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王,请踩我 > 第7章 齐轩点头:明天晚上7点

第7章 齐轩点头:明天晚上7点

出去,咱可以先结婚再考研,家里事都交给我,你放心去研究吧,都说一个成功的女人后面一定有一个优秀的男人么。

还没说完就被莫瑶瑶拍飞,严重遭到鄙视,一个负债两万的人,还说要养别人。

据墨言说,万年青这两万块钱是月利一分五的,期限一年,到期还不出来就是卖身去也得弄出来。其实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就平安制药那工资,万年青几个月也就还清了,根本不怕还不出来。墨言这么说估计也是怕万年青不思进取,赖住他一辈子。虽然他不缺那点钱,可是换谁弄个吃白饭在自己手下都得添堵。

不过莫瑶瑶还是相信万年青能够做到的,尽管他在自己面前显得比二货还二货,但偶尔他眼中那一抹销魂的算计总是会让莫瑶瑶觉得自己其实是被他涮了的感觉。

也正因为如此,万年青说的话莫瑶瑶大多数是不信的。比如他总是非常暧昧地将两人关系定位成恋人,莫瑶瑶干脆就没当回事。换个角度想,当回事又能怎么样?难道她还真能接受一朵花当自己男友?所以对于万年青她一向采取无视政策,除了拍飞就是拍飞再就还是拍飞。

不过,尽管莫瑶瑶一拍二拍三拍,还是没防御住,万年青就那么自然地交了房租,霸占了她另外一间屋子。偏偏她还没办法拒绝,因为那五十张红票子的魅力真的是很大,尤其她现在正处在这种弹尽粮绝马上就要吃老本的状况中。

所以当万年青把自己新置办的行李全都搬进房间的时候,莫瑶瑶也没说什么,只是叮嘱了句:“万一有人来了就变花。”

这回万年青不干了:“瑶瑶,现在我是与你合租的身份了,不需要再变了吧?”

对于自己新得到的这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万年青还是非常重视并珍惜的。

但莫瑶瑶也有她的苦恼,她现在一个单身女性跟一个单身男人合租一间房,在阿米看来可能没什么,因为有没有问题阿米一眼就能看出来,可是在别人看来这就叫同居。她自己不认为跟一盆观赏植物共住一间房是同居,可是她妈不会这么认为。如果让她知道了,估计会直接杀过来把她就地正法了。

当然还有新男友的问题,万年青与她合租,再展开一段新的恋情肯定是没戏了。不过这点莫瑶瑶倒没太担心,她不是那种没了一个就立马去找另外一个的人,暂时她还是没有这方面的心思的。等到真的出现真命天子,估计那时候万年青也对这个社会比较了解了,也找到新的兴趣和爱好了,到时不需要莫瑶瑶撵人估计他自己就搬了。

某种程度上来讲,莫瑶瑶是那种坚信“车到山前必有路”的人,生活态度乐观,只是最近太衰了。

-

第二天万年青提早起床先把早饭做好才去上班,临走前还说了一句:“瑶瑶,考虑一下我吧,我多好啊,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绝对不会亏待老婆……”

话没说完就被莫瑶瑶一枕头砸出房门,她很不解,为什么一朵M花非要娶老婆?妖怪不是讲究修炼成仙吗?不是应该清心寡欲一心向道吗?呃……弄错了,那个好像是道士。

尽管莫瑶瑶不承认,但是在这种低谷期,身边有一个万年青任打任骂任揍还给做三餐的人在身边,很大程度上安慰并鼓励了她。莫瑶瑶发现自从万年青出现在她家里,自己的生活热闹了很多,也开心了很多。

换成以往,她现在肯定一边憋着气一边找工作,心中满是对赵遇明的怨念和为自己不值,昨天艾春那边她可能也会往偏了想。可是因为有万年青,总是在她痛苦的时候弄出点让她焦头烂额的事情,等这些事情解决时,莫瑶瑶早就忘了上一秒种她其实还在消沉呢。

吃过营养丰富的早餐,莫瑶瑶再度确定万年青极有可能是个营养学家,每次早餐都弄得合理到不行。搭配协调营养好不说,量也适中,莫瑶瑶吃完所有的食物刚刚好八分饱,既能品尝美味又不会胖。

