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漂亮小笨O,替嫁邪神后 > 第1章 苏弥被保镖的手摸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第1章 苏弥被保镖的手摸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漂亮小笨o,替嫁邪神后

作者:凡尘片叶

文案:

苏弥是个Omega,长着绝世容颜,为了同父异母的弟弟成为亲王王妃,被亲爹和后妈嫁给了黑暗深渊里的邪神。

邪神以人灵魂为食,据说成为祭品的人最后不是疯了就是没命。

苏弥被送去了深渊的洞穴,他战战兢兢缩在墙脚,冰冷的触感慢慢爬上他莹白的脚背,顺着他的小腿缠绕而上,他觉得自己就要被邪神吃掉了。

因为太恐惧,他信息素失控,清甜的樱桃梅子酒香气飘散开来,晶莹的泪珠挂在眼眶里,摇摇欲坠。

“我、我给你讲故事,你不要吃我好不好?”

邪神暗黑之气覆盖在苏弥全身,低沉的声音环绕在苏弥耳边:“你讲,我考虑考虑。”

苏弥讲了一晚上故事,后来不知不觉睡着了。

醒来后,他发现自己躺在无数OB的梦中情A,帝国最尊贵的亲王殿下怀里。

苏弥:??

--

霍寒时是所有人恐惧的根源,他无心无情,人类在他眼中如同蝼蚁,直到愚蠢的人又为他送来了新的祭品,一个精致的小Omega。

看着明明弱小得如同蚂蚁的Omega忍着恐惧向他靠近,乞求他的垂怜宠爱,他一手握住了Omega的脖子:你很怕我?

【白天面冷心热亲王晚上阴鸷邪神没事贴贴老婆攻/漂亮小Omega不想被邪神贴贴亲王殿下救救我受】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天作之合星际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弥、霍寒时┃配角:┃其它:下一本《带崽崽在娃综钓他爹》、预收《我在星际爆炒怪物》、《顶级魔种又在死对头面前装娇弱》

一句话简介:成了邪神的天命Omega

立意:即使遭遇困境也别轻易放弃,风雨过后有彩虹。

第1章

苏弥在一阵头晕目眩中睁开眼,脑袋里像是灌了水泥,昏昏沉沉。

他伸手想按按发蒙的脑袋,手抬了几次没抬起来,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被束缚在了背后,不止双手,他的双脚也被绑了起来。

苏弥:!

苏弥瞬间被吓得清醒过来,他被绑架了!

他心里一下慌了,但他没有发出声音,生怕引来绑匪的注意,只睁大双眼四处打量,发现自己应该是在一架飞行器上后面的置物舱里。

前面隐约传来点声音,模模糊糊听不清楚。

过了一会儿,苏弥镇定下来,想起了昏迷前的事。

他今天刚高考完,刚回到家,鞋都没来得及换,就被一块布捂住嘴巴,然后就昏迷了,醒来就在这里了。

他看看自己身上,还被换上了一身白色的西装,嘴里塞着条破布。

是谁要绑架他,为什么要绑架他?

苏弥丝毫没有头绪,想了半天,只想出了可能是苏齐民的对头。

不知道苏齐民会不会来救自己?

想到自己的父亲苏齐民,苏弥心里更慌了。

他对苏齐民可没什么信心。

一个能在妻子刚怀孕的时候就出轨,并在妻子产后抑郁想不开跳楼过世后不到半年就把小三扶正,小三的孩子甚至只比苏弥小两个月。

这么多年,苏齐民从来没关心过他,任由吴瑶母子俩欺负他。

这样的人,能对他有什么期望呢。

他怎么能奢望苏齐民来救他?

苏弥不知道是谁绑架了他,绑他是为了钱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但他觉得绑匪肯定没有调查清楚,绑错人了。

他不是受宠的苏辰,在苏家可不值钱。

在苏齐民的眼里,他唯一的价值大概就是他是一个Omega,还是一个长了张漂亮脸蛋的Omega,以后能成为联姻的工具让他获取利益。

听说苏齐民的公司这半年来几个项目都大大小小出了些问题,资金链断裂,正在到处融资找合作。不知道苏齐民会不会为了他这唯一的价值,愿意花点钱来赎他?

