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娶我 > 第1章 正回忆着

第1章 正回忆着

《娶我》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老街(1)

三月的天气乍暖还寒,空气中一会儿有浮土,一会儿又因为阴天,带上了点潮湿的味道。陈玫越来越讨厌北京的天气了,虽然她没有想过迁居别的城市,但是对这个她生活了二十七年的城市是越来越提不起兴趣了,尘土飞扬、缺乏商务与文化气息、生活不便利……你可以拿一堆这样的词汇,来形容这个已经快看不出古老文明的城市。

当然,令她更不满意的还有北京的男人,概括本质,三个字便可以形容他们,那就是“不靠谱”。虽然北京爷们儿里也有些才华横溢的,比如老舍、王小波、石康等,可惜她一个也不认识。那些过过招的,人人都有说相声的口才,相处下来,大多让人失望。虽然她爱过的、恨过的、正交往着的、正动着心的,到目前为止全是北京男人。究其原因,她认为那是从前听不惯别的地方人说话。而为了自己未来的幸福生活,她决定破戒了,只要让她高兴,什么地方的人都成。

下午的两点三十三分,陈玫在方庄的一家啤酒屋兼咖啡厅坐着,随手翻着一本时尚杂志,在等魏欣欣的空当里,她满脑子想的却还是北京的男人,比如陈朗和高博。手机里忽然传来《青花瓷》的歌曲片段,打开来看,是陈朗发的一条短信息:“最新哈佛营销案例:一男赶集卖猪,天黑遇雨,二十头猪未卖成,到一农家借宿,少妇说:家里只一人,不便。男:求你了,大妹子,给猪一头。女:好吧,但家只有一床。男:我也到床上睡,再给猪一头。女:同意。半夜男同女商量:我到你上面睡。女不肯。男:给猪一头。女允,要求上去不能动。少顷,男忍不住,央求动一下,女不肯。男:动一下,给猪两头。女同意。男动了八次停下,女问为何不动了。男说:猪没了。女小声说:要不我给你猪……天亮后,男吹着口哨赶二十头猪赶集去了……哈佛评论:要发现用户的潜在需求,前期必须培养用户的需求,因此产生的投入是符合发展规律的。”

陈玫回:小流氓(这是她认为最经典的网名)!

陈朗又回:太伤人了,人家在教你谈客户。

陈玫笑了笑,在沙发上靠了一会儿,便招手向侍者要了一杯普通的咖啡,继续自己刚才的思绪。

她实在是想与交往了三年的男友高博分手了,当初是上了他甜言蜜语的当才与他好上的,而几年下来,她越来越想不明白他有什么值得爱的,除了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与呵护,其余的任何细节都乏善可陈。可是怎么开口呢?高博并不是个脾气好的男人,虽然对陈玫是百依百顺,但明显带着“忍耐”二字,或者说完全是因为喜欢并且拥有她,才会纵容她。陈玫从前也因闹别扭提过分手,当时高博可是说过,如果她跟别的男人有染就打折她的腿这种话。虽然只是句玩笑话,但对于优柔寡断的陈玫还是有点威慑力的。

说到使用暴力,高博只在两年前给过陈玫后背一巴掌,而且是基于陈玫令人难以忍受的长时间语言攻击。冲突诱因是他们租的房子漏水了,陈玫觉得这毕竟是因为便宜没好货。当时她发言的具体内容记不清了,中心思想大致为指责他是个没本事的垃圾男人,令人厌烦。高博开始是一言不发地听着,但是在陈玫递进地、不重样地控诉了二十分钟后终于变了脸色,并飞起一掌打断了陈玫无休止的抱怨。

陈玫很清晰地记得当时的场面,这一巴掌即刻让她白嫩的肩膀上出现了几道手指印,火辣辣的痛感还没上来的时候,她的泪水已经像喷泉一样流了出来。高博很快就知道错了,连忙一边跪下去抱女朋友的腿,一边温柔地说:“宝贝儿,是我错了,对不起,原谅我吧……”陈玫是个被父母宠惯了的小美女,当时委屈的感觉一股股地往头上撞,根本听不进去高博的道歉。她光着脚一次次地朝门口跑去,只想快一点够到自己的白色皮凉鞋,离开这个南城的破房子,去找自己的妈妈,跟她说她真后悔没听她的话,竟然跟这么个男人混在一起。但是每当她快跑到门口的时候,高博都会冲过去抱住她两腿的膝盖,把她举起,一步一步走到卧室,然后把她轻轻放在床上,一脸温柔地说:“别走,宝贝儿,我发誓以后你无论怎么骂我,我都不会再动你一下,你看我的表现好吗?我不能没有你!”

