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神仙肉 > 第1章 片刻后

第1章 片刻后

《神仙肉》全集

作者:一度君华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第一章:知观的月经带

第一章:知观的月经带

清虚观知观容尘子的卧房里有一处密室,内置红罗帐、象牙床,床头放多宝格,床外摆了一副牡丹仕女图样的曲屏风,屏风外间又置衣架、盆架各一副,镜台一张。角落里设镂空鎏金香炉一蹲,俨然女子深闺模样。

密室的开关设在卧房的山松图上,夜间无人时分,容尘子隔三岔五便会到这里来一趟。

此时正值三更,容尘子沐浴薰香后独自进得密室,用火折子将壁上的罗汉灯点燃。光线渐渐明亮,榻上重重垂落的纱帐后竟然隐约躺了一个人。

他往香炉里加了两勺驱邪避难香,以水净手,缓缓撩开纱帐。红色的锦帐中竟然躺着一个女人,着白色纱衣,曲线玲珑曼妙,此时她双手交叠放在腹部,美目紧阖,如同熟睡。

容尘子仔细为她把了脉,凝神化符,冲了一杯符水给她。她没有睁开眼睛,却闭着唇不肯饮。容尘子摇摇头,又调了两勺砂糖。再喂时她微张樱唇,乖乖地喝了。

容尘子搁了杯盏,这房中再无旁人,他却衣衫整齐、举止得当,毫无半点逾矩之处。知观当久了,难免老气横秋。他翻了翻多宝格里的经书,他随手抽了一本《枕中经》,替她念了半个时辰,女子依旧不语不动,丝毫没有醒转的迹象。容尘子念罢经,将经书放回原处,再度净手,放下纱帐,离开了密室。

容尘子任清虚观知观多年,是个守礼君子,平素里待观中诸人也是刻板严肃,整个道宗提起这个人,也要竖着大拇指赞一声品行高洁。

然而这一晚的清虚观不甚清静,四更天后,突然一帮道宗打扮的人直逼凌霞山,大有擅闯清虚观的意思。

容尘子得报,微蹙了眉头,也不多言,披衣去了清虚观山门前。天色未亮,夜雾粘稠。无数火把连成一条长龙。

有人运起传音的功法,声音厚如洪钟:“容尘子,你私掳海皇,是何居心?”

容尘子这时候方手持拂尘缓步而来,衣冠整齐、神色严肃:“原来是九鼎宫的掌剑浴阳真人,深更半夜,道友何故擅闯?”

这浴阳真人年过半百,身形瘦小,脾气却很大:“容尘子你少装模作样!有人看见你在卧室里私设密室!年初攻进海皇宫时,你是第一个进到宫中的,海皇栖身的大蚌也是你打开的。海族圣泉水尚在,独独不见了海皇,而今你突然建此密室,莫非是想挟持海皇,统领海族吗?”

此话一出,人群中便是一阵骚动。来人都是道家,涵养甚好。但海皇的下落实在重要,怨不得诸人行事反常。

“这……”容尘子微惊,面上现出了几分难色,“道友,贫道打理一个清虚观已是吃力,又岂会妄图染指海族?”

然浴阳真人显然是有备而来,又岂会听信他一句推托之辞?他越众而出,直视容尘子:“哼,那么知观在卧室私设密室,囚禁的究竟是何人?或者知观的卧室,根本就没有密室?”

他笑容微嘲,脸上皮肤干黄,一双眼睛却迥迥有神。容尘子毫不闪避地与他对视,面上是真现了尴尬之色:“密室……确实是有。人……也是事实。”他身为一观知观,哪能不知道眼前情况——九鼎宫的人必定早已将此事查明,否则绝不敢轻举妄动,与其让他搜出来,不如坦白承认。

果然那浴阳真人现了几色喜色:“容尘子,你竟然敢……”

容尘子微微抬头,打断了他的话:“诸位道友若还有质疑者,请随贫道入内一观。”

