界东方某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国度中。

我活到21岁,然后,再过一年就是那该死的2012,不过,无论玛雅人留下的是预言还是谎言,这都和我无关了,因为我已经在今天提前遇到了属于我一个人的2012.。

我刚刚考出驾照,兴奋地借了朋友的车,游转了整座城市。当然,借车并非是无偿的,朋友答应借我车的条件,是我必须在送回去的时候,加送一缸满满的汽油。虽然现在油价很贵,但我并没有拒绝,因为相比起一辆车,一缸汽油我还是能够负担得起的,可是,谁又能够想到,我的2012就在加油站中发生了。

或许是一个疯子,或许是一个神经病,在这个国度,疯子和神经病并非全在疯人院里,疯人院里也并非全是疯子和神经病。有些正常人一夜之间便会变成疯子和神经病,有些疯子和神经病也会在一夜之间变回正常人。

总之有一个人引爆了加油站。

我可以听见,在爆炸声想起前,那个人喊了一声“该死的油价”,然后,“轰隆”的一声,滚滚热浪袭来。

我受不了这热浪,也受不了随后袭来的冲击波,随口叫了一声:“OH,God!”然后,我便没有了意识。

我很郁闷,因为我知道我死了,在这种爆炸之中,不可能有人还活着,不过,令我惊奇的是,告知我已经死亡的人……哦,对不起,他不是人,没有一个人会说上帝是人,无论他是否是基督徒。

是的,我见到了上帝,并且从他的口中得知了我已经死了。

我很悲伤,也很痛苦,但我也庆幸。

我悲伤、痛苦的是,我的生命居然只有短短的21年,在这21年中,我除了读书、考试外,没有经历过其他,甚至没有女友。我本想着能在大学毕业后找到一个贴心知己,但现在却不可能实现了。

我庆幸的是,我见到了上帝,这意味着我上了天堂。

上帝长什么样子?

我生前不是基督徒,也没有去过教堂,我不知道。当然,去了教堂、成为基督徒也未必能看见上帝,因为上帝没有形体。如果我是上帝的二儿子的话,或许我就可以看见上帝的形体,但很显然我不是那个小丑。

我看见的只是一团光影,一团很柔和、很温暖的光影。

我见上帝没有继续说话,便开口问道:“上帝,我死了,我能上天堂吗?”

只听见上帝答道:“可以,我的孩子。虽然你一生的二十一年都没有信仰我,但是你却在最后一刻喊了我的名字。我的孩子,我宽恕你的过往,我接受你为我的子民。你当然可以上天堂,因为我对我所有的子民都是公平的。”

听完上帝的这一段话,我暗自苦笑着,心想道:“原来那一声God让我来到这里了,我的God,我爱你!”

我是越发庆幸了,我没有想到,我过了二十多年的倒霉日子,居然在我死之前搭上了上帝的马车,我很高兴。

我不是个基督徒,但也曾经从《圣经》的断章残节中知道,上帝并不在乎你什么时候信仰他,无论你是一出生就接受洗礼,还是临死之前才信仰他,他都会一视同仁。

我没有想到《圣经》上的话居然是真的。我要感谢伟大的上帝,伟大的《圣经》,伟大的犹太人。

不过,我同时也不敢流露出太多的情感,我很害怕被上帝看透我的内心。

我不是一个基督徒,我与大部分生活在我这个时代的人一样,相比起相信上帝、佛祖之类的神话人物,我更看重的还是实际利益——金钱。

我生前没有去过教堂,但去过佛寺。大雄宝殿中的释迦摩尼像,衡量它价值的唯一媒介就是他的材料。如果是铜的,那并不值钱,如果是金的,那就是宝了。当然,在某些“名山古刹”,就算弄一个木头做的佛祖,我若是要去看看,都得付出巨额的门票钱。

我忏悔,在心中真心的忏悔。不是惺惺作态,而是真心的,因为我知道了上帝的存在,而开始惧怕上帝的力量。

我在心中默默忏悔道:“请原谅我,上帝,我以前并没有真心的信仰你,甚至连我死前也没有信仰你,但我现在信仰你了。请原谅我,请宽恕我,阿门!”

