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漂亮小笨O,替嫁邪神后 > 第2章 山洞里很宽

第2章 山洞里很宽

里。”苏齐民避开骷髅,低头吩咐保镖,“快,摆上祭品,准备拜堂,注意,千万别抬头乱看。”

几人飞快把带来的水果、酒和肉摆到祭台上,要按照古礼拜堂。

苏弥被放在地上,吴瑶拿出一块红盖头盖在苏弥头上,被苏弥晃着脑袋摇掉了。

吴瑶又捡起来给他盖上,苏弥又摇掉。

“行了,别盖了,就这样吧。”苏齐民说道。

吴瑶伸手往苏弥胳膊上拧了一把泄愤,这才又把苏弥歪斜的领带和白玫瑰花摆正,把头发顺了顺,好似生怕邪神不满意这个新娘似的。

几人全程都低着头,不敢乱看,手电筒也只敢往地上照。

苏齐民点燃香烛插上,和吴瑶一起每人点燃三炷香,对着牌位恭恭敬敬嗑了三个头。

“小人来晚了,请邪神大人恕、恕罪,如今特地前来还愿,将小人的大儿子苏弥嫁与邪神为妻,换我的小儿子苏辰选上亲王王妃。”

“请邪神大人保佑我的儿子苏辰顺利选上亲王王妃,保佑我的公司顺利渡过难关……”

两人祭拜完起来,苏齐民转身道:“拜堂。一拜天地。”

一个保镖抱着写有邪神名字的牌位代为拜堂,另一个保镖压着苏弥磕头。

苏弥就着手电筒余光,看见苏齐民那诚惶诚恐又有些期待的表情,只觉得无比荒唐,又寒心。

他不想跪下磕头,可是保镖的力气非常大,踹他的腿弯,压着他的头磕了下去。

“二拜高堂。”

苏齐民和吴瑶不敢受邪神的礼,虚虚侧身。

“夫妻交拜。”

苏弥被压着和牌位相对磕了个头。

“礼成——”

作者有话说:

我的预收:《我在星际爆炒怪物》、《顶级魔种又在死对头面前装娇弱》、《星际唯一治愈暴娇小人鱼》,求收藏,谢谢——

推个基友的预收《知道我为替身付出了多少吗》by春风无邪,文章id:7038546,感兴趣的宝宝收藏一下呀,感谢——

文案:祁奚脑子不聪明,还体弱多病,除了一张精致的脸毫无优点,作为家族弃子,终于在20岁时被后妈赶出家门。

小可怜祁奚带着自己的铺盖卷和一只老猫在路边。

一辆豪车停在他面前,下来一个又帅又凶的男人,他抱着猫拉住男人:你能送我回家吗?我迷路了。

——

傅檐川有个白月光,为了梦想放弃他,多年情伤,单身至今,直到在路边遇到一个少年,像极了当年的白月光。

少年脑子不太好,他一时鬼迷心窍动了歪心思。

傅檐川:给我当替身,我带你回家。

祁奚:那你会在我病了照顾我,难过了哄我,还给我的猫养老送终吗?

傅檐川:会。

祁奚:那行吧,什么时候签合同?

傅檐川:……

替身第一晚,祁奚主动上了傅檐川的床:这是替身应该做的,你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然而傅檐川只亲了亲他脸,他就面红耳赤喘得不停。

祁奚:我一紧张就这样,快送我去医院,不然你的替身就没了。

替身一个月,祁奚考试挂科:怎么这么难,你教教我好不好?不然你的替身要秃头了。

替身一年,祁奚趴在傅檐川怀里:当你的替身好累,我嘴疼嗓子疼腰也疼,你不揉揉你的替身就要累死了。

替身第二年,白月光回来了,好友问傅檐川:你什么时候把祁奚甩了去追回白月光?

傅檐川激动得跳起来:你知道我为养他付出了多少吗?吃饭要喂,睡觉要哄,三天一伤五天一病,我连睡觉都要盯着怕他把自己睡没气了!捧手心都怕他折了!甩了?你怕不是想要我的命!你刚说什么白月光?白月光是谁?

