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的贴身大小姐 > 第1章 陆炎摇摇头

第1章 陆炎摇摇头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其在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我的贴身大小姐》

作者:冷眼看死人

朋友临死前把漂亮妹妹托付给我,让我抚养!

1漂亮女孩

“队长,别难过,相信换做是你,你也会为我挡下这一枪的,我有个妹妹……”

边境丛林中,炎黄小队奉命缉拿大毒枭巴颂,不过却遭到了巴颂的伏击。

队员王猛为救队长陆炎中弹倒在了血泊当中,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完,只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显得有些老旧的照片递给了陆炎。

然而看着照片中显得极为清纯漂亮的女孩,再看着已经没有呼吸了的王猛,陆炎的双眼却一下子变得血红起来。

面色狰狞恐怖的对着其他炎黄小队成员命令道,“大牛,你留下看着猛子,其他成员跟我来,统统灭了这些杂碎。”

李大牛咬着牙,“队长,俺也要给猛子报仇。”

“服从命令,要不然你就给老子滚出炎黄小队。”

听到陆炎这句话,再看着他那血红的双眼,李大牛这次不敢在说什么了。

而陆炎则开始对其炎黄小队的成员发布命令,“根生,疯子,你们两个从左侧包抄,猴子,皮条,你们两个从右侧包抄,强子和我从正面追击。”

随着陆炎的这声令下,除了李大牛留下来看着王猛的尸体外,炎黄小队的其他六个成员全部都动了。

与此同时,正在前面逃窜的巴颂听着追击上来的枪声,他现在有些后悔进入华夏边境了。

他一开始带着三十多个手下,又是在伏击的情况下,竟然还被对方七八个人打得只有逃跑的份。

这让他觉得没有面子的同时,也激起了他心中的凶性。

特别是听到陆炎等人的枪声越追越近,他干脆就对着剩下的二十多个手下吼道“兄弟们,给我干掉他们,每干掉一个人,老子赏你们一万美元。”

只是他话才说完,从左右两侧包抄上来的四名炎黄小队队员也出手了,随着几声密集的枪声响起,巴颂又有好几名手下倒在了血泊之中。

见到这样,巴颂的一众手下终于有些慌了。

其中一个手下小心翼翼的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大哥,只怕我们是遇上华夏的特种部队了,而且刚才我们干掉了他们一个人,他们现在冲上来,肯定是想要把我们全部干掉给他们战友报仇。”

“那又怎么样,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了他们几个人不成。”

只是话虽然这样说,但是看着不断的有手下死在血泊当中,而他们却连对方人都见不到,巴颂终于也沉不住气了,让他的手下留在这里顶住,而他自己则悄悄的带着两名心腹往南撤。

正在追击的陆炎见到巴颂的动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因为往南不远就能出了华夏的边境。

如果在巴颂出了华夏边境之前还不能把巴颂解决了的话,那么事情就麻烦了。

一旦巴颂进入他国边境,陆炎在持枪追击,那就是侵犯了他国的领土主权。

因此陆炎再次通过对讲系统对炎黄小队的成员下达了命令,“猴子拿着狙击枪跟我往南追,务必在巴颂出了国境线之前把他解决,其他人留下来清理巴颂的这些手下,记住,一个不留。”

说着话,陆炎也动了。

只是等他和猴子追上去的时候,巴颂也已经到了边境线近前。

猴子二话没说,手中的狙击枪瞄准巴颂和他两名心腹的背影,砰砰砰就是三枪。

不过很可惜,由于距离太远,又是在仓促下连发三枪,猴子打向巴颂的最后一枪有些打偏了。

虽然命中了巴颂,但是却没有致命,只是击中了巴颂的左肩,让他越出了华夏的边境线,甚至还对猴子和陆炎两人做出了大拇指朝下的鄙视手势。

见着这样,猴子不由底下了头,“队长,对不起。”

陆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猴子命令道,“把枪给我?”

“队长,现在巴颂已经出了边境线,我们不能……”

只是没等猴子说完,陆炎突然就愤怒的大吼了出来,“不能什么,老子让你把枪给我。”

猴子知道,如果他现在把枪给陆炎,让陆炎击毙了巴颂又如何,巴颂现在可是在他国的边境内,如果上面追查下来,陆炎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因此他咬着牙看向陆炎,“队长,这次我就违抗你的命令一次,我不会把枪给你的,回去后随便你在怎么处置我。”

眼看着巴颂越逃越远,陆炎现在可是红了眼,凶狠的瞪了猴子一眼后,手中的手枪突然指向猴子的额头,“他妈的,不给,你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队长,你就是崩了我,我也不会把枪给你。”说着话,猴子干脆闭上了眼。

“我去你妈的!”