这让莫瑶瑶联想到万年青的花语——健康、长寿,看来这花语真不是白来的。

吃过早餐莫瑶瑶拎包出门,跑到人才市场投简历,不管怎样,工作还是必要的。

转了一上午,发现整个人才市场除了销售就是销售,其他工作莫瑶瑶专业不符合,连简历都没法投。

投了几个待遇还算可以的公司,得到几个面试通知后,莫瑶瑶随便吃了午餐,买了几份招聘的报纸就回家了。

在家中整整翻了大半天的报纸和网页,记下几个招聘会的时间地点,又打了几个电话。这样的生活让莫瑶瑶想起自己刚毕业那会儿,好多专业毕业之前就签走了,只有她还在到处求职。

到了傍晚万年青打电话说自己不回来吃了,因为今天跟客户协商下一年的药品供给量,晚上有酒席。莫瑶瑶表示理解,社会就是这样,不在酒桌上生意没法谈。

她打开柜子拿出一袋方便面打算对付一顿时,电话又响了,未知号码。

莫瑶瑶接过,电话里的声音仿佛带些怒气:“下楼。”

“您……哪位?”听对方拿仿佛自己欠了他八百万的口气,莫瑶瑶真不知道自己又什么时候得罪了人。

“你下楼,我在楼下。”

“我……应该没有办理可透支的银行卡,也没有欠高利贷啊?先生您是不是找错人了?请问您找的是哪位?”其实莫瑶瑶脾气真的挺好,箱子事件是意外,暴发户事件是积压已久的爆发,面对艾春刁难时她也没太发火,至于万年青……莫瑶瑶不解释。

“莫瑶瑶是吧?”

还真是找她的!莫瑶瑶前思后想片刻,觉得自己真的没得罪哪个黑社会,于是对着电话说:“不好意思,您打错电话了。”

说完挂电话关机,拒绝骚扰。

不一会儿门铃又响了,对方好像很不耐烦,按门铃那架势像是要拆了她家房门。

莫瑶瑶迟疑着走到门边,通过猫眼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看不清脸,但好像挺帅。

于是她想起了昨天那个要她穿得好点去Provence吃饭的电话,好像……跟刚才那声音是一个的。

她先将手机开机,把门推开了一个小缝,露出一只眼睛,打算对方要是图谋不轨就立刻关门报警:“请问你是哪位?”

“为什么没去Provence?”对方的语气像是在质问。

“我……”她为什么要去啊?她跟他熟悉吗?谁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说不定是人贩子。

但这话她没说出口,挺伤人的,而且对方怎么看都不像个人贩子,倒像是个精英男。

只是这精英男有些暴力,他见莫瑶瑶一直就开着个小缝,皱了皱眉,伸出手去,拽住莫瑶瑶一直拽着门的手。

他刚把手伸进门缝里莫瑶瑶就急得一关门,恰好把他那只手给夹住,力道大得吓人,莫瑶瑶只听见一声美丽的撞击声,从这撞击声的响度和她刚才用的力道来看,对方伤得不轻。

“莫瑶瑶!”一声怒喝把她弄得有点呆。

随后另外一只手伸过来将门打开,此时莫瑶瑶也不敢再关门了,万一对方没恶意,真弄出骨折就完了。

门开后莫瑶瑶才看清那人的长相,皮相不错,不必墨言和万年青这两个妖怪差到哪去,只是眉宇间遍布着痛苦的神色。

考虑到这痛苦是自己造成的,莫瑶瑶十分心虚地问:“您……没事吧?”

对方听见这声关切的问候,抬眼瞧着莫瑶瑶,目光凌厉,随后伸出那只完好的手直接把莫瑶瑶拽了出去:“跟我走。”

“我的面还在泡着呢!”

“闭嘴!去医院。”

于是莫瑶瑶就这样举着筷子穿着拖鞋被人劫走了,上车的时候她还一脸担忧地看着对方,一只手开车不会出车祸吧?

作者有话要说:小花我爱你,但请原谅我最近更得少,相信我,一次三个坑,风格都不同,我快精分了都……

第13章负债...