他如此坦率,道宗的人却有些将信将疑。一众人随他进了清虚观奉茶,不多时,几个在道宗有些声望的长者在他的带领下进了那间卧房。房中摆设古朴大方,然而诸人都没心思细看。

按下山松图,穿过极短的密道,诸人都在凝神戒备,只恐遭了暗算。容尘子轻车熟路地点燃了壁灯,一间密室出现在众人眼前,只见烟罗红帐、满室淡香。

重重红罗帐内,一个女子正在熟睡。

这些都是修道之人,当下便起了回避之意。容尘子微微摇头,反倒撩起纱帐,让众人看了个仔细。里面确实是个女子,依旧着白色纱衣,像沉睡不醒的仙子。

“这……这是什么怎么回事?”说话的是正一道的于琰真人。

容尘子微垂了眼睑:“这……晚辈实在不知该如何解释。”

浴阳真人立刻就接话:“哼,这些年海皇深居宫中,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说不定……”于琰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容尘子,你人品高洁道宗素来称赞,但今日之事关乎海皇,不可儿戏。还是解释清楚得好。”

容尘子微微侧脸:“真人,实不相瞒。”他咬咬牙,似乎下定了决心,“她是贫道的……鼎器。”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而后几张脸一齐红到了脖子根。

双修之法、房中秘术本是道家养生练气的法门之一,若单论这法门,倒也算不得邪功。比如民俗中的寿桃,其实桃果在道教中本就有处-女的意思,其间凹缝更有指女性阴处的意思。寿桃之所以与长寿扯上关联,无非也就是道教中人认为成熟女性的体-液有助于男子长寿。

是以民间常见的寿星捧桃图,往往有一发白脑门凸的老年男子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寿桃凹缝处的画面,其中手指隐喻男子性-器,寿桃凹缝处隐喻女子性-器。

只是道门中人也分三教九流,时日一长,这些房中术、双-修法门渐渐地成了纵欲腐败的源头,也就被人视为歪门邪道。

而在道宗,男人的鼎炉大抵跟女子的月-经带差不离,都是太过隐私的东西,若是让人看见,难免无地自容。

当然,半夜三更有觉不睡,聚众前来看人家月-经带的人更加无地自容。更何况人老了,装了太久的正经,脸皮也越来越薄了。几位长者出得密室,茶也没喝上一口就铁青着脸走了,走时恨不得用宽袍大袖罩住脸。

好事不出门,囧事儿传千里。第二天一早,就有人向清虚观捐出一大笔香油钱,并向容尘子讨教房中秘术的修炼法门。来人还带了两名清纯少女,希望容尘子面授机宜。而这件事在清虚观瞬间闹得沸沸扬扬——原来我们严厉、刻板的知观居然使用鼎器啊……

清虚观小道士们的眼神,开始非常地微妙……

第二章:“海皇”

第二章:“海皇”

次日夜间,容尘子带领弟子做完晚课,方才入睡,突然面前一阵异样,他猛然睁开眼睛,右手掐了个诀,正欲印上对方脑门,突然停了手。

他夜间入睡不点灯,卧房里一片漆黑。面前的家伙离他很近,温软的呼吸喷在他脸上,微微地刺痒。他伸出手,摸到她纱质的衣角,顿时就知道,这个家伙醒了。

容尘子是个中规中矩的君子,实在不擅与女子相处,他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语气和她说话,所以他不得不问了句废话:“你醒了?”

那女子埋头在他颈间深呼了一口气,像一只馋猫看见了一条最美味的鱼:“你真香!”

她整个人都趴在身上,容尘子以手格开她:“饿了?想吃什么?”

她口水都滴进了他扣得严实的领子里,答得倒是坦白直接,且毫不犹豫:“你!”

容尘子将她推开,起身去厨房,临走时想想,又安抚她:“我马上回来,你别乱走。”

黑暗中一只手扯住了他中衣的衣袖:“我跟你一起去。”

容尘子不许:“这么晚了,孤男寡女惹人闲话。”

“啊?那你把灯点上,我怕黑!”

……

片刻后,容尘子的卧室里亮起了一盏油灯,他身后清玄、清素两个弟子捧了两盘糕点、一些素果进得房间。容尘子在圆桌前坐下来,是想要和她好好谈谈的意思:“贫道道号容尘子,你叫什么名字?”

那货坐在桌前狼吞虎咽,半天才抽空道:“你可以叫我海皇,或者陛下,是你们把我从海族皇宫里弄到这里来的?”

容尘子一脸黑线:“少废话,名字!”

这家伙在吐出一枚果核之后终于答了:“哼,宵小之辈,冒犯本座已当天诛,竟然还敢问本座本名?!”

