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王,请踩我 > 第23章 行

第23章 行

在是真问不出口,一女的直接对一男的说你为什么出手一次之后就再不下手了呢?这让她怎么问!

万年青没说话,耐心地看着她,等着她组织好语言。

莫瑶瑶想了半天才用极其委婉的语气说:“有时候喜欢不是光靠说的,得有行动,没行动谁也不会接受的。比起没行动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有了一半行动就停下。比有一半行动就停下更更难以令人接受的是,从那以后就再没有行动了,这会让人感觉自己没有魅力或者怀疑对方试了一次觉得不合适就想放手。你的,明白?”

莫瑶瑶语气是委婉的,但意思是明确的,几乎跟直接说没什么差别了。可偏偏她还自以为挺含蓄,望着万年青一脸生怕他听不懂的样子。

万年青刚想说什么,莫瑶瑶突然又加了几句:“当然我也不是说非要你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就是一般二般的总该有吧?不至于炒饭炒到一半没成功,以后连米粒都没有了吧?”

听完这话万年青再也忍不住了,抱住莫瑶瑶开始咧嘴,差点把脸给咧成两半了。

莫瑶瑶感觉到他抱着自己的手臂在发抖,抖得很厉害,抖了很久,抖得有一瞬间她以为花妖也能得羊癫疯。

终于万年青渐渐冷静下来,他把头靠在莫瑶瑶的左肩上,低声说:“莫瑶瑶,我喜欢你,你呢?”

他话里带着颤音,听得莫瑶瑶心里也跟着颤了起来。

她深呼吸一口气,单手回抱万年青,定了定神才轻声说:“我也是。”

我喜欢你。我也是。

这几个字在万年青脑子来来**转了千八百遍,他终于反应过来话里的意思,一把抱起莫瑶瑶开始在卧室里转圈,一边转还一边欢呼:“莫瑶瑶喜欢我!莫瑶瑶喜欢万年青!”

莫瑶瑶被他转得有点头晕,心中那份喜悦却不输万年青,能够被人这样喜欢着,哪怕他是一盆观赏植物,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万年青现在是人,并且比一般人更加努力更加认真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转了许久万年青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他轻轻将莫瑶瑶放在床边,吻了吻她的唇角:“以前你睡着的时候总这么亲来着,现在终于能光明正大了。”

莫瑶瑶咬牙,她就知道跟一个男的同居准没好事,这混蛋趁着她熟睡的时候指不定占了多少便宜呢!

万年青把莫瑶瑶搂在怀里,低头吻着她的脖子,刚开始莫瑶瑶全身发麻,后来麻着麻着发现不对劲儿了,她坐在万年青的腿上,那顶着她屁股的东西是什么!

“你……”

莫瑶瑶蹭了一下,万年青差点跳起来,死死搂紧莫瑶瑶说:“别动,千万别动,容易擦枪走火。”

“不是……咱俩也没干什么吧?你也太容易走火了吧?”莫瑶瑶有点欲哭无泪,连深吻都没有,就抱了下亲了亲嘴角就变成这可观的体积,要全世界男的都跟万年青这样,基本上女人就没活路了,毕竟西方关系亲密的朋友见面可都是吻脸的。

万年青把头埋进莫瑶瑶颈弯中,闷闷地说:“自从那天之后,我只要一碰你就这样,怕吓到你,那之后就不敢碰了。”

“呃……其实这个问题咱可以打个商量的。”莫瑶瑶觉得自己脸在烧,这话说得有点挑战她底限。

“不行,我一定要在新婚之夜享受大餐。”万年青固执地说。

莫瑶瑶觉得有点牙疼,她鄙视地说了一句:“迂腐。”

万年青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顺手摸了摸莫瑶瑶的屁股说:“你要是嫌弃我迂腐,那我现在就前卫起来。”

莫瑶瑶被他摸得跳了起来,站在地上看了看他支起来的小帐篷,目测大小很可观,莫瑶瑶咽了口口水,你一花妖你弄那么大干嘛,干嘛!

见万年青一副要冲上来的样子,莫瑶瑶抬脚踹了他一下,伸手把人拉起来丢进卫生间里说:“您还是继续迂腐着吧。”

这个,压力太大,她需要心理调适一段时间,第一次上阵就玩这么大的,实在是有点接受不能啊!

