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王,请踩我 > 第24章 这样坦诚相见让莫瑶瑶惊慌失措

第24章 这样坦诚相见让莫瑶瑶惊慌失措

“我早就拒绝她了,可是她……”叶子语气焦急起来。

“叶子,你怎么拒绝的?很温柔吧?拒绝之后第二天又对她很好是不是?”

“那……太冷淡她不太可怜了……”

莫瑶瑶突然冷笑一下说:“叶子,我现在突然觉得还好赵遇明不是你,要不我真搭进去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叶修有种受伤的感觉,赵遇明现在在他们这同学圈子里名声不怎么样,这主要是阿米的功劳,他办事太不地道了。

“好歹他和我分手的时候干干脆脆,没给我一点留恋,要是像你这种,我会分手之后还想着他,还赖着他,那才真是毁了。”莫瑶瑶这一刻想得很明白,提到赵遇明也不会觉得心痛,更没有什么眷恋。这都要归功于万年青的死皮赖脸,可赵遇明分手时的决绝也是让她能够放下这段长达四年的感情的原因。

“莫瑶瑶,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一直……”看见莫瑶瑶冷冷的态度,叶修情绪有些激动,也不管身体能不能撑住,“蹭”地一下从床上蹦下来,想抓住莫瑶瑶的手。

可惜他脑袋确实还有点晕,这么一跳下来就开始迷糊,晕晕乎乎就要摔倒,还是大头朝下那种。

他现在要倒下去估计就真变成脑震荡了,莫瑶瑶出于人道主义净胜伸手扶住他,叶修大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于是戏剧化的一幕展开了。

“莫瑶瑶!你太不要脸了!”推门而入的艾春一抬头看见的就是叶修和莫瑶瑶在病房中拥抱的画面,当场怒血沸腾,伸手一把推开莫瑶瑶,动作矫健的跟打了鸡血似的。

莫瑶瑶向天翻了个白眼,不是这么狗血吧?她想说这真是个美丽的误会,可看艾春头顶那已经具现化的黑气,她手一摊,这时候解释就等于掩饰,不解释就等于默认,反正在艾春心里都落实了,还浪费什么口舌。

可她忘了艾春现在可是刚吃过饭,补充过能量后的艾春就跟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似的,一掌推开莫瑶瑶,一手将叶修扶回到床上,紧接着一个箭步冲上来,挥手就是一巴掌,速度快得让跟进来的阿米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莫瑶瑶被她一个大力推到墙上,她冲过来的阵势跟刘翔破纪录最后冲刺那瞬间似的,根本没时间也没机会躲,眼看着那一巴掌的力道,估计不死也得内伤。

“啪”的一声,巨大的巴掌声回荡在病房了,莫瑶瑶呆住了,艾春呆住了,阿米呆住了,躺在病床上迷糊的叶子也呆住了。

只有一个人没呆住,他像没事人似的,脸上顶着五个通红的手指印,拎着手里的保温壶问莫瑶瑶:“汤放哪儿?”

堵在门口的阿米就闹不明白了,今天这些人怎么都跟超人似的,她明明一直站在门边,却完全不知道万年青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艾春没见过万年青,她呆了一下后问:“你是谁?”

可没人理她,莫瑶瑶接过鸡汤往地下一摔,也不管保温壶倒在地上鸡汤会不会洒。

她抬手轻碰了下万年青脸上的巴掌印,轻声问:“疼吗?”

万年青握住她的手在唇边亲了下,扁扁嘴委屈地说:“疼,疼死了!”

莫瑶瑶点点头:“我知道了。”

随后她绕过万年青,走到艾春身边说:“艾春,这是我男朋友。”

艾春看了万年青一眼,明显还没缓过劲儿来,莫瑶瑶右手抬起,艾春直觉向反方向躲,谁知道正迎上莫瑶瑶迅速抽来的左手。

这声“啪”比刚才艾春那声还想,艾春没想到莫瑶瑶左手劲儿也这么大,被抽得脑袋有点晕。这时候她见莫瑶瑶右手又抬了起来,直觉又往反方向躲,谁知又迎上莫瑶瑶的左手。

“啪”!又是一巴掌。

莫瑶瑶甩了甩发麻的左手说:“我这人一向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什么都是双倍奉还的。”

说完她笑了笑:“不好意思,右手前段时间受了伤,让你失望了,躲了两次没躲着。”

打完之后她无视一屋子呆若木鸡的人走向万年青,对着他伸出左手:“疼,她脸皮太厚,手心都拍红了。”

万年青连忙握起来放在唇边吹了吹:“不疼不疼,吹吹就走了。”

阿米打了个哆嗦,太肉麻了。

不过事主一点也不觉得肉麻,她一边被万年青吹手心一边对艾春说:“我记得阿米跟我说过,你这人恩怨分明,要是有一天我有了男朋友,你会帮着我忘自己脑袋上倒酒。阿米从来不说虚话,既然她都这么说了,这原话肯定是你自己说的,对吧?”

