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王,请踩我 > 第13章 我当你夸我了

第13章 我当你夸我了

路过莫瑶瑶办公桌前时说了一句:“辛苦了。”

说实话,自打莫瑶瑶认识齐轩以来,还头一次听见他这么直接的说她好话呢。她还记得上一次齐轩夸她是带她去买衣服那次,就一句“人靠衣装”,还不是夸她是夸衣服。

不过这句“辛苦了”莫瑶瑶接得有点心虚,她一直在齐轩眼皮子底下观察他们最近的表现然后汇报给万年青,让他好猜出齐轩的底线,这样的行为就是传说中的无间道。莫瑶瑶有潜伏的潜力但没有潜伏的心态,所以每次见到齐轩都会心虚一小下。

这下万年青是不着急了,他相信齐轩已经看到了这个市场的前景,应该会想法设法把自己签下来。而齐轩那边却是黑天白天的忙,忙着调查市场,忙着跟进万年青拿来的试用品的反馈信息。

忙到连莫瑶瑶这个米虫都加班的程度。

那天晚上莫瑶瑶刚打完卡要回家,就被从外面赶回来的齐轩给截住了:“今天加班。”

加班的意思是今晚李潇可能要来闹,莫瑶瑶放下包问:“要留几个保安吗?”

齐轩想了想说:“留一个门卫就行了,人多了不好。”

这也是考虑到李潇和莫瑶瑶的体格对比,说实话,别看李潇年纪挺大,但就那体格,三个莫瑶瑶都打不过一个李潇。

没多会儿林江跑出去办事,而卓子新本来今晚就不知道去做什么了,整个办公室里就剩莫瑶瑶和齐轩。齐轩在经理室把自己埋在一堆文件里,而莫瑶瑶则在外间斗地主,于是就出现了这样老板玩命工作秘书摸鱼的奇景。

把自己三个号的欢乐豆都用完了,莫瑶瑶一看显示屏右下角,已经快十点了。这么晚了,难怪她饿得不行,而齐轩却还像机器人一样不停工作。

以前忙的时候莫瑶瑶一两顿不吃饭都不觉得多饿,可是这些日子被万年青给养刁了,身子也金贵了,每天不按时按点吃三餐就受不了。她现在是早上被香味弄醒,中午有人发信息提醒她吃饭,晚上万年青要是没时间回来做饭,就在早上走之前便将晚上的饭菜准备好,莫瑶瑶回来一热就好。

然而今天莫瑶瑶没来得及吃饭就被齐轩给叫住了,为了防止李潇突然袭击她也没心思吃饭,谁知道都这个点了人还没来,看来这次齐轩放在李潇旁边的眼线是估计错误了。

这个时间估计也没有外卖了,莫瑶瑶摸着肚子站起身,对里间的齐轩说了一句:“齐先生,我去吃晚餐可以吗?”

齐轩抬头,眼神有些涣散,反应了挺长时间才明白莫瑶瑶说什么,便点了点头。莫瑶瑶看着他那样子,总觉得那双无神的眼睛中都飘着数字,深深感叹生活不易。

大楼外有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快餐店,估计就是为了这种喜欢加班的人准备的。莫瑶瑶进去吃了一个卤肉饭,临走前突然想起齐轩那张有些疲惫的脸,心一软,帮他打包了一屉小笼包和一碗粥。

莫瑶瑶将粥和包子放在齐轩的办公桌上说:“你也没吃呢吧?我良心发现,给你带了一份儿。”

齐轩看着那堆东西没说话,估计是还没反应过来呢。

莫瑶瑶接着说:“你打算投资保健品自己还不注意养生,小心到最后荷包满了身体却跟个筛子似的,到处都漏风,每天得带着氧气罩工作。”

齐轩这回反应过来了,打开包装袋吃了一个包子后才说:“好话都能被你说成这样,找你来真没错。”

莫瑶瑶琢磨了半天才说:“我就当你夸我了。”

“真没夸你。”说话间齐轩又吃掉两个包子,动作神速,全没了当初在法国餐厅吃饭的优雅,看起来是真饿了。

“没事,我就当成你夸我了。”有句话叫人不要脸则无敌,莫瑶瑶在这一刻无敌了。

包子和粥不到五分钟被齐轩一扫而空,吃完他看了莫瑶瑶一会儿,随后低下头。

莫瑶瑶倒抽一口气,敢情这位是没吃饱,于是老大不情愿地把自己打包那份鸡腿饭也给拿出来了,她本来是打算万一齐轩想长期抗战留着半夜再吃的。好吧,说实话,其实那一小碗卤肉饭她也没吃饱。

