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玩家 > 第19章 而且还是照着钟樾找的!!!

第19章 而且还是照着钟樾找的!!!

画,怎么分工,都随你们。”

老爷子笑呵呵朝沈知清一招手:“孩子,别多想,想画什么就画什么,当涂鸦也行。”

“反正后面有这小子担着呢,画错了让他改就行。”

钟樾气笑:“这也行?”

老爷子一个白眼过去:“要不然你来画?”

那倒是不必。

不过既然老爷子都开了尊口,钟樾自然不会丢沈知清一人在这院子单打独斗。

托老爷子的福,钟樾忙上加忙,根本顾不上去翻机场的监控录像。

当初退赛那人也依然杳无音信。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沈知清终于在电脑上完成定稿。

——四季。

这是最后沈知清和钟樾定下的主题。

不得不说即便荒废这么多年,钟樾的天赋还是凌驾于大部分人之上。

沈知清也终于明白老爷子为何坚持让钟樾和自己一起创作。

“小樾虽然表面看着放荡不羁,内里却比谁都心细,这一点和他母亲差不多。”

情感丰富的人适合创作,可惜共情能力强的同时,也给予了钟樾同等的压力。

所以当初钟炀受伤弹不了钢琴,钟樾也因为愧疚放弃了画画。

再比如——余乔。

……

定稿虽然完成,然而那是在电脑上的,一旦真正落笔,沈知清还是心怵。

“怕什么,老爷子不都说了吗,我兜着呢,要骂也只会骂我。”

钟樾笑着打趣:“线稿而已,大不了我多买几桶白色油漆,画不好就全涂成白的,就当给老爷子重新刷墙了。”

沈知清:“……”

不过有人在后面垫着,沈知清还是大胆了许多。

最先下笔的是香山红叶。

想是那么想,然而一旦真正下笔,沈知清还是下意识模仿了当初钟樾给自己做的示范。

笔触、走势……

“等等。”

没直接揭穿,钟樾只是从沈知清手中夺走画笔,“不用线稿了,我们直接上色。”

沈知清瞪大眼:“什么?”

她第一次和钟樾唱起了反调,“你别乱来。”

钟樾不理会,依然我行我素:“玩过涂鸦吗?幼儿园那种。”

说完,也不管沈知清玩没玩过,直接将人拉到后面,又让人送了两桶红色和黄色的油漆过来,直接往墙上泼。

“——钟樾!”

满目的红色和黄色交接,未干的油漆一点点往下滑落,如同此时沈知清下坠的心情一般。

沈知清两眼一黑,没忍住吼出钟樾的全名。

钟樾却不觉,甚至还觉得沈知清生气的样子挺可爱。

他算是发现了,中规中矩的作画过程对沈知清而言完全行不通。

即便做再多的努力,下笔那一刻,她想到的仍然是模仿。

既定路线行不通,那就干脆另辟蹊径,从源头杜绝了沈知清模仿的可能。

先上色,再作画。

画笔又重新交由沈知清手上,钟樾一耸肩,笑得狡黠。

“你再磨蹭下去,颜料就真干了。”

所有的计划全数被钟樾打断,沈知清根本没有任何时间去思考、去犹豫、去斟酌何处下笔,怎么下笔。

只是凭着直觉,凭着之前去香山的记忆。

拜钟樾所赐,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沈知清就完成了香山红叶的部分。

最后一笔完成时,她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只是呆呆握着笔,仰着脸,看着眼前这一面和定稿完全不一致的作品。

没有一笔是有他人的痕迹,掺杂了他人的情感。

这是完全属于她的作品。

“还行,不比之前的定稿差。”钟樾在一旁做点评。

老爷子不知何时也过来,连连点头称赞:“我就知道,小沈悟性高,一点就通。”

钟樾不满:“爷爷,这还是我想出来的,你就不夸夸我?”

老爷子斜睨了人一眼:“再夸你就该上天了,人小沈是脚踏实地学习的,和你能一样?”