陆炎当然不会真的一枪崩了猴子,只是趁着猴子闭眼的机会,一大脚把猴子踹了出去后,顺手夺过他手中的狙击枪,瞄准正在向前逃跑的巴颂。

然后在猴子大喊的不要声中和砰的一声枪响当中,巴颂的脑袋骤然开了花。

临死前他都不敢相信,他明明已经出了华夏的边境,陆炎竟然还敢对他开枪。

一个月后,一辆前往天海市的火车上,陆炎拿着王猛临死前递给他的那张有些老旧的照片不由得愣愣的出神。

他因为击毙巴颂这件事果然被追了责,上头看他战功累累,决定从轻发落,但是即便如此,他也被开除了军籍,结束了他的军旅生涯,也告别了炎黄小队的那些生死兄弟。

不过哪怕这样,陆炎也不后悔,抛开给王猛报仇不算,如果不把巴颂击毙,不知道将来还会有多少人因为巴颂的毒品而丧生。

所以现在离开了部队的陆炎这次去天海市,其实就是去找王猛的妹妹,他仍然没有忘记王猛临死前说的那句话。

虽然王猛话没有说完就走了,但是陆炎却知道王猛话里的意思,王猛是把他的妹妹托付给自己了。

然而就在陆炎拿着王猛妹妹的照片愣愣出神的时候。

火车上的广播里突然传来播音员有些着急的声音,“各位旅客,现在七号车厢有个老人突然晕倒,各位旅客中如有从事医务工作的旅客,请速到五号车厢,请速到五号车厢。”

听到播音员这着急的声音,陆炎终于是把王猛妹妹的照片给收了起来,然后向着七号车厢奔去。

陆炎虽然不是医生,但是对医术却有一定的造诣。

不过他是在十四号卧铺车厢,距离硬座五号车厢较远,所以等他到的时候,已经有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再给老人做胸膛按压等一些急救了。

只是听漂亮女孩告诉列车员她只是一个护士,只懂得一些急救措施,让列车员快点去找一个医生来,所以陆炎还是走了过去。

“让我来试一下吧!”

听到陆炎的话,漂亮女孩和列车员同时愣了一下,但是看着穿着像土包子一样的陆炎,列车员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拉着一张脸问陆炎,“你是医生吗?”

陆炎摇摇头,本想告诉列车员他虽然不是医生,但是他懂些医术,也许能把老人救醒。

只是没等陆炎开口,列车员见他摇头,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比先前还更加的难看,马上就接着拉着一张脸说,“不是医生你瞎捣乱什么,给我一边去。”

救人要紧,陆炎也不想跟列车员计较什么,自己走上前去蹲下来给老人检查,顺便给老人把了一下脉。

谁知道列车员见了,竟然一下子就把陆炎推开,“你干什么,谁让你碰老人的,要是老人出了什么事,你负责?”

2救人

听了列车员的话,陆炎皱皱眉,正要说话时,刚巧从远处奔来一个二十七八,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却显得有些猥琐的男子。

男子见到刚才给老人急救的漂亮女孩,马上就讨好献媚的对漂亮女孩说,“小林护士,你也在这趟火车上啊,你是在几号车厢?”

漂亮女孩见到猥琐男子也有些意外,竟然是她同一个医院的医生张德凯。

只是想到张德凯身为一个医生,现在有人晕倒他不先救人,反倒是先跟自己搭讪,漂亮女孩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冷冷的对张德凯说,“张医生,你还是先看看这位老人家怎么样了吧。”

张德凯老脸一红,他爱慕漂亮女孩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漂亮女孩一直对他爱理不理的。

现在听漂亮女孩让他救人,他马上就知道自己表面的机会来了,立刻就蹲下来给老人检查。

不过检查了半天,他也不知道老人为什么会晕倒,只得告诉列车员,说老人的病情复杂,恐怕得送到医院进行全面的检查明确病因才行,要不然老人说不定就会有生命危险。

听到张德凯这话,列车员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告诉张德凯,现在火车正在半路上,距离最近的天海市火车站至少都还要差不多两个小时才到站。

而一边陆炎更是直接皱起了眉头,因为如果等差不多两个小时后在送老人去医院的话,老人才是真正的危险了。

但是陆炎还是按耐着性子对张德凯说,“张医生,其实老人的病情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刚才我给他检查和把了一下脉,他只是因为多年的颈椎病压迫造成脑供血不足而出现暂时的昏阙,你只需要……”

陆炎本来是想告诉张德凯怎么救醒老人的办法,谁知道他的话没有说完,张德凯就打断了他,然后恶狠狠的说,“你谁啊,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难道我怎么做还要你来教。”

说着,张德凯就看向列车员,让他快点联系列车长,让列车尽快的驶入车站,然后好送老人去医院。

列车员犹豫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见着这样,人命关天的事情,陆炎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自己上去扶住老人的头部,从老人的头两侧开始往老人的后颈部来回按摩。

张德凯和列车员见了,马上就大呼小叫起来,张德凯指着陆炎大吼道,“你干什么,我告诉你啊,老人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要付全责。”