作者有话要说:出门一星期唯一的感觉就是,空调车硬座忒TM冷了,只能买得起硬座的穷孩子真心伤不起,一天一夜的坐啊,全身屁股疼!

第42章探病...

自从确定自己和万年青的关系后,莫瑶瑶开始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她和万年青究竟有没有未来。

恋爱有时可以只是一时冲动,但婚姻不一样,那需要对自己对对方负责。万年青的意思很明确,他想要的就是能与莫瑶瑶长久地走下去,可莫瑶瑶不一样。她现在对万年青的感情只是处在恋爱阶段,还达不到婚姻的程度。

莫瑶瑶认为婚姻应该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即使这中间有波折,只要不放开对方的手,都可以称之为白头偕老,然而她与万年青能够一辈子携手走下去吗?她倒不是担心万年青不能陪伴自己一辈子,而是自己能不能陪万年青一辈子,或许她走的时候,万年青的妖生才不过是一个开始。

往深了想,或许连一辈子都不行。过个十几年她就老了,而万年青恐怕还会是现在这个模样,到时就算万年青不嫌弃她,她自己受得了面对着一张年轻的脸?甚至连十几年都没有,只要几年,他们两个就会因为孩子的问题分开,一个人和一株观赏植物,难道不会生/殖隔离?

有时候人不能想太多,想得越多越焦虑。莫瑶瑶以前没想过这些问题,日子总是轻松的,然而现在她想到了,就沉浸在其中不可自拔。

她有想过及时行乐,可那太难了,她今年二十六岁,最多再过四年就是超女,超级剩女,她的时间能消耗在这及时行乐上吗?

这些想法她没有对万年青说,因为在万年青眼中,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他总是说我会喜欢你一辈子,可是这一辈子究竟有多漫长他想过吗?莫瑶瑶觉得自己不能这么自私困住万年青,但又因为自私所以她要选择一个更现实的对象,于是结论变成了无论大公无私还是自私自利,她都要放弃万年青。

可理智永远是追不上情感的,她就是不想放手,和万年青在一起很快乐,很轻松,很自由,十几年来禁锢住她心灵的枷锁被这朵M花在不知不觉中全给打开了,那种释然的感觉并不是用言语能够描述的。

万年青所做的一切都是以“莫瑶瑶开心”“养活莫瑶瑶”为目的的,他从修成人形后生命里就只有一个莫瑶瑶,面对这样一个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人,要她怎么舍得放手!

莫瑶瑶想了几天头发都要白了,她抓了抓脑袋,觉得自己真是个糟心的命,她迈过人妖这条界线确定自己喜欢万年青容易么,结果才确定之后又要犯愁这些问题,能不能消停点了?

万年青也看出了莫瑶瑶有心事,也隐约猜到了她在想什么,他只对莫瑶瑶说了一句话:无论你怎么选,我都听你的。

夜里他摸了摸莫瑶瑶的头发说:“别担心我,怎么想随你的心,没事,我喜欢被虐。”

可这不是被虐的问题,没有谁能够忍受这种煎熬。莫瑶瑶还记得自己和赵遇明分手的时候那种仿佛灵肉分离的空虚与无助,如果她真的那么做了,那对万年青说不是M,是残酷。

还有一星期她的带薪假期就结束了,手也好得差不多了,莫瑶瑶用刚好的右手把万年青的花盆锤了两下,发泄顺便复健。

正锤着呢,手机响了,莫瑶瑶接过一看是阿米的电话,犹豫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她想把事情告诉阿米和她商量商量。当然她革命意志不坚定也就那么一瞬间,随后就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墨言说过,告诉她已经是极限,没消除自己的记忆是因为她不会说出去,如果她真说了,那自己与万年青才是真没了未来。

坚定了下立场后接过电话,那头传来阿米一向利落的声音:“怎么,好差不多了吧?”

“那是,有阿米姐罩着,它敢不好?”

“你有心事?”

“姐姐,你大脑到底是怎么长的,这你都能听出来?”

“姐姐我在老君的炼丹炉里不光练出了火眼金睛,还练出了听真心话的本事,说吧,什么事让你故意提高声音装精神呢?”

莫瑶瑶对着电话沉默了一下,她现在突然觉得有阿米这么个朋友挺悲哀的,会让她革命立场再度不坚定。

“就不行我独自寂寞忧伤感慨一下世间无常宇宙无边?”

