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王,请踩我 > 第28章 谁叫你喝那么多

第28章 谁叫你喝那么多

色西装穿上,一边穿还一边嘟囔不好看。

他要真穿一身绿,莫瑶瑶决定直接给他扣个绿帽子离婚,太丢人了。

她左叮咛右嘱咐,生怕万年青在婚礼上出什么幺蛾子,这M花的思维可不是她这等凡人能跟上的,真不知道他会弄出什么事来。

结婚前一天各路亲朋好友都来了,莫瑶瑶本来以为万年青没什么朋友,也就是新开公司底下那点员工,谁知道呼啦来了一大群不认识的人,个个都人模狗样的,男的英俊潇洒女的美丽动人,问题这都谁啊?

万年青拉着她一个个介绍,这是我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同学,这是我发小这是我朋友,莫瑶瑶心想他哪儿弄这么多人来?不过在人群里见到墨言和孔翔的身影后她悟了,感情这婚宴打大厅成盘丝洞了……

墨言身边站着个很漂亮的女人,一举一动都带着优雅和妩媚,她手里捧着一盆仙人掌。

直觉告诉莫瑶瑶这女人就是传说中的墨苗苗,可是那盆仙人掌……

把正在寒暄的万年青揪过来:“那盆仙人掌怎么回事?”

万年青挠挠头:“我幼儿园同学……”

“边去吧你!”

莫瑶瑶没想到来了这么多奇葩,一直提心吊胆的,不过这些人还真没出什么事,倒是作为伴娘的阿米掐了掐莫瑶瑶的胳膊:“我怎么看万年青这些朋友都这么别扭呢?到底哪儿别扭呢?”

莫瑶瑶满脑袋汗差点把妆给花了,阿米可是火眼金睛!

-

第二天一大早,接亲的队伍就来了,一堆人在外面闹哄哄的,莫瑶瑶安静地坐着,莫妈激动得眼泪直往下掉,这么一接,女儿就是别人的了。

约莫掉了半个小时的眼泪,莫妈悲伤情绪都没了,她向外张望了一下,迟疑道:“怎么还不进来?”

再过了一会儿,天都快大亮了,莫瑶瑶手机响了,里面传来万年青气急败坏的声音:“瑶瑶,我进不去了!”

“怎么回事?”

“莫阳阳拿着个条凳在门口轮呢!谁上前拍谁!还有那个大生,身边堆一摞板砖,前面画个警戒线,谁敢踩线就拍谁,这谁进得去啊!”

事情是这样的,接亲总得收收红包闹一闹么,莫阳阳作为娘家人必须象征性的阻拦一下,红包收不够那绝对不能开门。可是莫阳阳这脑袋残的把红包收不够这几个字给落下了,直接记成绝对不能开门,于是把他那一帮兄弟都给叫来,手持家伙站在门前,来一个拍一个。

别的哥们知道这是大喜的日子不跟他闹,可大生是个实惠人,莫阳阳说一他绝对不说二,莫阳阳说往东他绝对走西,因为俩人都是路痴……

就这么一脑残一傻缺碰到一起,万年青空有一身功夫却拿他们俩一点办法都没有。刚开始大家还以为这是婚前闹一闹,乐呵乐呵大伙的,谁也没当真,红包一个一个塞出去,可莫阳阳就是不让人前进一步。

这主要起源于他和乔小慧是奉子成婚的,结婚的时候就没这么办,莫阳阳完全不知道步骤,还以为真在这儿不让人走呢。

背着长老会偷着来的大长老拍了拍万年青的肩膀,看着大生说:“这小兄弟有意思。”

然后一伸手,把万年青推到警戒线上,一个板砖拍来,干净的西服出现一个砖印,他身后那群狐朋狗友哈哈大笑。这别人的狐朋狗友是戏称,万年青的朋友可是真真正正的狐朋狗友,正牌和假冒那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假冒的最多笑一笑,正牌的还会把刚逃出警戒线的万年青又给推回去……

这一来一去一个小时过去了,万年青现在根本没个新郎样子,一身破布条快成要饭花子了。

此时墨言一指天:“要过了。”

翻译过来就是好时辰要过了,万年青没辙之下,只好掏手机求救。

莫瑶瑶那边沉默一会儿后说:“这事交给我处理吧,你等会儿就行。”

万年青在门口等了一会儿,门推开,乔小慧走出来,对着莫阳阳一招手:“把大生按住,人不进去不许松开。”

于是众人无法解决的问题,乔小慧一句话解决战斗。不过也有缺德的,她说完这话人就走了,一群人呼啦啦地冲进屋子,有个闲着没事的就在门外转悠,看着莫阳阳和大生直乐。

莫阳阳怒吼:“你怎么还不进去?”

