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王,请踩我 > 第4章 叶修又懵了

第4章 叶修又懵了

道路上进发

第7章叶修...

来的人是叶修,赵遇明的死党,莫瑶瑶的校友。

叶修和莫瑶瑶认识是在大一的一次“妓/院”和生物工程学院的一次联合舞会上认识的,“妓/院”就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因为院里全是和尚,一个个被逼得差点想要去当男/妓,于是简称计院,戏称“妓/院”。

叶修是心不甘情不愿去参加舞会的,因为生物工程学院也大部分都是男人,为什么两个和尚院系要举办联合舞会这件事叶修始终没想明白,难道主办方希望他们和尚与和尚之间发生点不为人知的JQ?

尽管不情愿,但叶修还是去了,就这样认识了莫瑶瑶。

那年莫瑶瑶大一,叶修大二,他和赵遇明在和尚堆里看见一小姑娘,就屁颠屁颠跑过去搭话,当时叶修还记得他对莫瑶瑶说的第一句话:“你一个小姑娘学什么生物工程?就算学也不该学咱们学校的,咱们学校虽然名气不小,但是这方面还不如C大呢。”

当时莫瑶瑶一脸悲愤:“我第一专业没录取上被调剂过来的!”

叶修当时看着莫瑶瑶那张欲哭无泪的脸,瞬间就萌了,也不知道他萌的是莫瑶瑶的表情还是莫瑶瑶的语气还是干脆就是萌那种憋屈的气氛。

叶修至今还记得那天舞会上放的是什么歌,一群长得愧对世人的小子上台折磨人耳膜,他还记得那天赵遇明唱了一首“光辉岁月”,当场就镇住了那群狂嚎流行歌曲的人。经典就的经典,所以莫瑶瑶两个月后就成了赵遇明的女友,而他一直光棍到今天,到赵遇明和莫瑶瑶分手。

他喜欢莫瑶瑶,但没抢过赵遇明。不得不说那天Beyond的经典歌曲胜过了他的舞姿,果然经典就是经典。

而现在莫瑶瑶单身了,他又有机会了。

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来安慰莫瑶瑶,好趁机而入,是因为他了解莫瑶瑶,这姑娘脾气倔。刚和赵遇明分手那会儿她是不会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的,她只会昂着头说我不在乎。所以叶修等了一个多星期,昨天接到AMY电话说莫瑶瑶失业了,他知道自己时机到了,此时来个突然袭击,莫瑶瑶在不在家都没关系。换句话说不在家更好,因为找了一天工作的莫瑶瑶回来看见家门前有个人在等她一定非常感动。

趁虚而入这招谁都会,只是叶修没想到眼前会是这么个情况。

一个有着模特身材的英俊男人裸/着上身穿着翠绿的短裤举着勺子打开门,看着他问:“你找谁?”

叶修突然想起网络上流行的一句话,用来描述他此时的心情最好不过——穿越是无处不在的。

他轻咳一声,用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请问这是莫瑶瑶家吗?我没听说她搬家。”

裸/男接下来一句话打断了他所有的感想:“瑶瑶,有人找你。”

此时莫瑶瑶已经从床上蹦起来飞一般地冲到门口,一见是叶修,欲哭无泪。她一巴掌拍在万年青身上:“谁让你开的门,做你的饭去。”

她心里着急,直接拍在万年赤/裸的胸膛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啪”。

万年青站着不走,对莫瑶瑶说:“瑶瑶,再打一下就走,就一下。”

莫瑶瑶觉得自己现在已经不是满头黑线了,而是满脑袋包。

叶修是最先缓过神来的,他努力轻松地笑了笑:“瑶瑶,不请我进去吗?”

“来来来!”莫瑶瑶说什么也得先把人请进来再说,这种情况也不适合站在门前发呆。

万年青此时一声惊呼:“我的排骨!”说完就冲到厨房。

莫瑶瑶见他走了,微微松了口气,脑子飞快转着,琢磨该怎么跟叶修解释。

谁知道叶修坐在沙发上,并没有提万年青的事情,而是说:“昨天阿米告诉我你最近情况不太好,我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还有我们公司缺个业务员,本来想过两天去招聘会的,我跟人事部的经理有点熟,你要不要去试试?”