莫瑶瑶是从医院飘回来的,直到进了家门她还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才能从一个有男友有月薪不差的工资的妙龄女郎变成了现在这个失业又失恋还欠下一大笔外债的悲催人士。

今天来找莫瑶瑶的男人叫齐轩,是一家风投的总经理。

齐轩载着莫瑶瑶去医院包扎,所幸只是红肿,并没有骨折,莫瑶瑶松了口气,并表示医疗费她愿意赔偿。

“先不提这笔医疗费用,今天为什么没来?”齐轩的语气像是在说“今天为什么没来上班”,一副上司的口气。

受伤的是大爷,莫瑶瑶理亏,底气也弱:“呃……主要您没说您是谁,而且我和您貌似不认识吧?为什么我要赴一个诡异电话的约呢?”

齐轩点头:“明天晚上7点,Provence。”

莫瑶瑶就无奈了,为什么这个人总是执着于Provence呢?为什么一定要请她吃饭呢?

说:“齐先生,没有理由我是不会去的。您受伤是我的错,但这也是因为你一个陌生男人要在夜晚闯入我这个单身女性的家里,我觉得我的举措属于正当防卫。现在愿意承担您的医药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其实我完全可以不浪费这笔钱的。你的邀约没有任何理由,我是不会答应的。”

齐轩看着她,眼中流露出满意的神色,转瞬即逝,莫瑶瑶认为自己看错了。

他点点头说:“那好吧,既然你非要我现在说,就告诉你。”

他的语气像是在说:“既然你诚心诚意地求我了,我就大发慈悲给你指条明路。”

莫瑶瑶实在不明白自己到底欠这个男人什么了,被他弄得跟个仆人似的。

齐轩从公事包里拿出一张清单,莫瑶瑶看了眼一晕,开始查最后总数字的金额,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零。清单写的全是一些药单,看名字像进口药,还有一些住宿费用。她知道现在的医疗费坑人,但不至于弄肿一个手臂就花这么多钱吧?

“我觉得这些医药费应该由你承担。”齐轩看着莫瑶瑶,眼神像是在看一只小虫子,而他这个蜘蛛正在墙角里暗暗结网,等她一步步掉进陷阱里。

莫瑶瑶皱眉:“抱歉,我真没看出齐先生您还有做冤大头的潜质,一个手臂就能花这么多钱,哪怕现在是急诊吧,也不至于这样吧?莫非您和那位处理外伤的医生有仇?要不要投诉这家医院乱收费?我可以帮你介绍律师,我有个同学是……”

齐轩打断了她的话:“小姐,请你看清楚清单上的日期和使用药物,日期是几天前的,而药物都用于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

“抱歉,我对于医学懂的并不多,就算我懂,这些药物跟我有什么关系?”莫瑶瑶有些不耐烦,她不明白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到底要干嘛。

“小姐,您还记得您是哪天失业的吗?您还记得自己是为什么失业的吗?您还记得被您气晕那位女士的姓名吗?”齐轩嘴唇勾了一下,笑得不怀好意。

莫瑶瑶目光下移,看清单上的付款人姓名——李潇,好像……大概可能也许似乎是她那天气晕的“金贵妇”的名字呢?

“她是你什么人?”莫瑶瑶此时的问话没有丝毫底气。

“她是我妈。”齐轩唇角上扬的更厉害了,“那天去医院抢救回来后,我找到商场索赔,商场表示此事与他们毫无干系,应该找那位始作俑者。我打听到你的电话号码,想请你吃个饭,我们私下协商解决这件事,没想到你不仅没来,还在今天夹伤我的手臂,我想这件事还是不要私了了。小姐,需要我为您介绍律师吗?”

莫瑶瑶苦着脸:“我能先告那家开了这么多贵得要死的进口药的医院吗?”

“没问题,不过请相信我,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这个……没有保险吗?”

“城镇医疗只报销三万元吧?而且只报销百分之五十。至于大病保险,一个已经有心脑血管疾病的中年人,是很难投保的。”他满意地看了看莫瑶瑶哭丧的脸,“这份清单给您,你可以去好好调查一下。”

“如果有需要,我可以给您介绍最好的律师,但是,费用自付。”

“对了,我们还需要讨论一下今天我手臂的医药费和我今天在Provence订座位所花费的费用,以及我母亲和我的精神损失费。”

“你今天晚上的饭钱也要我付?”这明摆着是讹人,莫瑶瑶坚决否认。Provence开一瓶红酒都能上万,这顿饭这男人要是吃得狠了,又是五个零!

