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王,请踩我 > 第10章 莫瑶瑶脸直抽抽

第10章 莫瑶瑶脸直抽抽

轩聘用莫瑶瑶可能与他那个大妈有关,这一番详细的分析是第二天找上门来的李冬说的。

李冬是阿米的新男友,做心理咨询师那个,由于阴差阳错莫瑶瑶还是第一次见到他。

这人长得不是那种英气逼人的帅,而是很温和,还带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不过个子倒不矮,一米八左右吧,和穿上高跟鞋的阿米正好相配。

李冬是早上八点给阿米打电话说要过来一趟的,于是阿米就收拾妥当之后在莫瑶瑶家等他。

要说李冬为什么要来莫瑶瑶家找阿米,其实也是出于男人的一种无奈。最近莫瑶瑶失业,阿米有限的那点时间全用来陪她了,身为男人的李冬意识到比起情敌,闺蜜才是一个男人的天敌。至少昨晚阿米在接到杂志社电话后,丢下正待解决生理问题他,直接跑到莫瑶瑶家呆了一整晚,这让李冬很惆怅,偏偏还不能说什么。

所以今早他就跑来了,一来就听阿米说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很轻易地就把这后面的真相推理了出来。当时莫瑶瑶看着李冬的眼神满是敬佩,觉得他不去当福尔摩斯真是可惜了。

“说实话真不爽,明知道没办法拒绝,可是就这么被人威胁着上班真是太郁闷了!瑶瑶,要不我想想办法帮你推了齐轩那边的事儿吧!”阿米显然对于齐轩这种做法有点义愤填膺,内心深处的正义感正具现化地往外冒,莫瑶瑶仿佛能看见她身边因热情而燃起的熊熊烈火。

“你可别再招齐轩了,他既然都说你能来找我了,那肯定还有后招。我其实没什么,不就是去上班当挡箭牌吗,其实……”说到后来莫瑶瑶也说不下去了,感觉就像是被人用刀逼着上刑场一样,真别扭,也真不想去!

谁知这时李冬推了推眼镜:“我觉得你们的想法不对,这明明是个好机会。”

“瑶瑶最近正好没有工作,齐轩给你送来了一份高薪的工作,刚好解你的燃眉之急。你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充实自己,多考点证什么的,反正工作清闲。也可以偷偷找工作,只是要注意不被齐轩发现了就行。当然有可能就算你找到工作了他也不肯放你,这就要看你怎么做了。哪怕是做闲职,你在齐氏风投一定有机会接触到一些商业机密,不用偷也不用泄露,只要记下来,到时候他要是阻止你跳槽就当成筹码,怕什么。”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不错,之前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李冬笑笑:“你现在处在合理延缓期,稍微的焦虑和看问题不全面是这个时期的特点,其实只要冷静下来就能想到的。”

阿米点点头:“好是挺好,可是齐轩办那点事真让人不爽!为什么要请瑶瑶去那种餐厅吃饭?制造绯闻吗?万一被人发现,他就是多了个八卦,瑶瑶可是没法做人了。”

李冬搂住她的肩膀:“别生气,其实我大概能猜到他的原因,他想要聘用莫瑶瑶,又怕她是那种会沾上身的女人,所以才用这种办法试探。其实你们这么想就行,他也挺可怜的,不仅总是被人纠缠还自恋到自我认知失调的程度,咱就当不跟心理亚健康的人计较不是。”

说完还调皮地眨眨眼,弄得莫瑶瑶真的有点同情齐轩了,被人这么腹诽。

之前她一直对心理咨询师谈一小时话就收费成百上千的价格感到非常不平衡,可是现在跟李冬聊上一会儿,觉得要是心理咨询都是他这样的,确实值这个价。至少一小时之前她还是迷惘的,而现在她却这么想,有人把工作金钱送上门来,她为什么不要?

Whynot!

作者有话要说:我知道最近万年青戏份少,大家忍耐一下……

第18章李冬...

聊了半天之后已经是十点了,莫瑶瑶抽空去看了看阳台上的万年青,发现就剩个空盆,就知道他不知什么时候出去工作了。其实她没必要这么担心的,就冲万年青那赖皮劲儿和墨言那面冷心热的性子,怎么说也不会因为迟到一次就被开除。她其实只是想看看万年青有没有偷听他们说话,对就是这样子!