简直就是及时雨,莫瑶瑶连连点头。业务员是什么?说穿了也是销售,就是得经常出差,在外地跑来跑去的,不过对于现在的莫瑶瑶来说,有一份工作比什么都强,毕竟还有朵需要穿衣服的花要养!

“叶子,还是你够意思。”莫瑶瑶笑着,然后发现自己太激动了,都忘了给人沏茶了。

“喝什么?红茶、绿茶、咖啡、可乐?”她家只有这些东西,可乐是她自己买的,咖啡是阿米来这儿时丢在这儿的,红茶绿茶是上次她妈来给塞进柜子里的。

“跟我客气什么,不渴。”叶修随意地摆摆手,他今天来不是喝茶的。

可是这个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茶来了!”

一杯新沏的绿茶送上茶几,叶修不得不再次正视这个看似与莫瑶瑶关系很亲密的上半身裸/男。

莫瑶瑶捂脸,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瑶瑶,不介绍一下?”叶修咬着牙挤出这几个字,那狠劲儿像是要把牙床咬碎一样。

“这个……”她还没想好。

可是有人想好了,万年青抱住莫瑶瑶的胳膊,将头枕在她肩膀上,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我是瑶瑶买回来的。”

我擦!莫瑶瑶脑袋上开始腾腾冒热气,眼中的镭射光就差烧死万年青了。

叶修也震惊了,他指着万年青说不出话来。

“万年青,你可以getout了!”莫瑶瑶咬着牙把人推进厨房,接着回来对着叶子干笑。

“叶子……呃……那个……误会,是误会。”莫瑶瑶吱唔了半天也没说出啥来,她现在脑子发懵,根本想不到借口。

叶修看着莫瑶瑶那表情,再加上她吞吞吐吐的样子,更是把万年青的话给坐实了。他满心的悲伤啊,自己是不是来晚了?早个三两天被买下来的就是他了!

莫瑶瑶要是知道叶修此时的想法,估计第一时间就会把他推出门外,并说一句:“叶子,你也可以out了。”

她最近和out这个词很有缘分。

叶修点点头说:“我知道,你是雇他来气明哥的,就像前几天把箱子邮到他家那样。”

他看着莫瑶瑶一脸期待,就差呼喊出“同意吧同意吧,求求你同意吧”这样的话了。

叶修给莫瑶瑶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她现在也管不得这理由有多无耻有多诋毁她人品,忙不迭地点头,终于想到该说什么了:“唉!跟你实说了吧,叶子。我之前那箱子东西真是无心的,只是不想在有瓜葛,为了不见面还邮过去,没想到正撞上他跟那小高干,要不是你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他在分手前就跟小高干处上了。”

叶修凑近:“你之前真不知道?”

莫瑶瑶这回是说大实话了,语气也有些低落,她一脸悲愤地说:“我要是知道他早在我们还没分手时就劈腿,甩人就不是他是我了!”

语气表情一如当年那句“我第一专业没录取上被调剂过来的”,叶修一乐,这不还是他认识的莫瑶瑶,心也放下了一半。他知道莫瑶瑶认死理,喜欢一个就是喜欢一个,对于性/爱也很固执,没有爱绝对不会有性。所以这种买人解决的事情他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相信。

于是他一拍大腿:“找他干什么,还浪费钱,你面前不就有个人选?我就跟赵遇明那小子说我和你早就处上了,让他脸也黑黑。”

莫瑶瑶摇头:“不了,这个我想退都退不了呢。”

叶修瞥了一眼厨房,靠近莫瑶瑶,低声说:“这小子没问题吧?就算是做那行的,穿成这样也太……还是退了吧,实在是不行。”

莫瑶瑶此时脑袋清醒了,话也顺了:“其实他不是做那行的,就是我一远方亲戚,小时被虐待过,差点被人用衣服勒死,所以一般情况下不敢穿上衣。”

幸好,幸好阿米的男友是心里咨询师,阿米为了了解人类心理,特地拿了一本书来看,没事还给她讲讲案例什么的。莫瑶瑶就记住有个案例是这样的,顺口就编出来了。

叶修更紧张了:“他心理有问题你让他住你家?还雇他?”