上帝立即开口说道:“我再次宽恕你,我的孩子。虽然你说着的时候没有信仰我,但是你死了变为灵魂后却信仰了我,我仍然承认你是我的孩子。”

上帝的这句话,令我顿时愣住了,因为我知道,我多此一举的忏悔,可能会为我进天堂制造麻烦。

只听上帝接着说道:“但是,我的孩子,我所承诺的是所有生前信仰我的人都能够上天堂。虽然你相信了我,而且也做了忏悔,但是,我不能破坏规定,这样对其他人不公平。”

我心凉了半截,我知道我不可能去天堂了。

“我会去哪里呢?”我暗暗想道,“让我复活,还是下地狱?”

“我的孩子,你不用担心,你不会去地狱,因为你信仰我。”

上帝安抚着我,但这令我更为担心,因为若是让我复活,回到原来的国家,那和下地狱并没有两样的。

但是,上帝又说道:“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回去,因为你的肉体已经不能再使用。”

“感谢上帝!”我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这个时候,我惊讶的发现,原来在内心深处,我原先生活的那个国家比地狱还要糟糕。我没有为不用下地狱而尖叫,但却为不用回原来的地方而高兴。

上帝在微笑,虽然看不见上帝的脸,但是我能够感觉到,但也有可能是我在笑。

我心情愉快地问道:“那么上帝,我会去哪里?”

现在,我最关注的还是我会去什么地方。天堂、地狱和人间,看来这三个地方都不可能去了,除非上帝用他的魔力令我经历某点小说中的虚幻故事——穿越。

“我的孩子,这件事让我很头疼。”只听上帝忧烦地说道,“天堂、地狱你都不能去,你生前的人间是不可能去了。根据自然法则,你就算回到人间,你也无法回到你生活的那个世纪,以及那个世纪的前一个世纪。”

我立即说道:“我生活的是21世纪,那么前一个世纪是20世纪,如果这样的话……”

我一下子明白了上帝的烦恼。

21世纪现代文明发达的世纪。虽然在一个不发达的国家中,但我也算是享受了现代文明生活的人,20世纪的生活或许勉强还能够接受的,但要回到19世纪甚至更前,确实是很难受的一件事。

我不得不再次感谢上帝了,我没有想到上帝居然为我想的那么周到。

“我的孩子!”上帝慈祥的声音再度响起,“你的问题让我头疼,我把这个权利交给你了,由你选择去哪里吧!这样是最公平的。”

“非常感谢,我的上帝。”我恭敬地向他鞠躬,心中窃喜,但也不禁为此烦恼。

“20世纪和21世纪不可能回去,那么……”我细细思考道,“中世纪和中世纪以前我也不喜欢。”

我实际上已经把我原先的那个国家给自然排除了。强汉盛唐,算了,太古代了没有兴趣。两宋,也算了,太弱了,虽然文化鼎盛。元明清,一朝不如一朝。我的愿望很简单,能够无忧无虑地生活,有一个贴心红颜,然后随处的时代生活水平不能太差。

想来想去,我找到了我要去的时代。

我高兴地说道:“我想去十九世纪的英国。”

“十九世纪?英国?为什么要去那个时期?”

我兴奋地答道:“因为同时期的美国有内战,法国有革命,欧洲各国又战争不断,只有英国以光荣孤立政策始终太平。”

我总认为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所以我也不奢望上帝能够把我送到贵族家庭中。我最低的底线,只是能够太平过完人生。我可以出生在英国,但可以在南北战争后去美国,追寻我的美国梦。

上帝是万能的,他已经表现了许多次他万能之处,而这一次他再次显示了他的力量。

他说道:“我的孩子,曾经有无数人和你一样,他们来到我的面前,却没有通过我的测试。我本来已经绝望了,但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在我绝望之时令我再起希望。”

“测试?”我立刻反应了过来,惊讶地问道,“难道刚才您让我选择,就是对我的测试?”

