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王,请踩我 > 第8章 万年青

第8章 万年青

躲?莫瑶瑶起了玩心,换了另外一片叶子碰,结果又被万年青躲了过去。

她牟上了,双手齐上,非要揪到万年青的花叶不可,手掌几次拂过那小白花都不自知。

万年青在夜色下,摇摇摆摆的,散着酒气。突然他不躲了,任由莫瑶瑶把叶子抓在掌心,摸来摸去的。

莫瑶瑶见他不躲,就觉得没意思了。也不再碰他,继续坐在沙发里苦恼。

齐轩的态度不明,不知道他真正目的是什么。莫瑶瑶觉得如果是单纯讨债报复不需要他一个总经理自己上门,随便派了律师来口才都比他好,都比他利索。

而且讨论还债事宜不应该去Provence,那里是全市最浪漫的法国餐厅,只要有钱,情侣们都会选择在那里就餐,因为气氛好。男人要是对女人有心思,都会约她去Provence,并且一般都是表白的时候才去。在这家法国餐厅,不知道出了多少对夫妻和小三。

齐轩约莫瑶瑶去Provence,就证明他不是真的想要莫瑶瑶还钱,相信这些钱只是一个手段,一个他想要达成某个目的的手段。但会是什么目的呢?莫瑶瑶不觉得他看上自己了,这种想法太惊悚了,她连想都不敢想。自己把他妈给气晕了,他要是还能看上自己,那基本上这位就是一个比万年青还M的超级大M,而今天齐轩的表现证明他明显是个S,还是个抖S,在精神高度上鄙视你。

莫瑶瑶窝在沙发里叹气,不知道明天那顿鸿门宴该怎么办。

她闭上眼,还没等惆怅呢,就觉得身上一重。

睁开眼一看,万年青正压在自己身上,全身散发着酒气。

他把头埋在莫瑶瑶的肩上,用手握住她的手说:“瑶瑶,再摸两下,舒服。”

作者有话要说:超M化身大野狼,哈哈。

第14章赴约...

万年青的身体烫得吓人,莫瑶瑶以往与他偶尔也会有些肢体接触,那时就觉得他的体温较常人低一些,凉凉的很舒服。然而现在这身体的温度好像有团火在烧一样,显然是不正常的高温。

莫瑶瑶不知道一个妖怪身体不舒服要怎样才能让他恢复原状,早知道刚才死皮赖脸地求着墨言留下好了。是她对万年青的妖怪身份有些过于相信了,总想着他不会受什么伤。

可是现在的万年青明显是很不舒服,他头埋在莫瑶瑶的肩上,不停地低声呻吟,莫瑶瑶轻轻拍拍抚摸他的后背,柔声在他耳边问:“哪里不舒服?”

“都不舒服。”万年青的声音很轻,脸在莫瑶瑶身上蹭。

“怎么才能好受一点?”莫瑶瑶知道很多解酒的办法,但不知道这些对万年青好不好用。

“唔……就这样就好,让我靠一会儿,好凉快。”万年青把莫瑶瑶的手贴在自己额头上,蹭来蹭去:“好舒服。”

莫瑶瑶认命,在沙发上躺平,任由万年青抱着。

换成任何一个男人,突然酒后乱性压在自己身上,莫瑶瑶只怕会第一时间把他从自己身上踹下去,并寻找屋子里一切可以当成武器的东西,比如厨房的菜刀,比如坏掉的插座那里接着的两根电线。

可现在这个人是万年青,莫瑶瑶发觉自己对他没有丝毫的危机感,到底是不把他当成个人看,还是对他莫名的信任?莫瑶瑶不知道,只是刚才万年青没回来的时候,她一个人在屋子里胡思乱想,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明天齐轩的邀约,没办法安下心来。可是自从万年青被墨言带进屋子里后,哪怕他现在醉得不省人事,她还是放松了不少,感觉六个零的负债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或许是因为寂寞时有个人陪伴,人就会变得比较勇敢吧?莫瑶瑶觉得今晚上可能受刺激过大导致自己开始胡思乱想了,她甩甩头,一手贴在万年青的额头,一手拍着他的后背,慢慢睡着了。

当她的呼吸渐渐变得均匀后,一直将头埋在她颈部的万年青抬头,盯着她的睡脸瞧了一会儿,偷了个香吻,又把头埋了回去,同时嘴里嘟囔着:“忍得好辛苦……”

