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王,请踩我 > 第25章 第46章 来生 ...

第25章 第46章 来生 ...

回想起发生的事情,脸有点红。

以前在家电做销售的时候有个同事,嫁了个渣男,没工作不说还无所事事,从来没想过出去找活做,甚至连家务都是同事下班回家后才做,累了一天还要回去给渣男做饭。莫瑶瑶对此很不理解,她觉得就算离婚自己单过也比这样强。谁知那同事苦笑了一下说,没办法,就是喜欢怎么办。

尽管莫瑶瑶不明白为什么那样的男人也有人喜欢,可换到自己身上时,她明白了。有千百万个理由告诉她,万年青不合适,他不是人,不能给她一个完整的婚姻,他们之间的鸿沟比东非大裂谷还深还宽。可就算再加上千百万个理由,她还是会选万年青,没办法,就是喜欢怎么办。

她没有调热水,而是直接用冷水洗澡,冰冷的水却浇不息自己心里的热情,无论怎么冷静下来,她想的还是与万年青一起。

唉……

莫瑶瑶认命地叹口气,就这样吧,走到哪儿算到哪儿,和他一起,走到寸步难行,走到无路可走为止吧。基本上每一段婚姻都是这样两人一起走,只是有的分道扬镳,有的一条道走到黑,且不撞南墙不回头。她也想撞一次南墙,只要有人陪着,估计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出了浴室后浑身打哆嗦,她连忙擦干身体吹干头发,快步跑到床上钻进被窝里。一进去就被人搂了过去,万年青此时的体温还没下去,温暖的臂弯一下子驱散了她身上的寒气。莫瑶瑶将头枕在万年青的手臂上,手环住他的腰,阖上双眼。她有预感,这一觉一定会睡得很香甜。

-

“瑶瑶,瑶瑶?”万年青的声音从她耳朵钻进脑海里,将莫瑶瑶从睡梦中拽了出来。

她一睁眼,发现外面已经大亮,立刻把被子蒙在头上,闷在里面说:“让我再睡会儿。”

“睡倒是可以,只是现在已经11点半,十二点就退房了,要不我下去再续费?”万年青伸手把莫瑶瑶从被子里抱出来,啄了下她的嘴唇。

莫瑶瑶立马坐起身:“还续什么费,要睡回家睡去,干嘛在这里。”

说完就迅速找衣服,昨天被万年青随意丢在地上床上床头柜上,乱糟糟的。她低下头整理衣服,心里暗暗琢磨着,自己是猪啊,一觉睡到中午……

万年青见她穿衣服,偷偷笑了下,把被子掀起来,开始拽床单。

“你在干什么?”莫瑶瑶穿好衣服后看见万年青正对着床单皱眉头,同时手在上面比划,嘴里叨念着什么。

“没事,我琢磨着要剪下多大块。”

莫瑶瑶顺着他手指比划的地方看去,白色的床单上一抹艳红,这……

见万年青一脸认真的样子,莫瑶瑶连害羞的顾不上了,异常警惕地问:“你要干什么?”

万年青顺口回答:“剪下来,回去买个框表上,然后……”

“你找死吧!”莫瑶瑶抬腿就往他屁股上踹,并拿起枕头拼命砸。

万年青一边做出躲避的样子一边义无反顾地往枕头上冲,同时还说着:“你看,这多值得纪念,以后拿出来看看回忆回忆……”

“回忆你妹啊!你是不是还想没事的时候拿着它当材料,作为你意/淫的对象啊?”莫瑶瑶余光扫到床边的热水壶,很想拿起来用水壶砸,但考虑到事后赔偿的问题,只好继续使用枕头这样杀伤力极低的武器。

“你怎么知道?不对!我怎么会呢。”万年青一边挨砸一边赔笑,时不时还抽空在莫瑶瑶的胸和屁股上摸两把,吃点豆腐。

被掐了屁股的莫瑶瑶满脸通红,抄起万年青的领带顺手就把他双手绑起来:“还敢不敢摸!”

“敢!”万年青不怕死地回答,并异常开怀地咧嘴说:“瑶瑶你终于开始绑我了,领带这主意不错,隐蔽性强还携带方便。不过才绑住手有点不够火候,应该绑在下面,你站在上方用脚踩着,我不求饶你就不让我到……”

你妹!莫瑶瑶突然觉得自己昨晚那番心理建设真是白做了,神经病才会想要找这么个超变态M!

