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王,请踩我 > 第22章 不知道

第22章 不知道

要试试我箱子里的东西?咱们可以一个一个试……”

莫瑶瑶无视他后边的话:“最后一次,以后永远不要骗我,否则被断子孙根的就是你!”

“那……之前在机场说的话还算不算数?”万年青看着莫瑶瑶,表情像是等待主人喂食的哈巴狗。

莫瑶瑶偷偷笑了下,却还是板着脸说:“我再想想吧。”

“啊……那要想多久啊?”

“看表现。”

……

于是莫瑶瑶和万年青第一次吵架,就在大妈彪悍的目光下和解了。

第40章比暧昧多很多点...

莫妈和莫阳阳走了,莫瑶瑶也出院了,这是久别一个月后的同居,万年青很兴奋,上蹿下跳的满屋子跑,莫瑶瑶觉得他不是花妖,应该是猴妖,说不定和孙大圣有点血缘关系,毕竟六小龄童年轻时也是帅哥一个。

“你太high了吧?”在他第四次从莫瑶瑶的笔记本旁边飘过时,她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其实莫瑶瑶知道万年青不会伤到她的笔记本,这人比她还冷静,第一次见面时自己惊吓过度要用笔记本砸他,他还特意上前阻止说笔记本太贵不能砸。

现在莫瑶瑶觉得家里严重缺乏板砖,改天应该去建筑工地弄一车回来,天天扔还能练臂力和准确度,说不定几年后奥运会上女子铅球世界冠军就变成她莫瑶瑶了。

万年青笑着从床上跳到莫瑶瑶身边,几米的距离在他面前跟几毫米差不多。莫瑶瑶觉得她成为铅球世界冠军的可能性很低,可万年青变成男子组跳远冠军的可能性为百分之百,不过条件是事后不会有联盟来追杀他。“瑶瑶,我好久好久没和你住在一个屋子里了,激动嘛。”万年青上前拉住莫瑶瑶的手,眼睛亮晶晶的,把“好久”两字说得沧桑得好像不是一个月而是一个世纪。

莫瑶瑶脸抽抽着:“敢情你是打着咱俩住一个屋的主意呢?请注意这屋子是两居室的,你一间我一间。”

万年青失落地低下头,嘴里嘟囔着:“都这么长时间不见了,这样也不行……”

“住一个屋子也行。”莫瑶瑶突然说。

“真的!”万年青猛地抬头,大眼睛水汪汪的,满眼睛的期待小星星。

“当然行,今晚你变成花给地上睡一晚,以前也不是没这么住过。”莫瑶瑶坏笑了一下。

“瑶瑶你太坏了,看得见吃不着比看不着还难受。”

“那就回自己房间睡去,少在我屋子里乱蹦。”莫瑶瑶发现自己心理承受力现在跟混凝土钢筋似的,7级以下地震震撼不到自己。跟一个明目张胆表示要“吃”她的人住在一个屋子还能这么若无其事,她真不是一般二般人物啊!

“瑶瑶,不想洗澡吗?”万年青上下打量着她的全身,笑得不怀好意。

洗啊,当然要洗,还要好好洗,彻底的洗。这一个月要憋死她了,就一个星期前和莫妈一起洗了一次,她觉得自己全身都要臭了,医生怕伤口感染不让洗澡,这段时间一直都是莫妈帮她擦身子的。好容易从医院里被放出来了,莫瑶瑶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她一定要好好淋浴之后泡上一个小时热水澡!

不过某株植物明摆着是想玩鸳鸯浴呢,莫瑶瑶当然不会让他得逞,一巴掌按在他脸上说:“想都别想,我没听说植物要洗澡的。”

“植物也要新陈代谢的!”万年青大声抗议,并表示有新陈代谢体表就会有污渍,一定要每日清洗。

莫瑶瑶拿出喷壶对着他喷了两下:“来来来,我帮你洗叶子。”

万年青狼狈地躲了几下,不过莫瑶瑶怎么看他躲的方向都是自动往水喷射的方向躲,没见过这么直接往枪口上撞的躲法。尤其他还一边躲一边发出“啊~~不要~~”这种听起来就很爽的口是心非的叫声,弄得莫瑶瑶不由得对着他的脸多喷了几下,喷死你喷死你!

