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炙野 > 第53章 辛月笑笑

第53章 辛月笑笑

,只淡淡地抬眸,把碗放下去。

“晾一会儿再吃。”

“嗯。”

辛月给自己也盛了一碗,然后两个端着碗去火堆旁坐着吃。

第一颗汤圆是陈江野先吃的,辛月就看着他吃,然后问他∶“好吃吗?”

“嗯。”

他只嗯了一声,但很好吃,是吃一辈子也不会腻的程度。

辛月淡淡一笑,也开始吃起来。

汤圆还是有些烫,吞下去浑身都是暖的,映在彼此身上的火光也暖烘烘的。

两人安静地吃了会儿后,陈江野问辛月∶“你们这儿初一都干嘛?”

“出去玩儿,打麻将,去庙里烧香什么的?”

“你呢?你每年都干嘛?”

辛月想了想∶“不干嘛,就在家里看看春晚回放。”

“今天你也想在家看回放?”

辛月转头看着他,看了会儿才说∶“山上有个龙鸪庙,听说挺灵的,我们去烧柱香吧。”

陈江野笑了下。

“行。”

龙鸪庙离这里不远,开车只需要一个小时。

今天庙里人很多,上香需要排队,但也没有排很久就到他们了。

两人每人三炷香,点燃香后安置胸前,再举至齐眉,接着一支一支将香插进香炉,最后应对佛像,肃立合掌,恭敬礼佛,虔诚地许愿。

辛月的愿望还是那一个∶

陈江野要开心。

永永远远的开心。

陈江野的愿望也依旧∶

辛月要梦想成真,我也要得偿所愿。

彼时,有风起。

像神明在说,他听到了。

*

大年初一一过就是忙碌的走亲访友,辛月家没几个亲戚,大多时候还是在家里,而且高三生的寒假就那么几天,亲戚多也没法走,过了大年初七就得麻溜地滚回学校。

今年的春节接近二月中旬,过完年就快三月了,剩给高三生的时间就三个半月,所有人都开始铆足劲冲刺高考。

上学期可能还有些比较懈怠的学生,这学期也都想着咬咬牙挺过去,优等生的班几乎所有人都是抓紧了每一分每一秒来学习,跑操吃饭都在背书。

曾经那些他们觉得特别傻缺的口号,现在真正成为了一种信念,激励着大家坚持跑完这最后五十米的冲刺阶段。

时间在紧张的复习中飞快流逝,在这三个月里,会有人在看着倒计时的天数越来越短时而感到焦虑,然后麻木,再自我安慰,反复循环,成绩也可能在心态的不断变化中起伏。

这个阶段其实拼的就是心态,心态稳成绩就稳,陈江野和辛月就属于是心态贼稳的,每次都不分伯仲,谁略高几分谁就排前面。

第二次模拟考红榜贴出来。

陈江野和辛月一起出去看,他俩的排名不用挤到前面就能看到。

“这次你还是在我下面。”

陈江野轻笑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上次模拟辛月差他一分。

辛月转头看向他∶“下次我一定在你上面。”

陈江野又笑了声,眉尾上扬∶“你喜欢在上面?”

“谁不想在上……”

辛月说到最后两个字突然顿住,整张脸瞬间变得通红。

她瞪他一眼,转身就走。

陈江野笑笑,跟着她一起回教室。

最后一次模拟考,辛月是憋着一股劲儿去考的,最后果然超过了陈江野,看到排名的时候她松了口气。

陈江野听到了。

“这么要强?”他说她。

辛月直说∶“我辛月就是一生要强。”

“那恭喜你。”

陈江野微偏头∶“这次你赢了。”

辛月一愣,她这句话让他忽的想起那天在金灿灿的太阳雨里,他压着她对她说的话∶

“你不可能赢我,除非,我想让你赢。”

“你让我?”她问他。

陈江野嘁一声∶“我没那么无聊。”

“你不是说我不可能赢你?”