“万大爷,您自己在这儿畅想吧,我不陪了。”莫瑶瑶实在扛不住了,扭头就走。

结果才走到酒店大厅门口,后面就有个衣衫不整抱着床单的人跑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喊:“瑶瑶,等等我,咱俩一起回家!”

她立马撇过脸,迅速冲出酒店,在街上招手栏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就非常紧张地说:“师傅,快开,有变态追我!”

司机从后车镜里看见酒店里跑出的万年青,立马起车,“蹭”地一下蹿出好几百米,一边开还一边拿着手机紧张地问:“这大中午的太嚣张了!要不要报警?”

莫瑶瑶连忙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用不用不用,他后面有人,又没真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要是报警就麻烦了。”

司机放下手机摇摇头:“这世道……姑娘你小心点吧。”

莫瑶瑶干笑:“嗯,我会注意的,谢谢师傅了。”

-

到家后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万年青才回来,回来的同时手里拿着个画框和叠好的床单,莫瑶瑶差点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指着万年青手里的床单说:“我说,不指望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倾倒众生,不指望你稳如泰山气势如虹武功盖世能力超绝,不指望你顶天立地开天辟地,就求求你正常点普通点,别让我哭天喊地行吗?”

谁知万年青扁扁嘴说:“瑶瑶,你听我说,我好可怜,才出门口就被保安拽回去了,还说我盗用他们酒店的财物,还猥/亵妇女,差点没被送进警局去。”

“活该!”莫瑶瑶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斜眼看着万年青:“那你怎么出来的?”

“实话实说呗,我就告诉他们我和我女朋友昨天刚过完初夜,她不好意思了,起来就跑,我怕她太激动出事,一着急就追出来了。”万年青眨巴眨巴大眼睛,指着自己的脸说:“我还问他们,就我这样的,还需要猥/亵妇女?是她们哭着喊着要猥/亵我吧?这床单就是证据,我拿出来就是为了证明。”

他要证明什么?难道他要拿那上面的血证明这是他处男膜被破了之后流下的血?莫瑶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缓了老半天才伸手说:“床单拿来。”

“不要。”万年青跟宝贝似的抱在怀里,生怕莫瑶瑶抢了过去。

莫瑶瑶用手拍了下额头,走进万年青的房间,从柜子最底下的格子里掏出万年青私藏的宝物,选了一个项圈和一个手铐对万年青招了招手:“过来过来。”

万年青眼睛一亮,立马跑过去,莫瑶瑶温柔一笑:“把手里东西扔了,要不不好发挥,太碍事,顺便把衣服也脱了。”

万年青连犹豫都没有犹一下,超光速脱掉衣服,这回连翠绿内裤都没留下。

房门被关上,隐约听见万年青欲拒还迎的声音:“瑶瑶……不要……那个……那里,别用那个……请温柔点……”

接着是莫瑶瑶冷酷的声音:“要哪样麻溜说出来,少在那儿拧!不要是吧?那姑奶奶不干了!”

紧接着就是万年青干脆的声音“要要要要!全用上,就往这儿来,千万别手轻了,一定得使劲儿点。”

随后又是很小很小的呻吟声,末了莫瑶瑶拍了拍万年青的胳膊:“舒服吗?”

“舒服舒服,不过要是能把花绑起来就更好了。”

莫瑶瑶冷笑一下:“你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啊!”

说完走出房门,把门一反锁,拎起床单拿起剪子剪下一块,走进厨房,打开煤气罩,将那小块血迹烧成灰。

万年青还在屋子里喊:“不要啊,瑶瑶!”

不要你妹!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内容好孩子请勿模仿,会被当成变态抓到局子里或者送到神经病院的。

第46章来生...