阿米聊到一半的时候被电话叫走了,事实上她基本上是没什么休假的。人家假日最闲的时候是她最忙的时候,能挤出来这么点时间又陪闺蜜又陪男友已经是阿米的极限了。

临走前她嘱咐李冬好好给莫瑶瑶做个心理辅导,她觉得莫瑶瑶最近有点神经质,大半夜的总往阳台跑盯着一盆花干嘛,不会是没男友把感情都寄托在花上了吧?

莫瑶瑶听了这话满脑袋汗,自从万年青出来阿米就来她家住过两回,她也就半夜起来看过几次,这都被阿米给发现了,要不怎么说她是孙悟空的徒弟呢。她很怕阿米现在突然跑到阳台看那盆花,这好好一观赏植物突然就剩个空盆谁见到都奇怪。

好在阿米忙得没时间,丢下李冬和莫瑶瑶就走了,也不怕她男友和她闺蜜两人独处一室弄出点什么事来,要知道这年头撬墙角的可不少。

莫瑶瑶见阿米风风火火地走了,便邀请李冬下去喝杯咖啡,毕竟两个人在屋子里很别扭。

在咖啡馆里莫瑶瑶没提阿米说的感情寄托的事情,而是问李冬对于阿米这样丢下他跑去工作的事不觉得生气吗?要知道因为这事阿米前男友没少跟她吵架。

李冬推了推眼镜:“她喜欢我就支持,又不是高中生,非要感情好到两个人黏在一起,知道她心里有我就行了。”

“那你不会抱怨她工作太不稳定风险太高吧?”莫瑶瑶很认真地问。她没见过李冬,今天是第一次接触他。出于对好友的关心,她需要知道李冬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冬看着莫瑶瑶认真的表情,也很认真地说:“前几天哈医大的血案听说了吧?”

莫瑶瑶点头。

“医生的职位其实风险挺低的,可还是遭到无妄之灾不是吗?”

“以前有个青少年犯罪案例说,有一个女老师在上课的时候训斥了一名学习成绩较差的学生,当然言辞可能过激了些,又是在同班同学面前。于是吃饭的时候,那名学生伙同几个同学袭击女老师,用食堂的勺子把她的眼睛挖出来了。”

莫瑶瑶把奶茶里的珍珠给吐了出来。

“还有一家,由于丈夫老实,妻子和娘家亲戚总是训斥他,有一年过年小姨子在他们家暂住发生口角,那个据说老实的丈夫用菜刀把小姨子砍死,并将妻子砍伤。大舅哥跑来拉架时,被砍伤胳膊。”

莫瑶瑶看着面前的奶茶喝不下去了。

“还有也不是什么犯罪心理学案例,就是我国每年因交通事故去世的人还少吗?”

“反倒阿米的主编,以前也是盯梢出身的,现在安安稳稳地坐在位子上支使手下人干活,自己养了一肚子肥油。”

“教师、医生不都是低风险行业吗?可是这些人中也有出事的。而像警察、报社这样一些高风险行业中,也有安安稳稳活到老的。在我看来,所谓风险概率只是空谈,那不过是利用以往经历算出来的数据。风险这东西,没有发生概率就是百分之零,如果发生了概率就是百分之百,两者之间并没有灰色地带。”

李冬温柔地笑:“如果只是因为这些还没有发生的未来就抹杀她的一腔热血,那我真是太不合格了。”

“她喜欢就去做,这就是我的想法。还有你们讨厌齐轩,可我对他很有好感。如果不是他,说不定阿米还轮不到我来疼呢。”

莫瑶瑶看着李冬,企图从他那斯文的外表中看出一丝一毫的霸气,不过是徒劳。

以前她一直以为阿米是女王是太后,霸气逼人秒杀一切雄性生物。可今天见了李冬才发觉阿米的霸气也不过是狐假虎威,别看她是女王其实是因为背后有个帝王在撑腰所以才这么有底气。

