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万人迷海王小师弟只想守男德 > 第1章 杀了桃卿、抽出他的元神还不算完

第1章 杀了桃卿、抽出他的元神还不算完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万人迷小师弟只想守男德

作者:啾咪啾咪兔

文案:

作为合欢宫最美貌的小师弟,桃卿是个不折不扣的万人迷,爱慕者多如过江之鲫,但由于他太受欢迎且过于海王,最终被求而不得的病娇鬼修大卸八块了。

桃卿死后神魂不散,意外得知原来自己生活在一本修真小说里,他是个出场不到三章的炮灰,并且:

被他坐在腿上喂酒的清俊剑修是未来的剑仙男二;

侍奉过他的美少年奴隶是未来的魔尊男三;

对他爱而不得的病娇鬼修是血祭三界的疯子大反派;

任他抱住撒娇的温柔师尊是修无情道的超级加倍疯子大反派。

而本文男主,那个风华清靡、姿貌高绝的道门第一天才,也被他趁人之危轻薄过。当时他把男主亲了又亲,还眉眼弯弯地表示欢迎男主日后找他报仇。

桃卿:……

幸好他已经死了。

可下一秒,桃卿就重生了。

刚好重生回他强吻男主的那晚,一句“你若不来找我,我会夜夜思念你”仍在静室中余音缭绕——

桃卿连夜背着全副身家跑路了。

-

为了保命,桃卿诚心悔过,成了男德代言人,鱼塘的鱼统统放生,合欢功法束之高阁,穿衣打扮朴素保守,风花雪月一概不知,一口一个“贞洁就是男人最好的嫁妆”。

可被他放生的鱼居然全都不干了,争抢着要与他结为道侣。

就连男主,也在深夜走进了桃卿的房间,将他逼上床榻,问桃卿有没有夜夜思念他——

曾经的海王桃卿又馋又怕,不争气地哭了。

呜呜,好要命,男主他们怎么比他更不守男德啊!

1.万人迷主受,1v1,双洁,不炒股,攻是裴之涣(原著男主),前期走万人迷路线,攻和男配戏份端水,中后期攻戏份越来越多,走向1v1

2.境界划分: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大乘-渡劫-飞升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甜文穿书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桃卿┃配角:裴之涣┃其它:

一句话简介:小师弟:可是他们都太爱我了

立意:以真心换真心的感情是最珍贵的

vip强推奖章

合欢宫小师弟桃卿天生貌美多情,爱慕者众多,不幸被爱而不得的鬼修杀死。他死后元神不灭,意外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仙侠小说,而他是书中的短命炮灰。重生后,为了从鬼修手中保住性命,桃卿严于律己,恪守道德,想要与书中的主要角色们断绝一切关系,却反倒吸引了他们的注意,与他们的牵扯越来越深。

本文剧情紧凑精彩,角色性格生动真实,情感细腻动人,文笔优美流畅,又不失轻松与幽默,是值得一读的感情类小说佳作。

第1章

重台界,灵照鬼城。

这是一座巍峨阴森的城池,常年被浓郁的鬼气笼罩着,暗无天日。

死寂的街道两旁,房屋皆通体乌黑,屋檐下挂着成串的纸钱与招魂铃,少有人影走动。

天幕阴沉黯淡,落下绵绵细雨,一道金色流光蓦地从雨中划过,势若流星地分开雨幕,煞是绚丽夺目。

只是未过多久,流光便暗了下去,驾驭法宝之人灵力耗尽,支撑不住,与法宝一同自天上跌落,狼狈地摔进了雨水里。

“呼……呼……”