艾春估计这辈子没被人这么打过,不过她还是很快恢复镇定:“谁知道是真是假,找个人过来替你挨巴掌你就想往我脑袋上倒酒,没那么容易。”

莫瑶瑶笑了笑:“我知道没那么容易,不过我也没想往你脑袋上倒酒。这样吧,我和万年青结婚那天,你来捧场就行,不用红包,自带一打白酒,喝吐血了就行。记得酒水自备,这年头物价挺高的,我也舍不得花钱买酒往垃圾桶里倒。”

“你……”艾春被她气得面无血色。

万年青抓住机会,立马接着话头往下问:“咱什么时候结婚?”

莫瑶瑶这会儿正发威呢,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无可自拔,顺着话头想都没想就回答:“快了,也就这年前年后。”

“那还等什么呀,咱俩赶紧上街买点家具什么的。”万年青说完拽着莫瑶瑶就往门外跑,临出门前还不忘对叶修比划一个胜利的手势,同时对阿米甩了一个“放心把她交给我吧”的眼神。

万年青诡异地出现在屋子里,又风风火火地拽人就跑,留下一屋子茫然和叶子一个摔成八瓣的少年心。

一直当大背景的阿米摇摇头:“这都什么事啊!”

说完她也转身就走,临走前扔下一句话:“你们俩,这都自找的。”

作者有话要说:我想说,瑶瑶终于女王了一回。

我会告诉你们其实这个情节我最开始就设计好了吗?我会告诉你们其实艾春的任务就只有充当万年青和莫瑶瑶的感情催化剂这一个用途吗?

第44章我的...

万年青没有像他所说去逛街约会买家具,而是光速拉着莫瑶瑶进了这附近最近的一家宾馆,火速定下一间夫妻间,还不是那种临时休息,而是打算住上一天一夜。

进了房间莫瑶瑶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人压倒在床上,火热的唇贴上来,吻得她天昏地暗。

不仅仅是吻,还动手动脚!

万年青用身体压着她,唇堵着她的嘴,手掌不停在她身上游走,并伸进伸进上衣内解开了她的胸罩带子。

他手掌滚烫,烧得莫瑶瑶的皮肤有些灼伤的感觉。当然,不过是正常的人体体温,可莫瑶瑶却被这热情给烧得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修长有力的手指在她胸前揉捏着,将那处软绵细细抚摸,指尖偶尔轻点渐渐挺/立起来的荷尖,一阵阵酥麻感让莫瑶瑶全身起鸡皮疙瘩。

一只手忙着吃豆腐,另外一只手也不忘了脱衣服,万年青自从变成之后有两大爱好,一是M,二是裸/奔,每次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脱衣服,那速度快得,九匹马都拉不回来。

他不仅脱自己衣服快,脱起莫瑶瑶的衣服来速度也不差,很快两人上身都没了遮挡物,他赤/裸的胸膛贴着莫瑶瑶的上身,手掌下移,解开她的腰带,伸到里面……

“打住!”手指侵/入体内,莫瑶瑶终于缓过神来,一巴掌抵住万年青的胸膛,半撑起身说:“不是不到新婚之夜不行吗?不是保守吗?不是迂腐吗?”

万年青的进攻被拦下来,这让他很郁闷,他一把抓住莫瑶瑶的手掌按在床上,低下头轻舔她的脸颊。

“今天就是新婚之夜,我说了算!”他很急,语气是不容拒绝的霸道。

霸道!在莫瑶瑶的字典中不是没有这个词,可这个词在她心中永远也安不到万年青身上。一个整天满地打滚等着她踩踏的M花,怎么能霸道得起来呢?

