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王,请踩我 > 第18章 能跟莫阳阳这种不靠谱的男人结婚的女人

第18章 能跟莫阳阳这种不靠谱的男人结婚的女人

我知道。”乔小慧还是很淡定,只要在开考半小时内到就可以,第一科是语文,两个半小时,她做语文题从来都只要两个小时就足够了。

“前头带路!”那人把乔小慧往车后座上一放,半截袖底边撕下一条,缠在乔小慧腿上:“血一会儿就止了。”

“嗯。”她点点头,这种皮外伤看起来吓人,只要没伤到动脉,不用缠上一会都会止住。

乔小慧坐在那人车后座上一路飞奔,那人显然是把自行车当法拉利开呢,她看着几个摩托车被远远落到自己背后。

看见十三中大墙时,考试铃声正好响起,乔小慧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能赶在半小时内进考场。

谁知道那个人问:“这什么声这么吵?”

“考试铃声,这就是十三中大墙,绕过去就东门,快一点,大门里教学楼也挺远的。”

“靠!都开考了还跑什么大门,我没上过高中都知道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说完他停下车,把乔小慧扶下去,指着旁边的高墙说:“跳墙!”

乔小慧看着自己受伤的小腿,再打量一下墙的高度,觉得就算是她身手矫健的时候也照样爬不上去。

“看什么看,有哥呢!”那人一拍胸脯,抱起乔小慧往自己肩膀上放:“上去!”

乔小慧这人该决断的时候从来不犹豫,都被人扛到这儿了,还有什么怕不怕的,当即抓住墙头用力爬了上去,然后开始思考怎么下去的问题。谁知她刚坐在墙上,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就从墙头上跃过去,直接摔落到地上,圆形的车轮变成了不规则曲线。

这时那个人也爬上墙头,抱住乔小慧就跳了下去,他跳得很稳,乔小慧也没害怕。

紧接着他把乔小慧又按到车后座上,骑上车冲着不远处的教学楼开始玩漂移,不规则曲线与地面亲密接触,一路颠簸得她胃差点没跟着跳出来。

到了教学楼门口他把车子一摔,停都没停,抱着乔小慧就往楼里跑。门卫刚要上前阻拦就被他一脚踹开,趁着对方还没站起来就往楼上冲。

冲到顶楼他楞了下,低头问:“你几考场?在哪儿呢?”

“109考场,就在一楼……”

“靠!”那人骂了一声,又抱人往楼下跑,这楼一共六层,他跳墙省下那点时间全浪费在爬楼上了。

到了一楼门厅又看见刚才那个被踹飞的门卫,他一见这俩人有跑回来了,带着一个同伙就冲上来:“你们是干什么的?”

那人理没理,抱着个人跑得比他们还快,迅速冲到109门口,一脚踹开门,对着监考老师喊:“这还一个人呢!她迟到几分钟就晚几分钟收她卷子!”

被他抱在怀里的乔小慧觉得有点丢人,考场里包括两位监考老师一共三十一个人六十二双眼睛全盯着她,实在是压力有点大,她把脑袋埋进那人怀里,有点不敢抬头。好在分考场不会把同班同学分到一起,要不真的太丢人了。

后来乔小慧被他抱到座位上,然后那个人就被俩门卫拽出来了,出门前还听见他喊:“放开我!我还得等她考完送她去医院呢!”

远远听见门卫喊:“到外面等去!”

乔小慧拿到卷子,心思有点飘,可惜了,还没问名字呢……

考试结束后,她一瘸一拐地走到门外,看着大门外的距离腿有点虚。

这时候旁边一个人喊:“109那瘸腿的小姑娘,我在这儿呢!”

她扭头一看,早上送她来考试的那个人正扶着一辆不规则的自行车在教学楼侧面墙哪里望风。会说成望风是因为他不停地东张西望,像是在躲什么人。

乔小慧一拐一拐地走到他身边,他一把把人抱起来说:“那门卫太抠门了,不让我在校园里等,肯定是记恨我踢他那一脚!”

乔小慧想告诉他其实所有来接送考生的人都不能在校园里等,都得站在大门外,也只有这么一个神通广大地溜进校园了。怎么进来的她能想象到,因为第一次进来的时候自行车只有后轱辘有点歪曲,现在连前轱辘也扭曲了。

她被那个人按在后座上,一路颠簸着向大门飞奔,超过了一个有一个走路的学生。

摸了摸颠的有点疼的屁股,乔小慧低声问:“去哪儿?”

