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王,请踩我 > 第27章 第50章 过年 ...

第27章 第50章 过年 ...

出手指头指着她:“你……你……你!”

莫瑶瑶看见万年青已经处理好伤口,好好的一张脸贴上创可贴,怎么看怎么碍眼。就算知道万年青不可能留疤吧,她也不爽。

“万年青,”莫瑶瑶一摆手,“去我书柜把咱家那民法拿来,看看损坏财物怎么赔偿,毁容怎么赔偿,精神损失费怎么赔偿,速度点,省得咱假爹把眼睛瞪出来,到时候脱窗了还讹上咱们就不好了。”

莫瑶瑶家里哪有民法这本书,临时租的房子,连书柜都没有。万年青偷偷一乐,点头跑进莫瑶瑶卧室装着去取书。

老头眼睛一瞪:“有儿子告老子的吗?”

“您这可就落后了,这年头家丑外扬到法院的可不止一件两件。而且我也不是您儿子吧?连儿媳妇都不是,谁叫我还没结婚呢。”莫瑶瑶不慌不忙地把可乐当成茶水喝,偷偷看着老头的脸色

万年青钻进里屋不出来,他到哪儿弄本民法去啊。就他这点法力在长老面前都不够看的,变出来的东西一下子就会露馅。

莫瑶瑶也没指望他能拿出来,就是吓唬吓唬人。看见老头脸色不太好,知道这些保守的妖怪都不愿与官家打交道。她见好就收,放下可乐瓶,也不提赔偿的事情,任由那堆碎片在屋子里摆着。让这老头收拾屋子是不可能的,她就摆着震慑他,让他一会儿省得老用暴力解决问题。

“这位……假爹,您贵姓?”莫瑶瑶问,“对,您应该姓万,父随子姓么。”

“什么父随子!老夫姓牛,牛长老!”牛长老快被莫瑶瑶气傻了。

“哦,牛啊。那老牛……牛长老今日有何见教?要是结婚的事就免谈了,我们俩决定跟我妈说一声办个证得了,您不用出钱出力了。”

“什么出钱出力!老夫今天是来阻止这有悖伦常的事情发生的!你和万年青不能成婚!”

“我就不明白了,我是要和您结婚还是和万年青?”

“自然是万年青。”

“那关您什么事。”莫瑶瑶摆摆手,“还是免谈。”

牛长老一拍茶几:“小姑娘,我知道现在的人讲究婚姻自由恋爱自由,什么80后90后结婚不用父母同意自己偷户口本去结婚的大有人在,可是你事情不能这么办。谈恋爱没人管你,那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可是结婚就是两个家庭的事情,这之后你的父母就是他的父母,他的父母也是你的至亲,这样的生活没有父母的祝福你们是不会幸福的,所以你根本不能把这两件事绕着说!作为长老会公推出来的万年青的养父,我有权利阻止你们!更何况万年青的户口本还在我这儿,你们想结婚必须经过长辈的同意!”

莫瑶瑶一眯眼,老头挺厉害。她这人反应总是慢半拍,这要是没做好心理准备还真被他训傻了。可是自从知道万年青有个假爹要来之后,莫瑶瑶早就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了一遍,尽管牛长老的话挺有威胁力也挺突然的,不过还是吓不住她。

“您说的对,”莫瑶瑶微笑,“的确没有您的同意我们俩是不能结婚的,所以不结婚也成。您自己说的,恋爱你们管不着,那我们就恋爱一辈子吧。现在就算是未婚生子也没关系,户口没以前那么严了。不就是个证嘛,到时候摆酒席请人吃饭客人也不知道我们没证。现在旅店也不用结婚证了,大款养小秘都光明正大了,我们就同居一辈子也没啥,照样当结婚了过。”

“你、你、你!不知羞耻!”牛长老硬是被莫瑶瑶一番话气得差点抽过去。

“不知羞耻?老头我可要告你人身攻击了,我哪儿不知羞耻了?想结个婚找个良人过一辈子却被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假爹棒打鸳鸯,那我就委屈自己私定终生怎么着了?我是败坏风气了还是行为不端你说我不知羞耻?知不知道这要是在古代一个女人的名节就这么被你给毁了!”