现在她真觉得齐轩做了见好事,至少阿米需要是不是那种控制欲强的男人,而是像李冬这样心胸宽到能包容一切的人。

“怎么,觉得敬佩我了?”李冬微笑着看着莫瑶瑶,一脸的不怀好意。

“嗯,以前还以为你是没事骗钱总想把我当白老鼠做实验的,现在才想明白,阿米非要我去你那儿做个心理辅导呢。”莫瑶瑶没注意到李冬的笑容,很认真地说。

“其实你看,在大城市生活是很忙碌很疲劳压力很大的,越是高薪的阶层越需要适当的缓解压力。齐轩的风投据说工资不错,不过听说压力也挺大的,有那样的上司手底下人一定不好做。你以后要是在他那上班,看见那种满脸愁容未老先衰的那种人,可以把他介绍到我这儿来,我这心里咨询室刚开业,没什么人呢。”

说完递给莫瑶瑶几张名片,让她没啥事就分发一下,以后她有什么疑难都免费咨询。

莫瑶瑶脸直抽抽,难怪李冬有求必应呢,敢情在这儿等着她呢。

-

拜别了李冬后,莫瑶瑶心情比以往好了许多。她顺便逛了逛街,消磨一天的时光。

李冬这样嘱咐过她,不要主动给齐轩打电话,那样会处于被动中,要主动等他联络,我们才可以趁机在签约时多提点有利于自己的条件。

失业至今,莫瑶瑶发觉自己终于闲了下来,之前一直是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中,直到现在才放松下来。

逛了一天街也没买东西,只是纯散心。晚上回到家发现万年青衣冠楚楚地在等她,见她回来一脸喜色,拉着她的手说:“瑶瑶,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完就拉着她出门,莫瑶瑶苦着脸,她逛了一天街很累耶。

作者有话要说:

男二齐轩气场太强,弄得我差点不知道怎么安置万年青了!难怪自从齐轩出场就开始卡文呢0-0

PS:感谢羽释童鞋的地雷。话说这文收藏点击不佳,霸王票倒是一堆一堆的啊!!

第19章表白...

万年青拽着莫瑶瑶走到一排店面前,指着其中一家店说:“你看!”

那是一家花店,人不算太多,偶尔有一两对情侣来买花。

“瑶瑶,还记得这里吗?”万年青期待地看着莫瑶瑶。

“不记得了。”

“这里是你把我买下来的地方。”万年青表情很伤感,像是被满腔热血被莫瑶瑶一下子给浇凉的感觉。

莫瑶瑶觉得吧,她要是真记得一年多前某一天买盆观赏植物的店,那才叫没事闲的呢。

尽管莫瑶瑶的反应没按计划走,但万年青还是努力又把情绪给酝酿了回来,拉着莫瑶瑶的手说:“瑶瑶,知道被你买下来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

莫瑶瑶看他一眼:“原来你那时候就能想东西了?”

“那当然,我修出神智也有近百年了,要不能变成人形么。你是不知道植物修个妖有多难,像大黑那样的,能跑来跑去找灵气充足的地方,我就只能被人摆在哪儿算哪儿。运气好能修炼得差不多,运气差一点一百年就跟没过一样。”

“那你在我家修成人形的,意思是那里其实是灵气充足的地方?难怪你一直赖着不走呢。”莫瑶瑶恍然大悟,这就可以解释万年青的所作所为了,就是为了赖在她家不走啊。

万年青的表情瞬间变得跟吃了黄连一样,那个憋闷痛苦啊,他深呼吸一口气,这才咬牙说:“你不能按我的话往下说吗?”

莫瑶瑶上下打量他一番,行啊,小M花今天说话挺强硬,不知道打什么主意呢。她今天心情好,就顺着他好了:“行,你说吧,想让我说什么。”

“还记得我刚才说什么了吗?”

“呃……你修妖怪比墨言难。”莫瑶瑶绞尽脑汁回忆刚才说的那堆废话。

万年青觉得他真该感谢莫瑶瑶至少还能想起来他刚才说的话,情绪一落千丈,他低落地说:“这个时候你应该问我,被买下来的之前在想什么?”

“好,被我买下来之前你在想什么?”莫瑶瑶相当配合。

“我在想,快一百年了,我该怎么才能修成人形?”他万分感慨地说:“要化形成人,必须有坚定的目标,强烈的愿望。一般妖怪都有这样那样的目的才会修炼,我却没有。我只是顺其自然的修炼,慢慢就有了法力,有了灵智,可是没多少想要成人的欲/望。联盟的长老说,想要成人,首先要有心。所以他才会把我送到花店,多与人接触,体会人心。”

莫瑶瑶顿悟:“所以其实我第一个买下你的人?”