“去医院啊!”

“哦。”

处理伤口的时候乔小慧仔细观察了下那个人,很高,身材不错,刚才在车后座上偷偷摸了下,有腹肌的样子。腿很长,裤子紧绷着,看起来很有爆发力,难怪跑得那么快,刚才门卫那一脚估计挺疼……

她又抬头看那个人的脸,那人见她正在瞧他,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可爱得要命,瞬间秒杀乔小慧,她最萌虎牙了好不好!

“乔小慧,你叫什么?”颠簸在回家路上时她问。

“阳哥,叫阳哥就行了。”

“哦,阳阳。”

“靠!你怎么知道我叫莫阳阳?不对!叫阳哥!”

“阳阳。”

“靠!”

-

乔小慧是公认的才女,考上帝都大学医学部那是情理之中,带伤上阵也不影响她发挥。考上帝都那是全家乃至全校光荣的事情,学校里到处贴着光荣榜,每个人见面都道喜,可有个人不乐意了。

“去帝都我想你了怎么办?”上京前一天莫阳阳把人叫出来训话。

“送你张照片。”

“靠!照片又不能亲不能抱不能摸的。”

“真人也没让你亲过,照片能可劲儿亲。”

“靠!真人我也能可劲儿亲!”莫阳阳一把搂住乔小慧就要耍流氓,结果还没下口,“吧唧”一下被人亲了。

一向彪悍的莫阳阳呆若木鸡,从来只有他调戏别人的份儿,这回居然被别人调戏了!乔小慧面色不变,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看着他。

“靠!我被调戏了!”

“我负责。”

“啊?”

“不要?那算了。”

“要要要要要!”几个“要”字一声比一声高,莫阳阳窜到乔小慧前面,傻呵呵地搂住她:“再亲一下。”

乔小慧用手抵住他凑过来的脸问:“以后还骑自行车带我吗?”

“必须的!”

“去北京了来看我吗?”

“肯定啊!就算忙死我也飞过去!”

“自行车轱辘修了吗?”

“懒得修,一直将就着呢。”

“好,亲吧。”

“啊?”

“上回我亲你了,这回换你了。”

后来据莫阳阳总结,他之所以会娶乔小慧,是因为全天下都跟不上他思路,他一向是超前的。可是只有乔小慧的思路永远抛在他前面,骑自行车都追不上。据说后来他买越野就是为了能赶上他老婆的思路,毕竟自行车慢。

能跟莫阳阳这种不靠谱的男人结婚的女人,要么是同样不靠谱的,要么是靠谱到能管住他的人。而乔小慧就是这么一个既靠谱又不靠谱的人,明明看着挺靠谱的,可不靠谱的时候比莫阳阳还不靠谱。

就拿当初他们俩结婚的时候吧,乔小慧家里死活不同意,名牌大学研究生怎么找了这么一个地痞无赖。

乔小慧当机立断,把莫阳阳往床上一按就开始脱衣服。

“干嘛?”

“生孩子,我研究了很多著作,一般这样都能结婚。”

“靠!你看书都这么看的?”

……

莫瑶瑶曾经问过乔小慧,你这么一个人怎么就看上莫阳阳这生猛的野兽呢?

乔小慧笑而不语,她才不会告诉别人她其实是看上那跑偏的不规则车轱辘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考虑到莫阳阳最近人气极佳,开个番外讲述一下他那段被调戏的过往,看看他是怎么骗来的女朋友。

第34章插刀...

莫妈果然不是那么好骗的,事实上谁都不会被莫瑶瑶这种蹩脚的借口骗到,她只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知道每个到适婚年龄的姑娘家里都有一个恨嫁的妈,以前给莫妈打电话,她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瑶瑶啊,什么和遇明结婚啊?再不结就嫁不出去了,女人的青春是有限的。你看你大嫂,考研考得错过时机,找了你哥这样的,你可要抓紧啊!”