-

莫瑶瑶有一个悲哀就是无论是休息日还是工作日,只要一到七点就自然醒,之后就很难睡着,不能美好地睡一个早觉实在一大损失。

然而现在莫瑶瑶却庆幸自己有这么一个损失,因为如果不是在七点醒来,只怕她不惑之年时会把颈椎增生腰间盘突出脊椎劳损等一切骨科疾病都给得了。被人整整抱了一晚一动不动,莫瑶瑶深刻认识到人类其实完全没有做抱枕的天赋,那些小说里写的所谓拥抱整夜其实也就是偶一为之,而且要是有睡觉不老实的,就连2偶一为之也得在半夜时分道扬镳。

活动了下酸痛的身体,她摸了摸万年青的额头,发现没有昨晚那么烫了,又恢复了以往那种带着植物叶子般清凉的体温。她这才放下一颗心,推了推身上的万年青:“起来!”

语气十分不客气。

“呼噜……呼噜……”万年青发出细微的鼾声。

“万年青,你搞笑呢?怎么我没推你的时候你一点呼噜声都没有,一推你反倒会打呼噜了?”莫瑶瑶声音里带着压抑不住的火药味。

趴在她身上的家伙听了这话“腾”地一下蹦了起来,对着莫瑶瑶笑着说:“这不是在回味吗?”

“回味你妹!”

莫瑶瑶一点也不觉得昨晚有什么值得回味的,身上酸疼酸疼的,她已经考虑今天要去按摩一下了。反正六位数的外债都欠下了,她还心疼那几百块按摩费干嘛!

横了一眼万年青:“傻吧?喝那么多酒?”

万年青摸了摸鼻子:“不是都说餐桌就是个战场吗?能镇得住场的人才能拿下对手。”

然后他拉住莫瑶瑶的手,眼睛亮晶晶地说:“我把一桌子人都给喝趴下了。”

莫瑶瑶眼睛一圆:“你喝多少?”

“喝到第三瓶的时候就不太记得了……”

“啤的白的?”

“白的,啤的伤身……”

“照你那么喝白的都能当毒药了!”莫瑶瑶一怒之下开始用手点起万年青的额头来:“有你那么喝酒的吗?把人都灌趴下了以后谁还敢跟你签约跟你喝?一般喝酒都是把人灌倒兴致高昂头脑不清醒但还有记忆的时候才能把事情办成,你倒好,都给弄晕了跟谁签约去?”

“尤其最后你把自己都给喝趴下了,你还谈什么生意?知道喝酒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深藏不露!”

她说一句万年青退后一步,到最后退到墙上退无可退时,万年青握住莫瑶瑶的手,柔声说:“我知道了,以后会学着点。”

随后他笑笑:“知道你关心我。”

莫瑶瑶打了个冷战,连忙把手抽回来。万年青刚才用手指摩擦她的手心,弄得她全身一阵战栗,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就美吧。”她瞪着万年青,“小心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万年青开心地说:“就知道瑶瑶你关心我!其实没事,我就是身上热点,下次我喝到一半时就想办法用法力把酒逼出,这样就算喝掉一缸都没事。”

莫瑶瑶见他还是以往那副模样,渐渐放下心,声音也柔和了些:“身上还难受吗?”

万年青乐了,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难受不难受了!都是因为瑶瑶你昨晚陪我睡觉,这……”

他刚想说“这都是爱的力量”,耳朵就被揪住了,莫瑶瑶声音有些阴森:“谁陪你睡觉了?”

万年青连忙摇头:“没有,我昨晚在花盆里睡了一整夜。”

莫瑶瑶满意点头,这才收回手,谁知耳尖地听见万年青嘟囔了一句:“这么快就放手,早知道就承认了……”

“万年青,速度给我做早饭去!晚一秒钟我把你连盆都给扔出去!”