“是的。”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心有余悸。我庆幸自己在关键时刻选对了。

上帝说道:“有些人会选择财富,他们希望生在银行家、有钱人的家中;有些人选择权力,他们希望能够生在贵族家;有些人贪得无厌,财富、权力都想要。但是,他们最后都去了平民百姓家,你知道这是为什么么?”

我摇了摇头。慑于上帝的无所不知,我不敢再做任何的思考。

只听上帝带着笑意说道:“我的孩子,如果你回答不出这个问题,那么你也只能和他们一样,生在平民家中。”

我知道,上帝的这个所谓的平民,实际上是贫民。

我没有办法,只有试着回答道:“因为这些人眼中只有财富和权力,他们获得了这些后,只会为了自己的私欲使用您赐予的财富和权力。”

我回答得毫无底气,说完之后还偷看了上帝一眼,虽然他只是一团光影。

“没错,我的孩子,我果然没有看错。”

上帝的话让我震惊,但更让我安心。

他说道:“所谓的贵族,虽然拥有常人所没有的财富和权力,却也因此而必须承担相应的义务。他们如果无法为百姓带去财富,那么就会带去灾难,因此我不可能给他们想要的东西。”

“我的上帝,那么,我?”

我很关心我会有什么待遇,不过,从上帝的话中,我已经听出了他会给我更多。

只听上帝说道:“我的孩子,我知道你不想去离十九世纪太远的年代,可是十九世纪除了英国之外,你又不想去其他国家,可是,十九世纪的英国又与你生活的时代太近了,而且,那个时候的英国并不需要多一个你。所以,我的孩子,我会把你送到离十九世纪不远的十八世纪,离你想去的英国不远的法国,然后你是法国的一个贵族。”

“十八世纪?法国?等等,上帝……”我慌了、惊了、六神无主了。

“上帝啊!法国大革命!”我内心之中不断地呐喊着。想到那个连国王都会被推上断头台的年代,我就心惊胆战。

“上帝,如果是法国的话,你送我去十六世纪吧!”

我向上帝提着意见,可是上帝跟我没有答复我。

我感觉到从高空摔下,巨大的重力令我下降。

从那远远的云梦之处,天之尽头,我听见了上帝的声音:“我的孩子,别忘了我刚才所说的,贵族拥有权利,也必须付出义务,别忘了。你不用害怕不久后的大革命,历史上的大革命是因为国王和贵族没有尽到义务。你要记住,你一定要待你的子民仁慈,尽到身为贵族的职责,这样就可以防止大革命。”

话音落到尽头,我也便失去了意识。

第一卷少年王子第二章我是路易

更新时间:2011-9-116:34:59本章字数:4478

当我再次醒来之时,我发现我已经是一个婴儿了。身体缩小了数倍,手脚因为缩短了而失去了原先的力量,我甚至连盖在身上的毛毯都无法踢开。

我唯一能够自由使用的器官,只有眼睛。

房间很大,也很豪华,特别是装饰很漂亮。

我感到很温暖,不仅仅是身上的毛毯带来的温度,还有身旁壁炉中的火焰。

“我是谁呢?”这是我现在最为关注的问题。

上帝让我出生在法国,这让我很不安。轰轰烈烈的法兰西大革命,在我眼中这和暴徒以暴制暴没有什么两样,连续二十年的战争更是对普通民众毁灭般地打击。在那个国王以及任何公民都有可能上断头台的年代,没有人是幸运的,除非我拥有拿破仑般的才干,但我并没有这种自信。

“我的上帝,如果你还承认我是你的子民,请让我出生在路易十五的年代吧!”