“我没指这个。”他知道辛月说的是那一次的事。

“那你指什么?”辛月又问。

“体力,还有……”

陈江野朝辛月迈过来一步,俯身,让他们的双眼在同一水平线。

“单纯想让你赢。”他笑着这样说。

辛月完全愣住。

而他继续靠过来,低颈停在她耳边。

“高考加油,也要赢啊。”

他低笑着轻喊∶“阿月医生。”

阿月医生……

听到这四个字的那一瞬间,是呼吸都被夺走的感觉,脑海里是大片大片的空白,只有无数羽毛在慢慢地,缓缓地降落。

陈江野将瞳孔移至眼尾,一边看着她不停颤动的眸光,一边直起身,目光始终落在她身上。

他喜欢这样看着她。

看着她为他沉沦。

这里就在人来人往的过道,他们旁若无人,静静对视,一个目光怔怔,一个嘴角微扬。

如果不是上课铃响了,他们大概可以一直这样望着彼此,在人声鼎沸里。

*

这节课是班会课,何晴从这次模拟考说到了高考。

“还是那句话,现在拼的就是心态,这次考得好的别得意忘形,继续再接再厉,考得不理想的也别灰心,这高考题要怎么出谁也不清楚,说不定刚刚好就全是你复习到的,一切都有可能,不管是高考还是别的什么事,能往好处想就往好处想,别战场都还没上,自己先把自己给吓死了,每个人都要相信自己能凯旋而归……”

何晴这情绪一调动起来,控制不住地越说越多,整节课四十分钟没落下一秒,说得满满当当,明明距离高考还有那么十来天,却已经事无巨细地把高考要注意的事都一一叮嘱了。

“我们班上还有两个要回户籍地考试的。”

她看向陈江野和另一个男生,“你们俩个尽量早点回去,适应适应环境,别水土不服了。”

听何晴这么说,辛月一惊,她竟然忘了还有这回事。

下课后,辛月没有一个人走在前面去吃饭,而是等着陈江野,跟他一起,然后问他∶“你什么时候回上海?”

“四号。”

“怎么不三号回去?”

三号就放假了,他三号不回去的话那还要花半天时间回黄崖村,再花半天时间下来,多折腾。

陈江野垂眸,长睫微遮眼帘,语气漫不经心∶“回去早了肯定要被徐明旭他们拉去喝酒,都他妈要高考了,喝个屁的酒。”

“那三号我们干嘛?”

辛月说“我们干嘛”,不是“你干嘛”。

陈江野神情微微一顿,掀起眼看向她∶“你想干嘛?”

辛月抬头看着天,深吸了口气,笑着说∶“睡个懒觉,然后去山上转转。”

陈江野也笑∶“好。”

到了这一天,他们和计划中的一样,在暖烘烘的被窝里到中午才起,吃完饭后开始往山上走,两个人挨得很近,肩膀会不时碰到一起。

山上风大,风一吹过来,辛月的头发也会碰到陈江野的肩膀,她的头发已经长回原来的长度,风大时,甚至会有发丝被吹到陈江野颈间。

痒,但他不躲。

他们就这样一直漫无目的地走,不曾停,像是会永永远远这样走下去。

第二天。

陈江野是在辛月家吃了早饭才自己开车下山的,辛月将他送到了门口。其实还可以往外送一送,但陈江野只让她送到门口。

“就到这儿,又不是不回来了。”

他转身,看着辛月,不再克制,抬起一只手放至她后颈,轻轻把人带过来,低头在她眉心印下一个吻。

这个轻吻没有持续很久,他还有话对她说∶

“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去滨海。”

辛月先是一愣,而后眼底笑意泄出∶“嗯,我等你回来。”

