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王,请踩我 > 第2章 我也不是人啊

第2章 我也不是人啊

如果出现失误还会公开道歉。她做新闻记者面试是这样说的,想用一只正义的笔曝光天下不平之事。

她是少有的没被职场黑暗污了心的阿米,只是如果被人知道笔名会很容易被砍就是了。

阿米本来在盯梢组盯梢,接到莫瑶瑶电话就把任务丢给小跟班,再从单位调来一位支援,随后就赶来赴莫瑶瑶的约。AMY认为,一个消息丢了不要紧,要是因为这么一会儿耽误姐妹上吊自杀就得不偿失了。

其实莫瑶瑶没那么脆弱,只是阿米向来太过强大。

“说吧,想怎么教训赵遇明,用不用我曝光他为了勾引小高干,劈腿备胎,还抛弃结发妻?保证他以后仕途就像玻璃杯里的苍蝇——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

莫瑶瑶摇头:“不是我弱,是这样太掉价。为了他我把自己暴出来,这多不合算。而且我要真是结发妻还带个孩子,那他就是陈世美,这样人肉了他也行,可是现在就一女友,弄大发了好像我多输不起似的。”

阿米点点头:“说的也是,看来官方道路是不能走了,要不我们换条路线。”

“比如我在他家安上监视器,等他一要和那小高干入港时,就打他电话骚扰。基本上长时间下来会有这样两个后果,第一,他形成条件反射,每次听到手机铃声就会硬起来;第二,过度刺激造成他不举。”

“第三,我和你中途被发现然后在女监度过余生。”

“你就自个咽肚子里吧。”阿米鄙视地看了莫瑶瑶一眼,但很快又笑了起来:“前两天听叶子说了,你把那情侣杯弄他们家去,闹得两人现在还要分手呢,干得好!”

莫瑶瑶郁闷,怎么一个两个都以为是她做的,难道她就这么像腹黑女?明明自己是一只纯良的小白羊。

当然,一般纯良的小白羊是不会把一个中年妇女差点气出脑血栓的,当时那金贵妇胖手指指着莫瑶瑶,“你……你……你……”的结巴了几下,然后就晕倒了。莫瑶瑶觉得她会晕倒很大一部分程度是因为高血压和肝脏不好,绝对不是自己气的。

也就是因为闹出这事儿,经理才会遣散莫瑶瑶的,因为据说那金贵妇还真是某个知名贵妇。

“为了奖励你做的好,以及庆祝你失业,姐今天请你做个SPA,咱明天容光焕发的去找工作。”AMY一拍莫瑶瑶肩膀,十分讲义气地结了账,拎起限量手包就拽着莫瑶瑶走了。

用阿米的话说,女人,就算没有爱情也要有美丽。

用莫瑶瑶的话说,阿米这两年确实赚了不少,那VIP金卡,包年服务,可不是一般二般人办的起的。

很多人说阿米傍大款了,否则一个刚入社会不久的小女生怎么会这么能干。但莫瑶瑶知道这是假的,阿米有能力她一向知道,多少次她为了一个头版整夜整夜不睡觉在大门口盯梢,多少次她为了套出消息把自己胃喝吐血。

跟阿米一比,莫瑶瑶真觉得自己是个社会寄生虫。

-

做完SPA已经天黑了,莫瑶瑶和阿米荣光焕发地吃了一顿炸串,虽然说油炸食品对美容对身体都不好,但阿米说,咱保养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破坏嘛。

莫瑶瑶觉得AMY的境界她一辈子都达不到。

两人满脸油光地往车站走,到站牌前面莫瑶瑶不动了:“阿米,我今晚去你家住行吗?”

“我今晚要盯梢,白天耽误一天了,晚上不能再逃了。”阿米的盯梢是轮班制,本来人家心疼她小姑娘才让她白天盯梢,她是为了莫瑶瑶特意换成晚上的。

“我自己去你家住行吗?”莫瑶瑶觉得自己这辈子就这时候最没出息。

“怎么?你家住个狼?还是你捆绑了个裸男在屋子里金屋藏娇呢?”