万年青回家就把西装脱了,还是万年不变那件绿色短裤,只是最近裤腿越来越短,已经从及膝短裤变成四角裤最近变成三角裤了,莫瑶瑶严重怀疑过段时间他下/身就剩下一条绿色的腰带了,连敏感词都不带挡一下的。

玩了一会儿他身上就有些湿了,胸前滚着水珠,一滴一滴很晶莹,像早晨的露珠。

万年青的皮肤是小麦色的,看起来很健康,胸前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点胸肌,肚子上能看见完美的六块腹肌,也不知道一个从来不运动只晓得在花盆里光合作用的花妖怎么弄来这么多肌肉块的。不过很漂亮,挂着水滴的胸膛像是运动过后留着汗的胸前,很……

性感。

莫瑶瑶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词,她莫名地脸一红,丢开喷壶不想玩了,她转身要进浴室洗澡。

谁知被一双有力的臂膀圈在怀中,身子贴着万年青几乎什么都没穿的身体,莫瑶瑶很明显地感觉到一个部位的变化。

不是,这样都能啊!莫瑶瑶欲哭无泪,不愧是超M,真是怎么虐他怎么兴奋。

“瑶瑶,瑶瑶……”万年青从背后吻着她的长发,从头顶到耳际,他拨开头发,轻吻着莫瑶瑶的后颈,火热的唇一碰到后颈的皮肤莫瑶瑶身体就不由得颤了一下,比起耳朵被舔吻更加令身体兴奋。

后颈是莫瑶瑶的敏感带,这点赵遇明也不知道,毕竟他们俩没真枪实弹过,而这位置也不是那么好找。莫瑶瑶以前是因为阿米总是喜欢从后面掐她才发现自己后颈比起其他地方更敏感,当时什么都不懂,不过后来经过科普之后明白了那里是敏感地带,她最受不得别人碰那里了。在与赵遇明相处的时候,为了保持冷静,她很少让他从后面吻自己。

万年青察觉到莫瑶瑶身体的僵硬,他用力吮吸了一下,牙齿轻碰皮肤,带着细微疼痛的深吻让莫瑶瑶不由得低叫一声:“啊~~”

这叫声带着颤音,低低的,有些压抑,又带着莫名的恐惧和期待。

万年青被这声音刺激得全身发烫,火热的手伸进莫瑶瑶的睡衣里,不停抚摸着这具渴望许久的身体,同时嘴唇不离开她的后颈,吻得她全身发麻。

“不……啊……不要……”莫瑶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带着压抑的颤音对万年青来说简直就是最强的兴奋剂,他伸手探向莫瑶瑶的胸前,突然停在了那上面。

“瑶瑶,你……没穿……”万年亲的声音沙哑又低沉,却是要命的性感。

她……只是这段时间在医院一直没穿所以一下子有些不习惯,回家之后又觉得手上有伤脱穿不方便就直接脱下换了比较舒适的睡衣而已,谁想到一直听话的万年青化身为人狼,不到满月就变身,弄得她好像脱了衣服等着临幸似的。

“放手!”莫瑶瑶咬着牙,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不过因为要害被捏在手里,气势略显不足。

“不放。”万年青难得地不听话了一次,说完之后手掌就开始动,在那处柔绵开始轻轻揉/捏。

万年青的手并不细,本来一个妖怪应该是没什么伤疤或者老茧之类的东西,但他的手有些粗糙,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细滑,这就像植物的叶子,看起来是顺滑的,其实摸上去就会发现上面有许多小毛刺。

这样的粗糙恰到好处地刺激了莫瑶瑶现在十分敏感的肌肤,修长的指尖从那突出的小点上划过,粗糙的触感让莫瑶瑶止不住声音,一声声低低的声音从她口中溢出。

万年青唇始终落在莫瑶瑶的后颈上不放,一手在她胸前爱抚,一手紧紧扣住她的腰,不让她逃脱或者因为腿软而跌倒。

莫瑶瑶的时空感现在已经完全消失殆尽,只能感觉到万年青火热的唇和不停挑/逗她的手指。仅存的理智告诉要推开万年青,可心底又隐约期待万年青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举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万年青将她胸前两朵棉花都摸了够之后,手掌从衣服中拿出,莫瑶瑶现在思绪很乱,一方面松了口气,一方面期望他继续抚摸下去,又一方面不知道他接下来还要摸哪里怕得要死,又又一方面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相当期待!