可事实上万年青现在就是很霸道,他毫不犹豫地脱下莫瑶瑶身上最后的遮挡物,一条腿抵住莫瑶瑶的腿,不让她的双腿闭合。

这样坦诚相见让莫瑶瑶惊慌失措,万年青的身体她见过很多次,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可此时这微微泛红的结实身体竟然带着说不出的魅力,让人想要上去啃上几下,咬上两口,狠狠地抓上几把。

其实换成别的女人面对这样的性感的身体应该是想要轻吻上去,温柔抚摸,好挑起这身体最高的情/欲,可莫瑶瑶就诡异地想要狠狠拍上几巴掌,那声音一定很好听,她走神地想着。

“专心点!”万年青察觉到莫瑶瑶的失神,伸手打了她的屁股一下,不重,但那声清脆的“啪”让莫瑶瑶差点跳了起来。

万年青居然敢打她了!这个认知让莫瑶瑶怒火中烧,也伸手在他屁股上狠狠拍了几巴掌,那声音那个干脆啊,力道那个给力啊!

谁知被打了几下后万年青的体温更高了,他扯起嘴角,露出一个近乎妖艳的笑容,将手伸到莫瑶瑶胸前,轻轻捏着上面的殷红。

“瑶瑶会主动挑/逗我了,不错啊。”他跪坐在床边,一条腿半跪着挤在莫瑶瑶双腿间,另一条腿站在地面上,高高在上地看着莫瑶瑶的身体,话语中带着说不出的情/欲。

这种姿势让莫瑶瑶的脸烧红了半边天,像是被征服一般,身体软在床上,而那个男人正看着她,看着她的全部。

她伸手拂开万年青在她胸前揉捏的手,有些害羞地用双手挡住身体,谁知又被万年青抓住手腕,压在身体两侧。

“让我好好看你。”他的声音低哑又带着磁性,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

手被压住,腿被分开,身体暴露在他的眼中,被看得一清二楚明明白白。莫瑶瑶咽了下口水:“放……开……”

话语没办法连成句子,声音哑的要命,口中的干渴无论如何都难以遏制。

万年青松开她的手,轻轻摸着她的脸,先是用手掌,接着手指在她脸上划过,像羽毛一样轻,却让她痒得要命,身体渴望更深的爱抚。

他低下头,张口含住一颗樱桃,舌尖轻轻舔着,另外一只手往她□探去,莫瑶瑶彻底没了力气,身体软绵绵地陷进床内,任由他摆布,口中不时发出轻吟,腰部随着他手指的动作慢慢摇晃着。

不知过了多久,万年青放开了其中一颗,舔了舔唇,像品尝美味一般,低头衔住另外一颗,被他疼爱了许久的那朵蓓蕾已经绽放,红通通地立在胸前,上面还带着清新的露珠,格外诱人。

手指的动作渐渐加快,万年青的唇离开胸前,向下一路吻去。

“我早就想这么对你了,还是一株植物的时候就想,所以才会为你开花。”他话语里带着深深的渴望,让人一听就能听出他忍耐了多久多辛苦。

唇滑到小腹停住,舌尖在她肌肤上舔过,嘴唇用力吮吸了一下,留下殷红的印记。

“我的。”万年青在印记上亲了一下,唇再度移开,用力吮吸腿根处,留下一处处的记号。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他一边说一边吻,莫瑶瑶的身体很快布满了红色的小点,落在白皙皮肤上的红色是那样的艳丽,拼命地回应着万年青的热情。

也不知过了多久,莫瑶瑶被万年青抱起上身,他拉住她的双手环在自己脖颈上:“抱住我。”

心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莫瑶瑶知道最后的时刻要到了,埋头咬住万年青的肩膀,手臂紧紧抱住他的身体。

万年青将腰挤进莫瑶瑶的双腿间,他的腰很窄,看着有种异样的风情,刚好被她的双腿夹住。

“瑶瑶!”他突然呼唤莫瑶瑶的名字,一下子抵达最终目的地。

莫瑶瑶疼得全身发颤,咬着他的肩膀不松口,万年青等了一会儿,察觉到她力道有些轻了,这才慢慢动起来。

“瑶瑶,瑶瑶,瑶瑶……”

每一次挺动都伴随着他深深的呼唤,莫瑶瑶松开口,无力地抓住万年青的肩膀,轻轻地呻吟着,有些无意识地亲吻万年青的耳垂、脸颊。

泪水滑了下来,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因着难以抑制的喜悦。原来还有这样的痛,这样带着甜蜜的痛,原来还有这样的快乐,这样带着无限满足的快乐。

