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王,请踩我 > 第20章 齐轩最后那一句话让他有了强烈的危机感

第20章 齐轩最后那一句话让他有了强烈的危机感

相欺负,还有一医院的病人可以一起打发时间。

这段日子有莫妈和万年青照顾莫瑶瑶,莫阳阳就是一个吃白饭的,整天无所事事。本来他闲得无聊到身上要长蘑菇了,突然有一天他想起自己老婆是学眼科,于是天天跑到眼科学习观摩,弄得整个科室的人差点没给他跪下,他再这么折腾下去,这眼科就一个病人都没有了……

后来这事通过护士的话传到莫瑶瑶耳朵里,她就在大家都在的时候趁机说:“哥,要不你回去吧,这儿有妈和万年青在就行了,你那边生意离不开你啊!”

莫阳阳摆摆手说:“没事,那帮小子没我干得更好。”

莫瑶瑶也想说:这里没您医院就能效益更好……

于是她又说:“你也不怕自己被人亏空了,就那几个地摊那点微薄的盈利,被人亏没了你还怎么养老婆孩子?”

说是地摊是真过了,莫阳阳十八岁从传销集团那里逃出来后就开始创业,现在过了十二年,已经创出很大一片天地了。他从家政这样的零活开始做起,后来慢慢学了一些装修方面的知识,最后直接搞装修,这些年在莫瑶瑶老家那里已经是装修界的霸主了。

不过在莫瑶瑶心中他哥那摊子永远都是地摊,因为她永远都忘不了当年莫阳阳支着摊子到人家装修公司门前摆摊抢生意的,硬是把人家公司弄倒闭了他盘下来。

要说莫阳阳这人,具体做过多少成功的好事莫瑶瑶不知道,只知道他办砸事情的本事一个顶十个,他们那的装修公司全是被他给搅黄的,最后他们一家独大。莫瑶瑶曾听他手下那几个兄弟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阳哥,你就负责应付敌对公司就行,谈生意这事算哥几个求你,你千万别插手了,咱本钱没多少,真赔不起啊!”

也就是因为这样,面对莫瑶瑶的质疑,莫阳阳可以非常自豪地拍着胸脯说:“没事,我不在他们赚的更多,就算亏空了分到我手里的也比以前多。”

这事他也可以当成好事来说!

不过或许是因为莫瑶瑶天生就跟莫阳阳这种人接触多了,对付这种人她肚子里主意多着呢。她见莫阳阳油盐不进的样子,就给乔小慧打了个电话。

乔小慧接到电话就立刻给莫瑶瑶打了一个:“在哪儿?”

“在瑶瑶这儿,老婆,想你了!”莫阳阳一听见电话那头乔小慧的声音,立刻笑得合不拢嘴,这一个月他都没笑得这么开心过。

“想我了就来。”乔小慧一边在电脑前分析数据,一边吃着不知是早餐还是晚餐的饭,一边还跟莫阳阳打着电话。

“行!我马上飞回去!”接着放下电话就对莫瑶瑶说:“你什么时候出院,赶紧的!”

看看这什么大哥!

一听莫阳阳要回去,莫瑶瑶要出院,莫妈也坐不住了:“阳阳回去的时候顺路把我也送回去吧,反正瑶瑶伤也好得差不多了。”

“妈,我生活还很难自理呢。”莫瑶瑶指了指自己还没痊愈的右手,这样连穿衣服都得有人帮忙,要不怕用力过度会影响恢复情况。

结果莫妈一拍身边另外一位儿子:“这不还有小青呢吗!”

随后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低音对万年青说:“抓住机会!”

看看这什么妈!八`零`电`子`书www.12xs.com

莫瑶瑶觉得吧,自己能健康茁壮地成长到现在,可真不容易!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那个电话的事情~~~~

晚点再解释~~

第37章改变...

莫妈和莫阳阳走那天,万年青和莫瑶瑶都去送站,其实莫瑶瑶的伤已经好很多了,除了右手还有些不便外,其余都不影响生活。但是齐轩大开后门,给了她两个月的大假,还是带薪休假!莫瑶瑶严重怀疑自己未来五年内包括年假在内的所有假期都用没了,齐轩怎么会不放过这个好机会呢?