大长老微笑:“你怎么还不松手?”

“我老婆说人不进去不让松开!”

“那好,我不进去了,你按着吧。”

“……”

-

其实应该把莫瑶瑶接到家的,可无奈两个城市实在是太远了,万年青就意思意思把人接到酒店完事。

接下来就是一通喝,万年青今天高兴啊,见着人就举杯子干,莫阳阳那群哥们一看眼睛一亮,兄弟海量啊!于是几个人就喝起来,谁不干谁孙子。

莫妈那群姐妹一见万年青,小伙子长得真俊啊!干吧!不干就是不给面子。

莫爸生前有几个老朋友来了,见到万年青这样,瑶瑶也出嫁了啊!老莫地下可以安心了。啥也不说了,喝吧!不喝老莫不能瞑目啊!

万年青已经东倒西歪了,那群狐朋狗友跑过来,轮着番的敬酒。他们和那些普通人可不一样,等闲人两杯就差不多了,他们七八瓶都没问题。

一开始莫瑶瑶还招呼着点,后来这也没人理她这个新娘了,莫妈跟姐妹抱着哭,万年青被人拽去吧灌酒了,莫阳阳和大生瞪着大长老对瓶子吹,这俩傻子,不被吹吐血了才怪。

本来还有个阿米陪着她,结果艾春真拎着一打五粮液来了,一瓶瓶往嘴里灌,最后喝吐了阿米陪她去医院,总不能大喜的日子见血吧?

于是莫瑶瑶惊奇了,结个婚到最后没她新娘什么事了,连司仪都被万年青那群哥们拽去喝酒了。有个哥们喝高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搂着司仪肩膀说:“兄弟,知道我们这群人结个婚多难吗?比登珠峰还难。珠峰算什么呀,嗖一下就到了。啥也不说了,干杯!”

最后被冷落的新娘拎起裙子找了个空桌开始狂吃,都快下午了,她要饿死了。

身边做了个人跟她一起吃,莫瑶瑶惊讶地看见墨言迅速把一桌子饭给吃了个干净,她抢都抢不过。她寻思着去别的桌吃吧,抬眼一看,周围四五个桌子都空了。

“墨言,你也太能吃了吧?”

“一般。”

莫瑶瑶眼见着最后一块排骨就要落入墨言的魔掌,迅速伸手把菜盘端过来,抱在身前。

墨言摇头:“形象。”

“你的形象呢?你一伴郎在婚礼上胡吃海塞,哪儿来的饿死鬼?”莫瑶瑶一边把排骨塞进嘴里一边嘟囔。

墨言一看四周桌子都空了,也放下筷子:“半饱。”

这墨言到底是犬妖还是饕餮啊!莫瑶瑶无语,把盘子里那块香芋地瓜丸给解决掉,桌子上彻底没吃的。

她回头看一眼万年青,有些担忧地说:“这些人不会现原形吧?”

到时候他们家婚礼上出现一群穿着西装的猫狗就惨了。

墨言毫不在意地说:“有分寸。”

“你们,好好过。”他突然说。

莫瑶瑶是第一次听见墨言主动开口,还嘱咐人!她一激动把自己长久以来忧愁的事情给问出来了:“我是想好好过,可是有个问题啊!万年青说我和他能要孩子,可是这孩子……他到底是人还植物?”

于是莫瑶瑶听见了墨言此生最长的一句话:“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生下来是人就按人养,是妖就按花养,怎么来怎么过日子。”

说完转身就走,留给莫瑶瑶一个潇洒的背影。

-

深夜莫瑶瑶扶着醉醺醺的万年青进了新房,新房是老家收拾出来的,他们今晚就暂且住在这里,真正的新房首付已交,就剩还贷款了。

万年青把脑袋往莫瑶瑶怀里蹭:“瑶瑶,我难受……”

“谁叫你喝那么多,傻吧?”莫瑶瑶口上不客气,实际上也有些心疼,帮着他把外衣脱了,万年青身上烫得吓人。

“瑶瑶,”他在莫瑶瑶胸上拱,“洞房花烛。”

“忍着点吧,洞什么房,你还起得来吗?”