“我就走!就走!就走!我要回家!”那个晚上,陈玫一次次挣脱他的手跑到门口,却一次次被高博抱了回来,直到身上的手指印退掉了,她也累了。高博这才很体贴地帮她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把她小心翼翼地放在大木桶里,像父亲给自己年幼的小女儿洗澡一样,为她做这一切……

想到这里,陈玫不禁叹了一口气,之后喝了一小口咖啡。其实和高博之间,感情还是有的,但她在心里还是经常会抱怨,怨他不能给她安全感,怨他至今一事无成,这是既庸俗却又正当不过的理由,是很多与平庸男人相处的女人心中的大疙瘩。可是想想看,一个和她同岁的男人能有多大成就呢?虽然e时代造就了很多少年富豪,但放在几十亿人民里不过是凤毛麟角,再说陈玫的不满也不是钱这么简单的问题,关键是她看不出这个男人有什么核心竞争力,也不能给她带来任何值得仰慕,哪怕是值得学习的东西,一点儿都没有。她只是在他温暖的羽翼下生活了三年,受到了一些小女生需要的宠爱,犹如一只廉价的猫躺在没落的主人怀里。她也曾经为各种感人的细节快乐过,甚至自豪地和她的闺蜜们说她有个保姆型的男友。

不过,女人总会长大,会面对很多事实,现在她已经受够了。高博在父母的资助下买了房子,买了车,显然是想结婚了。面对这局面,陈玫不止一次在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头雾水,先是不知道身处何方,然后看着身边自己挑选的大衣柜,默默地想,这是我的家吗?我要和高博这样耗下去,直到烂在这个房子里吗?她越来越清晰地感到,这不是她想要的男人,他很难让她欲火焚烧或者激情澎湃。

那么她要的男人是谁呢?该不是刚才发短信的那个陈朗吧。陈玫搞不清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个男人,还是受到了他的诱惑。她不大认可自己那天的表现,当她被他按在钱柜ktv的墙上亲吻的时候,怎么没有像影视剧中那样,飞上去一个巴掌,或者咬上一口,起码也该推开他,跑掉……

正回忆着,窗外刮起一阵微风,路边的树叶有了点颤动。陈玫的思维有点凌乱,或许在二十七岁的当口,她油然而生一种紧迫感,爱人,谁都需要的,可是她呢?现在却要从零开始,不,根本就是从负数开始。也许她不该把这一切迁怒到北京男人这个群体上,更不该迁怒于自己生长的这个城市吧,毕竟生活的每一步,都是自己走的。

“我说,你发什么愣呢?”魏欣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面前,做工精致的白色衣裙配上chanel白框墨镜,一副十足的二奶相儿,她身材好得让人怎么也看不出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哎,等你好久了,没事只能一个人胡思乱想了。”陈玫叹了口气,看了一眼窗外,有几个人正在街上悠闲地走来走去,她说,“怎么那么多人闲得没事儿不上班,在这儿瞎晃悠呀?”

“你这是说你还是说我呢?”魏欣欣先把gucci包包扔到沙发上,坐下,招呼侍者要了杯咖啡和一块提拉米苏点心,之后便从包里掏出香烟,准备点着。陈玫赶紧拦住:“老大,看看旁边的牌子,这里禁止吸烟呢!”魏欣欣愣了一小会儿,沮丧地把烟收了起来,忽然想起自己迟到的事情:“这桑塔纳3000可真是一到年头就不行了,上月刚修过一次,今天又开锅了,我家司机刚去修,还不知道一会儿能不能好呢!所以我半路只能改为打车,还碰到了个不认道儿的的哥。”“你那车够年头了啊,再买一辆新的呗。”“买?我当然想换辆好的,可是钱不够呀!”“你那香港前老公不是一直在给你赡养费吗?”陈玫怎么看她都不像换不起车子的主儿。魏欣欣翻着白眼往沙发上一靠:“你可别提那赡养费,是给我那两个孩子上学用的。我那大女儿都十岁了,过两年就该去加拿大读中学了。”