-

莫瑶瑶现在是无业游民,万年青却还是要上班的。他做过香喷喷的早饭后晒了一会儿太阳,便精神抖擞的出门了。莫瑶瑶摇头,真不愧是万年青,要是她喝到万年青的程度,第二天肯定怕不起来了。

揉了揉肩膀,她决定今天休整一天,准备充足地去赴晚上齐轩的约,至少要把手脚弄麻利了,到时候有个什么突发状况至少跑路还是容易的。

出门按摩后又在健身法活动了一阵,又买了几样防狼道具装在小包里,不知不觉一天过去了。忙完之后的莫瑶瑶坐在家中,脑子乱乱的,还是想不明白齐轩的用意。

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这件事,因为这事里透着诡异,莫瑶瑶觉得这并不是那个“金贵妇”的单纯报复,里面估计还有点内情。

就因为如此她决定今晚赴约。

六点半时手机响了,一看就是齐轩的号码,她接过来,听见对方说:“下楼。”

穿了一身休闲服就下楼,齐轩一见她的模样就皱起了眉头,莫瑶瑶一脸无辜:“你也知道我人穷还失业,哪有去那么高级的地方就餐的正式礼服?”

“上车。”齐轩把车门打开,让莫瑶瑶做到副驾驶的位子上。

莫瑶瑶有些好奇地问:“齐先生,昨晚和今晚你都直接来我家门下,又没事先约好,万一我不在家怎么办?”

齐轩扬起眉:“你不是都在家?”

“你调查我?”莫瑶瑶皱眉,这人不会这么变态吧?

“调查有,但没到跟踪的程度,我只是相信自己的判断。”齐轩从容地说着。

莫瑶瑶撇嘴,她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作为一个风投的总经理,必须要有准确的判断力和实践的勇气,她觉得齐轩完全适合做这行,难怪这两年齐家这么出名呢。

车向北行,莫瑶瑶掏出手机查了一下地图,发现Provence并不是这个方向,便看了齐轩一眼。

齐轩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你那身说不定人家连门都不让你进,先去买衣服。”

“为什么一定要去Provence?其实随便哪个餐厅都可以吧?”

齐轩冷笑一下:“稍微高档一点的餐厅都有包房,只有喜欢炫耀又喜欢浪漫的Provence才会有那种既能让人看到两人亲密又不会被偷听到对话的餐桌。包房的话,你会进去吗?”

莫瑶瑶摇头,要是包房,她宁可打官司也不会进去,还是在Provence安全点。

齐轩带着她进了一家高级商场,所以说有钱人买衣服完全不用在乎时间,人家二十四小时营业,像她这种小民就只能等白天卖场开门之后跟着一群人挤来挤去的。

导购小姐为莫瑶瑶挑选了一件深蓝色的长裙,莫瑶瑶打量了一下,觉得上身□并不多,很保守,这才去试衣间把衣服换了。出来后齐轩审查了一下,点点头:“人靠衣装。”

莫瑶瑶不知道他是在夸她还是损她,估计就算有赞美词也是给衣服的。

之后又领着莫瑶瑶做了个简单大方的头型,这才开车去Provence,抵达餐厅时已经八点钟了。

总有一种要上刑场的感觉,莫瑶瑶深吸一口气,挽着齐轩的手走了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嘎嘎,补完鸟,大家放心看吧。

第15章工作...

Provence不愧为有钱人约会的好地方,莫瑶瑶一进去就觉得,如果今天她不是被人用六位数威胁进来的,一定会爱上这个带着她来这里的男人。

整个餐厅的装潢并不华丽,而是带着一丝朦胧,灯光的设计让你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梦境中一般,身为感性生物的女人在这样的环境中很容易被感动并作出一些事后想起会后悔的事情,因为这一切太梦幻了。

可是莫瑶瑶只觉得幻灭,她现在就像被压上刑场的死刑犯,如果不把齐轩那张帅脸想象成百元大钞,她恐怕马上就会逃跑。因为太诡异了,这个分明对她一点好感都没有的男人把她弄到这么一个容易混淆视听的地方到底是为什么?

僵硬地坐在椅子上,莫瑶瑶挺直腰板,等着齐轩发难。

谁料此时刚才为她拉开椅子服务生拿着一大束玫瑰花走了过来,非常绅士地弯下腰,将玫瑰递到莫瑶瑶手边,笑得格外温柔:“小姐,这是齐先生送给您的。”

莫瑶瑶看着那大朵大朵的新鲜玫瑰,花瓣上还沾着新鲜的露珠,显得格外美丽,就是不知道那露珠是用蒸馏水喷出来的还是用自来水喷出来的。

看着团团绽放的花朵,莫瑶瑶脑子诡异地转到万年青身上了,她想起与万年青初次接触的那个夜晚,他温柔地抓住自己的手说:“瑶瑶,帮我传粉吧。”