“我、我、我……”好在牛长老没什么冠心病高血压之类的病,要不真被莫瑶瑶给气死了。

如果万年青是一个普通人,他年迈的老爹死活不同意两人结婚,那莫瑶瑶说什么也不敢这么跟长辈说话,多不孝。可牛长老他就是个来搞破坏的,她为什么要客气?

瞥见万年青趴在卧室门边偷看他们,莫瑶瑶瞪着他,意思他赶紧回去,这事儿交给她办。

不是万年青不出头把事情交给莫瑶瑶硬扛,而是这事莫瑶瑶出面比万年青容易得多,他们俩说好了,莫妈那边交给万年青,长老会这边交给莫瑶瑶。不过这明摆着是万年青占便宜,因为他早就把莫妈拿下了。

牛长老喘了一会儿气终于忍不住了,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笔记本一通乱翻,看了半天之后将本放下,一脸沉重地对莫瑶瑶说:“孩子,我这阻止也是为你好。万年青要是个人我二话不说,可他是个妖!你们人妖相恋能有什么好结果!”

敢情这老头还带小抄过来,不过当着她的面看也太大胆了吧?

“这个吧,我和万年青已经同居半年多了,一起生活觉得问题不太大,估计到最后也就是孩子的问题。不过这也不是问题,国外同性恋都能结婚呢,我们俩这算什么啊。”

牛长老这回不来硬的改软的,从莫瑶瑶的利益出发循循善诱,企图改变她的想法。可他说那点问题都是莫瑶瑶之前纠结的、痛苦的,而既然决定和万年青在一起,那么这些问题也都不算是问题了。

最后牛长老急了,干脆拿起小抄直接念:“你口口声声说爱情,可是你们之间那算是爱情吗?你说万年青喜欢你,可那是因为他变成人形后第一个看见的就是你。也就是说,如果当初卖家那盆花的是别人,万年青现在喜欢的也是别人,这种谁都可以的感情,算是爱情吗?”

万年青这回可忍不住了,直接从房里出来搂住莫瑶瑶说:“你不能质疑我的感情!如果当初买下那盆花的不是莫瑶瑶,我今天可能还是一株植物没办法化成人形!我就是为了莫瑶瑶才变成男人,就是为了她才长出花的。”

莫瑶瑶开始还挺感动的,后来一听万年青又开始提那花的问题就上火了,她揪住万年青的耳朵问:“咱能不能别三句话不离花?”

“我哪有三句话不离花,我分明是句句都不离!”万年青很委屈,据理力争。

莫瑶瑶扶额,随后把人拎着丢进浴室:“你现在里面被监/禁一下啊,等我解决这个老的在解决你那花的问题。”

果然里面传来万年青愉悦的声音:“嗯!”

看他答应得那个干脆啊,莫瑶瑶都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牛长老这么个大活人被晾着半天,莫瑶瑶终于抽出空来搭理他了。

“牛长老,听你刚才一番话,我大有感触。”莫瑶瑶长叹一口气。

牛长老面色一喜,这看着有希望啊!难怪说这招是杀手锏呢!

谁知莫瑶瑶话锋一转:“我的感触是,牛长老,帮你做小抄那人挺喜欢看台言的吧?这么傻缺的话他都能写出来,比八点档还八点档啊!”

“什么叫换个人买下那盆花他喜欢的就是别人?或许是这样没错,可是你换得了那人吗?你现在立马穿越到两年前去阻止我买万年青,你做得到吗?你们修炼讲究个缘法,我们谈恋爱也讲究个缘分。我们俩之间这缘分到底有多强,才能让我在茫茫花海中挑中那么一盆,这缘分也算天定的吧?这天定的缘分你们还想破坏,是不是长老会的人一天到晚闲得没事干,专门吃饱了撑的破坏人家天定缘分啊?其实我觉得是不是因为你们太老了没人喜欢寂寞所以嫉妒?其实也不用这样,我妈认识好多单身老头老太太呢,你喜欢哪个,我帮您牵线。喜欢女的给你女的,喜欢男的……这也不是不能商量,您看怎么样?”

“你、你、你!”牛长老瞪着莫瑶瑶半天,最从兜里掏出一个户口本往茶几上一摔:“我不管了!”

