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藏珠 > 第1章 男子举步向前:去看看

第1章 男子举步向前:去看看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藏珠》

作者:云芨

文案:

徐吟做梦都想回到那一年,父亲还是南源刺史,姐姐还没成为妖妃,而她,正忙着招猫逗狗,争闲斗气……

作者自定义标签:重生

楔子

大周新业八年,边陲小镇凉川的一间客栈内,说书人口沫横飞,讲着半年前的旧事。

“义军杀入城来,宫人四散逃命,幽帝独自坐于龙椅,正暗自神伤,忽然有一美人盛妆而来,不由惊呆,徐贵妃竟然没走!”

“却见徐贵妃行至近前,牵住他的衣袖,哀声问:‘陛下不要臣妾了吗?’幽帝又是酸楚,又是爱怜,回道:‘朕怎会不要爱妃?只是亡国在即,朕不想连累于你。爱妃且回去吧,那昭国公号称仁义之师,必不会伤害于你……’”

“徐贵妃却道:‘陛下莫要再说,昔日臣妾曾立誓与陛下同生共死,如今臣妾便是来兑现承诺的。”

“……二人共赴荧台,在这座为贵妃所建的高台上,如往日一般饮酒作乐,身影逐渐被大火吞没……”

说书人将亡国帝妃的故事讲得哀切动人,有客人听罢,感叹道:“一代佳人,就此香消玉殒,真是可怜可叹!”

此言立刻遭到反对:“有什么可怜的,这妖妃自焚而死便宜她了!若非她魅惑君上,大周何至于亡国?”

前头那位客人辩道:“话不是这么说。治国之策,出自皇帝与臣工之手,与后宫妇人何干?”

此人却愤愤不平:“你别忘了,她不止亡过一个。徐氏初嫁东江王,若非她与其妹挑拨离间,东江王也不会与朝廷生隙,以至于李氏灭族!其妹更是狠辣,因意外毁了容貌,迁怒东江王,杀了人还不够,竟还拖出来鞭尸。此等毒妇,不死天理难容!”

这段过往,没多少人知道内情,众人不禁好奇心大起。

“徐氏初为东江王侧妃,这事我知道,不过东江王之死,竟与她们姐妹有关?”

“徐氏之妹,便是那位明珠郡主吧?甚少听说她的事,原来竟是这般狠毒的女子?”

众人这般反应,此人大为振奋,当即绘声绘色,说起徐氏姐妹在东江的行径。

什么设计陷害正妃,毒杀王府子嗣,馋言挑拨属臣,眼见事败,转头出卖东江王等等。李氏灭族之日,徐氏进宫为妃,还为其妹讨得郡主封号,姐妹俩踏着累累尸骨,风光无限,简直人神共愤。

滔滔不绝之际,忽听座中传出一声轻笑,似有嘲弄之意。

此人说得兴起,当即不悦:“谁在笑?”

大家将目光投到角落,那桌主位上的男子斗笠压得很低,遮去大半张脸,只看到嘴角上扬,似乎就是他笑的。

众目睽睽之下,男子连头都没抬,自顾自饮酒。他身旁一名文士含笑回道:“没什么,我家公子想笑就笑了。”

这话拆台的意味太浓,此人瞪过去:“在下说的好好的,贵家公子忽然出声,莫非觉得哪里说错了?”大有说不上来就道歉的意思。

他不依不饶,文士转头看了眼,见自家公子没有阻止,就站起来拱了拱手,准备真正拆一回台。

“阁下说的很精彩,只是鄙人昔日恰巧到过东江,所知似有出入。”

“哦?哪里有出入?”

文士展开折扇,说道:“其一,徐贵妃之父乃是已故南源刺史徐焕,他膝下只有二女,曾有意留长女招婿继承家业,连人选都定好了。这好端端的,徐氏如何就成了东江王的侧妃?”

听众里,有人忍不住:“到底为何?”