这话她说得威风凛凛,当然如果不是嘴里塞着馒头和苹果、面前堆着一堆果核的话,醒上她海皇的身份,想必会有些效果。无奈这时候她两颊鼓得像包子,效果是没有,笑果倒是明显!

清素捂嘴偷笑,清玄比他老成些,也微弯了嘴角,两个人跟着打小跟着容尘子,是他的心腹,平素里什么事都不避讳。容尘子清咳了一声,这货确实是他从凌霞山一带的海域里刨出来的海皇。前些年海族一直安分,极少在地面上惹事。和道宗的人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近两年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频频兴风作浪。凌霞山海域一带渔舟翻沉者不计其数。渔民无法,只得凑钱委托道宗除妖。

道宗也知道这事非同小可,故而联合一气。而平日里甚为警觉的海族竟然显得一片混乱。道宗的人轻而易举地攻入了海皇宫,有人见财起意收罗了珠宝瓷器无数。但归根到底,最重要的还是海皇!

人心向来不足,太容易得手,便会有人觉得收获不够。海皇是凌霞山一带海族的精神领袖,若是掌控了他,说不定便可以控制这个海域的整个海族。

容尘子倒真是没存控制海族的心思,只是道宗诸人品性良莠不齐,一旦海皇落入道宗,必起纷争,届时又是一场道门劫难。这次突袭海族,伤亡本来不大。但抢夺海族宝物时起内讧,伤亡人数甚至大于战亡人数。

何况这次海族异动,定有内情。故而在众人争相抢夺珊瑚珍珠的时候,他抢先找到海皇寝宫,将她藏匿,秘密带回了清虚观。

只是……这货真是海皇吗?

容尘子顺手将果核收拾到篮子里,看着桌前风卷残云的家伙,这位道宗高人多少有点困惑:“海族与道宗向来互不相干,这几年为何频生事端?”

周围糕点渣横飞,容尘子微微皱眉,对面的人却丝毫不觉:“陆上美食,本座多年不曾品尝,仍然美味如初。唔唔,不过这个糕里面再多放点糖就好了!这个果子味道也不错,唔唔,晚两天摘估计味道会更好……”

“……”看来不待她吃饱,是问不出什么消息了。容尘子看着桌上越来越瘦弱的两盘糕点,也发了狠,示意自己两个徒弟,“去看看厨房还有什么,一并搬来。”

不多时,清玄、清素将馒头、花卷,连带素馅包子都搬了过来。这货吃得肚子圆鼓鼓的,终于一抹嘴,暂缓了进食的速度。容尘子再次咳嗽一声:“海族……”

话刚起了个头,这货不乐意了,一手剔牙,一手还拿着个糕点:“日你个仙人板板!本座堂堂海皇在这里,你一不问我吃得饱不饱,二不问我穿得暖不暖,就一门心思地打听海族!海族海族,张口闭口就是海族,你是海族还是我的海族?”

容尘子被呛得火起:“你也知道你是海族!你身为一族之主,不思种族兴衰,反倒任由小妖兴风作浪!这些年……”

他历数近年来海族的不是之处,半晌无人应。定睛一看,只见对面椅子上那货靠着椅背,正睡得口水横流。

清玄清素也是目瞪口呆,这这这……有皇如此,海族人民也不容易啊。这样的海皇,真的不会给人推翻吗……

第二天,容尘子天不亮就领着诸弟子做早课,回来时那货还在睡。他摇摇头,吩咐道童不得擅自进入他的卧房,随即又去了道堂。清虚观收留了十来个无家可归的孤儿,容尘子得空便教他们念书、识字。

两堂课之后再回房里,那货还靠在椅子上熟睡。容尘子有心将她弄醒,终究顾忌男女有别,没有扰她。不多时观里来了两个香客,特意找容尘子求平安符。容尘子一番应付下来,就到了午饭的时辰了。

他再到房里,见那货终于醒了。

“你……”容尘子张口欲言,这货却十分不耐:“又来了,你还有完没完了。好吧好吧,海族前些年一直挺好的。后来海龟祭司老死了,换了个祭司叫淳于临。本座对这厮也算是恩宠有加、百般礼遇了吧。但这厮竟然将本座软禁在海皇宫里,还说他要造反!”

容尘子听得终于进入了正题,也微微松了口气:“看样子这些年海族异动是这个祭司在作怪了。”

“可不?嗷嗷,肚子饿了。你们道士就这么待客啊?!本座的午饭呢?”

