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从进击的巨人开始地鸣诸天万界 > 第30章 罗热吃着宪兵团统一配给的面包

第30章 罗热吃着宪兵团统一配给的面包

个月好几个钱呢嘿嘿嘿。”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帮你们找到的这个活路!”

几人嬉笑着,一把抓回了正在磕头的男人。

也懒得管他是不是被冤枉,反正这与他们无关,他们也不过是地下街道被随便花钱招来的临时工,佩戴袖章假代宪兵,帮宪兵处理脏活。

现在的黑帮越打越多,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本的王都风平浪静,直到封城开始缉捕清算的时候,黑帮突然变多了,而且越来越多,整天杀都杀不完,到最后,但凡有枪的都被直接当街枪毙,以“威胁罪”处死。

男人的惨叫声越来越远,他的妻子原本以为丈夫只是被拘留,但直到听到声音后才冲出家门。

“哈里森!”她喊道,眼里流出泪水,向着远处伸出手。

孩子们哭了起来,和母亲抱作一团。

屋里,饭菜冷到冰凉。

名叫哈里森的男人被送到了宪兵队,押解的人押着好几个犯人,和其他同伴一起,一小队一小队地进去宪兵队。

敲开虚掩的门,向着里面脱了鞋,把腿跷在桌子上打牌抽烟的几个人道了声人已抓到,在得到不耐烦地应允后,他们把人领去了监狱,却被守卫以“人满为患”为由轰了出来,指引着去马厩暂时关押。

第二天,在法官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哈里森的档案被打着哈欠盖了章。

流水线式的过了一下审理,哈里森的喊叫被无视,不日执行死刑。

“怎么这样……我真的仅仅只是偷窃罪而已啊……”

哈里森的声音嘶哑,在月光的照耀下,躺在马粪堆旁,痛哭着,被旁边的犯人嫌吵,狠狠地揍了一顿,打断了几颗牙齿。

但好在死刑前的一天晚上,宪兵团团长奈尔·德克从保卫王宫米特拉斯的任务里解脱了出来,抽空视察了一下已经乱套了的宪兵总部和分部,紧急把这些冤假错案修改了回来。

原来他们的罪名都被马虎的档案录取输错了一行,哈里森的杀人犯罪名本应该是另一个长相凶狠的男人,但那个男人却只因为盗窃罪而拘留七天,并且他还在监狱(马厩)里抢了哈里森等人的食物,变态而又残忍地性侵了他们。

差点被杀,拘留日满了以后,哈里森终于被放了出来。

那天夜晚,月光凄凉。

他拖着沉重的步伐,绝望地走在大街上,失魂落魄,恍若行尸走肉。

就在这时,立体机动装置的声音从他头顶响起,几张白色的传单落入他的手中,上面这写着:

“三日后,暴动抗权,有志者一揆!——天蝎座。”

ps:

感谢旧貌新颜的一张月票票!啵啵。

第69章把我绑了送到监狱

一揆。

在古代,该词语的意思为“团结一致”,而后被引申为农民对封建领主反抗。

现在,罗热将煽动王都愤怒的人民进行一揆,以他们的暴动抗议,为【天蝎座】争取到更多的成员和公共资源,如果成功了,很有可能会推翻落后的墙内政府,建立新的政权。

但这个行动最大阻力——三大兵团武装力量并不一定会答应,尤其是力量和人数最优的宪兵团,他们设立初期,就是为了保护王,保护王政。

所以在暴动掀起的初期,一揆组织必定会受到宪兵团的顽强反击。

对此,罗热做好了牺牲天蝎组的觉悟。

就算组织里的人全部战死也无妨,一揆组织一定要在王都形成气候,最好能够割据一方,这样的话,做什么都会有很高的话语权。

毕竟力量才是一切。

在“蝎子商行”——由内利打理的货运组织里,罗热想好了后续一切的打算,并且把一揆的时间设在三日后。

就在这三天里,由罗热打乱的天蝎组成员,化整为零,散布在四大区,每天收集情报寄给罗热。

通过的上面的情报,罗热知晓现在的黑帮势力局势。

最大的卡门帮最早被打掉,老大卡门被凌迟处死,极其之惨。

在它覆灭后,身为卡门帮的附属组织——天蝎组被得到资料并彻查,组织里不少人都受到了波及,不过幸好罗热及时告诉他们,让他们做好了规避措施,损失尽管很大,却也还是避免了覆灭。