“起是起不来了,不过花还能开。”万年青拉着莫瑶瑶的手到□,又烫又硬的。

莫瑶瑶脸一红,这人也太不靠谱点了。

“问题是你还能动吗?”

万年青一抬头:“我不能,不还有你吗?”

“啊?”

“鞭子、蜡烛、手铐、束/缚带、绳子……你喜欢哪一个?今晚上咱们……”

“哐当”一声房门反锁了,万年青拎着裤子在门口小声说:“瑶瑶,开门啊。”

“闭嘴,我睡了,你给门口睡吧。”

他们第一次相见时,万年青趴在莫瑶瑶床头哀怨;他们确定感情后,万年青被莫瑶瑶捆在卧室里哀怨;他们洞房花烛夜时,万年青被莫瑶瑶关在门外哀怨。

生活,就是M并哀怨着。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计划中还有两篇番外就完事。

关于新坑……

歇歇再开,到时候会放链接的。

第52章两则番外...

万默默从小就是一个乖孩子,她不偷不抢不杀人不放火,最多就是往同学杯子里滴墨水,饭盒里放蜘蛛,书桌里放口香糖,除了这些之外她真的是一个非常乖的孩子,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万默默最讨厌的就是自己的名字,因为每次写名字时都要写上好久,她巴不得自己叫万一一,这样能少写很多字。叫万一就更好了,连姓氏都改掉就更更好了,这样她在考试卷的姓名处只要写一个横就可以。

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很讲道理的孩子,有什么心事都会与爸爸商量。所以她将改姓名的事情跟爸爸万年青说了,没想到一向疼她的爸爸脸色变得很难看。

“瑶瑶,咱孩子要改姓。”爸爸特别痛苦地对妈妈说。万默默觉得爸爸万年青什么都好,就是有事都要向妈妈汇报这点不好。倒不是她讨厌妈妈,只是很多事情让妈妈知道了就不可能实现了。

“改姓?要姓莫吗?行,以后就叫莫弯弯。”妈妈语气很平静,完全不把该名字当回事。

爸爸苦着脸对妈妈说:“瑶瑶,你起名字这本事跟我那无缘见面岳父是如出一辙啊,真是……”

真是后面是什么万默默没听到,因为妈妈瞥了爸爸一眼,这一瞥让爸爸腿都软了,直接就给跪了。

在万家,男儿膝下有黄金什么的都是浮云,万默默不知道爸爸膝下有什么,只知道膝上总会有妈妈的鞋跟。

妈妈看着矮半截的爸爸,眯了眯眼说:“我起名的本事怎么了?不比你要给女儿起名叫万年绿强?你要真敢把她户口改成万年绿,我就给你染一脑袋绿头发,买一屋子绿帽子,你看成不?”

“不成不成,绝对不成!”爸爸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以前万默默还会想什么关于男性尊严,大丈夫本色之类的问题,并与爸爸深刻探讨了一下。不过第二天妈妈就将《武则天传奇》、《如何做个女强人》等书放在她桌子上。万默默翻完之后,觉得果然男人就是要被女王虐的。

“默默啊,你看万默默和莫弯弯你选一个吧。”爸爸哭丧着连对她说。

万默默默默数了下笔画,非常认真地说:“我想叫一,这样写名字会很轻松。”

妈妈手一指,直接说:“闲字多是吧?去,你和你爸一人把万默默这三个字写上一千遍,写不完不许吃饭。”

万默默想抗议,她觉得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应该讲究民主,要尊重人权。

还没张口就被爸爸拽到一边:“默默啊,咱家哪有民主,都听从老佛爷旨意呢,赶紧写名字去吧。”

在万家,有这样一条规定。莫瑶瑶是女王,是用来膜拜的;万默默是公主,是用来疼爱的;万年青是XX,是用来XX的。万默默曾经多次研究过这个XX和那个XX到底是什么意思,始终无法解惑。直到有一天她半夜醒来喝水时,看见爸爸万年青正蹲在卧室门前挠门,一边挠一边用十分渗人的声音说:“瑶瑶,开门吧,求求你了,瑶瑶。”

万默默当时长着嘴开了一会儿后,发现爸爸专注挠门事业,根本没发现自己这个女儿,走回自己的房间躺了一会儿,终于知道XX和XX是什么意思了。难怪家训上会用XX来表示,原来XX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