“……”容尘子也不好让她出门,只得再命两个弟子送了饭菜过来,也是个有旁人在场,避嫌的意思。

清玄清素从膳堂搬了一桌素菜过来,容尘子也在桌边坐下来。正要举箸,这货已经将他面前的两个盘子清空了。容尘子挟了一筷子豆腐:“既然如此,海皇有何打算?”

那货又扫空了两个盘子,百忙之中抽空回了一句:“先吃饭!”

桌上八碟菜,很快就清洁溜溜了。容尘子啪得一声搁了筷:“海皇陛下,你的子民如今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你竟然……”

一番说教之词尚未出口,这货指着他碗里的白米饭:“你不饿?”她端起容尘子面前的碗,一把扣到自己碗里,沾着碟子里的汤汤水水又猛吃了一气。

一碗饭尽,她搁了碗,终于现了三分忧色:“唉,其实你说得也有道理,海族人才凋零,如今更是奸人当道。本座其实也是食难下咽,唉,连饭量都大减了。”

“#·¥%……#·#·”容尘子摔门而去,清玄和清素收拾狼藉杯盘。那海皇却又翻到容尘子的罗汉床上,将被子往身上一卷,她忧愁地叹了口气,睡了。

清玄把桌子擦干净,临出门时看看床上呼呼大睡的货,他一脸感慨:“我想我终于知道海族的祭司为什么要造反了……”

第三章:我一定会回来哒!

第三章:我一定会回来哒!

她占了床铺,容尘子晚上睡不好,却终是顾忌着她海皇的身份,怕走露风声,也不敢外宿。好在房中卧榻宽大,他在床边打坐,尽量连衣角也不沾到她。

这货睡相极其不雅,在床上蜷成圆圆的一团,不多时一个翻身,露出一双小脚。她的足生得极美,小巧的指甲上涂着一层膏脂,泛出珍珠般温润的色泽。肌肤更是莹白通透,右脚足踝系了根红色编绳,绳上串了一串精致的铃铛,宛如人间少女般活泼俏皮,全无一星半点海皇的风采。

非礼勿视,容尘子侧过脸,微挑被角,将她遮盖严实。

门外有细细的风声,像是风吹过窗纸。容尘子猛然睁开眼睛,伸出右手,指盖微微一屈,从榻边的案间挑了些许朱砂。微微念咒,食指微弹。只见朱砂激射而出,点点艳红若火光。

门外竟然飘着几只纸鹤,朱砂一触即着,燃起幽蓝的火光。此火又似冷火,并不牵扯其他易燃物什。顷刻之间,几只欲靠近窗户窥探的纸鹤俱都化为粉末微尘。

容尘子神色凝重,看来道宗始终还有人心存怀疑。

次日清晨,容尘子刚刚洗漱完毕就有村民惊慌而来,说是自家二弟妹生了邪病,特地来请容尘子。自清虚观在凌霞山落成之后,附近妖邪大多走避,故容尘子闻说这事,也很有些惊诧,就进门更衣,打算即刻前往。

榻上那海皇还在睡,容尘子严守礼节,自然不能在房中更衣,只得去了密室。正系着衣带,却见她蹦蹦跳跳地跑进来,白纱轻薄却不透明,让她看起来很纯净:“容尘子,你要去哪里玩?”

容尘子没空理她:“下山。”

她赤着足踏在地上,脚踝上铃铛轻响,其声清悦:“我也要去!!”

容尘子对镜整装,如果说前几日他还对这个家伙保持着几分海皇的礼貌的话,那么现在已经视她为废物了:“贫道去驱邪治病,你去做甚?”

这货不高兴了:“不管!我就要去!!”

容尘子一身道袍雪白,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似药似花:“下山的路不好走,你去干什么嘛?何况让人看见,成何体统?”

“我不管!”海皇扯着他宽大的衣袖,大有“不让我去我就不许你走”的意思。容尘子顾忌男女有别,不好伸手触碰她,百般挣脱不开。最后他无法,咬破食指,迅速在掌中画了一个符咒,二话不说摁在她脑门上。

这下这货终于消停了,呆呆地站着不动。容尘子拿被子将她严严裹住,这才抱回榻上。目前为止他还没发现这海皇有任何本事,怕闷到她,又将她的头露出来,这才放下罗帐。

岂料傍晚返转的时候,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