想到这儿再去看那束红玫瑰,莫瑶瑶脑容量有点不够,异常得混乱,娇艳的花朵和万年青标准坐姿双腿敞开四十五度后露出的那朵小花在她脑子里不停闪烁,就跟电影快进似的。

身旁的服务生手有点僵,捧着一束花弯腰保持绅士造型是很苦逼的,没一会儿工夫手就酸了,腰就僵了,还得保持微笑面对这个表情仿佛见了鬼一般的小姐。他之前还奇怪来着,送花这活一般都是他把准备的好的花交给男方,然后由男士送给女士,一般这种情况下,不管那位女士是否对这位男士有感情,都会一脸欣喜地把花接过,并甜甜地对男士说声谢谢。为什么今天这位男士要他送花,而是不自己亲手送,原来是因为这姑娘不接。

当然也有接过花之后就把花砸在男士头上的女士,但是从来没有连花都不接的人。尤其看这位小姐现在的表情仿佛这花就像什么毒物一般,碰了就会得传染病的样子。

齐轩和服务生一个感觉,他一直在观察莫瑶瑶的表现,像是在审查什么产品一样。一般他决定投资哪个项目之前,都会做很多准备。第一次匿名邀请莫瑶瑶吃饭是计划的开始,接着去她家兴师问罪也是计划中的,只是后来情况就有点不受控制,至少齐轩的计划中没有去医院包扎伤口这一项,到现在他手臂还肿着,据说得养上一两个星期的样子。

因为觉得有点丢人,他一直没让别人知道他受伤,所以今天才会单手开车来接人。其实这很危险,但他相信自己的技术,也知道一般在市中心尤其是在堵车的市中心,基本上两个车就算撞上了也不会有事,因为速度太慢了。

由于这意外的受伤,齐轩觉得自己可以送花试探一下莫瑶瑶,应该惹不出什么男女纠纷。

只是他没想到莫瑶瑶会用这样的表情看着那束花,手一直收着,就是不肯接过来。

于是他说:“我以为女人都喜欢这样,难道你不喜欢?”

莫瑶瑶此时明显有点脑抽,想都没想就回答:“以前我很喜欢,只要有人送花我一定会很开心,并把花闻来闻去最后将它插/在花瓶里直到枯萎。可是自从我知道了花就是植物的生/殖器之后,我每次看见花就会想起自己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二货,到底对着人家的生/殖器都做了什么。还有……”

“够了。”齐轩很平静地打断莫瑶瑶的话,并对那个想把花直接丢开的可怜服务生说:“你把花放下吧。”

服务生将玫瑰放在莫瑶瑶的桌子前,逃命一样的跑了,留着莫瑶瑶瞪着眼前的一束生/殖器发呆。

齐轩看着她说:“不喜欢就丢了吧。”

“你能帮我丢了吗?”

“不能,我在反省之前自己做了多少次你口中所说的二货,暂时还不想再二一次。”

于是那束花就那么可怜地放在桌面上,直到上菜之后才被人拿了下去。

莫瑶瑶不明白齐轩为什么会那么说,毕竟她和齐轩不一样。其实知道花朵真正身份的人有很多,可是没有一个像她这样真的面对过一个花妖,见过那朵小白花变身后的样子,她这么激动是有理由的,换哪个女的看见九十九朵生/殖器在自己面前都会激动,可齐轩激动什么?好吧,只能说这个人想象力比较丰富,估计是脑补了她说的话,之后就被恶心了。

莫瑶瑶发现自己没有刚进Provence时那样紧张了,好像胸口压得大石块被什么给搬开了一样。不得不说万年青那朵花的力量是强大无匹的,她现在不把齐轩的脑袋看成红票子也能稳当地坐在这里了。

冷静下来后的莫瑶瑶觉得自己可以面对一切风浪了,她率先开口对齐轩说:“齐先生,我想你找我来不止是吃饭那么简单吧?有什么事先开诚布公的说开,我们才能达成共识不是吗?”

齐轩淡淡说:“先吃饭,饭后再说。”这是他一向的习惯,边吃边谈这种事情对齐轩来说其实是很失礼的事。

说完就开始对付他面前那盘子冷开胃头盘,法国菜规矩很多,每一个菜都按顺序上,什么冷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