身体被填满的同时,心也被那一声声呼唤盈满,并通过泪水溢出,滴在万年青结实的背上。

冰凉的泪水更加刺激着他的感官,他狠狠一动,将体内最深的爱埋进莫瑶瑶身体里。

-

莫瑶瑶用手挡住脸,蜷起身体,背对着万年青躺着。

万年青伸手搂过她的肩,把人抱在怀里,脸颊蹭着她的头发。

“别挡着,让我看看你。”他伸手碰了碰莫瑶瑶的腰,手指在上面点着,模仿着弹钢琴的动作,指尖在柔软的腰上跳舞。

“才不要!”莫瑶瑶闷声说,身体蜷得更紧了些。

“是吗?可是我刚才已经看得很清楚呢,这里、这里和这里。”他手指在虚空中轻点,每一下都指在比较敏感的地方,尤其最后那里还留有事后的痕迹,莫瑶瑶脸烧得更厉害。

“我还不知道原来你在这方面这么实力,跟谁练过了?”她埋着脸闷闷地说,就这本事,说他之前还是个雏,谁信!

“瑶瑶,不带这么欺负我的,除了你,我的花谁碰过!在它还稚嫩的时候,就被你摸得传粉了,当时我没撑多长时间,你手上都是花粉。按我们妖的年龄划分,没修成人形都算未成年,你都这么猥/亵未成年了,还说我……”

“闭嘴!”莫瑶瑶脸皮有点僵,太丢人了!喜欢上这么一个家伙太丢人了!

她突然想起墨言那冷峻的样子,这同样是妖,做妖的察觉肿么就这么大呢?她家万年青就不能严肃点,含蓄点,霸气点,有风度点?偏偏他只会打滚卖萌求关注,天天挺着朵花要求传粉。尤其知道了在那花开的时候她还顺手帮这位解决了妖生第一次,真心挑战她底限。

为什么就偏偏喜欢上他了呢?莫瑶瑶苦苦思索这个问题,却怎么都想不明白。

万年青趁着她思绪动摇的时候,伸手把人扳了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满意地看着自己留在莫瑶瑶身上的痕迹,开心地搂住她,在额头上亲了下:“我的。”

看他乐那个傻样!一瞬间莫瑶瑶没那么害羞了,哪怕他再勇武有力,万年青永远是万年青,是个有点腹黑有点白痴有点可爱有点性感有点迷人且超级M的家伙,而且还十分专一。

这样就好!莫瑶瑶满足地想着,不管变成什么样子,万年青永远都是万年青。

那些一直盘踞在她心中的愁思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微微抬眼看着万年青有点性感的下巴,抬头亲了一下,随后把脑袋埋进他怀里。

她想自私一次,就这么一次,她想和这朵M花在一起,她爱他。

一次就是一辈子,一次就是一生,一次就是把自己的未来都交付于他。

她相信,就算过了几十年,自己已经满头白发,万年青还是那个痴情的万年青,他眼里只有她莫瑶瑶一个。

将唇贴在万年青的心口,感觉到他身体震了一下,莫瑶瑶满意地笑了,手指在他胸前小点周围画圈,总该让她占占上风吧。

万年青抓住莫瑶瑶的手,无奈地说:“虽然再来个三天三夜我都没关系,可是你是第一次,禁不起折腾了,改天找时间咱俩玩个够,这随便你玩!”

莫瑶瑶看着他欲/求不满的脸,轻笑出声,仰头在他唇上啄了一下:“万年青,我爱你,就说这一次。”

作者有话要说:呃……也不知道够不够和谐,大家速看就是了。

话说终于得逞了万年青!

第45章床单...

莫瑶瑶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有点脚软,腰酸疼,全身上下都不对劲儿。这玩意做的时候光顾着激动兴奋了,事后就受苦了。她偏头看了看正闭着眼睡觉的万年青,想伸手捏住他正在进气的鼻子,不过最终还是作罢了。

以前她从来没跟万年青同床睡过,不知道原来植物也是需要睡眠呼吸和休息的。万年青也和她一样,需要氧气和休息,这让她有了一种实在感。

万年青不是不会累,只不过他因为是妖怪,能力比普通人强一些,所以精神好一些,几天几夜不眠不休也没关系。但他依然会累,依然需要休息,依然会躺在床上睡觉,像死猪一样,还好没有打呼噜。

莫瑶瑶起身轻轻走进浴室,水流下来,划过她身体上的吻痕,让她不由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