我默默做着祈祷,但这似乎已经于事无补,因为我已经出生了,现在只是差一个人来告诉我我是谁。某一个有钱贵族家的长子?无论是哪个家族,我希望我能够出生在远离大革命的年代。

事实上,因为语言上的障碍,我在出生后的许多年都没能弄清楚我出生在哪儿?我只能从伺候我的侍女的口中分辨出他们叫我“奥古斯特”,在“奥古斯特”之前还加了另一个单词,我并不明白那个单词的意思,但我将它理解为尊称或是头衔。

经过大约六七年的时间,我已经完全能够听懂法语,但是,也仅仅是听得懂而已,若是要我开口说,那么我只能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去说,若是碰上了我不会说的单词,那我干脆就不说了。

我在法语上的弱势,被其他人当成了结巴,也有少数的人认为我只是不善言辞。我下决心去学法语,可是,我在语言上是在没有什么天赋。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能够只专注于学法语的话,那或许我早就可以流利的朗诵任何法语文章了,可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除了法语,我还必须学习英语、拉丁语等语言,学习它们的时间和学习法语的时间几乎一样,法语的优势只是因为日常生活需要说到。

凭着前世积累下的英语记忆,我在英语上的进步很快。

我前世的英语成绩并不好,但是那是因为我懒得去背单词,英语的语法我却都记下了。欧洲的语言基本上很相近,英语和法语之间也有很多相似之处,因此,我在学习法语的时候,实际上也间接增进了英语,这么一来,我的英语相较于法语反而可说是好很多了。但是,在这个法语国家中,英语的地位还不如拉丁语,没有人关注我的英语如何,就如同在我七岁之前没有人询问我是否喜欢穿着女装,也没有人问我对照顾我的巴特男爵夫人那浓重的香水是否有意见。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我这几年的日子过得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我很享受这样的生活。物质上的满足,令我并不在乎我是否会法语,是否被人当成是结巴,也因此,我并不想去补修法语,可是,当我7岁的时候,我开始改变了。

我7岁的时候,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了现在所处的年份——1761年。当得知这个年代的时候,我知道我是躲不过法国大革命了。大革命离现在只有30年,也就是说,如果我能够正常地长大,那么就必须去面对大革命。不过,若是仅仅只是知道了大革命无法躲过,这还不会令我有太大的恐惧,毕竟还有30年的时间,我完全可以逃离这个国家。

我有两个哥哥,但是我却并没有见过他们。我还有两个弟弟,同样也没有接触太多。这件事和我的那两个哥哥有关。

我的其中一个哥哥在我出生的那一年就死了,而现在,1761年,我的另一个哥哥也死了。

在这个医学不发达的年代,任何死伤都是可能的,相较于周围人的悲伤,我却暗暗为他们庆幸。他们如果活到了九十年代,那么必然会面对更可怕的“洪水”,而现在,上帝将他们召唤走了,他们或者可以去天堂,或者可以去其他的年代,他们是幸运的。

他们的幸运,事实上就是我的不幸。

在我哥哥死去的第二天,一群人来了我的房间。

人群中,我只认得我的祖父,我的父亲,还有我的母亲,其他的人我全不认识。

然后,一个穿戴华贵的人来到了我的面前。他右手拿着十字架,左手拿着一本厚厚的书,我猜测那是《圣经》,因为这个年代除了《圣经》外,不可能还有这么厚的书本。

只听着那个华贵之人俯身对我说道:“贝里公爵路易?奥古斯特?德?波旁,愿上帝保佑你,新的法兰西大亲王。”

“法兰西……大亲王?”我“结结巴巴”地念着,“路易?”

我是因为太过惊讶,才会结结巴巴,但我知道,周围的人,包括我的亲人们,他们都只是将结巴当成了正常,因为在他们眼里,我本来就是一个结巴。

我知道我是一个贵族,但我没有想到我居然会是一个非同一般的贵族。法兰西大亲王,是法兰西王太子继承人的称号。我意识到,我的父亲很可能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