要不怎么说搞新闻的就是犀利呢,阿米一下子就戳到重点上。

想当年阿米找工作的时候还是大四上半年,那家杂志社挺有名的,据说还有背景,像她这种将毕业的小菜年基本没戏。结果面试时人家还没问话呢,她自我介绍后就先说了——

坐在我左边等面试那男人是老烟枪,虽然戴着手套看不见泛黄的手指,但牙齿是发黄的,而且不到一小时就不停咳嗽、打哈欠、踮脚,绝对是烟瘾犯了;坐在我前面那大姐是常年拿相机的,手指上的薄茧能看出她的工作范围;坐在角落里那戴宽边的大叔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这些应聘者,因为他存在感低又坐在角落里,所以大家都没发现他在做什么。我说的以上三人其实不是应聘者,是你们公司打入敌人内部的间谍,为了观察应聘者表现的,我就发现这三个,如果还有漏下的,是我疏忽。

当时主考一拍桌子,你明天来上班吧。

莫瑶瑶曾经多次认为阿米那双眼睛是在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练过的,跟齐天大圣是师兄妹,犀利得已经不是X光的程度了,而是CT!

然而莫瑶瑶绝对不能告诉阿米她半夜看见一裸男的事情,因为阿米是无神论者,她会觉得莫瑶瑶分手受刺激过大,一般这种情况阿米会有两个方案,方案一是请莫瑶瑶去鸭店住上几晚,她路子广,知道哪几家好,哪几家少爷有持久力;方案二是把自己那正在做心理咨询师助理的男友拿来免费为莫瑶瑶辅导,也不知道她是帮莫瑶瑶省钱还是想帮自己男友涨经验。

根据莫瑶瑶对阿米的了解,她极有可能把两个方案都通过了,并双管齐下。

不得不说阿米那位可怜的男友如果不是学心理的,可能真扛不住她。据说阿米会选择她男友就是因为觉得自己这份儿工作容易出心理障碍,弄个学心理的做保险。

结果他男友说了,我们这行不能帮熟人辅导,因为太过了解亲密反而无法中立,引导病人走出障碍。

于是阿米掐着他的耳朵说,那老娘还要你干吗?

男友不愧是学心理的,要JJ。

莫瑶瑶认为他不是学心理的,是学生理的。

因为没说出个理由,所以莫瑶瑶还是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掏公交卡时碰到兜里的钥匙她就紧张。

她想报警,但是警察可能会先建议她去做个检查,当然好心一点会让她回忆一下是不是路上将钥匙落在哪里而被人捡到了。然而莫瑶瑶清清楚楚地记得,她是一关门就发现自己没带钥匙,半点可能性都没有,而且那帅哥穿的还是她给赵遇明买的衣服。

在门前犹豫了半天,莫瑶瑶还是开了门,回房间看见要送赵遇明的衣服还安安静静地放在柜子底部,可她拿出来一看,商标不见了。

莫瑶瑶心蓦地一抽,连忙跑到厨房拿菜刀,卧室客厅卫生间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人,她又开始怀疑自己了。

约莫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也没看见人影,莫瑶瑶开始怀疑自己可能真是把钥匙掉在哪里被人捡起来了,同时怀疑衣服上的标签是自己扯下的,说不定就是收拾东西的时候。

她催眠自己确实是因为失恋而出现失忆现象,并决定明天找阿米男友做白老鼠。

将菜刀换回原位,回到卧室准备休息。

刚脱了外衣就感觉到背后有一道灼热的视线,莫瑶瑶猛地回头,昨晚那裸男今天的帅哥赫然站在背后!

她迅速抓起身边一切可以砸的东西砸到这裸男身上,一边砸还一边喊救命!同时威胁对方要报警。

可是砸着砸着发现情况不对了,那男人站在墙边,也不阻挡,也不靠近,任由莫瑶瑶扔出的东西砸在他身上,居然还露出了十分开怀十分享受十分迷人的笑容。

莫瑶瑶大脑已经当机了,她抄起身边最重的家伙就要砸过去,这次那人不淡定了,他仿佛是瞬间就移动到莫瑶瑶身前,捉住她的双手认真说:“瑶瑶,笔记本电脑不能砸。”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懒青真的是个脑抽0-0

祝广大女性同胞节日快乐!

第4章传粉...