苏弥胡思乱想着,前面又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他努力抬起头把耳朵贴到置物舱与座位舱内的隔板上。

“唉,陛下要给亲王殿下选王妃这么重大的消息,要不是我偶然听到,我们都还不知道。一个月后帝宫就举办宴会,所有信息素与亲王匹配度超过70%的Omega都可以参加,辰辰有78%呢,我打听了一下,这个算高的了,成功几率还是很大的。”

苏弥听到这声音顿时愣住了。

这是吴瑶,就是他后妈的声音,这个声音苏弥从小听到大,再熟悉不过。

她说陛下要给亲王殿下选妃?

苏辰要去参选?

那绑他干嘛?苏弥想不明白。

前头吴瑶又说道:“只要辰辰当上亲王王妃,那公司的这点危机还不是迎刃而解嘛,以后想要多少生意那都不是问题。”

原来吴瑶打的这个主意,可是苏弥还是不明白,绑他干嘛?

“你放心,要是有人问起,就说他出去毕业旅行遭遇了事故,没人会怀疑他被送到这里的。我已经用他的身份卡买了去第八星球的飞船船票,太空中每年都有那么多意外事故,很正常的。都安排好了,放心吧。”

苏弥一下反应过来,她口中的遭遇意外事故的人,不用怀疑,就是他自己。

吴瑶想让自己死?

没等他再多想,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你安排好就行,主要不要让别人抓到把柄嚼舌根,对公司、对我们影响都不好。”

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苏弥感觉身体里的血液都凉了,浑身发起抖来。

苏齐民,是苏齐民。

竟然是苏齐民……

苏弥怔了怔,有些茫然不解,更多的是震惊与绝望。

吴瑶想让自己死他还能理解,毕竟吴瑶一直想跻身首都星上流社会太太圈里。这些年虽然苏家赚了不少钱,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吴瑶是小三上位,那些上流社会的人最重出身与名声,没几个人看得上她,而苏弥的存在就是吴瑶那上不得台面身份的铁证。

可是,苏齐民又是为什么?

自己怎么说也是苏齐民的亲儿子,虎毒还不食子,苏齐民竟然……

一阵酸涩涌上苏弥的鼻子,琥珀似的双眼里顿时溢满了眼泪,一颗一颗滚落脸颊。

他哭得厉害,却愣是没发出一点声音,只是默默流泪。

这也是从小养成的习惯。

从小苏辰哭有人哄,他哭是没人哄的,哭声大了还会招来厌烦和打骂,久而久之,他即便再委屈,也不敢哭出声来。

苏弥心中悲戚,再顾不得前面苏齐民他们说了什么,直到飞行器忽然下降,他心中一惊。

到地方了?

不知道苏齐民他们把自己带到了哪里?

他赶紧深吸气,把眼泪憋了回去。

飞行器降落时的强大气流将周围过膝的青草压倒,周围窸窸窣窣一阵乱响,是小动物在四处逃窜。

一个保镖走到后舱打开舱门,看见苏弥的样子愣了下神,吞了下口水。

这个Omega是真漂亮啊。

他柔软的黑发凌乱地盖在额前,巴掌大的小脸,五官精致,皮肤白皙细腻,一双浅棕色的大眼睛,似琉璃,又似琥珀,干净透亮,漂亮得不可思议。

此时,这双眼睛却因为惊惧而含满泪水,正警惕地瞪着自己,像小猫儿似的,楚楚动人。

他鼻子高挺,鼻尖小巧圆润,殷红的嘴唇像水蜜桃般水润。

只是现在,这诱人的嘴唇被一条毛巾塞满了,撑出饱满的弧度。

纤细娇嫩的手腕皮肤被磨得通红,与旁边奶白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有一种被凌虐的美,让人忍不住想在上面再添几笔。

而与他被绑缚的狼狈样子不同的是,他此刻身上穿着一身洁白的西装礼服,领口系着黑色的领结,胸前的口袋里戴着一朵白色的玫瑰花。

像是一个小王子,要去参加晚宴,也像是正好参加婚礼的新郎。

只不过此刻,精巧的领结歪斜到了一边,白色的玫瑰花也被压扁了。

保镖是个Alpha,看见老板家这个不受宠却漂亮到极致的小Omega就忍不住心动,但是可惜了,他收了老板的钱,这个小Omega今天注定没命。

或许等老板事情办完走了,他可以返回来……

“对不住啦,小美人。”保镖伸手在苏弥的脸上摸了一下,然后把苏弥扛了出去。

苏弥被保镖的手摸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看了下四周,是野外。

难道苏齐民打算在这里解决自己?