陈玫一阵羡慕:“瞧你多好,早早地要了孩子,孩子大了,你还年轻,还可以享受生活。”魏欣欣一笑:“得了吧,我还羡慕你呢,有个疼你的男友,还没有婚姻的拖累,结婚早有什么用,虚度了这么多年的光阴,我看谈一辈子恋爱才好呢!”“算了,有几个女人能像你这样,周游各国,尝遍全球各种男人的味道呀!现在想起来,我活得才叫苍白呢。”

听了陈玫的话,魏欣欣一脸诡异的表情:“我听出来了啊,你这是对你的男朋友不满意呀!”陈玫喝了一口茶,悠悠地说:“我……可能就没爱过他。”“那你和他混了四年?”“他对我好呀,我习惯了呗。但是现在,我真的不想就这么过下去了,想到结婚,我就不甘心,沮丧……”“你这损人不利己的妞儿,你有几个四年可以荒废得起呀。”“是呀……”陈玫忽然也很想抽烟了,她下意识地摸了摸手袋,“我的岁月就这么蹉跎了。青春该失去得有价值不是吗?可是我毫无知觉地走过了青春……”

魏欣欣盯着陈玫的脸,稍微停顿了一下,问她:“你是不是有下家了?”陈玫沮丧地叹了口气:“没呀!你给我介绍一个吧。”“谁信!”魏欣欣斜睨了她一眼。陈玫又叹了一口气:“有段时间觉得高博还挺好的,天天载我上下班,我过着很踏实的两点一线的生活,后来才发现,这种生活过了几年,除了他我好像什么男人都不认识。”

“他肯定是怕你跑了,所以寸步不离你左右,居心叵测呀。”说着魏欣欣诡异地一笑,“不过我看你还是招了吧,现在肯定惦记上什么人了。”陈玫本不想说那么多,但一转念,反正是想解决问题,不如告诉她:“你别说,还真有一个,可是我说不太清楚对他的感觉。他是合作单位的人,而且还不是直接发生工作关系的人,从第一次在他们办公室偶然见到,他就总是盯着我看,后来又有别的契机,就那么认识了。本来没太当回事,但是他现在天天给我打电话,每次最少也得聊一个多小时,还送花去我单位,天天特贫地说爱我,跟复读机似的,再加上他还蛮帅的……”

经验老到的魏欣欣听着陈玫的叙述,觉得和这个男人相比,陈玫实在是太嫩了,她换了种语重心长的口气:“妹妹啊,现在你和这个人交往还不深,看起来,他倒是个会讨女人欢心的家伙,但究竟值不值得你投入感情还不好说,你最好想清楚吧,和现在的男友分不分手,是你自己的需要,和这个男人的出现最好不要挂上钩。”陈玫点点头:“我承认我是有点喜欢他,但是也不确定就要和他交往的。我是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如果不和高博分手,我就没法得到我想要的感情和生活。”“那就分吧,大破才能大立,不过对这个新认识的白话蛋,你还是留点心眼儿好……”“别这么说呀,多难听。”“哎哟,不能说他呀?还真动心了你!”

陈玫很享受这种下午茶时间,两个女人谈谈感情,谈谈男人,这才是女人的生活。前几天,终于不去想男朋友能不能养活自己这种没用的问题,鼓起勇气辞职了。天天面对着办公室那个瘪脸瘪嘴的变态婆娘,时不时还得穿对方扔过来的小鞋有什么劲儿,以后再也不要找有女上司的工作了。顷刻间,一个女人能面对的难题似乎都集中到她身上了。分手、找房子、找工作、谈恋爱,是她现在需要进行的四件事,不过她告诉自己,解决这些问题,才是她人生的真正开端。魏欣欣也在一旁鼓励她:“别担心,妞儿,以你的能力和姿色,将来肯定美好。”

下午茶总有结束的时候,回家的路上,她一直在琢磨怎么结束同高博的这段男女关系,但是除了挑明直说,并没想到什么好主意。钥匙插进钥匙孔的那一刻,陈玫的心开始突突地跳,晚上怎么向高博开口呢?他会不会气得动手打自己?或者杀了自己?