#操不完心的霸总和他那又白又黄的撒娇怪病弱小替身#

#本来只想找个替身,结果一个小心付出太多,被拿捏了#

〇攻和白月光恋人未满,没谈过恋爱。

〇年上,差8岁,he,1v1,超甜小甜饼。

第2章

终于拜完堂,苏齐民抹了把头上的虚汗,指挥保镖:“快,把人放到墙壁边就可以了。”

保镖把苏弥扔在石壁边。

这石壁边有尊一米高的石像,苏弥正好倒在石像旁边,尾椎骨被地面上的小石头磕到,一阵刺痛袭来,他不禁闷哼出声。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却见扛着他的保镖呆呆地看着那石像,手里的手电筒忽然掉落,而他眼睛逐渐露出惊恐的神态。

“啊啊啊——”

那个保镖忽然大叫起来,好似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抱着脑袋不住往后退,还伸手胡乱地挥动,似乎是在驱赶什么东西。

“怎么了?快走啊。”

另一个保镖见同伴久站不动,手电筒照过去,也正好看到那石像。

那石像上刻满了奇奇怪怪的线条和图案,不知道是什么,但保镖一看到它,就仿佛被吸进去了,眼前忽然冒出各种各样奇形怪状、恐怖至极的东西。

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那些东西好狰狞,好恶心,他只感觉好多的眼睛,好多的长条,好多的嘴巴大张着……直朝他迎面扑来!

“啊啊啊——滚开!”

这个保镖也大声吼叫起来,挥着手臂驱赶,甚至拿起手里的激光枪开始胡乱扫射。

苏弥:!

他赶紧躲到石像后面,露出一只眼睛惊恐地看着那俩保镖。

怎么回事?

怎么忽然发疯了?

“别乱看!走,快走!”那边,苏齐民拉着吴瑶往洞口跑,“他们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快走!”

两人低着头拼命往回跑。

“唔唔!唔唔唔——”

别走!

别把我丢下!

苏弥嘴里塞着毛巾拼命喊,可那俩保镖还在乱扫射,他根本不敢离开石像后面。

他眼睁睁看着苏齐民和吴瑶踉踉跄跄往外跑,越跑越快,好似后面有恶鬼在追,一次回头都没有,一分钟就跑得没了影从苏弥眼前消失了。

直到好一会儿,苏弥才愣怔怔地收回了视线。

他真的被苏齐民抛弃了。

被丢在了这个邪神洞里……

他的脸贴在石像上哭了一会儿,忽然被吓得止住了眼泪。

山洞中,一个保镖忽然惨叫一声,又戛然而止。

苏弥探出脑袋偷偷看过去,在手电筒的余光中,他看到那个扛着他的保镖的身体被斜着从胸膛到腰腹切成了两截,还发出了焦糊的味道。

苏弥:!!

那是被另一个保镖的激光枪扫射到了!

他死了!

而另一个保镖,还在乱喊乱叫,乱扫射。

苏弥惊恐地缩回脑袋,靠在石像上不停地大喘气。

好可怕。

他颈后的Omega信息素隔离贴被蹭来蹭去,掉了下来。

空气中,一股清甜的樱桃梅子酒的香味从苏弥身上发散出来。

这是苏弥信息素的味道,正慢慢悠悠地弥散开来。

苏弥还不知所觉,他受到惊吓,眼睛瞪得溜圆,里面还含着眼泪,又吓得不敢哭。

妈妈,好可怕。

他们到底怎么了?怎么忽然发疯了呢?

苏齐民说的他们不该看的东西是什么?

但是苏弥也不敢再偷看了,只敢缩在这石像背后,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万一被激光枪扫射到了,那就没命了!

苏弥不知道那个保镖到底经历了什么,鬼喊鬼叫的,手里的激光枪也胡乱扫。

但是奇怪的是,山洞里却没有多少石块被激光枪射中掉下来,只有零星一点小石头掉落。

但是那个保镖却又被切成了两截?

苏弥小小的脑瓜子想不通,现在这脑瓜子里塞满了懵逼和恐惧。

又过了几分钟,那个保镖也忽然惨叫一声,没了声儿。

苏弥不知道他怎么了,等了一会儿探出头去,隐约看到那个保镖倒在了另一侧石壁前。

看起来像死了?

两分钟还没动,应该是死了。

苏弥确认了对方死亡,松了口气,靠在石像上缓了缓。

嘤嘤嘤,吓死人了。

幸好今天运气好,这石像也够结实,没有被扫中!