十分钟后那份鸡腿饭也没影了,齐轩看了看桌子上的垃圾,又瞧了一眼莫瑶瑶。

好吧,这是做秘书的本分,她当米虫当了这么长时间,做一回清洁工又能怎么样。

丢了垃圾后大概又过了两个小时齐轩才走出经理室,对莫瑶瑶说:“走吧,我送你。”

这么晚了除了出租车什么车都没了,算他还绅士知道送她回家。要不这都快半夜一点了自己一个人做出租车回去莫瑶瑶还真有点害怕。

临出门之前,齐轩问莫瑶瑶:“刚才的夜宵,你买单的?”

莫瑶瑶点头,难道还是白给的不成。

“有发票吗?”

“有小票。”

“明天拿小票去财会那里报账。”

“扔了。”

“什么?”齐轩顿住脚步,看着莫瑶瑶。

“扔了,小票我放在塑料袋里,刚才收拾的时候一起扔了。”莫瑶瑶一脸平淡地看着齐轩说:“还有算咸菜总共才三十一块五的东西你让我去财会报账我还真有点丢不起那人,你就当姐姐付今晚上的打车费了。”

“那你还得给我点,从这儿到你们家打车至少得五十。”

靠!

“从我工资里扣!”莫瑶瑶一脸悲愤,这什么人啊!

齐轩看着那张异常苦逼的脸,嘴角扬起:“我会记得的。”

第24章送花...

送莫瑶瑶回去的路上齐轩突然停下车,深夜与一个男人在密闭的汽车中,这个男人又突然停车这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莫瑶瑶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还算灯火通明,是一片商业街,没什么可担心的。

齐轩开门下车,临走前丢下一句:“等会。”

果然不一会他就扛着一束花回来了,打开车门丢到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莫瑶瑶怀里:“给你。”

之所以会用“扛”这个词,是因为这花束过大,内部是各种各样的花朵并且带着非常美丽的饰物,一眼望去就知道这花价值不菲,至少那些用来做点缀的水钻就够一笔银子了。而齐轩又把花放在肩膀后,看起来十分像是在扛着什么东西一样。

花莫瑶瑶不是没收过,只是这次有点让她胆战心惊:“这干什么?”

齐轩启动车子,毫不在意地说:“我想了想,送你应该算是让你加班的福利,不应该收钱。让你报销你又不去,只好送你一束生/殖器了。”

“没人说你说话很缺德吗?”莫瑶瑶一点也不为这束美丽的花感动,反倒想一巴掌抽死齐轩。虽然生/殖器这个说法是她自己告诉齐轩的,可是他不至于就这么把一大堆生/殖器丢进她怀里,然后提醒她,你正抱着一束生/殖器呢。

齐轩看都没看莫瑶瑶一眼,而是专注地开着车:“基本上没人敢这么说。”

好吧,看起来这个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德行,可惜那个“敢”字用得让莫瑶瑶更想抽他了。如果现在身边做的是万年青,莫瑶瑶肯定连想都不用想就抽过去,可是现在她旁边的是齐轩,所以只能想想自我安慰一下就得了。毕竟她和齐轩之间,只有齐轩抽她的份儿,没有她抽齐轩的份儿。

不过口头上还是不能落了下风的,莫瑶瑶说:“我以前咨询过心理咨询师,基本上能像你这么自恋的人,自我认知能力都有点问题,我建议你去看看,不求你能正常点,至少能正确定位自己。”

齐轩嘴角一勾:“听苏璇男朋友说的?”

莫瑶瑶就不解了:“你的调查网里连李冬都算在内了?”

“也不是,只是你自从上班之后,没事就给卓子新和林江递名片,我就关注了一下。”

“用不用我也递给你一张名片?我真心觉得你需要放松一下。”莫瑶瑶从包里拿出一张李冬当时递给自己的名片。

齐轩没接:“就不怕我找李冬麻烦?”