门开了,有个人赫然站在眼前,吓得陈玫先是尖叫,随后把手袋扔到地上,并立刻用双手捂住头,待逐渐平静下来,才发现是高博。“你这么早就回来了?吓死我了。”陈玫埋怨他。高博却笑容灿烂:“宝贝儿,你胆子也太小了,今天事情完得早,我提前回来了,听到脚步声就知道是你,所以来迎接你。”他一把把陈玫拉了过来,牵着手带她到餐桌前,说,“你看,我给你买了什么?”桌子上有一个碟子,里面整齐地摆放着四个红得发紫的李子,“这是你最爱吃的,四个就要十几块呢!都归你啊!”“你真好,亲爱的。”陈玫拿起一个放到嘴里就咬,甜中带酸,还有点涩涩的味道,她很喜欢。“嗯,真不错。既然你这么可爱,我就做餐晚饭来报答你吧。”陈玫觉得分手前该对高博好一些,她边说边要往厨房走,高博却从身后温柔地抱住了她,并且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不着急做饭啦,咱们先做爱好不好?我想了……”陈玫不好断然拒绝,毕竟现在她还是他的女友,毕竟她背着他被一个男人吻了,毕竟不久后她就要伤害到他了,陈玫百感交集,像游魂一样被高博牵引着走向浴室。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章·老街(2)

这似乎已经不是她爱做的事了。与高博在一起像是例行公事,算不上痛苦,也没什么快乐可言。他们先是一起洗澡,站在自己挑选的浴缸内,忽然想到魏欣欣说她“损人不利己”。自己还真是无聊至极,这房子里的一切都是按她的意愿准备的,四周还残存着未散去的装修味道,而她却在这个时刻决心离开了。她奇怪怎么任何事都是这样,总是到最后不得不面对的时候,她陈玫才会有所作为。

温热的水从头顶蔓延至全身,高博的手也在她全身游走,比水还温柔,他亲她的脖颈、耳朵、嘴唇。陈玫闭上眼睛,轻轻地皱起眉头,还是不看对方舒服些吧,她所感觉到抚摸似乎不是来自眼前这个男人,她再次想到了那天在ktv的场景,这个场景在短短的两天内,已经在她脑海里出现了很多次。

那个下午,陈朗和她,两个人在一个大大的包间里,她唱着一首《我愿意》,观众只有陈朗一个,这男人看得她有点尴尬,搞得她声音发颤。他坐着也无聊,干脆走过来绕到她背后,轻轻地来吻她的耳垂,扩音器里的声音更显示出陈玫的紧张了。陈朗在她耳边一呼一吸,让人浑身痒痒,她放下麦克风,躲开陈朗的身体,一边说着“不想唱了”一边回到座位上去。陈朗慢悠悠地追过来,站在她的面前,与她面对面地低下头,并用一只手托起她的脸:“你不觉得咱们可以在这儿干点什么吗?”面对他的挑逗,陈玫先是觉得身体某处不争气地一阵发热,她赶紧把身子往后移了一下,同时感觉自己这一汪春水般的目光,足以把男人变成野兽。陈朗的呼吸果然更重了,他弯下腰来抓住了陈玫的双手。“你干吗?”喜悦和惊慌奇妙地掺杂在一起,陈玫又把身体往后挪了一下。陈朗的手攥得更紧了,他想这女人的手腕可真细呀,他自顾自地把她的两只纤细的手抬起来按在墙壁上,嘴狠狠地压在了她的唇上,陈玫的嘴唇上残留着甜甜的橙汁的味道,与耳朵后面“第五大道”的香水味一起刺激着他的情欲。

“别闹了,你别闹了,你们建国门一带的男人就这风气呀,再这样我生气了。”陈玫开始扭动身体,试图挣脱他的控制,但很显然,她只用了五分力,女人呀,总在想要的时候说不要。“你干什么呀,你该尊重我!”陈玫把脸偏向一边,声音温和却坚定,门外有服务生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