“如果有什么疑问或者不清楚的地方,请和我的律师联系,给你他的名片。有不合理之处,我们可以去法院解决。”

“……你这是在坑人!”

齐轩笑了笑:“小姐,您有不被我坑的权力吗?”

他像是在说:“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莫瑶瑶看着他的表情,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要是上了法庭,赔偿金估计还得往上加,还有案件相关的费用,估计都得算到她头上。

这……其实是那个金贵妇心有不甘让她儿子私下报复吧?偏偏理亏的是她,根本没办法反驳。

齐轩非常绅士地把莫瑶瑶送回家,放她下车的时候说了一句:“明晚7点,Provence,当然,你可以选择再放我一次鸽子。”

她怕再放一次鸽子这赔偿费得翻到七位数去!于是她说:“先生,算你狠!”

她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齐轩看着有趣,又加了一句:“小姐,有的时候事情未必像你想得那么绝望,或许经过协商,会出现转机也不一定。”

说完就单手开车走了,留下莫瑶瑶一个人发呆。

-

现在已经是半夜十一点了,莫瑶瑶空着肚子走回家,打开门发现万年青还没回来,就把那碗已经凉了的方便面吃掉了。那碗面已经肿大到令人发指的程度,味道根本就足以成为杀人凶器,可莫瑶瑶感觉不到滋味,木然地咽下面条。

静夜里她开始思索前半生,到底做过多少缺德事才弄到今天这个地步。琢磨了足有半个小时,才发现她这辈子做过最坏的一件事就是初中时故意把错的答案给同桌抄,因为他在桌子中间划了一条线,只要莫瑶瑶的手臂越线就用圆规扎她。所以某次考试的时候莫瑶瑶故意把答案做错给他抄,最后交卷前趁同桌不注意把答案再改回来。

当然,拔气门芯这事她也干过,因为那天被圆规扎得太疼了。

这辈子估计是没什么大戏了,可能是上辈子作孽太多。

正胡思乱想睡不着觉时,电话响了。她一看是万年青的号码便接了过来,打电话的却不是万年青,是墨言。

“家在哪儿?”

莫瑶瑶说了地址:“万年青呢?怎么不是他打的电话。”

“醉了。”

墨言说完就把电话放下,言简意赅。

醉了?莫瑶瑶这才想起万年青说他今晚有酒席,可是他一个妖怪还能醉?呃……好吧,听说狐狸精喝多是会现出原形的,所以我们知道有时候酒精也是一好物,能当照妖镜使。

不一会儿门铃响了,她连忙去开门。墨言扶着人事不知的万年青站在门前,面无表情。

“他怎么醉成这样?”莫瑶瑶很吃惊,都醉倒这程度了。

“傻。”墨言很简洁地把万年青喝醉的理由说了,让人一听就明白。

“那怎么是你送回来的?”说实话,一个小员工喝多了,由董事长送回来,这也太搞笑了吧?

说完这话就见墨言脸黑了:“怕现形。”

墨言扶着万年青走进屋子,莫瑶瑶连忙倒水,却见墨言摆摆手:“花盆。”

她把阳台里放着的花盆拿出来,墨言将万年青丢在花盆上,他一接触到土,就变回了原来的观赏植物万年青。

“不会有事吧?”

“死不了。”

莫瑶瑶发现与墨言交流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尽管他说话很明白,一个字顶别人十个字,但是他的话会给莫瑶瑶一种想抽死他的冲动。

放下万年青后墨言也没多逗留,直接就走了,连声招呼也不打,莫瑶瑶不明白就他这性格到底是怎么把平安制药弄到今天这规模的。要是他去做生意,绝对冷场,一桌子人权尴尬。

万年青被莫瑶瑶放在客厅的角落里,小枝叶无风自动,摇摇晃晃的,还真像喝多了的样子。莫瑶瑶觉得有趣,想着植物居然也能喝多,还会摆来摆去的。

她上前,伸出手摸了摸万年青的叶子,才一碰到,小叶子就缩了一下,避开了她的手指。

哎呀,醉的不省人事还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