“行,不想说就等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吧。”阿米的声音依旧那么干脆,尽管她的职业是挖内幕的,可在朋友的事情上面,如果对方不想说,她从来不会多问,不过如果对方有了麻烦那就两说了。

“阿米姐真大度!不过我知道这回你肯定不是因为心电感应到我有心事才来电话的。”莫瑶瑶也火眼金睛了一回。

“嗯,虽然咱有读心术,但没有顺风耳,这次是要告诉你一件事的。”

“什么事?”莫瑶瑶隐约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事情就是姐姐我最近跟探病真有缘,刚把你送出医院,叶子又进去了。”

“怎么了?”莫瑶瑶有点紧张,不是出什么事了吧?

“声音别绷那么紧,听说没啥大事,就是他买了辆车,结果处女出行就出了事,现在给医院躺着呢,来不来?”

“车祸?”莫瑶瑶声调立马上了八个档。

“你来了就知道了。”

莫瑶瑶放下电话皱了皱眉,阿米这声音怎么听得这么诡异呢?

-

莫瑶瑶和阿米一进病房就看见艾春坐在床边照顾叶子,挺温柔贤淑的样子,叶子脑袋上缠着纱布,正睡着。

阿米冷笑了一下,上前拍了拍艾春,艾春扭头看见她和莫瑶瑶,眼神暗了一下,向门口使了个眼色,低声说:“别吵到他。”

几个人转移到外面,阿米双臂环胸看着艾春说:“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红颜祸水?”

莫瑶瑶路上已经听阿米用阴测测的声音讲述了事情的始末,就是叶子前段时间发了一大笔奖金,他买了辆奇瑞,第一次开车出行就被艾春撞见了,香车美女,叶子自然是彬彬有礼地邀请艾春上车,结果两人开着开着就开进了电影院,又开着开着就开进了饭店,最后就剩开进酒店这一项没做,剩下约会步骤都全了。

叶子要开车没喝酒,但艾春喝了点,估计是想借酒壮胆,就是量没把握好,越过壮胆的阶段直接瘫了。叶子把人拽到停车场,结果刚到车旁边她胆子就壮起来了,一鞋跟踢花了旁边车新喷的漆,偏偏这会车主也扶着个喝高的过来了。

其实事不大,要赔也赔不了多少,可这两喝高的碰一起还真不好控制场面,叶子和那车主百般劝阻也没压下两人,最后就是对方拿起手里的东西往艾春脑袋上一砸,叶子当然挺身而出,于是一酒瓶子就这么砸得叶子满脑袋血,他流血那瞬间两个喝高的酒也醒了。

伤不严重,就是得留院观察一下,看看有没有脑震荡什么的。现在叶子打了针正睡觉呢,艾春在一旁看着。

艾春和阿米关系不错,见她很生气的样子,她立马说:“这事我不对,你们拆了我都行。”

认错态度太良好了,就差没把工具递给阿米了。莫瑶瑶知道阿米就喜欢性格爽利的人,爱恨分明的,她也喜欢,可惜对艾春无论如何都没法有好感,毕竟旧怨在那摆着呢。

不过现在的莫瑶瑶可不是当初的莫瑶瑶了,被艾春因为叶子的事情欺负了这么久,总该让她报复一小下吧?尤其现在艾春在明显地无视她,只看阿米的情况下,她必须杀杀对方威风。

“什么时候的事?”莫瑶瑶问。

艾春看了她一眼,态度明显没有对阿米友好:“昨晚。”

“哦,”莫瑶瑶扯开嘴角笑了笑,“这语气,跟吃枪药了似的,酒还没醒呢吧?要不阿米你领她出去溜溜吧,醒酒顺便拆人,要不在医院动手不好。”

“叶子这儿嘛,我留下来陪陪就行了,一会儿他醒了也好私下说几句话。”

她在“私下”两字上加重了语气,顺便用蔑视的余光撇了下艾春。

艾春当场就想发火,不过被阿米拽住了,她和莫瑶瑶什么关系,能是艾春比的吗,这种情况必须挺莫瑶瑶。

“我看行,你就跟我出去吃点东西吧,看你这脸白的,昨晚上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呢吧?走走走!”阿米硬拽着艾春走出医院。