*

六月七日,全国高考。

在这天清晨,辛月收到了一条微信∶

【阿月医生,要赢】

这是陈江野第二次这样叫她,可她眼底依旧忽的发烫。

语言是有力量的,文字也是。

她感受到他给的力量了。

所以也想给他力量。

她回他∶

【我会赢,所以这次,你在我上面吧。】

我们一起赢。

【好】

他回。

辛月笑笑,把手机放进书包。

出了宿舍去食堂吃完饭后,看着不远处的考场,辛月心情开始腾起难以抑制的澎湃。

高考于她而言,除了会让她离梦想更进一步,现在又多了两重意义。

只要过了这一关,她与陈江野也不用再克制,他们可以一起奔赴未来。

梦想与爱情,都很盛大。

辛月深吸一口气,朝考场走过去,带着一定会赢的决心。

最后一堂考试的下午,阳光炙热滚烫,万里都无云,仿佛在两千多公里外的那个地方,也是同一片无云的天空。

在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三十分钟时,一个颀长的身影在这允许交卷的第一秒钟内站起来,交卷,然后大步迈出考场。

他走得很快,神色却又并不匆忙,眼底带着笑,像是赶着去赴一场他期待已久的约。

来接他的车早早停在了校外并不拥堵的车道,他径直朝那个约定的方向走去,哪怕尽头是一堵高墙。

他一秒都等不了,所以不走人潮拥挤的大门,直接翻墙。

停在外面的车看到他立马开过来,等他一上车就直奔机场。

驶出一段距离后,包里传来手机的震动。

陈江野把手机拿出来,通知栏上是一条微信,徐明旭发来的。

徐明旭就在他对面的考室,估计是交完卷出来看到他座位上没人,知道他已经去机场,所以给他发了条这样的信息∶

【野哥,才分开几天而已,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回去见你的小月亮?】

陈江野淡淡一笑。

嗯。

他迫不及待。

作者有话说:

明天中午十二点的章节大家也不用太过期待啦,我没有写多少,不然不好删减,希望能不被lock,我一个字都不想改T^T

ps∶评论区也还是不要提这件事,明天更了更不要提,拜托拜托

第76章过来

初夏的夜晚,风微微的燥,橙黄的路灯一圈一圈亮着,灯下有飞舞的小飞虫。

辛月站在路灯旁,目光一直望着前面的路,像在等什么人——

她在等陈江野。

今天考完后,她拿到手机就看到陈江野给她发的微信∶

【我快上飞机了,晚上九点半到蒲县,你到之前那家干锅店外边儿等我】

几秒后,他又补了一条∶

【按着点儿去,不用太早,我会准时】

辛月猜他是觉得大晚上不安全,但既然觉得不安全干嘛不约在学校非要在这儿来。

可能是他想吃这家干锅了吧。

辛月这样想。

陈江野让辛月不用太早到,而她还是八点多就到了这里等他。

女生应该矜持才对,可她已经迫不及待。

这种感觉就像你喜欢了很久的本命爱豆说等你高考就跟你谈恋爱,这谁能矜持?

一秒钟的矜持都不可能有。

她还穿上了她唯一一条裙子。

认识陈江野以来,除了睡裙,她从来没穿过裙子,其实不仅仅是这一年,她除了小时候就再也没穿过裙子了,当时买这条裙子的时候她也没想过要穿,只是觉得作为女生该有一条裙子。

今天穿上这条裙子,她猜陈江野到时候肯定会奚落她,但没关系。

今天什么都没关系。

巷子里的风吹过来,扬起少女的裙摆,耳边的碎发被风吹得微微遮住眼,她没有受干扰,透过发丝眺望着巷口的方向,期待着那个人的出现。

哪怕现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这个巷子也算人来人往,几乎每个路过的人都会看向路灯旁那个穿着纯白连衣裙的少女,路灯的光静静落在她身上,却仿佛她才是发光体,一袭白裙就令整个黑夜都明亮。

又过了十多分钟,手里的手机发出震动,有人打来了电话,辛月忙忙拿起来,上面是陈江野的名字。

“喂,你到哪儿了?”接通后她先开口。

那头似乎笑了声,接着,略带沙质颗粒感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

“回头。”

辛月一怔,而后猛地回头,高高的马尾在半空划过一道漂亮的弧度。

在巷尾的拐角处,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隔着大约二十多米的距离,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知道他在看她,笑着在看她。

“过来。”