现在天蝎组的力量只有大部分新人和一些老成员。

除去利威尔不算,新人里十有八九的兵员素质,竟然个个都超过了宪兵队的士兵标准,称得上算是精英,但只差战场经验。

罗热预言,到时候一旦和宪兵开战,那么这些看起来训练有素的新兵,极有可能落入下乘。

所以,罗热打算在此之前多锻炼锻炼。

于是,他便亲自带领着新人,进行了一次特殊的活动。

这活动不是偷窃也不是抢劫,而是游击。

潜藏在山里,对附近巡逻的宪兵进行袭扰,慢慢锻炼实战经验。

最主要的就是让他们亲手杀一次人,趁早克服内心的罪恶感,这样的话,才不会在上战场的时候,看着满手的鲜血愣神。

那样的话,死得只会是他自己。

在这个的残酷的世界,怜悯向来都只能是强者才能自我标榜,因为弱者都已经被欺辱致死。

这是罗热曾在马莱的“侵略战报”上悟出的道理,有太多的好人因为怜悯而丧生了。

马莱利用妇女和儿童做诱饵,将躲在厚厚高墙堡垒里的人唬住,继而实行毁灭打击。

他们犹豫了,他们也死了。

罗热不想让自己手下的人也这样。

抛弃怜悯会被神明唾弃,但不抛弃怜悯会被死神捡起。

为了能有力量摧毁马莱,罗热觉得有必要这么做,而且是必须深信不疑的这么做。

接到罗热的命令,天蝎组的手下已经连续好几天在四大区散发传单了。

虽然发出去了很多,但却并没有任何的人有过表示,他们都是一脸惶恐,一边看一边犹豫。

奉命观察他们看到传单表情的图尔斯头都大了,怎么回事?他们不该兴奋起来么?

还是说,他们以为这只是恶作剧而已?

“老大,他们好像并不在乎,那些传单一张也没有被他们拿,全都散落在地面上。”

“第二天呢?”

“啥?”

“你再等一天,等第二天再告诉我结果。”

“哦哦。”

图尔斯点点头,却不明白老大的用意。

直到第二天,他看到原本地面上散落着的传单,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张不剩的消失了。

翻看了垃圾桶,发现并没有被扔。

这也就是说……

他们认了?愿意暴动?!

但是为什么又没有什么表示?

如实转告罗热,图尔斯诉说了自己的疑惑。

哪知罗热只是笑笑。

“再等等。”

又一日。

宪兵察觉了这个传单,并且开始挨家挨户地收缴,将它撕毁焚烧。

与此同时,有私藏这个传单的人,都会被关押,等候审讯。

果然没有人再敢捡这个反动传单,他们纷纷避而远之,生怕危机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于是,传单再度散落在大街上。

宪兵团每天晚上,都会派上几个人,清理以及焚烧。

各地的大小印刷馆都被查封,被严格管控,搜查,但都没有搜查出来到底是谁印的这个传单。

同时,对黑帮的打击仍然没有停止,并且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牺牲越来越大,死人来越多。

很快,传单上写着的第三天到了,预想当中的一揆事件并没有发生,王都依然像往日一样平静且危机四伏。

图尔斯现在走在大街上都战战兢兢的,生怕被什么人给盯梢跟踪了。

绕了很久的路,确认没有人跟随后,他才敢进到老大罗热的房间。

“老大,人民已经被镇压了,现在不可能再反抗了,他们怕了。”

“是吗?”

罗热吃着宪兵团统一配给的面包,咬开一口,看到里面掺杂的沙土,又笑了。

“就快了,再等等。”

“已经是第三天了,我们要是再不出手做点什么,人民就真的觉得这个是恶作剧了,到时候真的成了笑话,咱们恐怕也不好过……”图尔斯低沉道,“现在蝎子商行也被怀疑了,一旦有哪个兄弟嘴不严,显露出了一点半点的消息,就全都完了。”

听到这话,罗热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心想确实。

“那就出手吧,执行计划的第二步。”

“太好了!老大!你说,做什么?!我们都愿意跟着你干!”

图尔斯兴奋道。

哪知罗热用手指挠了挠鼻翼,很随意的说出了一个让人惊愕的话语。

他说:

“第二步计划,把我绑起来送到宪兵团。”

“???”图尔斯愣了一下,怀疑自己听错了,“老大您的意思是……”

“啊,我说把我抓了捆起来,送到监狱。我相信你图尔斯,这点小事你能做到的。”

“???”

图尔斯人傻了。

啥?

第70章还记得你被抢的赌场吗嗯我干的

奈尔·德克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王室留下的这个烂摊子,整个王都,城内城外,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实际上暗潮涌动,处处充满了对王政的敌对之音。

身为宪兵团的团长,奈尔的压力是真的太大了。

一切决定都是王室下达的,一切好处都是王室获得的,而王室留下的烂摊子烂屁股又都是他们宪兵团去擦的。

原本,对于宪兵团,奈尔可以说能够完全掌控,毕竟他们思想一致,直到现在都没有过背叛的现象,但现在却根本不敢这么说,王室高压政策,以及封城举措,已经闹得人心惶惶,民众怨声载道。

身为执行者的宪兵团也因此做出了不少违反法律法规的事情,弄得现在民众对宪兵团的看法,就像是在看一条王室的鹰犬。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个道理,奈尔是真想好好地跟王室讲一下,让他们好好在城里走一走,好好在城里看一看,看看自己到目前为止,究竟在王都做了什么。

但每次来到王宫,他就又说不出口,就算偶尔借机说了出来,也会被忽视。

在王室的眼里,民众的言论似乎并没有那么严重,一切还都有所转机。

只要恩惠到位,民众迟早会倒转态度,反过来摇尾吠鸣。

只有奈尔最清楚,从王室粮仓下放的粮食,有多少是被各层各界权重人士克扣的,咬一口,满嘴的沙石,民众会满意?