莫瑶瑶基本上没听见哪个妈是这么说自己儿子的,而乔小慧也只比自己大三岁好不好,就算现在要嫁人也不晚,就是一在读的女博士要找男友可能会困难点。不过人家乔小慧下手快,研三的时候怀孕毕业就结婚,还利用怀孕那几个月顺便学习一下,准备考博,等孩子一生出来就去考试,样样都不耽误。说实话莫瑶瑶觉得乔小慧读书读多了眼睛可能有点问题,要不怎么就找了她哥这样的。

莫妈和莫瑶瑶对莫乔联姻这件事的看法是一致的,不仅她们俩一致,连乔小慧的家人也都这么想,这孩子怎么就找了莫阳阳那样的丈夫呢?由此可见莫阳阳在众人心目中的印象是不可撼动的。

而莫妈不仅对莫阳阳评价不佳,对莫瑶瑶评价也不怎么样。每次莫瑶瑶一回家,莫妈都会抱着她细细端详一阵,然后拍拍她说:“笑一个。”

莫瑶瑶听话地一笑,莫妈立马接上一句:“都有皱纹了。”

谁这么硬挤出笑都会有皱纹好不好!但是这话莫瑶瑶不能跟莫妈说,她只能憋屈着。

莫瑶瑶这样憋屈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而是从初中伙同几个女生把一个总是欺负女生的男生踢湖里之后就一直憋屈着不敢再惹祸。那时候莫老爹刚刚英年早逝,莫妈一个人背负起极大的压力,性格也没现在这么开朗,加上那时候莫阳阳不出头,三天两头打架斗殴,气得莫妈满头黑发在一年之内生生白了一半。

本来她们几个踢人下水也不是什么大事,偏偏那男生那几天正感冒呢,这么一落水感冒恶化成肺炎了,家长找到学校,身为始作俑者的莫瑶瑶和阿米自动站出来认错。结果莫妈又是赔钱又是给家长点头哈腰赔礼道歉,回家之后也不训她,抱着她爸照片就哭。从那以后莫瑶瑶再没惹过事,憋屈死她都一直保持乖乖女的低调形象。

后来跟赵遇明处上的时候,因为莫妈一再嘱咐女孩子不能太随便,闹得这么多年赵遇明明明有女朋友却一直靠左右护法锻炼小臂力量,过得比谁都憋屈。当然莫瑶瑶也曾有扛不住赵遇明软磨硬泡去旅店开房的时候,可是每到这一刻莫妈神准的电话就来了,而且一句话不说就是哭,哭得莫瑶瑶立马把赵遇明一个人丢旅店里自己跑了。

不得不说莫妈的直觉也是神准的,跟莫阳阳有一拼,这大概是莫家遗传的。至于莫瑶瑶的直觉……几百盆花里她楞就是挑出唯一一个是妖怪的,你说她直觉准不准?

尽管那时候很憋屈,可后来赵遇明跟莫瑶瑶分手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妈真是太英明了,要不是她几次三番来电话查岗,自己估计早就搭进去了。而现在就算他们俩分手,至少在身体方面,莫瑶瑶是没吃过亏的。

也正因为如此她在赵遇明和自己分手后就没一点报复心,要真上了床,她一早就雇个三四岁的孩子在那小高干面前抱住赵遇明的大腿叫爸了。

因为以上事情都没有发生,所以今天的莫瑶瑶还是一个乖乖的莫瑶瑶,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不过今天面对莫妈的质问,可能是因为受到了莫阳阳的刺激,也可能是受伤造成了她脑残,还有可能是最近一连串的事情弄得她心力憔悴脑子不太够用,总之她是不由自主地说出了平时绝对不可能说的话:

“妈,我哥未婚先孕奉子成婚你都没说什么,怎么我才找了一个有纯洁男女关系的人来接机你就兴师问罪呢?”

莫瑶瑶不平衡啊,为毛她哥是放养她就是圈养?其实她也希望自己能被放养好不好?

能有这样的想法,就证明其实莫瑶瑶本质上跟莫阳阳没多大区别,就是比莫阳阳理智点而已。

面对她的疑问也可以说是多年的心病,莫妈摸了摸她的头说:“因为你哥咋活都是那么自在,你却总是很憋屈的样子,妈看你那么憋屈,就想多照看照看你,时间长了就成习惯了。”

听了莫妈充满柔情的解释莫瑶瑶只想哭:“妈,你还记得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憋屈的吗?”