真是……乱死了。

谁知万年青没有进一步侵略,而是将手掌上移,碰到了莫瑶瑶的嘴唇,手指轻抚唇瓣,或轻或重,力道的变化总是完全符合莫瑶瑶心底的渴望。这……他真的没私下练习过?迷惘中莫瑶瑶胡乱地想着。

“瑶瑶,我们……还没有接吻过吧?”万年青的唇离开了莫瑶瑶的后颈,在她耳边低低地说着。

“不知道……”

“不知道?!”万年青的声音明显很不满。

“现在……想不清楚……”莫瑶瑶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脑子里就转着一句话,这进度也太快了太快了太快了!偏偏她不想拒绝。

“那我就帮你想清楚。”

莫瑶瑶还没想明白万年青在说什么,就被人转过身来,身体倒进一个温暖得怀里,唇被两瓣火热封住。

缠绵,只剩下缠绵。

唇与唇的碰触,舌与舌的纠缠,分不清谁舌在谁的口中,碰到牙齿的又是谁的唇瓣还是舌头。

莫瑶瑶突然什么想法都没了,脑子里空白一片,只剩下万年青的唇,以及箍住她身体的力道。

不由自主抬起手想要拥抱这个人,想要回应他的热情,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莫瑶瑶没有丝毫挣扎。

谁知她太忘形了,居然忘记了右手的情况,抬手拥抱时手臂传来的剧烈疼痛让莫瑶瑶一下子清醒了,她“啊”的出声,万年青听出声音不对,连忙放开她,关切地问:“怎么了?”

“手疼。”莫瑶瑶脸有些红。

万年青不敢碰她的右臂,只是在虚空中做出抓住的样子,眉头紧皱,不一会儿莫瑶瑶感觉到手臂暖暖的,不是那么疼了。

“你……”她有些惊讶。

“一点小戏法,不能常用,妖气对人身体不好,你还是得自己恢复。”

万年青见莫瑶瑶不疼了,搂住她的腰说:“现在,你衣服也被我脱得差不多了,是继续,还是洗澡?”

莫瑶瑶此时已经恢复了冷静,在他胸膛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声音相当清脆了。

“洗澡去!你自己解决。”莫瑶瑶转身走进浴室,不再看万年青绽放得像个小帐篷一样的花。

万年青一下子没了力气,躺在沙发,咬牙切齿地对浴室喊:“莫瑶瑶,我不跟伤残人士计较,等你痊愈得。”

“嗯,到时候看你的本事了。”莫瑶瑶很奇怪,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她一点也不觉得后悔,就进行中有些不好意思,事后也没害羞什么的,难道这种莫名的淡定就因为对方是万年青?

浴室里传来水声,万年青躺在沙发上看自己的小帐篷,低声嘟囔:“我该怎么办呢?”

第41章喜欢...

自从玩水事件变成玩火事件后,万年青就再没对莫瑶瑶出过手,打滚卖萌求践踏依旧,可以往他所有举动中都带着的那份揩油不见了,规规矩矩的换了个人一样。

莫瑶瑶本来觉得这倒不错,要不她现在残障人士还真没办法抵抗,万年青这样多有安全感。当然她也知道这种想法就是自己找借口呢,以前她非残障的时候万年青要想下手也不是自己能抵挡得了的,先不提他妖怪的身份,就冲那肚子上的六块腹肌她也扛不住。更何况万年青本来长得就帅,真要上阵说不定还没用劲她自己就先软了。

换句话说,莫瑶瑶到此才意识到,自己把一个男的放家里同居是多危险的一件事,而她居然还能安稳地睡觉,半夜都不带做梦的那种熟睡。如果不是万年青还算规矩,没做过比偷窥摸手更进一步的事情,她早就晚节不保了。至于为什么是晚节,主要是因为在莫妈眼中二十三以上还没嫁出去的姑娘那都算老。

然而就这么一个整天变着法的占便宜的万年青,自从上次真占到便宜之后就再没出过手,这让莫瑶瑶觉得变了天,她甚至产生了万年青在浅尝过一次后发觉不合胃口打算退货的想法。

有那么一天,莫瑶瑶半趴在床上看书,万年青走过来压了上去,当时莫瑶瑶心跳如鼓,想滚下床又不愿意滚下去,眼睁睁地看着万年青压过来从她床上拿过笔记本说:“借我查点东西。”

你妹你大爷的!