“其实我就一说,寻思着要是哪天遇上赵遇明和那小高干就说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这样省得尴尬不是。谁想到我这么一提他就顺杆子爬上来了,说是我要是借他住的地方他就帮我。这不,我这屋子正好空一间,先让他住两天。”

“不行!他和你一起住你放心?”叶修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安全意识太低了!不行我帮你找个地方安排他吧。”

莫瑶瑶冷笑:“放心,借他几个他都没那个胆子。”

那语气,那笑容,那动作,整个一慈禧太后!

叶修又懵了,这还是他认识那个莫瑶瑶吗?怎么才几天没见前后差距就这么大呢?

作者有话要说:可怜的叶子……

瑶瑶最近在逐步向女王发展

第8章约法...

两人聊了一会儿,叶修见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对莫瑶瑶说:“吃饭不?我请客,当是庆祝你失业。”

莫瑶瑶觉得吧,她这辈子没交下几个会说话的人,怎么她失业了这一个两个全都跑来庆祝呢?

就在她要回答时,万年青跑过来说:“瑶瑶,饭做好了,红烧排骨、西湖醋鱼、还有个黄瓜小炒,还可以吧?”

叶修像刀子一样的目光射向万年青,偏偏此人还无知无觉的说:“这位要不要也留下来吃?”

叶修刚想说不用了,可一看见万年青那上身,心里就不舒坦,他话锋一转:“也好,听着你的菜名我都馋了。”

莫瑶瑶其实现在巴不得叶修赶紧走然后她好和万年青对台词,谁想到叶修不走了。而且她这个屋主居然没有发言权,两个男的把她撇一边直接交流上了。

叶修盯着万年青:“你能穿件衣服吗?”

万年青瞪着一双无辜的眼:“怎么了?我身材太好你自卑?”

莫瑶瑶眼看着叶修脑袋上的蒸汽也跟自己当初那样了,万年青哪是抖M?分明是一个给人心理造成无形压力的抖S!

叶修点头:“对,我自卑,你穿上吧。”

莫瑶瑶扶额,完了,叶少年,请你自由地……

果然万年青把最后一盘菜放在桌上后,用毛巾擦擦手:“没事,我不自卑就行。”

“你影响市容。”

“是吗?我听说好看的东西都要露出来给别人看的。”万年青的眼睛始终都是那么无辜。

莫瑶瑶眼看着叶修的怒气要蒸腾了,说不定一会儿她屋子就要爆发世界大战了,赶紧跑上前一把将万年青推进卧室:“穿你的衣服,不穿就给我out。”

她以为自己做得很正确,殊不知身后叶修都想杀人了,莫瑶瑶是把万年青推进自己的卧室啊!

终于套了件绿衣绿裤出来,叶修本来想嘲笑这个人的,可是他笑不出来,因为万年青太帅了,一身T恤和休闲裤,还是那种扎眼的颜色,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帅气逼人?仿佛这身衣服就是为他设计的。

坐在座位上,万年青率先拿起筷子,夹起一块排骨放进莫瑶瑶碗里:“瑶瑶,尝尝我手艺。”

莫瑶瑶不敢看对面叶修的目光,把脑袋埋进碗里,以为那么丁点的碗能藏住她的脸。

叶修努力无视万年青,也夹了一块排骨,放在口里一尝,顿时有了危机感。这菜做的太好吃,人又太帅,凭这两样就能压倒无数女性,何况此时莫瑶瑶还正处在情感空虚的时候,很容易趁虚而入。

在他看来万年青肯定是居心不良的,但莫瑶瑶看起来不像是和万年青在交往一样,更不像自己开始所想到的那种关系。

万年青对莫瑶瑶可是一门心思的有鬼,叶修用男性直觉察觉到这件事。可是莫瑶瑶就不一样,她看着万年青的眼神是一种巴不得这个人赶紧消失的眼神,很无奈也很悲愤。

所以他将万年青理解为莫瑶瑶的一个无奈,很想甩掉但无法甩掉的无奈。

叶修直觉很准,虽然他猜不到万年青的身份,但将这两人的关系看得很清楚,他还有机会。

吃过饭他将名片放在莫瑶瑶手中,让她明天去面试。

一出门就给AMY打了个电话:“阿米姐,你这几天晚上有班吗?没有的时候来陪瑶瑶住几天呗?我怕她一个人乱想。”

电话那边的阿米笑得花枝乱颤:“行啊叶子,开始出手了?就冲你这么多年没找女朋友这份定力,姐就支持你。今晚姐就去找瑶瑶吹枕边风,不过小心姐跟瑶瑶百合了你就没份儿了。”