万默默的改名大计就在妈妈对爸爸的XX破产了,最后结局是爸爸左右开弓,双手写了两千遍的万默默,万默默正常吃饭睡觉,一个字没写。不过后来妈妈对她冷笑了一会儿,她第二天就被迫把《千字文》《弟子规》《三字经》《论语》《唐诗三百首》等书抄了三遍。高考时万默默是全省文科状元,有人采访,让她传授一下学习经验,万默默沉思良久后说出一句非常有哲理但别人听不懂的话:“学习,在于改名。”

尽管妈妈是这样的强大,但万默默最害怕的人却不是妈妈,而是舅舅。用妈妈的话说,舅舅是一个非常有才的人,他可以把名牌商品穿得跟地摊货一样,他可以把生意谈得像火拼一样,他可以把四十岁活得跟十四岁一样。

万默默会害怕舅舅是因为有一年爸爸妈妈没时间,本来是打算让姥姥去的,谁知道舅舅偷偷来帮她开家长会。后来场面特别混乱,有家长打电话给精神病院,有人报警,不过那些人来了都没赢过舅舅。直到最后妈妈得到消息之后一个电话打给了舅妈,舅舅接过电话就立刻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万默默看到舅舅都会不由自主地往远处走两步,生怕别人知道她和舅舅是亲戚。

妈妈说:“你舅这算轻的了,好在有个你舅妈可以制住他,要不这世界就翻天了。”

自那之后万默默最佩服的人就是舅妈,并立志要像舅妈一样考研考博,成为一名冷静淡定的学者。

对于她的理想,妈妈没支持也没反对,就说了一句话:“怎么样都行,就是别找个像你舅舅的丈夫就行。咱家奇葩够多了,不用再增加一个了,留着祸害别人家吧。”

然后爸爸接了一句:“默默,以后找个像爸爸这样的就行。”

万默默想了想,学以致用地套用妈妈的话说:“咱家奇葩够多了,不用再增加一个了,留着祸害别人吧。”、

还没等爸爸露出那张招牌的哭脸,妈妈就说:“这点你放心,这世界找不出第二个像你爸的祸害了。我算是造福大众,舍己为人,行善积德了。”

于是爸爸真的哭了,把脑袋埋进妈妈胸前,具体有没有眼泪万默默不知道,只是他哭声挺大,蹭得挺用力的。

万默默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女孩,每次看见她的脸爸爸都会非常自豪地说:“还是我基因好啊!”

一般这个情况妈妈就会一指窗台上的花说:“你还是感谢我血统强大生下来个人吧,都靠你的基因的话,孩子生下来都长这样,绿绿的带叶子。”

因为万默默很漂亮,所以从小学开始就情书不断,一开始万默默都拒绝了,她觉得小学的孩子不应该谈情说爱。这种拒绝一直持续到高中,高一时她给一个长得比较干净的男生回信了,信的内容是:皮鞭、手铐、绳子、蜡油你喜欢哪儿样?

莫瑶瑶对此表示很放心,至少早恋是不可能了,但问题是极有可能晚恋都没戏。她揪着万年青的耳朵说:“为什么你一个M的女儿会是个S?她这样还嫁得出去吗?”

万年青揉了揉耳朵,笑嘻嘻地说:“再用点力瑶瑶。我都能娶你了,还怕咱默默嫁不出去嘛,缘分到了总会有的。”

万默默偷偷看了看正在享受妈妈捶打的爸爸,她才不会告诉他们这年头流行女王,上来倒贴的人大把大把的呢。

她已经收了七八个后宫帮跑腿她会说吗?绝对不会。

番外之考研

乔小慧考研前一天,莫阳阳跑到北京去看她,并表示第二天一早要送她去考试,乔小慧看看他没说话。

第二天,两人提前一小时抵达考场,刚要进校门被保安拦住了。

“不好意思,请问您是来探望学生还是做什么的?进校门要先检查体温。”

莫阳阳大步上前推开保安说:“我们是来考试的!”

“呃……不好意思,由于本校出现甲流患者现在封校,考试地点已经移至XX学校,昨天您应该接到电话通知了。”

“靠!我怎么没接到。”

乔小慧淡淡看了莫阳阳一眼:“我手机摔了。”

“靠!怎么这么没长脑子,考试前把手机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