苏弥又不明白了,苏齐民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图什么?

起码把自己弄去联姻不是还能给他带来利益吗?就这么把自己弄死,在苏齐民眼里应该是赔本买卖才对。

前面有个人端着枪警戒着,是苏齐民的保镖。

“老板,临渊谷入口到了。”那个保镖说道。

临渊谷?

临渊谷!

苏弥被这三个字惊到了,心脏狂跳起来。

他努力抬起头,看见不远处两座巍峨的相对耸立的山峰,两山之间是狭窄的峭壁悬崖,像是被利剑从中间一剑劈开。

苏弥身体一僵,真的是临渊谷!

他在网上看过图片,认得这两座山峰,临渊谷就是这两座山之间的峡谷。

“唔唔唔!!”

苏弥忍不住挣扎起来,他知道苏齐民把他带到这里是要干什么了。

临渊谷,全帝国最神秘、最恐怖的地方,没有之一。

它在都城的北面,绝岭山脉的南端。

相传,临渊谷里有位邪神,祂住在临渊谷底下的黑暗深渊里。

没人知道祂的名字,也没人知道祂的长相,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只知道祂以人的灵魂为食,非常恐怖,但凡进入临渊谷的人,很多人都失踪了,最后剩下一堆白骨。

因此临渊谷方圆百里范围内都是禁区,没人敢进来。

全帝国上到一百八十岁的老人,下到三岁小孩,没人不知道临渊谷的。它甚至经常出现在长辈们的口中,教育小孩子「不听话,临渊谷的邪神就会把你抓走吃掉」。

而对于这位邪神,还有一个传说也非常有名。

据说不知道多少年前,有个人被仇人追杀逃到了临渊谷,他走投无路之下在邪神洞里祈求邪神帮助,他愿把自己的孩子「嫁给」邪神当做妻子。

后来那人果然达成了心愿,他也把自己的女儿送进了邪神洞里,「嫁给」了邪神。

邪神能帮人实现愿望这个传说很多人都是不信的,就当做一个神话传说来看。毕竟,说是把孩子「嫁给」邪神,其实就是作为祭品献祭给邪神吃掉。

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正常人都不会去做。

但是也架不住有些人利益熏心,抱着侥幸的目的而来。

万一邪神能帮人实现愿望是真的呢?

而跟这个传说一起出名的,就是成为邪神的「新娘」,也就是祭品的那些人,要么是直接死了,要么是疯了后又死了,反正都被邪神吸食了灵魂再没走出过临渊谷。

而现在,苏齐民把苏弥带到了这里。

还给他穿了西装打扮成新郎的样子。

很明显,苏齐民也相信了那个传说,想把他献祭给邪神交换心愿。

苏弥挣扎得厉害,在保镖的肩膀上一拱一拱的,保镖不得不加大力气把他压制住。

“走吧,已经五点多了,必须赶在天黑前办完。”苏齐民看了下时间,谨慎地打量四周一圈,然后迅速做下决定。

几人拿上武器和需要的物品,开始往山谷方向走去。

这里离临渊谷还有一公里左右,他们不敢停太近,只能走过去。

今天没有太阳,是个阴天,天幕低沉,云层较厚。

周围树木繁茂,山风呜呜吹着,周围过膝的草丛里不知埋伏了多少野兽毒虫,叫声此起彼伏。

一行人小心谨慎地穿过树林,走了半个小时,到了临渊谷入口。

临渊谷两侧都是悬崖峭壁,中间是一条不到三米的通道,都是山石,里面没有任何树木。

植被在这里仿佛有了个断层,山谷外郁郁葱葱,山谷里草木不生。

忽然从山谷里吹来一阵阴冷的风,凉飕飕的,在这六月的傍晚都让几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阵风过后,几人忽然发现周围的野兽叫声好像被人同时按了暂停键,一下子全都消失不见了。

野兽不叫了,虫儿不鸣了,连树叶簌簌声也不见,明明有风,树叶却没发出声音。

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

死一般寂静。

有野兽叫声让人害怕,现在,突然没声儿了,更让人害怕。

苏齐民和两个保镖都是Alpha,身强力壮,可此刻面对这诡异的情况也禁不住背脊发毛,双腿发颤。

这可是临渊谷!