直到这时,他眼睛里的眼泪晃晃悠悠地才掉了下来,一颗接一颗,再控制不住,飞快地连成了串。

哭了一会儿,鼻子被堵住了,呼吸不过来。

想了想,他曲起腿,弯下腰用两个膝盖夹着嘴里塞的破毛巾,一点一点扯了下来。

嘴巴解放了,终于可以吸气了。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又深深地吐了口气,心情跟着平复了一点,开始环顾四周。

山洞里很宽,很大,也很高。

借着手电筒的余光,他看到这石壁上刻着一些图案,乱七八糟的,不知道是什么。

他从石像后面挪出来,看到这石像上也刻满了图案。

苏弥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刚刚那俩保镖好像就是看了这石像……

苏弥:!

他赶紧移开眼。

不能看不能看,苏齐民说的不该看的东西,应该就是这个了。

难怪苏齐民说不能抬头。

只是,苏齐民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呢?

山洞里,祭台前的香烛和香也早已燃尽了,剩下几根木棍,苏弥想靠烛火烧断绳子也不可能了。

忽然,一阵风从幽深的山洞里吹来,呜呜地响,好像有鬼在叫。

随即,那两个保镖的手电筒忽然熄灭了。

山洞陷入一片黑暗中。

苏弥:!

苏弥头皮一阵发麻,他不怕黑,但是怕鬼,怕一切神神秘秘飘忽忽的东西。

这荒郊野岭的,只有他一个人,四周又安静得可怕,随时都有可能出现野兽,更别提一洞之内还有两具尸体和一堆白骨。

原本他不相信有邪神的,可刚刚经历的一切,以及那堆白骨好似在跟他说:看我的下场,你还怀疑吗?

呜呜的风声好似也在给那具骷髅配音,如泣如诉,凄惨悲凉。

好恐怖……

苏弥怕得要死,泪流满面,身体紧紧贴着石像缩成一团,抖成筛糠。

他不敢叫出声,怕引来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只能缩起来想办法。

他很害怕,怕就这么死了。

可是……

他不想死。

他还不想死。

他还想上大学,想毕业后找个安稳的工作,然后有一个自己的家。

本能的求生欲爆发,他双手在后面地上胡乱摸摸找找,想寻一块尖锐的石头割断绳子。

终于,他摸到一块有着尖尖棱角的石块,他心里一喜,翻转手掌用那棱角开始割绳子。

绳子很粗,苏弥磨得手心通红,他咬着牙坚持着。

啪,绳子磨断了一小股,苏弥心里一喜,受到鼓舞,更加用力磨。

正在这个时候,苏弥忽然感觉天气好像一下子变冷了,周围的空气阴冷阴冷的,慢慢把他包围。

苏弥打了个抖,双眼警惕地看向周围,可没了手电筒的光,这山洞里黑乎乎的,啥也看不清,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越蹦越快。

快,快断啊!

苏弥加快手里的动作,使劲磨。

忽然,他的鞋子和袜子好像被什么东西拽住被脱了下来,不知什么东西爬上了他的右脚,冰凉,湿滑。

“啊——”

苏弥尖叫一声缩回脚,飞快往一旁挪动,头皮一阵发麻。

是,是什么?!

那种触感,是……蛇吗?

苏弥又惊恐地闭上嘴,不断往旁边挪,他睁大眼盯着那个方向,生怕那蛇被他的叫声吸引过来。

可是没用,很快,那东西又缠了上来。

“啊啊啊——”

苏弥惊恐万分,尖叫着不断往旁边缩。

他缩到山洞角落里,可是双手双脚都被捆住了,行动不便重心不稳,身体没一会儿就往一旁倒了过去。

这次,那冰冰凉凉又湿又滑的东西不仅没被甩脱,还不断往上爬,从他的脚背擦过脚裸,绕着圈儿地钻进他的裤子,飞快缠上他的小腿。

一圈,又一圈,像不断生长的藤蔓,不断往上攀爬……

“不要啊!走开!快走开——”

苏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浑身颤抖着又哭又叫,双腿不断蹬踢,还在地上磨,想把那东西蹭开。

他不断在地上挣扎,光裸的双脚、胳膊、腰侧、背后和大腿传来刺痛,此刻他也顾不上,只想把这东西弄走。

可是甩不开。

怎么甩都甩不开!