“怕什么,你没事闲的?阿米是倒霉撞上你了,我是你用得着,李冬和你什么关系,你会没事找他麻烦?况且那什么自恋是我用来挤兑你的,又不是他说的。”莫瑶瑶语气很笃定,她知道齐轩不是那种人。

齐轩眼睛眯了眯,声音带着一丝愉悦:“你还算挺了解我。”

莫瑶瑶点头:“没办法,被你逼的。做下属不了解上司还怎么混啊,更何况是你这么腹黑的。”

“我当你夸我了。”

“真没夸你。”

“没事,我就当成你夸我了。”同样的对话由不同的人出来,这证明在这一刻,齐轩也无敌,尽管他一直都是无敌的,但这一刻他是无敌之最。

终于到了她家楼下,莫瑶瑶下车前把花放在座位上,齐轩叫住她:“花!”

“别了,那么一大堆生/殖器我有心理阴影。”那花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别说三十一块五了,三千一百五都不一定买得下来。

“那你就打算放在我车里阴影我?”齐轩拿起花丢进莫瑶瑶怀里:“这是你的夜宵。”

莫瑶瑶十分无奈地抱着花要上楼,后面听见齐轩突然喊了一声:“莫瑶瑶,明天别迟到。”

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记着呢,我还想要全勤奖呢。”

-

莫瑶瑶心情复杂地抱着一大束生/殖器……不,是一大束价值不菲的花上了楼。还没拿钥匙门就开了,露出万年青那张有些焦急的脸。

他张开双臂扑过来:“瑶瑶,这么晚,担心死我了!”

莫瑶瑶十分习惯他的行为模式,迅速闪开,让万年青扑了个空,自己则趁着这空隙走进屋子,同时丢出一句话:“不是告诉你要加班晚点回了吧?”

“可是这么晚人家担……啊!”万年青突然大叫了一声。

“怎么了?”莫瑶瑶早就见怪不怪,表情十分淡定。

万年青那表情像是发现了自己老婆出墙的丈夫,一脸捉奸在床地说:“瑶瑶,你怎么能抱着别的生/殖器!”

说完不由分说把那束花从莫瑶瑶怀里抢过丢进垃圾桶里,同时拉住她的手,脸红扑扑地说:“要摸就摸我的,我的花只让你摸。”

说完就把莫瑶瑶的手往自己□拽去。

莫瑶瑶见怪不怪,淡定地抬脚,他不是要摸花吗,用脚应该也可以。

万年青装出很疼的样子在地上滚来滚去,顺便偷窥一下她裙底风光,同时口中喊着:“哎哟,好疼,啊……”

莫瑶瑶忍无可忍,用脚踢了踢在地上滚的万年青,同时说:“第一,你在地上滚我不介意,但是请你不要滚到我脚下顺便看看裙子底下的东西。”

“第二,你装疼我不介意,但你可不可以专业点,不要一边喊疼一边露出很爽的表情?”

她说完之后万年青立刻爬起身来,站在莫瑶瑶面前低着头,非常听话的样子。

莫瑶瑶拉着他走到垃圾桶旁边,指着那束起码价值五位数现在变成垃圾的花说:“最后,你吃醋我不介意,但是万年青,你能先把物种弄对了吗?”

为毛别的男人吃醋都是针对人,她家万年青吃醋是针对花啊!莫瑶瑶一脸的无奈。

万年青眯着眼睛看那束花,心里琢磨,不这样能让你把这么贵的花给扔了吗?

有句话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这就是万年青与莫瑶瑶之间的真实写照。

作者有话要说:可怜那束花了,可怜齐轩那点小心眼儿了。

第25章绳子...

几天下来莫瑶瑶终于发现了齐轩的不对劲儿。

首先是上班,送花后第二天莫瑶瑶发现自己家门前停着一辆雷克萨斯,这车她眼熟。齐轩就是用这辆车载她去医院告诉她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债台高筑,又是用这辆车拉着她去Provence威胁她要她当自己的秘书,昨晚还是在这辆车上,齐轩丢给她一束生/殖器。

说实话她对这车还真没什么好感。

然而今天齐轩却是开车来接她上班的,莫瑶瑶一出楼门就看见他斜靠在车边,见到她便打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动作既绅士又潇洒。

当时莫瑶瑶先向左看了看,又向右看了看,最后后看了看,她悲哀地发现这齐轩视线范围内只有自己一个人,倒是视线范围外有不少10岁到60岁的女性围观,其中一个就是她家楼下大妈。

她硬着头皮走过去问:“干嘛?”