“没事,你和瑶瑶要是百合,我就找你那男友耽美去,同是天涯沦落人么。”跟阿米相处多年,叶子也变得牙尖嘴利了。他看上莫瑶瑶不久就被阿米发现了,每天对着他阴笑,弄得他那段日子没少被阿米勒索,阿米一个电话打来他就化身苦力,被欺压了整整一年,苦逼得很。

放下电话脚步轻松地走开,有阿米在,他就不用担心那个万年青!说不定阿米那双利眼能看出莫瑶瑶和这个男人的关系。

-

叶修一走莫瑶瑶就立刻坐在沙发上跟老佛爷似的,万年青则跪在地面上,请求莫瑶瑶踩她,莫瑶瑶不理。

“谁让你开门的?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不?以后有人来就给我回花盆里呆着去!”莫瑶瑶气不打一处来,瞧瞧今天那话说的,她变成一个失恋饥渴的女子,欲/求不满的情况下买了个人回来解决!

“听着!以后谁来都不许开门,我要是不在你就装家里没人,我要是在你就变回万年青回花盆里呆着去。我不管什么修炼不修炼的!”莫瑶瑶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瑶瑶我错了。”万年青态度诚恳,并发誓以后再也不敢了,只是他立下的誓言很欠抽:“我发誓,我以后要是再像今天一样,莫瑶瑶就永远不踩我不抽我不打我!”

他说的超级委屈,十分不情愿,仿佛莫瑶瑶是让他用他爹他妈他情妇的命发誓似的,一副死了全家的模样。

见他态度良好,莫瑶瑶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一摆手:“平身吧。”

万年青眼睛一亮:“瑶瑶,这么好的机会,踩我两下再起吧。”

“万年青,你起不起?你再不起我就再也不打你了!”莫瑶瑶的威胁非常有力度。

“起,我马上起!”

事后莫瑶瑶与万年青约法三章:第一,不许说出自己的妖怪的身份,这个不用说万年青也知道;第二,今天她对叶子说他是自己的远房亲戚,以后他就是她表哥,这点万年青答应得无比痛快,还说表哥表妹一家亲,被莫瑶瑶捶打之;第三,以后要习惯穿衣服,就算在屋子里,除非夏天太热难受,否则一定要穿上一件,这点万年青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

解决完一切后莫瑶瑶打开电脑查看最新的招聘信息,叶子虽然帮她找了一个,但又不是他负责,只是给个机会。所以并不靠谱,她必须多选择几个。其实今天她就应该找的,可是被万年青折腾了一天。此时万年青则是贴在她身后安静地一起看求职信息,表示他也想了解一些找工作的事情。

到晚上11点是莫瑶瑶的生物钟,她合上笔记本正打算脱衣睡觉,却发现万年青率先一步躺在床上,手臂摊开,用另一只手拍拍手臂:“枕这儿。”

“麻溜的给我滚卫生间去。”

“不是说把那个房间租给我吗?”万年青委屈的说,可是却一脸兴奋,十分期待地看着卫生间。

“万年青,你表情和语气很不搭。”莫瑶瑶翻了个白眼,到底她弄了个什么东西回来?

万年青贴近莫瑶瑶,小心翼翼地说:“瑶瑶,给我买条领带吧,以后关禁闭的时候顺便把手也绑住……”

“万年青,信不信我把你关卫生间里晒一整天日光灯,喝一整天的三聚氰胺啊?”

“我回去。”

正在此时莫瑶瑶家的门铃又响了,万年青在那双瞪圆的杏眼下跑到花盆里,变回原来的小观赏植物。莫瑶瑶开门,阿米俏生生地站在门外。

“这么长时间没开门,是不是屋子里藏个男人?”阿米就是阿米,眼睛还是这么毒。

莫瑶瑶摇头,请阿米进门,表示自己没有金屋藏娇。

卧室内万年青无风自动,显示着自己的存在。莫瑶瑶背着阿米走近,狠狠踩了两脚,他就老实了。

“阿米,这么晚来也不打个电话。”

“这不抓/奸来了么,还好,你没背叛我,今儿晚上爷就准你侍寝。”阿米轻佻地摸了下莫瑶瑶的下巴,动作十足的流氓。

万年青又抖了抖,莫瑶瑶照例悄悄踢上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