苏弥绝望了,自己真的完了。

在这种恐惧中,他忽然又发现了一件事,那缠在他身上的东西好似没有重量,也没有具体的形体,有缠绕感,但是轻飘飘的。

不像是蛇。

那是什么?

轻飘飘又没有重量……

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邪神!

苏弥脑袋里忽然就清楚了。

虽然不知道邪神是什么样的,但此时此刻,他就是无比确信,这东西,它是邪神!

这比蛇更让他恐惧。

刚刚那两个保镖可能就是被祂……

苏弥脑子里已经把传说和现实结合到了一起。

在他愣神的空隙,那东西很快绕上他的大腿,又从裤头里钻出来,以不容抗拒的力量和速度,飞快绕上他的腰腹、胸膛,漫上脖颈……

在那东西爬上他的脸庞时,苏弥再支撑不住,崩溃了。

他要被邪神吃掉了……

他的后颈忽然一阵刺痛,Omega腺体经受不住主人强烈的精神刺激,失控了。

清甜的樱桃梅子酒的香气比刚才更浓了,散逸在空气中。

怡人的清甜里裹着一点点青涩的酸味,还带着点醉人的酒香。

那冰冷的东西一顿,停留在苏弥的脸庞,不一会儿,又拐了个弯,绕上苏弥的脖颈,探到了他的颈后,在他的腺体旁不断碰触。

苏弥整个人都傻了,Omega的腺体是他们最为脆弱的部位,他浑身哆嗦着,求饶的话语脱口而出。

“不要,求求你不要吃掉我,求求你……”

腺体旁边冰凉的触感挥之不去,空气中樱桃梅子酒的香味更加浓郁。

无尽的黑暗中,苏弥感觉自己周身都是冰冷的气息,仿佛来自地狱深渊,刻骨的寒。

他被邪神包围缠绕了起来。

他束手无策。

我马上要死了吗?

苏弥忍不住伤心起来。

他脑子里一乱,不知怎么忽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千零一夜》的故事,抱着最后一线希望试探着说道:“求求你,我不想死。我、我给你讲故事,你不要吃我好不好?”

他的声音太悲伤,带着哭泣的嗓音,软软地哀求着,希望得到邪神的怜悯,放他一条生路。

“我的肉不好吃的,真的不好吃的……”

他颈后的Omega腺体在这极端的绝望恐惧中彻底爆发,浓郁的樱桃梅子酒的气息倾泻而出,醉人的酒香甚至隐隐压倒樱桃和青梅的清甜。

浓厚、醇香。

闻一闻就感觉要醉了。

就在这醉人的香味中,苏弥感觉身上邪神的束缚更紧了,尤其是颈后的部位,他能感觉到,像是有人在他的腺体上深深嗅闻,更有湿滑触感一闪而过。

敏感脆弱的腺体被碰触,苏弥头皮一炸,身体哆嗦了一下,忍不住哼唧了一声。

随即,他听到黑暗中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他的耳边传来。

“你讲,我考虑考虑。”

第3章

这忽然出现的声音让苏弥一愣,连哭泣都忘记了。

刚刚的声音,是邪神在说话吗?

在这个山洞里的活物,除了自己,好像也只有邪神了。

邪神说话了!

等反应过来,苏弥立马惊喜起来。

邪神听到了他的祈求,愿意给他一个机会。

他忽略了颈后的不适,赶紧说道:“您,您喜欢听哪种类型的故事?神话传说?还是童话故事?”

“不对不对,您应该不喜欢童话故事。”苏弥又自己摇头否认,接着说道,“或者您喜欢科幻悬疑类的故事吗?还是爱情故事?”

苏弥小时候没人跟他玩,看过很多书,以前从学校图书馆借,后来有了自己的智脑能上网了,他就看了很多网络小说。

他期待地等着邪神回应,他相信凭他这么多年看过的书和小说,总能让邪神满意的!

苏弥信心满满。

可是……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黑暗中无人应答,只有风声呜鸣。

以及,身上无处不在的冰凉的束缚感,和颈后时不时滑过的气息。

要不是还能感受到这些,苏弥几乎以为刚才那声音是自己产生的幻觉。

邪神仍在他身上。

那些像藤蔓的气息仿佛是活的,很像某些生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