“今天先到这,明天再继续。”

沈知清其实是想继续的,然而老爷子都这么说,她也不好站人家院子里。

只是没想到这一等,就直接没了归期。

“我有点事要处理,等我回来再说。”

只匆匆丢下一句话,钟樾人就跑没了影,沈知清只能听见电话那边机场的广播声。

再次看见钟樾的消息时,还是在热搜上。

#钟樾余乔疑似好事将近#

“近日,有记者拍到,当红女星余乔在入住罗马假日酒店后,华景集团少东家钟樾也在第二天办理入住。随后,两人又同车外出……”

“……这什么跟什么呀?”

沈知清还没发表看法,贝苔就先气炸了。

哒哒哒给沈知清编辑了一箩筐的信息后,最后又一一删除了,哐哐哐跑下楼,吓得正在看电视的贝太太面膜差点掉落。

“干嘛呢你,毛毛躁躁的?”

贝太太重新将面膜贴上,余光瞥见贝苔手机的屏幕,又一皱眉。

“又是钟家那小子?”她冷哼一声。

“还好当初没和他家结亲,这都什么跟什么。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这就是渣男一个。”

“不过贝苔,之前陈太太还和我说……”

有了钟樾的前车之鉴,她现在和贝苔谈论起相亲都是斟酌着言语,就怕贝苔起了逆反心理。

结果今天没等她说完,自个的女儿就先接了口。

“妈,你上回说要给我的相亲名单,还在吗?”

……

贝太太看中的,当然都是世家子弟。

贝苔趴在床上挑挑拣拣。

“这个不行,眼睛不像。”

“这个……太矮了吧?身高都过不去。”

“这个嘴巴倒是有几分像,但是鼻梁太高了。”

一旁的贝太太:“……”

心情像是过山车一般,本来还以为贝苔终于想开心花怒放,结果照片送上来……好像有哪里不对?

她打量着女儿的脸色,看看照片,又看看丈夫,最后终于忍不住。

“宝贝,你是有什么……理想型吗?”

中老年人紧随潮流也困难,想半天才终于想出一个勉强搭上边的词汇。

这话倒是提醒了一旁干站着的贝父,他一拍脑门:“是不是要找那个布什么克的!”

他大喜:“就墙上那个!”

可惜夫妻俩喜悦维持不到三秒就消逝,贝太太一脸为难:“布莱克是……混血的吧?”

别说是什么德国血脉,就他们手上这一沓照片,全都是正儿八经的南城人,夫妻俩连女儿嫁去外省都不舍得。

结果贝太太还没斟酌出所以然出来,就听见贝苔轻飘飘一句。

“不是他,我想找个像钟樾的,你们能帮我找找吗?”

贝家父母:“???!!!”

这算什么,找替身吗?!!!

贝太太差点心肌一梗,突然觉得贝苔不结婚,在家里待一辈子也行。

……

贝苔翻了半天名单也无果,最后又暗搓搓找了先前留学时认识的几个姐妹。

在忽略了一群人的“宝贝你终于长大了”“姐姐这就带你探索新世界”“你喜欢干净一点的还是经验好一点的”等等一大波关切之后。

贝苔终于拿到了某某会所的高级会员。

沈知清是在睡觉之前收到贝苔的信息时,一连好几十张照片过来,下面还附带各种短视频介绍。

乍一看眉眼都和钟樾有五六分相像。

旺旺仙贝:“在,看看年轻貌美的小帅哥不?”

旺旺仙贝:“你下单我付钱那种。”

作者有话要说:rwkk!!!

感谢在2020-11-1323:43:52~2020-11-1518:28: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黎lily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8章

沈知清:“……”

这是在干嘛,帮她找替身吗???

而且还是照着钟樾找的!!!

细思极恐,沈知清不禁为贝苔的想象力拍案叫绝。

偏偏对方还毫不知情,自己的会员都是现买现充的,还要装出一副□□湖模样。

旺旺仙贝:“你放心,这家会所我熟,都挺干净的。”

删删减减好半天,终于犹豫着打出几个字。

旺旺仙贝:“你要是想那啥,也是可以的。”

沈知清:“……”她想什么了想!