目前宪兵还在拼命维稳,但奈尔从满大街的“一揆传单”里,已经能够明白,民众早就受不了了,他们迟早要反!

“头疼啊……”

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奈尔长叹了一口气。

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眼前的局面。

现在外围的驻扎兵团已经回防,就连在外调查的调查兵团也被召回,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希望他们能给宪兵团分担点压力。

就在这时。

“咚咚”。

门被敲响了。

“进来。”

奈尔说道,稍微坐正了身体,振作了精神。

门口进来一个士兵,身穿军大衣。

“团长,外面有一伙人,说是抓住了黑恶组织天蝎座的老大,希望能把他关押起来。”

“天蝎座?”奈尔想起了什么,在桌上的文件里翻找了一会儿,找到了关于这个组织的资料,点点头。

嗯,史托黑斯区的,也是个大组织。

“带进来。”他说。

士兵敬礼,退了出去。

不一会儿,罗热被带了上来,双手被反剪着绑了起来。

比对着资料,奈尔确定这个的确是天蝎座组织的老大没错,但为了稳妥,他还是问了问。

“你就是莱纳·布朗?”

“是的。”

罗热点头。

看还是个年轻人,奈尔有点可怜他,又有点好奇,便在资料上的档案上仔细翻了翻。

让我看看你这家伙犯了什么罪吧,他想。

但翻来翻去,没有。

天蝎座组整个黑帮案底档案上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不仅如此,他还曾一度被宪兵团承认过,立了名目,算是一个民间自我管理的组织。

只是这种民间组织多半不会被宪兵队书面承认,只会是“默许”,而且每年也会收取大量的维持费,用以充当军费。

这样的组织,你说他黑吧,确实,非法创立,但你说他白吧,法律又不允许。

这种组织的头目能被抓过来确实蛮尴尬的,抓也不是,放也不是。

按照以往,奈尔可能就会等民众的注意力转移的时候,把他重新放了,但现在不行,现在要放,估计离民众暴动也就不远了。

“……”

两难,这使得奈尔陷入了思考。

片刻后,他叹了口气。

算了。

“关起来吧。”奈尔说,看了看罗热,“莱纳布朗这种事情你我心知肚明,所以,只能算你倒霉。”

听到这话,罗热平静地点点头,算是认命。

奈尔见对方还挺配合,不由得还有点欣赏他,也起了找机会放他走的念头。

但就在他每天例行向王室汇报的时候,他向往常一样,向王室报出了已经被击毁的黑帮组织,说出“莱纳·布朗”的名字时,王室一众大臣都提起了精神,面露喜色。

“奈尔团长,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次。”

“啊?哦,卡门帮附属组织——天蝎座的头目,莱纳布朗贼头已经被抓捕。”

“好!”大臣们喜形于色,尤其是罗德·雷斯领主。

“快把这混蛋带上来!”他们喊道。

但很快就被罗德阻止:“各位还是自行去看为好,这等贼头,万一有什么后招,只怕……”

“哈哈,雷斯卿,你不要这么杯弓蛇影,依我看……”一位大臣说了一半,忽然看到周围人的脸色不对,当即意识到了什么,便连忙改口:“好好,自行观看,自行观看。”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个暗杀了两名领主还全身而退的家伙,身上还拥有巨人之力,万一在王宫变身,只怕谁都跑不了。

“奈尔团长,现在这个莱纳布朗被关押在什么地方?”罗德雷斯问道。

“啊,说来尴尬,现在宪兵团监狱已经没空位了,这个人目前被关在马厩,由巡逻班日夜看守。”

“马厩吗?这并不稳妥,我建议把这个家伙送到地下监狱。”罗德雷斯说道,虽说是建议,但语气不容置辩。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身为士兵奈尔也只能点头。

“是。”

当天,罗热被转送到地下监狱,和一群黑帮头目关在一起,其中就包括当初拍拍罗热肩膀,告诉他年轻人大有可为好好干的卡门帮头目——卡门。

此时的他蓬头垢面,身上疮疤无数,坐在床铺上双目无神,直到看到熟悉的面孔进来时,才终于恢复了光彩。

“你也进来了啊,莱纳老弟。”他忽然站了起来,哑然地笑笑,满是嘲蔑。

在被关起来的时候,他还曾因为,自己给了天蝎组力量,却使得天蝎组最后名义上附属卡门,但实际上不可控的原因而沮丧着,现在看到他也进到了监狱,内心别提多窃喜。

见到自己被嘲笑,罗热挑了挑眉,坐在卡门的床铺上伸了个懒腰:

“大哥,哦不,卡门老兄,还记得当初你的金库被偷走的一大笔钱吗?嗯,我偷的。”

第71章我认得你罗德雷斯领主

“???”

卡门愣了一会,随后嘴角扯动脸皮笑了起来,额头绽出青筋,眯着眼。

“啊,这事啊,我早就忘了。老弟,你不会还记得吧,哈哈。”他故作轻松道,牙根咬得死死的。

他知道,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