文士笑了笑:“因为,徐氏姐妹早有美名,那东江王李达觊觎已久,趁着徐焕亡故之际,强讨了去。纳了姐姐,还意图染指妹妹,逼得其妹自毁容貌,才得以存身。”

不等众人吃惊完,他马上接下去:“其二,李氏灭族,则是因为东江王有了不臣之心。诸位别忘了,原来的东江王世子另有其人,这位东江王乃是谋害了兄长承的爵。他狼子野心,早就叫幽帝猜忌了。大军征伐之事,岂是后宅能左右的?莫要把戏文当真。这位先生,你说是不是?”

被他点到,说书人呵呵笑了笑,不好意思地道:“帝妃自焚是真,但故事是小可编的,诸位客官听了欢喜,我也好讨个赏钱。”

众人哄了一声,说笑起来。

“原来是假的,我说呢,怎的连他们说什么话都知道,像躲在床底下似的。”

“可不是?我寻思着先生也没离开过凉川啊!”

说了几句,话题又拐回来。

“照这么说,徐贵妃也是可怜,失了父亲庇护,先被东江王强占,又叫幽帝夺了去。”

“东江王逼得姑娘家自毁容貌,怪不得要鞭他的尸!”

“姐妹俩无依无靠,偏又有着绝世美貌,定然吃了不少苦……”

那人眼见被抢了风头,叫道:“你们别听他胡说,他只是到过东江,我可是东江人,怎么可能没他清楚?”

这话拉回了众人的注意力。

文士笑了一声:“不错,阁下非但是东江人,还是已故东江王妃魏氏的族人。自得了徐氏,东江王便冷落正妃,慢待魏氏,你们深恨徐氏姐妹,把亡国灭族的罪名推到她们头上,也是可以理解的。”

听得这话,此人面露惊慌:“你、你怎么知道……”

文士指了指他腰间:“想来你还惦记着昔日的荣光,家徽都舍不得收起来。”

此人没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居然还有人认出魏氏家徽,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原来你是魏家的人,这么说,什么毒害正妃,残害子嗣的话,也未必可信了?”

“害你们魏家的,应该是东江王才对,何必迁怒两个弱女子?”

“就是就是。”

这人还想争辩,可已经没人听他了,最后恼羞成怒,愤而回房。

没有人在乎他的离开,众人意犹未尽,又问说书人:“你既编得出故事,可见对徐家略有所知。徐氏如何被东江王所得,也编来听听。”

说书人笑着拱手,说道:“诸位既然想听,那就讲一讲。说起徐氏,还要提一个人。此人出身寒门,却才华过人,得徐焕青眼,收入门下……姓方,名翼……”

……

楼上的客房里,有人捏着胡子点评:“这人说话倒也公允,看来世上也不全是有眼无珠之人。”

他说话腔调颇为奇怪,比寻常男子尖细,却又没有女子的柔和,就像是……太监。

话音才落,就被人嘲笑了:“老余,别再摸你那胡子了,等会儿掉光了可长不出来。”

老余狠狠瞪了他一眼,气哼哼向窗边的人告状:“三小姐,你看他!”

那边坐着个身段婀娜的女子,半张脸覆着面具,另外半张隐在阴影里,看不清模样。

她没搭腔,垂着眼皮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余收了笑,轻声问:“怎么了?他们有问题?”

女子摇头,声音低柔:“没有,只是觉得那人有点眼熟。”

“谁?”

“那个公子。”

老余回忆,那位文士口中的公子,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只笑了一声。脸又遮得严实,穿着就像个普通的江湖人,根本看不出来历。

“三小姐……”

窗户忽然被轻轻敲响,另一个年轻人眼睛一亮,几步过去打开窗,一个精瘦的汉子猴儿似的钻进来。

“怎样?”他问。

那汉子抹了把脸,回道:“弄清楚了,他就睡在南边第二个房间。”

老余正要说话,女子已经站了起来,干脆利落摘下墙上的长弓:“走!”