“呃……妈记得你小时挺欢实的,往人家可乐滴钢笔水滴得也挺乐呵的,怎么从初中开始就变得傻呵呵的了呢?我也挺奇怪的,就想是不是那时候你爸走了你受刺激过度才变呆的,所以心思就一直放在你身上。”

莫瑶瑶吐血,这……分明是她看见她妈哭才开始隐忍的,谁知道最后变成她妈看见她憋屈才对她更好导致她更隐忍的,这……到底鸡生蛋还是蛋生鸡啊?原来她这么多年都是误会着过来的!

莫妈这人一向是很执着的,她想知道的事情从来不会因为意外而被打断,见莫瑶瑶没疑问了,她就继续问:“那万年青和你具体是什么关系,跟妈说,妈心里也有一个谱。”

莫瑶瑶可能是受刺激过度,也有可能是不想再忍耐了,听见她妈这么问,随口说出一句:“备胎。”

反正她是不能把万年青是一妖怪赖在她家不走的事说出来,也不能告诉她妈自己被一个M男给赖上了,那样会让莫妈对万年青印象不好,不过为什么不想让万年青在莫妈心中留下坏印象呢?这问题莫瑶瑶压根就没想过。

“啊?”

“就是那种放着备用,找不到合适的就换上,找到合适的就扔一边的。”

“哦,我懂了。”莫妈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莫瑶瑶惆怅了:“妈你懂什么了?”

“你正胎赵遇明分了,该把备胎万年青换了,妈心里有数了。”

莫瑶瑶脸一僵,她妈这都什么理解能力啊!

-

就在莫瑶瑶绞尽脑汁应付莫妈的时候,莫阳阳跟着万年青和齐轩出了医院。

他们两人本来打算出去之后就去公司,直接把将来的合作事宜给谈个基本方向,比如设备条件前期投入和人员调配之类的问题大致有个解决办法。谁知道莫妈丢来一头莫阳阳,这位跟着他们俩就不放了。其实也是,莫阳阳没来过这里,自然是由万年青这个生死之交和地主来招待他好好逛逛,可是万年青现在是真有事。

于是他回过头对莫阳阳说:“要不你先去中心街那转转,一会儿我和谈完事情来找你。”

谁知莫阳阳一瞪眼:“咱俩谁跟谁,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谈什么都来找我,怕什么!”

很显然他没弄明白东西南北。

齐轩看了万年青一眼,转过身仔细研究路边的广告牌,背影都能说话:你兄弟你自己解决。

万年青擦了把汗对莫阳阳说:“我们这是去谈正事,不能有外人在场的。”

“我还算外人?”

“……这个……”万年青发现自己这个未来大舅哥很难沟通,莫瑶瑶就不一样,自己说一句话她能反应三句,这同一个爹妈生出来的,莫阳阳到底是基因突变还是怎样,怎么就这么难伺候呢?

“是这样的,这次跟齐轩谈事情,主要是我们老板下的命令,我一个在外打工的,实在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万年青长叹一口气,露出沧桑百年的表情。他可是真不要脸了,墨言和他只有墨言身不由己的时候,他什么时候不由己过了?

“你们老板太不仗义,工作不要了,跟哥混,哥保证你明年就能开宝马,钱不够哥给你垫上,不就几千块么。”莫阳阳拍着胸脯,据说当年他买车的时候,拿出两千块要买宝马,当时那导购差点那傻了,弄不明白这位是来搞笑的还是来抢劫的呢?结果莫阳阳一指传单,你们这儿不是说宝马2000吗?

万年青一听他这么说,立马露出喜色:“跟哥混当然好了!可是我和老板签了合约,我自动毁约可是要付赔偿金的。现在我是项目负责人,身上一摊子事情,老板肯定不会同意我辞职的。”

“你们老板太抠门,我跟他说去,不就一个人的事吗?”莫阳阳一拍胸脯。

万年青马上顺杆子往上爬:“那可真谢谢阳哥了,我的事就交给你办吧,你赶快去找我们老板说吧。”

“怎么去?”

万年青眼睛在街上一转,伸手叫来一辆人力三轮车,车主是个五十左右的老大爷,嘴里叼着一根烟。

他把莫阳阳塞进车里说:“现在正是上下班的时候,堵车,坐人力车最快,从小道走,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莫阳阳点头:“那我懂,当年送我老婆考试的时候就这么办的。”

随后万年青对老大爷说:“大爷,去XX大厦多少钱?”

“二十。”

接着一边掏钱一边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