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影帝的娇软小哭包又炸毛啦 > 第22章 他贴在他的颈间

第22章 他贴在他的颈间

在就想吃。”

感受到某样凶器,傅修竹神情一顿,终于后知后觉他说的“饿”是什么意思。

他羞红着脸,眼尾迅速泛起一片潮红,巴巴地望着他:“您......晤......”

席淮臻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堵上他的唇。

他温柔地吻着他。

双手在他身上点着火。

室内很快又是一片春色撩人。

待两人折腾完后,已经是下午一点半。

吃过午饭,席淮臻打电话通知陆文森他们来接。

出门的时候,席淮臻牵着傅修竹的手,极为体贴地扶着他上了保姆车,上了车后,又体贴地给他的座位上垫了个软垫。

其实车内的座椅足够软,但是......

看着男人那柔和的眼神,傅修竹默默将拒绝的话咽了回去,再默默地在软垫上坐了下来。

前排,巫南希和季宁相视一眼,相继暖昧地笑了笑。

车子启动。

席淮臻:“还困吗?”

原本还不觉,闻言,傅修竹忍不住浅浅地打了个呵欠。

席淮臻自认为懂了,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低沉:“躺着眯一会。”

对于男人突然的体贴和温柔,其实傅修竹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的,但对于男人,他也向来不会拒绝。

犹豫了下,他把小脑袋枕在了男人的腿上。

明明觉得困,可此时他却毫无睡意,他怔怔地望着男人坚毅的下颌线,总觉得这一切有些不大真实。这会是自己的一场梦吗?

这么想着,他的眼眶不由泛了红,抓着男人不肯撒手。

席淮臻垂眸看着他泛红的眼眶,心中微紧:“怎么了?不舒服?”因为记得第一次把人弄得过狠,他不管是昨夜还是今早,一直都挺克制。

傅修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仿佛眨了眼人就会消失不见了一样。

缓缓道:“席老师,您喜欢我吗?”

作者有话说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的,总以为离自己很遥远的东西,突然间到了手里,就会患得患失,这就是小竹子此时的心情哈。

第50章:回、回家再帮您

因为脑海里几乎正处于一种放空的状态,傅修竹的声音虽然依然软糯,但却是平常说话的音量。

带着些许不安的软软的声音,在有些安静的车内响起,那一瞬间,车内变得更为安静,前排的巫南希几人连呼吸都不自觉放轻、放轻,再放轻。

生怕惊扰了后排的两人,但同时也默默竖起了耳朵。

席淮臻垂眸与他略微茫然的眼睛四目相对,心脏微微一抽。

这一刻他忽然意识到,他一直忽略了一件事一一哭包精没有安全感。

对他,没有安全感。

为什么?浅色的眼眸难得出现一丝迷茫。

席淮臻的思绪有些飘忽,这些日子以来,对方面对他似乎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生怕他生气,生怕他不高兴。口口声声唤他主人,却时刻怕被他赶出家门,就连如今两人发生了关系,眼底的不安仍然挥之不去。

为什么?是他表达得不够?

席淮臻倏地一顿。

似乎......一直以来他都没有真正和对方说过自己的想法。

所以,哭包精不安,是因为这个吗?

思及,席淮臻轻吸口气,打开后排的挡板,彻底隔绝了前排几人的八卦之魂。

傅修竹仰躺在他腿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举动,乖得让人不自觉心疼。

席淮臻轻轻拂开落在他额前的几根发丝,低声:“小竹......”

傅修竹:“嗯?”

“对不起......”

傅修竹瞳孔骤缩,只觉心脏阵阵抽疼。

刚才那句话虽然是他不经意问出,但却是他的真心话。

以前他只是想着呆在男人的身边就好,可变成人呆在男人身边后,他发现自己变贪心了,贪心地想要得到男人的喜爱。

可如今......

“我一个人独自生活了九百年,我不懂得如何爱人,也不懂得如何去哄一个人开心......”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逼仄的空间里,缓缓响起。傅修竹的心随着被攥紧,泛红的眼眶,几欲忍不住即将上涌的眼泪。

主人这是......要跟他摊牌说明吗?说明自己无法喜欢一个人?