于是三人默不作声揣好家当,一一跟着她翻窗出去。

凉川驿就在近旁,客栈那些人并不知道,今晚歇在这里的,就有一个故事里的人物。

方翼,寒门出身,少有才名。初为南源司马,刺史徐焕过世后,代履其职。其后幽帝登基,天下纷乱四起,先靠东江王,再投昭国公。

如今天下十几路反王,死的死,败的败,大部分销声匿迹,昭国公俨然下一代共主。方翼正是春风得意之时,也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这边陲之地。

探听消息的汉子说:“他们来追杀一个人,奉的是昭国公世子的命。”

老余啧啧道:“如今正是昭国公称帝的关键时期,能让昭国公世子分心,这个人一定不得了。”

不过也就这么一说,这事他们不感兴趣。

方翼要杀谁无所谓,他们只要方翼死。

四人到时,凉川驿安安静静,只有熟睡的鼾声。

精瘦汉子和年轻人分头行事,很快火光四起,烧红了半边天。

驿卒出来喊人,客栈里大家纷纷跑出来看热闹。

“哪里走水了?好像是驿站?”

有人庆幸不已:“我们原本想住驿站,但是来了个大官,把别人都赶出来了。幸好啊,不然这会儿被烧的就是我们了。”

“这么说,只有那个大官被烧了?”

“好像是……”

“可真是活该……”

人群里,有人盯着驿站方向,神情变幻不定。

文士轻声:“公子?”

男子举步向前:“去看看。”

离驿站数十步,他忽然停住脚步。

文士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不由屏住呼吸。

废弃的城墙上,有人长弓在手,有如一只等待的猎鹰。

驿站里的人被吵醒,发现着火,急忙跑了出来。

那人找到了什么,手一松,利箭破空而去。

目标应声而倒。

“方大人!方大人!”护卫喊了几声,却没得到回应。

“三小姐!”老余激动地喊,“中了,中了!”

女子跃下城墙:“走。”

周围火光热烈,院子里已经空无一人。

女子走到尸体旁,蹲下身去探鼻息。

这时,尸体突然暴起,恰巧一根着火的柱子掉下来,女子无处可退,被他抓住脖子。

老余大惊,想要救援,却让柱子挡住,喊了一声:“三小姐!”

女子受制于人,却无惧色,只冷冷道:“方翼,你的死期到了。”

方翼口鼻溢血,英俊的面容扭曲如恶鬼,既惊且怒:“徐吟,没想到你还活着!”

“你都没死,我怎么能死?”她微微笑着,“我得送你去黄泉给姐姐谢罪啊!”

“那你也休想活着!”

女子笑出声来:“我本来就活不了,我身上的金蚕蛊毒,不就是你下的吗?你给我下毒,逼迫姐姐进东江王府,叫她受尽苦楚。怎么,装纯良装得自己都忘了?”

方翼瞳孔一缩:“你……”

“就算今日不死,我也不过多活一年半载,能在死前让你失去梦寐以求的远大前程,我可太开心了!”

说罢,她拔出袖子里的匕首,向后斩去。

……

火光中,她摸了摸脖子,似乎流了好多血。

原来姐姐死之前,是这样的感觉。没关系,她们姐妹终于能在九泉下相逢了。

眼睛闭上之前,她好像看到有人破开火光冲进来。

“徐吟!徐吟!”

这是谁?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她想睁开眼,可已经没有力气了,就这样慢慢坠入黑暗。

第1章旧梦

“轰隆——”一声闷雷炸响,徐吟倏然睁开眼睛。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紧接着,有人温柔地抱住她,一边轻轻拍着后背,一边哄道:“阿吟别怕,打雷而已。”

徐吟有些迟疑,这个声音是……

“姐姐?”她带着几分不确定地说道。

很快她得到了回应:“嗯。睡糊涂了吧?才丑时,再睡两个时辰不迟。”

徐吟带着茫然躺下去,幽暗的光线里,看到姐姐替她掖好被角,躺到身边。

都说人死前会回光返照,看见最期望的事,那现在这个,大概就是她心里最美的梦吧?

天青色的帐幔轻轻垂落,上面的虫草绣纹栩栩如生。鼻端传来栀子花的甜香,漫漫然将整个人淹没。

徐吟想起来了,这是在南源的时候,父亲还做着刺史,姐姐仍待字闺中,她记忆里最幸福的时光。

她的屋外种了一株栀子树,每到开花的季节,那种甜得腻人的香气,能霸占整个曲水阁。

就像她的少女时期,自由自在,浪漫热烈。

“睡不着吗?”姐姐徐思转过身来,面对着她。

徐吟看着眼前的姐姐,娇艳的面容,清亮的眼神,是十六岁青春明媚的模样,而不是后来那个雍容华贵,却满眼苍凉的徐贵妃。

“姐姐。”她呢喃着抱过去,“我好想你啊……”

义军破城的那一天,她赶去荧台,却迟了一刻。

那里已经燃起漫天大火,烈焰中,姐姐冲她喊:“阿吟,快走!你要活下去,你要替姐姐活下去!”