莫瑶瑶觉得,当一个独身女人发现自己家里藏了个裸男,还潜藏了好几天不止,她现在的反应是绝对正常的。

可这个男人就不正常了。

因为他说:“瑶瑶,你砸东西可以,但是不能砸贵重物品,我记得你笔记本里还存了不少资源呢。还有,你看这样砸东西多浪费体力,把屋子弄乱还砸得不太疼,事后收拾起来还费力。我建议你买个鞭子或者绳子,鞭子直接抽就行,绳子更省事,只要绑得紧点就行了。”

他说这话时眼神异常温柔,看着莫瑶瑶的眼神也是深情款款的。

于是正脑抽的莫瑶瑶说:“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人没有害她的意思;还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人有点变态;最后是理智告诉她,自己可能出现幻觉了。

不管怎样,她冷静下来,也不像刚才那么害怕了。尽管这男人现在正裸着,并且还抓着她的双手,可她莫名奇妙的不怕了。

“你是谁?在我这里潜伏多久了?想干什么?”

男人扁扁嘴:“我是万年青,你都照顾我一年了,没想干什么啊。”

看他还挺委屈的,莫瑶瑶放下笔记本,发现这位万先生并没有用太大力气抓她,而轻易就可以挣脱。

“哦,万先生,我什么时候照顾你一年了?”

“就一年前,你在花店把我买下,之后我就是你的了。”

“我不是贩卖人口的。”

“我也不是人啊。”

“先生,需要我介绍心理咨询师给您吗?价位不高的。”

莫瑶瑶听说有种人叫暴/露/癖,喜欢裸/着身子吓唬女孩子;她还听说精神病的判定标准之一是自我认知能力出了问题,无法正确认识自己。她觉得眼前这位有这两种病症。这些都是阿米脑补给她的,她觉得等他男友确定这人的病况,可以转移到精神病院。

万年青看了莫瑶瑶一眼,从阳台上搬出花盆,种着万年青的花盆是空的,只有土没有花。

然后也不知怎地,莫瑶瑶只觉得眼前绿光一闪,男人不见了,万年青还在花盆里,怒放着小白花。

下一秒,花盆里的万年青不见了,男人万年青继续裸着站在莫瑶瑶面前。

她觉得脑袋有点晕,血糖有点,最近睡眠有点不足,她想睡觉了。

可惜现实是不允许莫瑶瑶装乌龟的,门铃响了。

她第一反应就是把万年青藏进卫生间里,门一锁之后就后悔了,怎么真弄得跟金屋藏娇似的?

不过门铃不停的响,照这频率估计没多一会儿就会坏了。

莫瑶瑶没时间思考,连忙跑出去开门。

楼下大妈看见脸色苍白的莫瑶瑶,一把抓住她的手:“姑娘,没事吧,又救命又砸东西的,我们家都听见了。”

莫瑶瑶冰冷的手感觉到大妈掌心的温暖,非常激动的说:“大妈没事,我屋出蟑螂呢,把我吓坏了。”

瞧她这谎话说的,一般人都不信,阿米一眼就能看穿。

好在大妈不是一般人,她握着莫瑶瑶的手说:“可吓坏我了!没事就好,我老头子琢磨着报警呢。你们现在的小姑娘真是,一个蟑螂就吓成这样,我们年轻时住土炕那会儿,蟑螂都能爬进被窝里。”

大妈松了一口气,笑呵呵地拍拍她的肩膀。

莫瑶瑶却紧张了,她盯着大妈抓着自己的手,这可是跟蟑螂同居过的人的手!

好吧,她精神过度紧张了。

末了大妈说:“一个姑娘家的,别自己住,招个姑娘跟你一起住,还能摊点房租,我看之前一起那女生就不错,可惜她搬了。千万别找男的,这年头的小姑娘小伙子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合租房子,这不乱了套?”

莫瑶瑶干笑,她屋子里现在还藏着个裸男呢……

其实她早就想招个合租的了,毕竟自己一个人住实在太亏。之前一女生和她合租,后来跟她男友同居去了,只剩下莫瑶瑶一个。她这两天正准备发广告呢,却出了赵遇明这事儿,就没了心情,吧事情耽搁了。

送走了热情的大妈,莫瑶瑶回到屋子,看着卫生间的门,一脸惆怅……

她买花买个妖精回来。

打开卫生间的门,发现万年青非常老实地蜷着双腿坐在马桶盖子上,看见莫瑶瑶后一脸喜色就要扑上来,她连忙伸手挡住:“先保持一米以上的基本社交距离。”

不小心看见万年青可怜巴巴的眼神,心一软之后说:“刚才不好意思,临时来人怕进来看见你,情急之下关厕所里了,真是对不起。”