莫瑶瑶已经不知道是在骂谁妹谁大爷了,她当时脸烧红了半边天,既想抽万年青一顿又想抽自己一顿,太尴尬太丢人了,她感觉自己就像个失婚多年没尝过男人滋味的中年妇女似的,怎么就满脑子都是不和谐产物?太堕落了!

一定是因为太闲了!一定是因为养病把自己快憋出心理疾病了!

她有考虑过找李冬咨询一下,不过后来还是决定打个电话得了,毕竟李冬他是搞心理咨询而不是恋爱咨询的。

电话里把自己目前恍惚的精神状态说了一下,电话那头李冬笑了笑,声音挺不怀好意的:“没事,就是养病养的,一般长时间身体上的疾病也会引起心理疾病的。你现在主要是给自己点事情做,要是手不方便就玩玩游戏看看书什么的,等过段时间身体好了去上班,人充实了就没关系。”

尽管莫瑶瑶觉得李冬电话里的笑声有点渗人,但还是听取了专家的意见,每天抱着本玩斗地主,就她这智商,玩赛车都能往反方向跑出好几里地去,并义无反顾地往悬崖下撞,只能玩玩连连看斗地主找茬这样高难度的游戏了。考虑到连连看找茬等游戏太费眼睛,为了保护自己双眼裸视1.2的视力,莫瑶瑶决定还是玩玩斗地主得了。

万年青最近很忙,忙得白天晚上轮着转,也不知道住院那会儿他是怎么抽出时间跑到医院看她的。莫瑶瑶每天睡觉前万年青都还没回来,醒来后他人已经走了,尽管知道他是妖怪不会累到,莫瑶瑶还是小小地为他的身体担忧了下。

因为没人陪,莫瑶瑶玩起游戏来就格外上瘾,从普通场玩到挑战赛再到白金赛,她已经无法满足一天四次的欢乐豆,开始冲Q币买豆买白金卡玩,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沉浸在游戏里无可自拔,每次冲十个币一天得冲上十来次,网银上的数字以每小时十块的速度往下掉。

终于有那么一天莫瑶瑶冲币后发现没来信息提醒,查看余额也没有变化,她反复查看邮件才发现自己在输QQ号时弄错了一个数字,十个Q币跑到了别人的账户里。

她对着电脑发了一会儿呆,长叹一口气,脑袋砸进床里就出不来了。

那一瞬间莫瑶瑶反思了自己自从与万年青相遇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又检讨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烧钱的行为,终于认栽了。之前无法忍受莫瑶瑶专用手机号被别人知道还可以用独占欲和虚荣心来解释,渴求接触还可以用她欲/求不满来解释,但现在这种无聊到脑残的状态让她没有办法再找借口了。

她,莫瑶瑶,真心实意地喜欢上了万年青这朵M花,并且沉浸其中一发不可收拾,已经达到没有他的陪伴就寂寞脑残的程度。

莫瑶瑶想了半天都觉得自己的品味真是太诡异了些,现在居然觉得万年青享受践踏那模样挺性感,她是真傻了对吧?

在床上反复思量,滚到了半夜一点多,万年青才回到家中。

他进门后先是去莫瑶瑶房里看一眼,这是他每天的习惯,见到莫瑶瑶熟睡才能安心。轻轻推开虚掩着的房门,万年青愣了一下,因为莫瑶瑶正窝在被子里看门,大晚上不开灯就这么睁着一双眼睛还挺吓人的。

当然万年青是不怕的,他顺手打开灯,走到莫瑶瑶床前问:“怎么还不睡?睡不着就看会书,这黑乎乎的不开灯你不害怕吗?”

莫瑶瑶转头看了他的脸一会儿,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才慢吞吞地说:“我今天就没开过灯。”

“啊?”万年青有些摸不着头脑,现在可是冬天,四五点钟就黑了,难道莫瑶瑶这几个小时就这么干坐在床上?

他伸手在莫瑶瑶眼前晃了晃,发现挺正常的,眼睛还会眨,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于是他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莫瑶瑶点点头,指了指自己心口说:“这不舒服。”

万年青有些紧张,连忙攥住她的手,暖暖的,没什么问题。

“出什么事了?”

莫瑶瑶转头看着他,目光有些专注:“想问你个事。”

“说。”

“你是怎么看我的?”

“喜欢,喜欢一辈子。”万年青的眼神也专注起来,坐在床边握住莫瑶瑶的手不松开。

“那为什么……”莫瑶瑶说到一半停住了,语气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她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