莫妈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所以走之前有些不舍地拉着莫瑶瑶的手说:“过年要是实在请不下假,就别回来了。”

说完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莫瑶瑶最受不得她这模样,把心一横:“放心吧,我肯定能弄来假回家!”

现在都十一月底了,莫瑶瑶还有一个月假,基本上她上班时就还差一个多过年了,要请下假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可是万年青瞧着莫瑶瑶那脸色,却是十分坚定的,好像她非常肯定自己能请下来一样,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

这段日子莫妈一得空就拉着万年青的手家里长家里短的聊天,主要内容是莫瑶瑶童年少年青年乃至去年发生的所有事,基本上扒她老底都给掀了。而万年青那边听得那个认真仔细啊,差点就拿出笔疯狂做笔记了,但碍于莫妈在前不敢这么嚣张。不过莫瑶瑶有时候会看见他把手机藏在身后,估计是在录音呢。

通过莫妈的详细叙述,万年青终于发现以前的莫瑶瑶和他认识这个莫瑶瑶好像有点不一样。据说以前莫瑶瑶就是这样乖乖傻傻很好骗的样子,莫阳阳每次骗她都肯定上当。可是就拿吃蜻蜓那次吧,后来莫妈见莫瑶瑶满嘴黑黑的就知道自己儿子又欺负妹妹了,当场训了莫阳阳一顿,挨揍罚站兼没晚饭吃。可是据莫阳阳回忆,那天莫瑶瑶吃完烤蜻蜓之后还在河边洗了洗手擦了擦嘴,怎么回到家之后就又黑了呢?这个问题特别令他费解,已经成为莫阳阳人生中十大难解谜题之一。

诸如此类的事情多不胜数,万年青私下一对录音和笔记,发现好像从初中开始就再没这种事情发生,从那时开始莫瑶瑶和现在的莫瑶瑶达到了统一。可是前两天他听见齐轩和莫瑶瑶谈话,主要就是李潇的问题,最近莫瑶瑶不在她又嚣张起来,跑到齐轩公司翻档案翻资料,并威胁特助一二号不许在帮齐轩跑万年青的事情。在李潇看来,合同签了没关系,只要出一点差错,他们就随时可以撤资。齐轩对于这个事很头疼,当时莫瑶瑶非常淡定地喝了口白开水,淡淡地说:“这事好办,把她送齐芸那呆几天不就结了。”

齐芸在法国留学,还有两年才能毕业,对于这个唯一的女儿,李潇可是想得要命,巴不得把心肝肺都掏出来给她。齐轩和齐芸关系不算好,但也不算差,毕竟是有一层血缘关系,两人相处下来也挺像兄妹的,至少齐轩一直很照顾齐芸,而齐芸也十分尊敬她这位大哥。莫瑶瑶听齐轩轻描淡写地说了他和齐芸的关系后,觉得自己跟自家大哥的关系真是不正常到没边了。

“就算是想齐芸,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的。”齐轩很了解李潇,知道她这个人虽然判断力差了点,但胜在执着和坚韧,否则这些年她也不会一直忍下来。

“简单,就说齐芸在外面谈了个法国帅哥或者是中国留学生什么的,此人之前交过几个女友或者男友,假装你在调查这件事,让李潇看见了,她保证第一时间飞过去。”莫瑶瑶继续喝白开水,语气也跟白开水一样淡。

齐轩脸有点黑:“齐芸这方面要求很高,不会随便的。”

“我说这事是真的了吗?你只不过是担心妹妹调查一下她的人际关系,在没下定论之前就被你妈发现了,她不管青红皂白就跑过去,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至于要调查哪个人,你就在她常接触到人里找一个条件好一点的就行,最好是法国人,据我所知,法国人是很浪漫的。”

看,多完美,人给支走了,估计这么一去得调查一阵子,再加上想念并担心女儿,为了防止这类事情真的发生,她说不定还会在法国住一阵子。而这事偏偏还和齐轩没关系,他可不是想用这个做借口把人骗走的,他明明都把资料藏起来了,可谁叫李潇跑到他办公室乱翻,他也藏不住啊!最重要的是,这事对齐芸的名声也不会有什么影响,说出来也不过是齐轩和李潇的过度担心而已。

听了莫瑶瑶的计划后,齐轩神色复杂地看了她半天,好像在看陌生人一样,他斟酌了片刻后说:“我以为你只是跟我妈天生过不去,没想到原来不是天生的。”

莫瑶瑶干笑了一下,其实很多事她只是不想去做,并不是做不到。之前她早就想到对付李潇的杀手锏肯定是齐芸,丈夫外遇,儿子不是自己的,她那颗心除了放在齐芸身上还能放在谁身上。只是这办法太一劳永逸了,在她还没找到可心的工作之前,齐轩那里既能领高薪又清闲,她何乐而不为呢?