艾春是有些忌惮阿米的,毕竟她的职位摆在那儿,昨晚上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真要爆出来闹大了,她这HR主管估计就快下去了,这事还得靠阿米周旋一下。

莫瑶瑶眼看着艾春心不甘情不愿地被拽了下去,撇了撇嘴,人果然都是欺善怕恶的。

推门走进病房,叶子眉毛动了动,估计快醒了,莫瑶瑶拉过凳子坐在他床边,静静地看着他。说跟叶子说两句私话那是气艾春的,见了叶子还真不知道说什么,自打上次面试不欢而散之后他们还没见过面。一般叶子不找她她就从来不找叶子,面试后估计叶子也没脸见她,打了个电话被莫瑶瑶不太客气地挂了之后,两人就再没联系。

那时候叶子好像说了什么面试成功后聊点事情,不过时间久了莫瑶瑶也放在脑后了。现在见到他想起来这事,隐约觉得自己单独留下貌似不太好。

她刚有这想法,手机就有感应似的响起来,拿起一看是万年青,莫瑶瑶心里抖了一下,怎么有种外遇被抓包了的感觉呢?

作者有话要说:呃……我会告诉你们我又出门了吗?不找借口了……但这周真的很忙。。。。

第43章巴掌...

“瑶瑶,我今天忙完了,你手也好了,趁着假期还没结束,咱俩去约会一下培养感情好不好?”电话里传来万年青欢快的声音。这洋溢着喜悦的声音传至莫瑶瑶心底,让她的耳朵有些酥麻。

尽管很期待约会,可这会儿实在不适合,莫瑶瑶只能忍痛说:“改天吧,我现在在医院。”

“出什么事了?”万年青的声音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叶子脑袋被打伤了,现在正睡着呢,周围没别人,我得看着。”要真把受伤的叶子一个人留在这里,艾春非得扒了她的皮不可,虽然莫瑶瑶不太在乎她能不能扒自己的皮,不过把伤患一个人丢在医院里,道义上说什么也过不去。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莫瑶瑶突然有些紧张,万年青该不会是生气了吗?

“艾春和阿米吃饭去了,要不等她们回来我就去找你?这段时间万年青事情多,她又受伤,两个人还真没多少独处的时间,这对两个刚确定心意的人来说是很残忍的事情,她也很想出去约个会逛个街什么的,上一次逛街还是夏天那会儿帮万年青买衣服那次,现在冬天,都快半年了

电话里声音突然嘈杂了起来,乱糟糟的,莫瑶瑶听见万年青在杂音中说:“我要了份鸡汤,等会儿送过去,顺便接你。”

“好,我等你。”莫瑶瑶笑了,这才是她的万年青。

放下电话等了一会儿,莫瑶瑶觉得时间过得有点慢,几十分钟跟几十小时似的,艾春和阿米还没回来,叶子也没有醒。

她站起来身来在病房里踱步,好消磨时间。观察室里现在只有叶子一个人,莫瑶瑶的脚步明明很轻,但由于室内太安静了,这细微的声音还是吵醒了正在熟睡的叶子。

“瑶瑶?”他抬手揉了揉眼睛,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梦。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莫瑶瑶回头正看见叶子一脸喜意,不由得皱了下眉,怎么他还是这样子,一会儿万年青来了可不好。

“没事,”叶修坐起身来,“其实没多严重,就是艾春害怕,非要我在医院观察几天,就我这身体状况,明天就能正常上班。”

“还是观察着吧,保险点。”莫瑶瑶用既不疏离也不亲密的语气说着,态度一如既往。

谁知叶子可能脑袋被砸晕了还没缓过劲儿来,他看了莫瑶瑶一会儿,突然说:“我跟艾春没关系,就同事,碰上了她非要我载她才一起出去的,我……”

“这跟我没什么关系。”莫瑶瑶打断了他的话,“就是你要真觉得自己跟艾春没关系,就干脆点,别弄得她整天神经兮兮的。”

从这次试车事件莫瑶瑶算是想明白为什么艾春这么多年没得到叶子回应却还一直喜欢着他,老是保持着这种若即若离的态度,偶尔好一点偶尔冷淡一点,这很难让人放手。第一次买车第一次载人,这会给艾春太大的希望,难怪她看自己的眼神总是一副护犊的母老虎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