“一直以来,我都忽略了你的感受,没有好好跟你说过自己的想法,让你心中不安,对不起。”

傅修竹双眼倏睁。

男人嘴角轻轻勾了勾,看着他的眼神极为温柔,修长的手指轻轻勾勒着他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目光总会不自觉追随着你,看到你笑,我会开心,看到你难过,我会心疼......”

顿了顿,犹豫了下,他接着继续道:“听到你说喜欢别人的时候,我会很烦躁,心里乱成一团,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喜欢,但如果非要找个人共度余生的话,我希望那个人......”

“是你。”

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是你……

耳边仿佛一直在回响着男人低沉的声音,傅修竹愣愣地看着上方的男人,从对方浅色的眼眸里,他看到了长发垂地的自己。

就好像......对方的眼里只装着一个他。

“您......真的这么想?”

良久,他听到了自己哽咽的声音。

席淮臻倏地捂住他的眼睛,嗓音微哑:“别哭。”

一开始傅修竹还以为他是不想看到自己难过,但很快他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主要是某个东西存在感太明显。

他僵着身体,一动不敢动,白皙的脸颊迅速染红。

在、在家的时候不是刚要过了?这、这才多久居然又......

他羞红了脸,只觉刚升起的那一点气氛完全消散。

席淮臻僵着身体,他不是没见过哭包精哭,但刚才看到对方双眼泛红,眼眶含泪的模样,他竟然一下子就想到了对方明明受不了,却紧咬着唇,发出一声又一声抑制不住的轻昤时,眼尾潮红,眼眶湿润的勾人模样

感受着小腹处急速上涌的燥热,想着这是在车内,前排还有三个大灯泡,他的耳尖悄悄染红。

两人挨得太近,傅修竹察觉到他的身体也在逐渐变僵硬后,心里的那股子羞意竟奇迹般地消散了不少。

他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扫着男人的手心。

顿了顿,他仿佛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又眨了眨眼睛,待感觉男人身体变得更为僵硬后,他又眨了眨,再眨了眨。

对方的睫毛扫在掌心,就仿佛羽毛轻轻扫在心尖上,痒得席淮臻心里一阵一阵麻,小腹处的燥热也愈发无可抑制。

在对方第十次眨眼睛后,他倏地把人抱起,强制对方面对面跨坐在自己大腿上,让他紧贴着自己,并能感受到某个硌人的东西,浅色的眼眸微微眯起:“故意使坏?”

迎着他危险的目光,傅修竹刚刚使坏的小心思消失了。

小腹处被硌得慌,他咽了咽口水,想要往后退一点,可男人却牢牢地将他桎梏在腿上。

他微微仰头看着他,结结巴巴:“对......对不起。”

席淮臻面无表情:“那就是承认故意使坏了?”

傅修竹皎唇,垂头小声道:“嗯。”

心里微微疑惑,明明上一刻他还在担心男人不喜欢自己而难过着,下一刻却又在得知男人对自己并非无意后去挑逗对方,他这是......恃宠而骄?

“抬头看我。”

傅修竹乖乖抬头。

下一秒,男人俊美的五官在眼前放大,薄唇吻上他。

男人的唇不同于他的体温,很是滚烫。

他惩罚性地在他唇上轻轻啃皎、舔舐。

大手不知不觉落到了他的腰间,同为惩罚性地捏了捏。

傅修竹的腰是他身体最敏感处之一,这突然的一下,他不禁张口溢出一声轻呤,紧接着软在男人的怀里。

他努力睁着氤氲着雾气的眼睛,与男人近在咫尺的浅色眸子对视,长长的睫羽轻颤,头上的发绳不知不觉脱落,一头瀑布般的长发,随着披散开,整个人隐隐透着一股雌雄难辨的窒息美。

勾人得不行。

席淮臻原本只是想故意跟他闹一闹,希望以此拉进两人之间的距离,让对方心里更为安心,却没想到小妖精太过勾人,竟把他给撩出了一身火。

这算是作茧自缚吗?