双旦结束,莫瑶瑶的假期也正式完结,李潇听说也从法国回来了,换句话说,她又要开始与李潇水深火热的斗争了。不过现在莫瑶瑶真心不想干了,这种事情于她来讲既没有意义又没有追求,实在是太浪费青春了。现在万年青的生意刚刚起步,作为曾经做过销售行业的,她还是希望能去万年青那里,做个小销售员也行。

圣诞元旦两个节日过得特别烦躁,因为万年青那段时间跑到城郊去监督第一批保健品的制造。城郊是“青色养生”的工厂所在处,本来是一个药品加工厂,因为什么都与平安对着干,最后倒闭了。万年青借着这个机会把工厂盘下来,正好作为保健品的制造厂,只需要引进一些特殊机器就可以,基本加工全部使用原来的机器。当然,出钱的是齐轩。第一批货物出厂是很重要的事情,就靠它打响名气,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所以万年青亲自监督,就是为了保证一切顺利。

“青色养生”是万年青起的名字,对此齐轩和墨言都很有意见,齐轩的意思是你不如叫绿色养生,叫青色搞笑呢吧?墨言也不同意,他认为这个保健品是借用平安的旗号打出来的,应该用他起的名字,墨色养生。莫瑶瑶的意思是,你们一个两个都什么起名水平?还不如叫“百年养生”!不过万年青后来告诉她,你那个名字是好,但是提前被人注册了……

三方因为名字的事情会谈了很久,最后因为孔翔的加入敲定为“青色养生”。孔翔是本市最知名的设计师,专门做广告的,什么东西在他手里一过必然大卖。就是这人品味有点诡异,总是一身花花绿绿的,不过用他的话说,这不就是吸引人目光嘛,吸引目光就要不择手段!

莫瑶瑶严重怀疑他这个首席设计师的称号是怎么拿来的,不过万年青一句话解释了她的疑惑:“孔翔是孔雀,有点色盲,你就原谅他那身衣服吧,他就这品味了。”

敢情又是个妖怪,难怪万年青能请动他。据说孔翔是最难请的,齐轩曾多次上门都吃了闭门羹,因为他说不接俗人的工作。别说他不卖齐轩面子,就连墨言也请不动他,就平安那名气和墨言的身份,多少广告公司上门求着给他们做广告,而孔翔则把平安的合同往垃圾箱里一丢:“我最讨厌黑色!”

至于他为什么接了万年青的活儿,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喜欢青色,他身上青色的毛比绿色的毛多……

因为请到了孔翔,齐轩和墨言就都没有说法了,于是“青色养生”便成了这个保健品系列的牌子。

孔翔的计划是在元旦时借着节日的气氛将名字打出去,元旦开始销售并有诸多优惠,那天万年青忙里忙外的,莫瑶瑶也跟过去帮忙,两人回家都快累瘫了,哪还有什么心思约会之类的。

元旦三天假期结束,销售的高峰期终于过了,可是莫瑶瑶第二天也要回去上班了。好容县闲下来的万年青脑袋在莫瑶瑶胸口上蹭:“我不想让你去齐轩手下做事。”

“住手……不对,住头!”莫瑶瑶瞪着他不停吃豆腐的脑袋,很想打他一巴掌,总感觉抽过去自己会很舒服。

“有什么害羞的,看也看过了,摸也摸过了,吃也……”万年青一边说一边伸手摸了上去,一脸色鬼样。

“闭嘴!停手!住头!”莫瑶瑶真是拿万年青一点办法都没有,他不是迂腐吗?他不是保守吗?那一个迂腐保守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什么叫含蓄啊!

万年青见莫瑶瑶真的有点发怒,讪讪地松开手。自从那天莫瑶瑶把床单烧了后,他就再也不敢惹她了,总觉得那个把他骗过来绑起的莫瑶瑶有点高深莫测。

“万年青,我记得你之前说要新婚之夜的,现在怎么一下子提速这么多?”莫瑶瑶一直闹不明白这个问题,怎么就从医院出来就变成开房上床的局面了呢?

万年青特无辜地说:“那天你不是说就年前年后结婚吗?这日子都快定出来了,我提前洞房一下,不过分吧?”

见他理直气壮的,莫瑶瑶真不好意思说那天她其实是气话。不过想起那天的事情,她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句话没对万年青说,那时候直接就被他拽进酒店了,一到床上什么都忘了。

“万年青,我有件事要说。”莫瑶瑶很严肃。

“你说什么我都听!”万年青也很严肃,尽管在莫瑶瑶说“不要”的时候他一点也没听,不过大多数的时候他还是蛮听话的。

“那天艾春打你爽吗?”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不爽,一点也不爽,疼死了,疼到心里。不过是为瑶瑶挨的,我愿意!”万年青说这种话从来不知道脸红,可能是因为他身上只有叶绿素没有红细胞和血红蛋白。

莫瑶瑶拍了他脑袋一下:“以后就算为我也不行,就算你喜欢被M被虐,也只能我打你!这权力只有我一个有,听清楚了吗?”