“老板,还去吗?”带头的保镖问道。

苏齐民也害怕得紧,可想到自己来这的目的,他咬咬牙,强自镇定,想了想,忽然面朝前方山谷内邪神洞的方向跪拜起来。

“邪、邪神大人,小人苏齐民与内子吴瑶前来还愿,还请放行。”

还愿?

苏弥不可置信地看向苏齐民,他以为苏齐民是来许愿的,却没想到是来还愿的?

这说明苏齐民以前已经来过一次了,来许过愿了。

难怪那么熟练。

他早就把自己当成祭品了。

苏弥彻底心寒了。

不知是不是苏齐民的话起了作用,山风复又吹起来,发出呜呜声,树叶簌簌作响,但是野兽们却仍然安静如鸡保持着沉默,不知是否已经离开这片区域。

苏齐民起身催促道:“快走。”

两个保镖走在前头,苏齐民和吴瑶跟在后面。

山谷内光线昏暗,只有头顶一线天光,两边的峭壁怪石嶙峋,好似要迎面倾压过来,让人心头一沉。

几人走得小心翼翼,又走了十来分钟,终于到了邪神洞。

这是个巨大的岩洞,就在山脚下,入口有十来米高,洞口很宽敞,蜿蜿蜒蜒通向山体深处。

它就像一张巨大的嘴巴,在黑夜里耐心蛰伏,等着食物自动送上门。

据说邪神就住在这山洞深处的黑暗深渊里。

一行人停在洞口,里面黑黝黝的,四个手电筒也只能照见入口的十几米,再往里却看不清了,光线貌似都被黑暗吞噬了。

“老板?是要进去吗?”

带头的保镖看着这传说中的邪神洞,也不免有些发憷,特别是从刚才直到现在,一直就只有风声,再听不见其他野兽的声音。

动物是最能趋利避害的,这山谷里甚至连蜥蜴都没看见一只,明显有些古怪。

“进。”苏齐民就是为了邪神来的,自然不会放弃,又叮嘱保镖们,“切记,进去后低着头看脚下的路就行,不要抬头看石壁,千万不要乱看。”

保镖问道:“是有什么说法吗?”

苏齐民沉默两秒,只道:“想保住小命,就记住我说的话。”

吴瑶在旁边抿紧唇没说话,只紧紧挨着苏齐民。

保镖有些莫名,但小心为上,他低着头走在前面探路。

忽然,前面的保镖停了下来,低低惊叫一声,“我去。”

“怎么了?”苏齐民问道。

保镖的手电筒照着右前方两三米处,众人往那里一看,也不禁倒吸一口气,吴瑶更是吓得大叫起来。

苏弥倒吊着望过去,入目便是一堆白骨。

是人骨,骷髅头正对着他们的方向,黑黝黝空洞的眼部,还有张大嘴巴的颌骨,像是在笑。

苏弥身体一僵,吓得睁大了双眼,惊恐异常,脑子里不受控制地开始胡思乱想。

死、死人!

这里真的死过人!

就在洞口,是被野兽吃掉的,还是被……邪神?

邪神真的存在吗?

吴瑶都吓哭了,嘴里咕哝着:“以前也没、没见到这个啊。”

“别抬头乱看,赶、赶快办完事离开。”苏齐民哆嗦着命令,气势明显不足。

几人战战兢兢绕过骸骨,穿过宽敞的入口,进入山洞深处。

往里走了十几米,有一块宽敞的平地,角落有个简单的祭台,上面放着一块木头的牌位,写着「邪神」俩字,字迹已经斑驳,前面地上插着不少燃尽的香烛残枝和破损的杯盘。

更恐怖的是,在祭台旁边还有一副骷髅,骨头四散,并不完整……

两个保镖心里都有些发毛,这里还死过不少人。

“到、到了,就是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