说完就摔门出去,莫瑶瑶在屋里都能听见他跟别人打电话时的吼声:“你们给我这是什么破任务,那姑娘她也太缺德了!她要给我介绍一男的,她……”

莫瑶瑶还没听到他接下来说的什么,就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搂住。

“我们之间,缘分是天定的?”有人在她颈弯出呼气,热热的,吹得她有点痒。

“你说呢?”莫瑶瑶偏头斜了他一眼,那半是嗔怒半是脸红的神色让万年青心头一紧,拦腰将她横抱起来:“这事你看我的花就知道。”

“啊呸!你还真是三句话不离花。摸哪儿呢?一屋子碎片还没收拾呢!”

“等吃完大餐的,现在免谈。”

“谁是你的大餐……唔……嗯……”

-

完事后莫瑶瑶枕着万年青的胳膊说:“我辞职了。”

“太好了,到我那儿吧,正缺人呢。”

“说好了,工作是工作,私事是私事,我自己有多少本事自己清楚,该怎么做事就怎么做事。”

“那是当然,不过我看我们瑶瑶就是销售总监的料,这方面谁说得过你啊。”

“你就吹吧。”

“呼……呼……”

“干嘛呢?”莫瑶瑶把在她胸前乱蹭的大脑袋推开。

“你不让我吹吗?呼……呼……”

“你吹哪呢!起开!”

“不起,美色当前,哪有临阵退缩的说法。”

“你还……唔……”

“瑶瑶,真不考虑把我绑起来?”

“丫的我现在就想把你绑起来!”

“呃……那还是等会儿再说吧。”

万年青看着莫瑶瑶泛红的双颊,心里琢磨着,一切麻烦都解决了,剩下的就是结婚结婚!

作者有话要说:结婚之后这文就差不多完结了,大概会有两篇小番外。

新坑……我在犹豫是开此文的系列文墨言的故事呢,还是重新开一篇重生文呢?懒青最近迷上重生文了,说来惭愧,重生都火七八年了,我今天才萌上……

墨言大家还记得吧,大黑。

第50章过年...

如果不是莫瑶瑶阻止,万年青第二天就要飞奔到老家跟莫妈打声招呼后就去**。正邻近春运,各种票都不好买,按照万年青的意思是,买不到飞机票就火车票,买不到火车票就汽车票,实在连汽车票都买不到,就靠两条腿去!

莫瑶瑶把真的打算靠双腿的万年青给拽住了:“等两天不行?我买到下周的机票了,非要今天走?就你那两只小短腿能跑到哪儿去啊?”

万年青抗议了:“瑶瑶,不带这样的,我腿短能站在地上插花吗?”

莫瑶瑶扶额,接着就是一顿暴打,爽得万年青嗷嗷直叫。

“爽了吗?”她举着高跟鞋逼问。

“不够,再打两下。”万年青意犹未尽。

“你这都什么毛病啊!”

“莫瑶瑶综合症。”

“边去,你这是天生的,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这不就有关系了,我不就你生……”

“闭嘴!”

终于在莫瑶瑶一通暴打之后万年青决定忍耐几天,下周再回家,正好也把公司的事情处理一下再走,要不他还真打算把新建起来的乱摊子一甩手就结婚去。

万年青的处理办法是这样的:“大黑,上商量个事呗。”

“……”电话那边一片沉默。

“是这样的,我打算跟瑶瑶回家结婚,顺便度个蜜月什么的。”

“……”依旧沉默。

“但是你看吧,咱不能见色忘义,生意上的事情还是得顾一下。我一看,这不就大黑你最适合嘛,又是合作伙伴又是我哥们儿什么的,帮个忙呗。”

“……”

“墨言,你不能吱个声啊?”

“吱。”

“靠!你是黑犬不是耗子,这狗学耗子叫是招猫呢?”

“……”

“别装深沉了,行不行来个准数。”

“百分之五。”

“啊?”

“加百分之五。”

“靠!你太黑了!从里到外连心都是黑的!”

帮看顾下就要加百分之五的股份,这墨言到底是有多缺德?难怪平安这些年一路飙升成支柱型企业,敢情都这么黑来的吧?

不过万年青后来还是磨得墨言答应了,没有百分之五的股份,而是欠下墨言一个人情。他们之间,人情比银子值钱。

可墨言这人情拿得也太轻松了吧!事后万年青才知道这只死大黑转身就把这活丢给自己那特助杨凡了,而且杨凡的加班费还得他付!不光万年青郁闷,杨凡也郁闷啊!他一个特助整天累得跟陀螺似的,那可恶的压榨他剩余价值的老板居然还给他加活!