手机里再次传出他的声音。

辛月没说话,表情有些微怔,身体却本能般迈向他,一步,两步,步伐不停加快,又在半路回神后极力控制自己不要走得那么快,尽量矜持的,从容的,走向他。

她是迫不及待,但既然他已经出现,她还是希望主动的那个人是他,由他来开这个头。

因为他比她浪漫。

她想有个浪漫的开头。

他说她是大诗人,可他才更像写诗的那个人,用眼神,用漫不经心却无比动人的话,用一次又一次拨动她心弦的举动,再用灿灿的雨,漫天的雪,为她作诗。

离得近了,辛月看到他真的在笑,神情还颇为意味深长,像是轻易看出了她的心思。

看着他眼底过分清晰的谑色,辛月皱了皱鼻,在距离他一米多的地方停下。

“再过来。”

他微偏头。

辛月不自觉咬唇,表情像不太情愿,却还是朝他迈了一步。

距离拉近至一米。

他还是说∶“再过来。”

辛月娇嗔地瞪他一眼,又很快把眼睛垂下,然后闷声说∶“离那么近干嘛?”

“亲你。”

两个字入耳,在辛月还未从反应过来时,她的脸已经被一双修长而有力的手捧起,微张的唇在下一秒贴上了另一个人的唇。

唇瓣相贴,辛月蓦地睁大双眼。

可睁着眼,她会看见他眉眼间的动情,太过的欲。

她慌张地闭上眼,在一片漆黑又透光的视野里承受着这个来势汹汹的吻。

他吻得很重,很用力。

以至于,他捧住她脸的手都需要滑至她颈侧支撑着,而后其中一只手再移到后颈,扣住她后脑,继续加深这个吻,唇/舌不容抗拒的长驱/直/入。

辛月一点心理准备都被没有,牙关不知是怎么就被撬开,唇与舌都被口允住,口腔里的气息不断纠/缠/交/融,鼻腔里还全是他身上令人着迷的淡淡香烟味,带着铺天盖地的侵/略性。

空白的大脑里仿佛有火花在不停的炸开,辛月长而纤细的睫毛始终狠狠的颤着,身体也情不自禁地颤栗。

辛月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了,腿发着软,需要靠着他才能勉强站立,到最后几乎是完完全全倚在他怀里,彻彻底底被他掌控。

她迷失在他的吻里,不知道该如何呼吸,如何动作,本能地接受他贪婪而不知餍足的索取,任心脏肆意地为他跳动。

夏日的晚风掠过,带不走彼此滚烫体温。

他们在街道的角落热吻。

剧烈的心跳回荡在无人的巷尾,分不清是谁在心动。

……

像是亲吻了一个漫长的世纪,陈江野缓缓松开怀里的少女,睁开眼。

他眼底还染着深而沉的欲。

而彼时,辛月还倚在他胸膛前,微张着被吻得殷红的唇喘.气。

看着这样的一幕,陈江野刚刚得到一丝满足的欲.望又再次翻涌。

他想再次狠狠地吻她,又不仅仅满足于只是吻她。

他想要更多。

“走不走?”

他问她,声音很哑,很沉。

“去哪儿?”辛月茫然。

“你说呢?”

他捏着她的脸抬起来,近距离看着她的眼,他舌尖抵在牙齿上,转了一圈,声音压得很低地开口,“你还不打算还我人情?老子忍很久了。”

辛月猛地愣住。

“我问你。”

陈江野把她下巴继续抬高。

“陈江野……”辛月怔怔地喊他名字,声音低低的。

她似乎想说什么,但陈江野打断了她。

“辛月。”

他也喊她的名字,整张脸凑过来,几乎是贴在唇上跟她说,“别再对我说‘不’。”

辛月长睫一颤。

她想起他离开前那一夜,她对他说“不想”时他眼底掠过的惊痛。

那时候他一定比她更伤心吧。

想到这里,她鼻尖有些犯酸,眼底也起了一层雾。

不会了。

以后她不会再对他说“不”。

她知道他这么久以来压抑得很辛苦。

他本来是那样肆意的一个人。

他已经给了她足够的耐心、让步与尊重。

所以从今天开始——

他想要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