语气很霸道很不讲理,好像万年青就是她莫瑶瑶的所有物,要打要骂都是她的事,别人打狗还要看主人愿不愿意呢!

但这带着独占欲的话让万年青很开心,他抱住莫瑶瑶说:“瑶瑶,你要一辈子用锁链把我锁在家里我都甘愿。”

“那样我会气死,你还是让我多活两年吧。”莫瑶瑶语气很冷淡,但心里有点失落。一辈子,她真能有一辈子吗?

万年青仿佛察觉到了她的愁思:“瑶瑶,你变成什么样都是我的瑶瑶。”

“有一天我会头发都白了,牙齿都光了,脸上全是皱纹,生活都不能自理!”莫瑶瑶越说越心酸,要是万年青能陪着她一起白头掉牙长皱纹多好。

“那……我就把头发都染白了,牙齿都拔掉,脸上皮肤抻长抻到没有弹性,也是满脸皱纹。不过不能生活不自理,因为还要照顾你。”

“……”莫瑶瑶沉默片刻说,“我会死。”

“我会等你。”

“等?”

“等你的来世,等你的下辈子,等你生生世世。是女人就娶你,是男人的玩耽美,是动物就搞人/兽,是植物……那就太好了,帮着你修炼,咱们一起做小妖怪。我赖定你了。”万年青抱着莫瑶瑶,轻轻亲吻她的长发。

“瑶瑶,我胸口湿了。”

“闭嘴!我看见你结实的胸膛流口水了。”莫瑶瑶一边抽泣一边说。

“那真太好了!不过注意别把鼻涕蹭上去。”万年青坏坏地笑着说。

“闭嘴!我以后老的时候鼻涕你也要擦!”蹭蹭,真不会看气氛,拼命把鼻涕往他身上蹭!

“好,我会等到那一天。”

莫瑶瑶泪流不止,抱住万年青的腰死活不松手。

她莫瑶瑶何德何能,有这样一个男人来爱。

作者有话要说:让莫瑶瑶跟着万年青修炼是基本不可能的,让万年青变成跟莫瑶瑶一样也是不可能的,我所能做的,只是给他们一个今世,至于来生,交给万年青自己来解决吧。

第47章辞职...

莫瑶瑶第二天甩掉了跟胶皮糖一样黏着她的万年青,拎着包去上班,包里装着她昨晚写好的辞职信。

她会辞职并不只是因为万年青的反对,也有她自己的打算。在齐轩手下的确轻松愉快,可是那种日子再过下去她就快变成整天和更年期妇女吵架的更年期泼妇了,尽管她对待李潇的态度总是冷静淡定地嘲讽着的,但说白了就是在与欺负一个因丈夫劈腿而有些神经质的可怜女人。

尤其自从医院李潇来探望过她后,莫瑶瑶发现这人也不是那么不讲理,她只是固执地坚持自己的想法,但真要能说通了其实还听好说话的,就是傲娇点。

莫瑶瑶刚一上班正好遇见李潇坐在齐轩的椅子上,身边站着以齐轩为首的三个豌豆射手,三发豌豆被这么一个巨型僵尸给训得一句话不说,就见着李潇一个人举着文件指点江山。齐轩眼皮都不抬一下,低头研究他们公司地板的装修材料,估计李潇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这也就是李大妈在这儿齐轩才会低着头,换个人他都不会让人这么嚣张,可这个人是他名义上的妈,所以他只能淡定地忍耐着。

特助二号林江正专心研究门框两边的花纹是否对称时,看见莫瑶瑶拎包走了过来,跟见到救星似的,眼睛在一秒钟内起码眨了十下,莫瑶瑶真怕他眨脱窗了。

她向林江微笑了一下,将包放在门边那属于她的办公桌上,随后在敞开的门上敲了两下。

扣门声吸引了屋内人的注意力,一瞬间莫瑶瑶看见卓子新的眼睛也眨了十几下,齐轩虽然还是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但眼睛也一亮。反之李潇却僵住了,她是听说莫瑶瑶一直休病假才这么嚣张地在齐轩办公室指点江山的,一见莫瑶瑶来了,她有点坐不住了。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