那是她们最后一次见面,算起来,已经过了大半年。

她们姐妹俩,从来没有分开这么长时间。

父亲去世后,姐姐被迫远嫁东江,方翼本不想放她走,可姐姐以死相逼,终于带她一起离开。

在东江王府,姐妹俩熬过后宅看不见的刀光剑影,却再一次面临威胁。

再后来,姐姐入宫,她也跟了去。

十年来形影不离,直到死亡分开了她们。

徐思有些糊涂,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想了想,大概是近来府里气氛太沉闷了,便柔声安慰:“没事,有姐姐在呢!”

轻轻的拍抚,让徐吟的情绪缓和下来。

她终于察觉到了异常。

眼前的怀抱太真实了,肌肤的触感与独特的体香,都和记忆里毫无二致。

这世上有这么真实的梦吗?

却听徐思慢慢说道:“你别怕,父亲一定会醒过来的,季总管已经派人去寻访名医了。听说雍城有位姓黄的大夫,曾经做过御医,因为脾气耿直,得罪了权贵,一气之下辞官回了乡。他医术高超,曾经治愈过脑疾,一定有办法让父亲醒来的。”

徐吟有些发怔。

那位黄大夫她记得,当初父亲坠马陷入昏迷,看遍名医都不管用,卧床的最后时刻,他们曾经对他抱有很大的期待。可是这位黄大夫还没来,父亲就突然发病去世了。

所以说,这是父亲去世的前一刻?

为什么会梦见这个时刻呢?那是她最不想回忆的事呀!

想什么来什么,外头忽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静夜里惊得人心口一跳。

值夜的婆子去应门,不多时,姐姐的贴身侍婢夏至急匆匆进来,脸色煞白,甚至忘了禀报。

“小姐,三小姐,季总管请你们快去正院!”

这个快字,透着非一般的紧急。徐思连忙坐起,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夏至一边指使丫头拿出姐妹俩的衣裳,一边答道:“似乎是大人的病情有变。”

徐思不再说话了,飞快地换好衣裳,梳了个简单的发髻,便去拉徐吟的手:“走,我们去看父亲。”

徐吟整个人还是懵的,稀里糊涂地让丫鬟伺候着换好衣裳,被徐思拉出了院子。

正值五月,天气本就炎热,偏偏今日光打雷不下雨,越发闷得不行。

徐思拉着她的手,很快汗津津的。

但她顾不上,拉着徐吟埋头走路,恨不得立刻赶到正院。

丫头提着灯笼,在前头带路,徐吟一路看着熟悉的景象,奇怪的感觉更浓。

这景物也太细致了,死前的梦,原来这么逼真的吗?简直和时光倒流一样。

正院到了。

半夜时分,里里外外却站了很多人。

她们一到,就被人迎了进去:“大小姐,三小姐!”

徐吟看着这些脸庞,一张张如此鲜活。

门口站的是护卫,他们一直保护着父亲的安全。廊下守着的是小厮,主要伺候父亲的起居。还有刺史府的诸多僚属……

生动得像真人一样。

徐思拉着她,跌跌撞撞进了门。

看到床上躺着的人,她喊了一声:“父亲!”便扑到床前。

徐吟跟着她,跌在脚踏上,膝盖疼了一下。

这疼痛感也是这般真实。

徐思抬头问:“季总管,父亲怎么了?”

床前站的中年男人叫季经,是父亲出仕第一天起,就跟在身边的心腹。

徐家并非豪族,南源的一切,都是父亲亲手打拼出来的,这里头有季经的一份功劳。可后来方翼得势,季经就死了。

此时此刻,季经满脸悲痛,说道:“大人忽然抽搐呕血,止都止不住,大夫说……怕是不成了。”

徐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