沈知清毫不留情戳穿贝苔,截图发了一张图片过去,是用刚才贝苔发的账号登陆的。

沈知清:“恭喜您入会一天?”

沈知清:“这就是你说的熟?”

旺旺仙贝:“……”

贝苔强撑着最后一口气,打字。

旺旺仙贝:“这是我送给你的会员卡,当然是新会员啦。”

有理有据,无懈可击。

贝苔很满意自己的回答。

先前她还担心沈知清会想不开,现在却不会了。

怼人都不见退步,哪有什么想不开的。

小孩第一次接触新世界也好奇,小心翼翼伸出一只小脚脚,试探。

旺旺仙贝:“所以,你有什么喜欢的吗?”

旺旺仙贝:“我觉得三号就挺好的,精通中英德法,播音专业,你想学德语法语也行。”

沈知清:“……”

她头回见人在会所点人是要学语言的?

沈知清冷漠回了一个“哦”字:“那我为什么不直接找个语言老师?”

旺旺仙贝:“普通的老师你只能上他的课,而这位三号小哥哥,你不仅可以上他的课,你还可以Up他[害羞][害羞]。”

旺旺仙贝:“花一份钱享受双倍的回报,这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事吗OVO”

沈知清:“……”

少了一人,老爷子的壁画自然暂时中断。

那面墙还是只有香山红叶,今晚天飘了点小雨,沈知清撑着伞观望,越显得萧瑟冷清。

不是没想过自己动手,然而还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好像……少了点什么。

沈知清试过钟樾的方法,然而颜料泼上去之后,她却全然没有了当日的泉涌灵感。

只呆呆站在那面墙前边,直到颜料干透也未动一笔,好端端的白墙被她糟践得一塌糊涂,好像在彰显主人公心情的烦乱。

唐苑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沈知清正仰头欣赏自己的杰作,犹豫着要不要用白漆抹上一遍。

“大小姐,你差点害死我了!”

周行朗不舍得对宝贝妹妹动手,就将罪恶之手伸向了她这个帮凶。

“三个极限节目,还有一个野外露营求生综艺,后面还有一个武打戏!!”

“这是周扒皮转世吧?!!!”

唐苑叫苦不迭:“还说知不知道钟樾给了你一张房卡?我连你去DREAM都不知道,怎么可能……”

手中的画笔陡然掉落,沈知清震惊:“我哥连这个都知道了!”

沈知清知道周行朗的能力,但是不知道对方连这个都查出来了。

当时那张房卡还是随着她那两幅作品一同退回来的,还有一句转告。

大概意思是赞助商的钟先生觉得沈知清对初恋的理解有误,想亲自教会她。

这话单拎出来貌似没毛病,但是附上那张房卡,就成了——

“他居然想潜规则你?!!”

唐苑大惊,又想到沈知清这段时间在南城的日子:“所以你是反客为主,先潜……教会他谈恋爱?”

“怎么可能?”沈知清反驳。

和唐苑聊天的空隙,沈知清手指也不停歇,在忙着刷这两天的新闻。

“9月2日下午钟樾陪同余乔前往XX医院,当日余乔身穿平底鞋,米色宽松长裙,疑似怀孕,钟樾绅士为其撑伞。”

“9月3日上午九点,有媒体拍到钟樾和余乔同时出现在XX美院,据某某报道称,钟樾和余乔皆为该校学生,后双方皆应个人原因退学。”

“此方前来应是怀念校园生活,记者提问是否为婚纱拍摄做准备时,钟樾也没有否认。”

若是以前钟樾连行程都不会告诉沈知清,然而现在——

202X0606:“今天回美院是因为有正事要忙,不是媒体说的那样,回去后再给你解释。”

202X0606:“吴楠也在我身边,不信的话你可以打他电话。”

202X0606:“春日桃花你开始画了吗,我重新改了一稿,你看看怎样?”