墨言一甩手轻轻松松压榨了两个人还弄一人情债,偏偏他自己什么都没干,这件事让莫瑶瑶终于看清披在他沉默皮下的资本家本性。

总算是坐上了飞机,飞回了老家。万年青跟莫妈一提结婚这事,心情激动的莫妈立马站起身来说:“还等什么呀,赶紧把本弄下来去,酒席的事好说。”

莫瑶瑶连忙把她妈拦下来:“妈,民政局周末不上班……”

-

2月初过年,现在是一月中旬,他们的婚事敲定在年后,毕竟要操办的事情还很多,不过证倒是迅速办下来了,万年青看着结婚证上两人的合影乐得嘴都快裂开了。

接着就是结婚照、订酒席、写请帖,其实莫瑶瑶一点也不想大操大办的,安安静静结婚就算了。

莫妈可不同意:“那怎么行,就算你们把证办下来了也应该请把周围人都请来见证一下啊。远的不说,你结婚我要是不通知那几个老姐妹,她们都得扒了我的皮。”

于是莫瑶瑶所有抗议被驳回,她们继续忙碌着。

过年的时候乔小慧家人难得开口让莫阳阳也来一次,自从他们结婚后,乔小慧家人就一直不待见莫阳阳,逢年过节也不许他来看望,今年难得开口,算是接受这个女婿了。全家人一商量,一致决定莫阳阳和乔小慧回娘家过年,今年万年青留下来陪莫妈过年,女婿也算半子嘛。

年二十九那天莫妈那个紧张啊,不停地嘱咐莫阳阳,到了亲家那里别丢人,不求你做出什么多有建树的事情,你就别脑残脑抽就行。

莫阳阳拍着他那件大红的羽绒服说:“妈你放心吧,我什么时候给您丢过人!”

莫瑶瑶满脑袋的黑线,心说先把你身皮换个颜色不行?又不是本历年穿这么艳红的衣服是要干嘛?

不过莫阳阳有他自己的说法,这头回见老丈人,不得喜庆点?他还嫌就一件上衣不够呢,想把裤子也给换成红色。

当时莫瑶瑶一拽乔小慧的胳膊就开始说悄悄话:“你就不拦着他点?”

乔小慧淡然一笑:“他开心就随他,反正我先跟家里人打过招呼了,都有心理准备。”

莫瑶瑶觉得,这乔小慧爸妈得有多强悍的心脏才能扛得住这么个女婿啊?长得倒是不错,小伙子精神头也好,可就那身行头,她这个妹都不想认下这个哥!

-

这是万年青变成人后的第一个新年,他激动得上蹿下跳,整天跟在莫妈后面学这个学那个。最后干脆变成莫妈在一旁指导教育,他下手干活。

莫妈私底下对莫瑶瑶说:“这孩子实诚,又能干,比你之前那个什么明强多了,以后肯定疼你。就是这孩子太实诚了,你可别欺负他。”

莫瑶瑶眼皮跳了跳,实诚?实诚他能把莫阳阳给骗到中心街干坐一下午?实诚他能把你女儿骗到手?还有欺负,万年青巴不得她欺负他,她不欺负他还不乐意呢!

当然在这话她是不能说的,只好对着莫妈陪着笑,摆出一副待嫁姑娘幸福羞涩的样。

-

三十晚上万年青跑到楼下指定地点去放花,莫瑶瑶也跟着出去。她已经好些年没放炮仗了,在万年青的帮助下点了一个小鞭一个二踢脚一个花炮,倍儿有成就感。

万年青握着她的手,两人一起看天空中的烟火,听着新年的钟声。这是万年青第一个新年,莫瑶瑶笑吟吟地对他说:

“万年青,新年快乐。”

“莫瑶瑶,新年快乐。”

“放手,摸哪儿呢?这可是我老家!我妈就在隔壁呢!”

“瑶瑶,咱什么时候结婚啊,我都要憋出病来了!”

“那也得憋着!”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结婚

第51章结婚...

左盼右盼终于等来了结婚那天,万年青急得是上蹿下跳,莫瑶瑶是被他雷得焦头烂额。

结婚那天万年青非要定做一身绿色西服,说是莫瑶瑶穿红旗袍,红配绿真美丽。不过被莫瑶瑶一顿死掐之后他老实了,乖乖地把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