他迅速离开傅修竹的唇,在对方投来疑惑的目光时,把人给摁进怀里,然后重重地喘了几口气,才稍稍缓过来一些。

他贴在他的颈间,有些无奈地低喃:“小妖精......”

傅修竹被他搂得很紧,完全看不到他此时的神情,但却能感受到他的某处正极为振奋。

犹豫了下,他小声:“席老师,您还好吗?”

同为男人,他知道忍着那事有多难受,但是......但是现在是在车里,他也没办法帮忙......

席淮臻一顿,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有些好笑:“你说呢?”

傅修竹脸颊贴在男人的肩上,有些硌,也有些痒,他忍不住蹭了蹭,“我......我知道难受的。”

席淮臻默了默,从喉昽里低低地“嗯”了声。

傅修竹脸颊开始阵阵泛热,声如蚊蝇:“我......等下戏回去后,我......我再帮您。”

闻言,席淮臻只觉小腹一热,好半晌才深深吸了口气,屈指就往他脑门上弹了下,“你这小脑袋瓜里能不能不要整天想着这些?”

傅修竹:“……?”

难道想的不是您吗?

瞧着他略委屈的模样,席淮臻忍不住低低一笑,在他唇上轻啄一口,然后在对方懵圈的目光下,凑到他耳旁,缓缓道:“却之不恭。

傅修竹:“……”

四十分钟后,几人到了剧组。

宋青房老远就看到了席淮臻那高大的身影,他一溜烟奔过来,目光在席淮臻和傅修竹两人之间来回徘徊,最后冲席淮臻竖起大拇指:“牛批!”说完,扭头就走。

傅修竹:“……?”

他茫然地眨了眨眼:“宋导这是......受刺激了?”

席淮臻面不改色:“单身久了有时候难免会有些举止怪异。”

闻言,傅修竹若有所思,遂又偏头看他,好奇:“那席老师以前呢?您不是单身九百年了吗?”

席淮臻:“……”

失策了。

他依然面不改色:“我是死神。”

傅修竹不大懂:“死神怎么了?”

席淮臻语气平静:“我曾经以为死神是没有感情的,所以无所谓单身不单身。”

傅修竹蹙了蹙眉,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但总感觉哪里不大对。

“咳,”席淮臻轻咳,转移话题:“今天的戏看过了吗?”

一说到戏,傅修竹很快就将那一点点疑问抛却脑后,双眼微亮:“看过了,今天一定能比昨天演得更好。”

兴许是那双眼睛发亮的样子太过好看,席淮臻没忍住伸手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加油。”

回到化妆间化好妆后,片场那边还没有人过来喊,傅修竹吞吞吐吐:“席......席老师。”

同样已经化好妆,并且已经换上一身黑色玄衣的席淮臻,偏头看他:“嗯?”

傅修竹:“我......我想去方便一下。”

席淮臻有些好笑:“需要我陪你?”

傅修竹用力摇头,小脸微红:“我自己去就行了。”说完,转身就往外跑。

片场这边的条件不算多好,化妆间里并没有独立的卫生间。

傅修竹小跑着往卫生间去,在经过一间化妆间门外,突然听到一阵小小的啜泣声。

他脚步一顿。

“鸣鸣......你们这些键盘侠是眼瞎了吗?我这么漂亮的脸蛋,当然是纯天然的,你们一个个全都没有鉴

定过,凭什么说我是整容怪?”

“姑奶奶我是睡了你家男人,还是炸了你家祖坟呀?一天不黑我你们就难受是吧?你们这些没有心的东西……鸣鸣......”

傅修竹:“……?”

他脸色古怪地瞟了眼化妆间的门,只见上方挂着一块名牌一一白怡槿。

第51章:亲眼目睹死亡

对于这位昨晚刚跟自己上了热搜的“小姑娘”,傅修竹对其的印象还算是不错的。

他摸了摸下巴,听这哭得还挺伤心,是因为昨晚的热搜吗?

这么想着,他抬手就想敲门,然而在即将敲上的一刹那,他又犹豫了。

从昨天在片场的态度来看,对方似乎并不怎么待见他,此时他若冒昧敲门进去,会不会过于唐突?会不会被对方认为是故意挑衅?