陆炎现在连理他们的心情都没有,继续给老人按摩,缓解老人的颈椎病变,按了一会后,突然在老人的人中穴掐了一下。

而张德凯见陆炎理都不理他们,这让他觉得很没面子,上来就要把陆炎拉开,但是陆炎只是轻轻一推,他就一个狗吃屎的摔在了地上。

这下更是让他恼羞成怒,指着陆炎告诉列车员,让列车员快点联系乘警过来制止陆炎,要不然老人就真的要出事了。

只是他话才说完,老人不但没出事,反而还幽幽转醒了。

这下子,张德凯愣住了,他本来是想在漂亮女孩面前表现一把的,没想到反倒让陆炎这么一个看起来跟乡巴佬似的人给比下去了。

“不可能,不可能,我一个医生都看不出老人得了什么病,这小子怎么可能看出来,一定是,一定是老人自己醒来的。”

张德凯喃喃自语的说着,似乎是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想,他突然对醒过来的老人问道,“老人家,你有多年的颈椎病吗?”

说完,张德凯期待的看着老人,期待老人摇头。

只是他失望了,只见老人点头的说,“是啊,我这个颈椎病很多年了,上个月还因为此晕倒了一次,没想到这次又晕倒了。”

听老人这么说,再听周围的乘客小声的议论着什么庸医,就连一点小病都看不出来还要送到医院全面检查之类的。

饶是张德凯脸皮再厚,也不敢再待下去,只有灰溜溜的走了。

而老人则转头看向陆炎,对陆炎表示感谢,陆炎谦虚摇摇头表示不用客气,然后告诉老人,老人现在需要好好的休息,他的是卧铺,他可以跟老人换一下。

老人也没有客气,等陆炎把他送到十四号卧铺车厢后,才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陆炎,说陆炎的这份情他记下了,以后陆炎在天海市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给他打电话,说不定他能帮得上忙。

陆炎接过名片一看,上面只有个电话号码,甚至连个名字都没有。

不过陆炎还是客气的把名片收入了兜里,然后才拿着自己的行李跟老人告辞。

再次来到五号车厢,陆炎准备去找老人的位置坐下,可是却被一个带着四五岁小女孩的中年农村妇女拦住了,满是紧张和不安的说,“大兄弟,你会治病是吗,求求你,也给我女儿看看吧?”

小女孩听了妈妈的话,也对陆炎说,“叔叔,你也给我看看吧,如果你把我治好了,妈妈就不用带我去医院了,听说医院要花好多钱呢?我和妈妈没有那么多钱的。”

看着如此乖巧的小女孩,陆炎点点头,然后轻轻的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说,“好的,不过你得把手伸出来,叔叔才能给你看?”

小女孩乖巧的把手伸出来,一脸期待的看着陆炎。

陆炎给她把了一下脉,然后才收回了手,小女孩见了,马上就问他,“叔叔,我得了什么病呀?”

中年妇女也问道,“大兄弟,我女儿是什么病啊,她此前也晕倒过两次了。”

陆炎笑笑,告诉中年妇女和小女孩,小女孩没什么病,只是长期营养不良身体太虚弱了而已。

听到陆炎这么说,中年妇女的神色暗淡了下去。

而小女孩则是天真的问陆炎,“叔叔,什么是营养不良啊?”

陆炎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小女孩解释什么是营养不良,只好对她说,“也没什么,总之以后你让妈妈多买肉啊,鸡蛋啊,牛奶等等那些东西给你吃就对了。”

“叔叔,我和妈妈没那么多钱买肉呢,家里的鸡蛋也还得留着孵小鸡养大了卖钱。”

说到这里,小女孩一脸天真的问陆炎,“叔叔,还有你说的牛奶,是什么东西呀?”

小女孩的话让陆炎鼻子一酸,他终于知道小女孩为什么会如此营养不良了。

但是他被开除军籍,退伍的钱一分都拿不到,就连他的火车票和仅剩的几十块钱都还是炎黄小队的几个战友给他的,因此他就是有心帮一下小女孩,他都没有办法。

所以他只好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又看了一眼悄悄流泪的中年妇女后,默默的向着老人的位子走去。

不过刚到老人的位置前,陆炎就发现老人的位置被一个胖子霸占了。

看着胖子似乎挺累的,陆炎也就让他坐了,然后转脸看向对面几个打牌的男子。

这几个男子见陆炎看来,对看了一眼后,其中的一个人对陆炎说道,“怎么样,兄弟,要不要玩两把。”

陆炎还没有答应,就感觉自己的脚后跟被人从后面狠狠的踢了一下,回头看过去时,发现竟然是那个漂亮女孩,没想到她竟然坐在老人的对面。

只是女孩此时却不敢看陆炎,眼神装作若无其事的看着窗外,只有一只小巧的玉足仍在不断的踢着陆炎的脚后跟。

而几个男子见陆炎回头,也马上发现了漂亮女孩的举动,其中的一个男子突然恶狠狠的干咳了一下,吓得漂亮女孩终于是把玉足收了回去。

3技高一筹

“怎么样,兄弟,要不要一起来玩两把,反正在火车上也挺无聊的。”见女孩把玉足缩回去了,其中的一个男子才重新对陆炎说道。

陆炎笑笑,“怎么玩,还有你们玩多大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