说完她就后悔心软了,因为万年青说了句让莫瑶瑶吐血的话:“没事,我喜欢监/禁。”

莫瑶瑶想起那晚那声哀怨的“你怎么不踩我了”,又回忆起刚才万年青被砸的时候那副享受的表情,再想起他说的那句“买鞭子买绳子”的话,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她指指沙发:“咱俩得谈谈。”

把人领到客厅沙发,卧室不行,那地方太暧昧。

刚坐在沙发上莫瑶瑶就黑线了,万年青坐姿非常标准,背景挺直,双手随意放在身子两侧,膝盖处呈九十度角,双腿分开三十到四十五度。

坐姿完美,但是……

他现在是裸/着啊裸/着啊!这双腿一分四十五度小JJ比刚才还明显,莫瑶瑶都想自戳双目。

“你能先把衣服穿上吗?白天你穿的那件。”她很艰难地开口。

万年青低下头看看自己,十分无辜地抬头:“有什么问题吗?”

有啊有啊!莫瑶瑶觉得自己其实脾气真的很好,但今天是十分想抓狂想揍人。

“你不觉得在一女的面前裸/身是很过分的事情吗?”

“是很过分。”万年青居然点头了,莫瑶瑶刚要松一口气觉得人与植物还是可以沟通时,他又说了:“可那是外人,你就不用了。”

黑线爬上莫瑶瑶额角,她忍耐:“大哥,你的意思是,我不是外人,我是你内人?”

万年青非常开怀:“真是内人就好了。”

“凭什么在我面前你就不用穿衣服?”

“你天天见不是吗?”万年青一脸无辜,“你还总是喜欢摸我。”

他笑得喜滋滋的,莫瑶瑶有种想去厨房拿菜刀把自己爪子给剁了的冲动。当然,要先把万年青的舌头剁了下酒。

“好好!那你至少把双腿并拢藏住你那小JJ吧!”莫瑶瑶一退再退,已经到底限了。

可万年青说:“为什么,你不是最喜欢这里?”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最喜欢你那个可恶的裸/露的无耻的出现在我面前的生/殖器!”莫瑶瑶忍无可忍,怒气已经具现化腾腾在脑袋上飞,如怒金刚的脸几乎能吓退所有人。

除了万年青!

他依然理直气壮的说:“你最喜欢了。前两天我刚长出来这个的时候,你浇完水后总是喜欢摸摸这里,再闻闻这里。”

这……莫瑶瑶开始飞快地思索,植物生/殖器到底在哪儿,同时她也问出口。

“就是传粉的地方啊。”万年青随口回答。

花!花!花!植物的生/殖器官是花!传粉授粉结果全在花上!

莫瑶瑶盯着万年青的小JJ,想起这几天它开花后自己是怎么欣赏小白花的,又是怎么温柔抚摸的,还把鼻子凑过去闻那淡淡的花香……

她发誓再也不买花了,永远也不!

灼热的视线给了万年青鼓舞,他走上前拉住莫瑶瑶的手,将它放在自己的小JJ上,深情地说:“瑶瑶,帮我传粉吧。”

承受力超越极限,莫瑶瑶反而淡定了。

她狠狠捏了一把万年青的小JJ,听见他发出令人满意的惨叫后,把他拽进了卫生间,随后锁上门。

“瑶瑶……”门内传出哀怨的声音。

莫瑶瑶万分冷静地说:“万年青,你可以out了。”

随后不管门里人的状况,不管乱糟糟的屋子,倒在床上就睡觉。

这一觉莫瑶瑶睡得奇香无比,一沾枕就着,连梦都没做,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她严重怀疑自己昨晚不是睡着了而是晕倒了。

作者有话要说:植物的生/殖器官是花,相信我,没错的。懒青也很抽搐,但这是真的。

PS:这文日更,大宝,明天见。

第5章吃饭...

第二天一早莫瑶瑶是被一股子香喷喷的粥味弄醒的,她睁开眼,看见厨房里有个身影在忙活,一个没穿衣服的身影。

她刚睡醒有些迷糊,琢磨着我什么时候养了个田螺小伙儿呢?这田螺小伙儿莫非是田螺被藏起来了所以没衣服穿?

正梦游呢,田螺小伙儿仿佛有心电感应地回头,见她睁着迷茫的眼睛,一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