啧..

最终傅修竹没有敲门进去,从洗手间回来后,想起网友说的“白小花垂涎席淮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犹豫了下,他问男人:“席老师,您觉得白怡槿怎么样?”

倏然听到这位被对方亲口说“喜欢”的女人,席淮臻眸光微闪,面无表情:“不怎么样。”

傅修竹微微侧头,有些疑惑:“是吗?可我觉得她还挺不错的。”

席淮臻抿唇:“你想说什么?”

傅修竹:“刚才去洗手间经过她的化妆间,我听到她在里边哭,她在剧组人缘好吗?”

“哭?”席淮臻看他,很快想到了什么,“你是说昨晚那则热搜?”

傅修竹点头。

席淮臻蹙眉:“昨天我让文森去查了,估计今天就会有结果。”

顿了顿,“她人缘好不好我不知道,但以她这种一根筋的性子,看她不顺眼的总不会少。”

傅修竹再次点头,明白了。

昨天那视频,百分之百是剧组里的人给传出去的,而且很有可能还是看白怡槿不顺眼的。

“叩叩叩......”

化妆间的门被敲响。

工作人员:“席老师,傅老师,宋导喊你们去走位。”

傅修竹和席淮臻随着工作人员来到片场,发现白怡槿也到了。

即使经过浓妆遮掩,她的双眼依然还隐隐可见红肿。

走完位后,便是正式开拍。

今天这场戏是坠崖戏,需要吊威亚,由傅修竹、席淮臻、白怡槿三人搭戏。

剧情:胡殷发现了魔宫内有卧底,追着卧底来到悬崖边。

一番对质后,这卧底竟然是狐族派来保护他安危的,这时,听到动静的魔渊赶来。

胡殷为了救卧底,转身下跪求魔渊。

然而魔渊对此不为所动,铁了心要处死卧底。

胡殷心知再求下去也是无用功,转头问卧底:“怕死吗?”

卧底面无波澜:“不怕。”

胡殷笑,越笑越大声,越笑越让人心里难受。

魔渊皱眉:“你笑什么?”

胡殷抹了抹眼角笑出来的泪水,眼眶泛红地望着他,答非所问:“魔渊,我来你魔宫整整九年了吧?”魔渊冰冷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情绪:“是又如何?”

胡殷自嘲地笑了笑:“是啊,那又如何?一切不过都是我自愿的罢了。”

顿了顿,他的声音倏地提高,隐隐带了几分恨意:“可是人生又有多少个九年?”

魔渊抿唇,没接话。

见状,胡殷突然就想通了,眼前这个男人他是冷血无情的,他根本不懂得爱,也不可能会爱人。

这些年,他终究是错付了。

思及,胡殷轻声开口:“魔渊,若有来生,请你还我一个九年。”

傅修竹饰演的胡殷说完这句话,转头牵住身侧饰演卧底的白怡槿,作势要往底下跳。

为了逼真,此时他们正处于八米高的高台上,底下有事先摆好的安全气垫。

然而两人还没跳,宋青房突然一声:“cut__!”

他的目光离开镜头,看向高台上明显不大对劲的席淮臻:“席老师?”

傅修竹回头,只见席淮臻双手正紧紧抵在额头,脸色苍白,身体还在不断颤抖。

他惊了一跳,冲过去扶着他:“席老师您怎么了?”

席淮臻此时脑海里全是轰轰雷声,根本听不进任何人说话。

阵阵雷声,犹如狂怒的巨兽,在他脑海里肆意咆哮,震得他头疼欲裂,连站都无法站稳。

见他这般模样,傅修竹吓坏了,眼眶迅速凝聚雾气,紧紧拥着他:“席老师您到底怎么了?您不要吓

我……”

“席老师......”

“席老师您看看我......”

男孩隐带哽咽的嗓音,终于拨开层层屏障,直达席淮臻的心底。

他浑身一僵,脑海里的雷声逐渐退去,紧接着,一道飘渺的声音缓缓响起:“小珍珠,若有来生,我还你一个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