万年青点头:“那时候你选中我,买下我,照顾我,我每天看着你,等着你回家,看你给我浇水施肥捉虫,看着你把我搬来搬去,又怕我没阳光不行,又怕我晒太阳晒多了缺水。然后,我发现每次看见你,我心里就满满的,那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非常舒服的感觉,后来我知道,那叫快乐。”

“看见你笑我就笑,看见你伤心我就难过,看见你生气我就想替你出气。于是,我有了心。”

看着莫瑶瑶睁大的眼睛,万年青接着说:“后来看见你和赵遇明分手,你明明没有哭,我却心里好难过。我想伸手拥抱你,想安慰你,想告诉你,你并不孤单。因为这样,我变成了人。”

“莫瑶瑶,我的生命里都是你,我因你而有了心,我因你而成了人,我……喜欢你!”万年青抓住莫瑶瑶的双手,深情地说,掌心微微冒着冷汗。

这回莫瑶瑶也没办法把万年青的所作所为当成玩笑了,这样认真的表白,不可能是在开玩笑。万年青是真的喜欢她,可是她呢?她喜欢万年青吗?

或许自从他出现后自己的生活不再像以往那样单调,因为有了他在身边失恋也不觉得太难过,她甚至渐渐习惯了早上起来就看见半/裸/着上身的万年青告诉她饭好了。可那是喜欢吗?而且比起她是否喜欢万年青,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她沉思片刻,非常严肃地说:“万年青,我想问你,你理解喜欢的涵义吗?”

“听了你刚才说的,我有一种雏鸟心理的感觉。因为我是第一个照顾你的人,所以你喜欢我;因为我是第一个让你体会到感情的人,所以你喜欢我。那你能分清楚这到底是爱情还是亲情吗?甚至什么情都不是,只是单纯的习惯?”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那天买下你的人不是我,现在你会不会喜欢别人?”莫瑶瑶慢慢地说:“我认为这不是爱情,只是因为你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我,所以才会认定我。”

她仔细地斟酌着用词,生怕伤害到万年青。谁知道他并没有太过伤感,而是仿佛知晓她的回答一般,十分镇定地说:“我分得清,我就是喜欢你。”

他很固执地说,眼中满是坚定,莫瑶瑶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见过这样的万年青,至少在这之前,她心目中的万年青从来都是没心没肺的。

“那……你认为,一个人有可能会爱上一盆观赏植物吗?”莫瑶瑶开始慢慢下重药了,没可能的事情,还是早点断绝他的念头比较好。

“怎么没有可能!这个世界上恋物癖还少吗?那许仙还爱上一条蛇了呢,龙女还能下嫁呢,宁采臣还喜欢聂小倩呢。照理说聂小倩都死了,他已经不能算恋物癖,恋尸癖还差不多。”万年青说得理直气壮。

早该记得他口才好的,黑的都能说成白的,日光灯都能说成三聚氰胺。莫瑶瑶认为自己刚才那番斟酌那番小心翼翼生怕伤害到万年青那刚出壳的雏鸟心灵的心思真是白费了,没听见人家刚才说嘛,神智已经有百余年了,反正他现在怎么看也不像情窦初开的少年郎。

于是莫瑶瑶也不顾及了,展开攻势:“白娘子后来被弄到雷峰塔下了,龙女那原本就是仙,还是被贬的,至于聂小倩,哪个版本的倩女幽魂宁采臣和聂小倩有完美结局了?这些都是传说懂不?你确定你亲眼见过他们?”

“传说传说就是传传说说,之所以会有现在的故事就是因为有前人的原型,我都存在了他们的故事又怎么能说是空谈呢?”万年青用自身存在来证实传说存在的可能性。

“好,退一万步讲,这些故事都是真实的。可是许仙爱上白素贞的时候知道她是一条蛇吗?不知道吧。那他知道她是一条蛇后发生了什么事你记得吗?被吓死了。我可是亲眼看见你从我养的一盆花变成裸/男,你认为我可能对你产生恋爱感情吗?”

莫瑶瑶话说得有点重,果然万年青露出了异常凄苦的神色,他用非常深沉的目光深深地看着莫瑶瑶,良久后才说:“那……至少允许我在你身边好吗?我没有别的奢望,只想守着你,你孤单的时候我陪陪你,你生气的时候揍揍我出气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