“我调查你的时候,可没调查出你还有这样的本事。”莫瑶瑶的调查结果很单调,只有学习成绩和交友状况,大学四年除了艾春看她不顺眼之外,她愣就是没得罪过别人,很平常的一个女生。可是越与她接触,就越觉得她其实藏得很深。

“我想我是大材小用了。”齐轩看着莫瑶瑶,突然露出一个很灿烂的笑容,他原本冷峻的脸被这个笑容弄得有点冰山融化的感觉,秒杀一切雌性生物。

莫瑶瑶当然也愣了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如昙花一现般难得的笑容她必须好好欣赏,当然她的视线没有仰慕,只是纯欣赏罢了。不过万年青可不乐意,于是他适时地走进病房,打断齐轩和莫瑶瑶的对话。

齐轩最后那一句话让他有了强烈的危机感,以前墨言说过他杞人忧天,潜在含义就是莫瑶瑶没那么大的魅力。不过事实证明他万年青的直觉相当不错,看来在莫瑶瑶进齐轩公司之前就煽情表白的举动是正确的。不过现在光靠这么点表白是不够了,看来在她假期结束之前,他要再想个办法赶快稳定两人关系了。

只是现在的莫瑶瑶让他有点不敢轻易下手,因为和以前有一点不一样,现在的她有点放下重担的感觉,尽管身上还打着石膏,可是人看起来却很轻松。

就在万年青思绪万千的时候,莫妈和莫阳阳已经上了飞机,莫瑶瑶轻轻踢了他一脚:“该回家了。”

万年青立马跟哈巴狗似的跑过去扶着她,其实她只是手受伤,腿没什么大碍,根本不用这么搀扶,万年青只是借着这个机会揩油罢了。

莫瑶瑶看了看万年青正搂在自己腰上的禄山之爪,并没有阻止,而是问:“你好像有心事?”

万年青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不是他想承认,而是莫瑶瑶的眼神太坚定了,他根本没有办法反驳。

“没什么,感觉,你这两天看起来没有以前那么没心没肺了。”莫瑶瑶发现自己还是挺了解万年青的,他脸色一变自己就能察觉到。想到这儿她就莫名地想到那个电话上去,脸色突然发青,并不好看。

万年青一见她脸色变了,立马坦白从宽:“其实那天我听见你和齐轩说的话了,觉得……你和以前有点不一样,好像你不应该能出这种主意一样。”

“觉得我变了就不喜欢我了?”莫瑶瑶看着万年青,眼神很专注。

万年青一愣,察觉到这话里的意思,乐得差点蹦天上去,一把将莫瑶瑶搂住,也不管他们还在机场,大声地喊:“我喜欢莫瑶瑶,永远喜欢!”

于是送机待机接机下机的旅客都跟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们俩,莫瑶瑶觉得在这里讨论这种事实在是有点丢人。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还真得说清楚点,于是她低声说:“轻点,手疼。”

万年青立马化狂喜为关心,轻轻地放开她的右肩。其实莫瑶瑶根本没疼,她只是想让万年青冷静一下,有些事必须冷静才能说清楚。

“你说我变了,其实我没变,但知道我为什么和以前不一样了吗?”

万年青摇摇头,等着莫瑶瑶解释。

“其实我没变,我就是胆小而已。以前我爸在的时候,我背后有了靠山,走路都横着走,反正闯了祸有人担着,所以做事挺缺德的。后来我爸不在了,剩我妈一个,我知道没了靠山,走路都低着头,生怕闯了祸再让我妈受罪。”

“那你现在……”万年青眼中带着一丝期待,如果真和他想的一样……

“我一开始也奇怪呢,怎么就慢慢得不怕了呢?后来想明白了,因为我觉得自己又有靠山了,还像小时候一样,有人疼着,所以做事也能放开手脚了。”莫瑶瑶抓着万年青的手,仿佛要从他身上汲取力量,她深吸一口气继续说:“赵遇明没给我过这种感觉,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呢?”