“怕你迟到,上车吧。”

“你就不怕我早走了?”莫瑶瑶坐上车,这个时候她总不能无视齐轩飘到站点等车吧。就他这阵势,瞎子都看得见。

“调查显示你每天八点出门,我提前半个小时来,应该不会错过,我相信自己的判断。”齐轩一边说一边发动车子,语气依旧是气死人的笃定。

莫瑶瑶没敢问他为什么要等自己,因为齐轩会如此殷勤无非有两个原因,一是他估计又想让莫瑶瑶做什么事,于是像上次一样采取迂回政策请君入瓮;二是他可能觉得欠了自己一屉包子加一碗鸡腿饭,估计送花没还清人情,所以再接她上一次班。

除却以上两点还有第三点莫瑶瑶连幻想一下都不敢,齐轩会喜欢上她的概率也就跟天上掉金子差不多。

接着是当天中午,莫瑶瑶正琢磨着定点什么午餐吃呢,齐轩走到她办公桌前,敲了敲她的桌子:“去昨天那家快餐店再买点吃的回来,这次多买点,省得吃不饱。”

莫瑶瑶看着齐轩身后两位目瞪口呆的特助,也诧异了。话说这事一向不是她负责的,直接由两位特助代理了,今天怎么老板自己过来下令了?而且也不用她特意出去买吧,直接打电话叫外卖就行了,昨天是太晚了她才劳累自己的两条腿下去的。

于是莫瑶瑶无视齐轩的命令,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快餐店的号码:“五份卤肉饭外送加五屉灌汤小笼包外加五碗皮蛋瘦肉粥,顺便加五颗卤蛋和咸菜拼盘,寰宇大厦1714,谢谢。”

放下电话她对齐轩说:“不用出去,有外送的。”

“为什么都要五份?”齐轩并没有生气,而是扬了扬眉,表情高深莫测。

莫瑶瑶看了看齐轩身后两位说:“算我四个,你说多加点,所以我点了五人份的。”

特助一号卓子新眼角直抽抽,这算五人份的?五份鸡腿饭加五屉包子怎么算都是十人份的吧?就算大家都是男士能吃一点,可她也不能把人当猪喂吧?

比起只关心伙食问题的卓子新,特助二号林江关注的问题明显级别高点,他在想,老板一向是不喜欢浪费的,这万一要是剩了由谁报销呢?

诡异的是他们两个谁也没往齐轩为什么钦点莫瑶瑶去订餐这方面想,更没想过齐轩可能会看上自己这个特聘来的小秘书。对于他们来说,齐轩会和人玩暧昧,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在他们心目中,老板解决人生大事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对着一堆女人的资料档案进行分析,最后挑出一个最有前景最有投资价值的女人相亲结婚,生下孩子后为这孩子的未来设计一份详细的培养计划,并计算出前期投入与后期收益的比对值。

事实证明林江的想法靠谱点,齐轩听了莫瑶瑶的解释后说:“万一有剩,多出的伙食费不报销,谁订的谁付。”

经过昨晚后莫瑶瑶见怪不怪,坐在办公桌前连站都不站起来,淡定回答:“没事,我把那花拿回花店一折卖了,就够付好几顿的了。”

齐轩脸沉下来,瞪了莫瑶瑶一眼,带着两个特助又回办公室了,留给她一个极度不满的背影。

莫瑶瑶暗暗后悔,较什么劲儿呢,那花早就被万年青给丢出去了,她今天中午的伙食费还得自掏腰包。她摇摇头,希望齐轩以后不要再让她订餐了。

当天中午剩下两份鸡腿饭和两屉包子,莫瑶瑶自掏腰包付了五十块,顺便把这几份没开封的外卖打包准备带回家晚上热着吃。

谁知当晚齐轩又将莫瑶瑶留下加班,害得她无聊之下参加斗地主挑战赛,一激动还充了五个Q币,两个小时内把Q币全给花没了。

又是十点左右齐轩喊饿,莫瑶瑶把中午剩下的饭用微波炉热了就递给齐轩,当时齐轩看莫瑶瑶的眼神带着无声的指责。莫瑶瑶一仰头:“浪费粮食是可耻的,姐这是在帮你积德。”

“我记得是你多订的外卖,最后剩下来给我吃,到底是谁在帮谁积德?”

“我奉命行事,你戴罪立功。”

齐轩看了会儿莫瑶瑶,用鼻子哼笑一声,之后也没说什么,把那点剩饭给吃了。

晚上依旧是他送她回家,只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