以前沈知清十句,钟樾顶多回一句。

现在却完全调了位置。

一直到钟樾发了壁画的相关信息,沈知清才慢吞吞回了一句:“好看。”

没有任何过多的华丽辞藻,只是最简单的一句评价。

钟樾却悄悄松口气。

会解释的原因一方面是源于老爷子的压力,还有一点是——

钟樾忽然想通了,如果沈知清想和他谈恋爱,也……也是可以考虑考虑的。

然而他没想到沈知清发完“好看”后,接下去就是一句——

“钟先生,你会结婚吗?”

这是沈知清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对钟樾和余乔的事做出评价。

钟樾皱了皱眉,下一秒又释然。

陷入恋爱中的女孩是这样的,患得患失,而且他还没正式回应沈知清的感情,对方会担惊受怕也正常。

一想现在沈知清可能抱着手机惴惴不安等着自己的回复时,钟樾又莫名觉得好笑。

难得有耐心解释:“我和余乔什么关系也没有,别乱想。”

消息框中一直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然而钟樾一直等了五分钟,才收到沈知清的回复。

沈知清:“不是她。”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在钟樾眼中却好似烈日灼眼一般。

就在十分钟之前,他还觉得可以考虑答应和沈知清交往。

然而没想到沈知清居然连两人结婚都想过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几乎就在沈知清发过来的那一瞬,钟樾就已经将答案发送过去。

“不会。”

末了又觉得语气太过冷漠,钟樾又补上一句:“暂时不会考虑。”

可惜对面的沈知清已经没了回音。

手机被钟樾捏得发烫,消息框中来回编辑了十几个来回,最后都被删了个精光。

……

与此同时,沈知清看着消息框上方一直在“对方正在输入中”和“202X0606”之间来回变动的提醒,下意识勾起了唇角。

果然,这世上没有哪一种生物比男人更会脑补。

202X0606还是她给钟樾改的备注。

之前被钟樾发现时,沈知清还佯装羞涩低下头:“这是我第一次遇见钟先生的日子,钟先生不记得了吗?”

那时钟樾看着还有点窃喜。

指腹停留在屏幕上方,沈知清喃喃念了一声:“差不多到时间了啊。”

对面的唐苑猛地听见这一句,一愣:“说什么呢,你不会真教会他谈恋爱了吧?”

“想多了。”

屏幕摁灭,沈知清仰头看着眼前被糟蹋得面目全非的墙面,突然感觉不还原效果更好,更适合脑补。

女孩一双狡黠杏眸笑得明灿,慢悠悠回了唐苑的问题。

“礼尚往来,回了他一个小礼物而已。”

是那张房卡的回礼。

唐苑没听懂,一头雾水:“什么跟什么啊……”

没等她腹诽完,对话已经被沈知清打断,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沈知清的喜悦。

“宝贝,7号晚上有空吗,我想去富士山泡温泉。”

.

钟樾尚且还在对着手机纠结,说多了又怕沈知清多想,但是目前他真的没有结婚的想法。

表情太过为难,连对面的余乔也觉察出他的异样。

“钟樾,你是……谈恋爱了?”

没想到余乔会当面和自己谈论这个问题,钟樾一耸肩,如实回答。

“暂时还没有。”想到沈知清之前的告白计划,他笑笑,“不过也很快了。”

和所有普通朋友一样,余乔回了句祝福:“恭喜你。”

如果说钟樾是余乔年少时的绮梦,然而那件事之后,钟樾连同美院那段回忆,已经彻彻底底被余乔封锁起来。

余乔喜欢上钟樾,是在她刚上美院那年。少女怀春,将所有心事全写在纸上。

又怕被人知道,所以不敢写上钟樾的名字,只偷偷放在对方桌下。

美院喜欢钟樾的人很多,余乔知道自己不是唯一。

所以当收到钟樾的回信时,余乔几乎没有任何考虑,就前往那间空画室。

那是她噩梦的起点。

少女心事被恶意曲解,所有的信纸成了她勾.引老师的有力证据。

学校领导为了名声对施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