“你也……”万年青拳头攥紧,关节突出,手指因为血液不循环而发白泛青。他发现自己在紧张,从一有意识开始,他就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过,他甚至不知道如果莫瑶瑶点头,自己会怎么反应。是抱住她不停转圈?还是牵着她的手在整个机场的人面前喊“莫瑶瑶喜欢我”?还是什么也做不到,只能看着她傻笑?

他口发干,等着莫瑶瑶回话。

谁知莫瑶瑶却非常干脆地说:“不知道!”

这就像从天堂把他狠狠摔进现实中一样,万年青一向灵活的脑子此时有点不够用,而莫瑶瑶则是从他的包里掏出那个莫瑶瑶专用手机说:“我只知道听到这个电话之后我非常生气,第一反应就是等你回来把这个手机摔到你脸上。”

“后来我没摔,因为我突然想到,我为什么要这么生气,你这些日子住在哪里和谁住在一起与我有什么关系。不过到后来我发现自己不是因为这件事生气,而是莫瑶瑶专用号码居然有别人打进来,我居然在生气这件事!”

万年青老半天才反应过来莫瑶瑶的意思,立马乐得嘴都要合不拢,这从现实又回到天堂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莫瑶瑶居然在因为他吃醋!

谁知莫瑶瑶把手机往他脸上一摔,又把他拽回了现实中:“解释清楚这个电话,否则刚才说那些话,都当我没说!”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莫瑶瑶发威了。

第38章考验...

可这事万年青还真有点解释不清楚,因为莫瑶瑶专用手机里只存了莫瑶瑶一个号码,更只告诉过莫瑶瑶一个人,所以当他看见来电显示里的陌生号码后,很明显得迟疑了,这谁的号码?不是恶作剧吧?可是恶作剧能这么精准地打到他这里还让莫瑶瑶接了,这有可能吗?

当然这事也怪莫瑶瑶,她没说清楚那天电话里的女人说了什么内容,之所以不说是因为怕万年青因为知道电话内容后想到借口,比起有根据去想借口,一无所知才最难搪塞过去。

万年青脸色扭曲了半天,然后翻了翻自己的商务机,也是一无所获,最后只能一脸莫名地说:“这号码我真不知道。”

莫瑶瑶本来想发怒的,可万年青又不像是在撒谎,她想了想,换了个方式问:“我还没问你这一月在哪儿住的呢,你说大学旁边找的日租房,哪儿的?”

在莫瑶瑶眼里这种借口本身就不可信,因为万年青最大的爱好就是裸奔,与人合租日租房那不是搞笑呢吗?还有就是直觉,直觉告诉莫瑶瑶万年青不会去租日租房。

万年青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说:“其实……我是住墨言那了,不过他按天收我房租,他家还在学区附近,所以……不算说谎吧?”

是不算,可是住墨言有什么隐瞒的呢?莫瑶瑶伸出手:“给墨言打个电话。”

万年青立马点点头,丝毫都不心虚地掏出另外一只手机拨通了墨言的电话,他还没说话,手机就被莫瑶瑶拿走,她听见电话那头一片沉默,就知道是墨言,跟他说话不需要绕弯子:“墨言,我想知道这几天万年青住哪儿了?”

“不知道。”

“可是他说他住在你家。”

“不在家。”

说完电话那边就挂断了,莫瑶瑶拿着手机看万年青,她刚才放的是免提,万年青肯定听见了。

万年青一脸欲哭无泪,吱唔了半天没说出个东西南北来,这在旁人眼里看来就是心虚到不行的表现。不过莫瑶瑶没生气,而是特别温柔地把手机塞进他上衣兜里,顺便把手伸进他腰间,将家门钥匙取下来。

“你去找墨言先对个口供,然后再找我来拿钥匙。”莫瑶瑶特温柔,她跟万年青认识到现在就没这么温柔过。

可万年青宁愿她把自己吊起来抽也不愿她这样把钥匙拿走,当然,对万年青来说,吊起来抽那绝对不是惩罚。

“瑶瑶……你不要我了?”万年青在莫瑶瑶身后低声说,语气十分委屈。

莫瑶瑶回头看见他跟个弃犬似的,就差没长两只耷拉下去的耳朵了,如果旁边再立一个“请收养我”的牌子,相信很多人愿意把这只可怜巴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