桃卿喘着气,强忍浑身的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双足赤裸地向着城门去。

他绮丽清艳的面容毫无血色,身上只穿着薄薄的中衣,布料被雨水浸透,勾勒出了纤细的腰身。

出逃之时他太匆忙了,还在睡着,便被庄宴叫醒,衣服和鞋袜都来不及穿,只拿上须弥戒指就跑了出来。

庄宴叫他逃,只要逃出鬼城就不会死了,可鬼城太大了,桃卿驾驭法宝飞行一夜,直到灵力耗空,仍旧不曾看到鬼城的边缘。

桃卿很绝望,他知道自己逃不出去了。

没有了灵力的他与凡人无异,他从小怕疼怕累,说什么都不肯锻体,合欢宫对弟子们的约束本就不严,师尊与师兄师姐们又素来疼他,见他不愿就从不曾逼迫,现在他再后悔已经太迟了。

果然,他对自己预估得一点不错,没一会就用尽了气力,更糟的是路上翘起的青石板割伤了他的脚底,渗出许多血,每走一步就落下一个淡淡的血脚印,疼得钻心。

“轰隆——”

伴随着闪电,一阵滚滚雷声作响,雨势骤然急促。

桃卿跌了一跤,掌心和双膝全都磨出血痕,他身心俱疲,摇摇晃晃地爬起来,委屈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可他不敢停,追杀他的人随时可能出现,一旦被追上他就会死。

“啪嗒、啪嗒……”

一阵脚步声传入桃卿的耳畔,在雨声中也显得那般鲜明,他的脊背瞬间僵直了。

怕什么来什么,他惊恐地抬起眼眸,庄宴的身影便映入了他的眼底。

绵密昏暗的雨幕中,庄宴朝桃卿走来。

他一身红衣,鹄峙鸾停,神仪风流,妖异俊美的眉眼噙着淡淡笑意。

那双修长的手空荡荡的,并未撑伞,雨丝却沾衣不湿。

“卿卿。”他唤道。

桃卿惨白着一张脸,身体颤抖起来,几不成音地回应:“宴……宴哥哥……”

庄宴垂下视线,看到他一身的伤,笑意淡去,轻叹一声,上前握住桃卿的手,拨开他湿漉漉的黑发,柔声问:“怎么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桃卿惊吓得直往后缩,可他越是后退,庄宴就越逼近一步,到最后一把将他抱在怀里,手箍得很紧:“别逃了。”

“宴哥哥,”桃卿哀求他,“别杀我,求你,我不想死。”

叫他逃的人是庄宴,要杀他的人也是庄宴。

他认识庄宴这么久,一直知晓他性情喜怒无常,发起疯时甚至称得上残暴,可他从未设想过有朝一日庄宴竟然连他也要杀。

可是为什么,他哪里得罪庄宴了,他为什么要杀他?

桃卿完全不清楚庄宴对他的杀意从何处而来,明明前一刻他们还睡在同一张床上,他滚到庄宴怀里撒娇,就听到庄宴说:“我想杀了你,卿卿,所以快逃吧,趁我忍不住动手之前,只要你逃出鬼城,我就不会追你了。”

桃卿以为他在说笑,不满又娇憨地抱怨:“这个笑话可不好笑,你——”

明亮的寒光闪过,他胸前的一缕黑发被削了下来,庄宴毫无笑意,声音平静得瘆人。

“这样,你还当我是说笑吗?”

于是桃卿逃出来了。

他逃了一夜,却仍是徒劳,如今还是落入到庄宴的手中。

水珠顺着漆黑的屋檐不停滴落。

面对桃卿的哀求,庄宴无动于衷,他抱着桃卿坐在屋檐下,轻抚他纤瘦的背脊。

“你受了这么多伤,很疼吧?”他道,“我果然不该放你逃,只要让你在梦中死去,你不会感到疼的。”

他语气缱绻,与往常别无二致,指尖却点住桃卿的眉心,他抽人元神时都是这般手法。

“我不懂……”桃卿流下泪,绝望地看着他,“你为什么要杀我?”

庄宴一笑,只字未言,抽出了桃卿体内的元神。

柔软的身体倒在庄宴怀中,被他稳稳地接住。

杀了桃卿、抽出他的元神还不算完,庄宴又将淡白色的元神递到唇边,脖颈微扬,一口吞了下去。

只是未过多久,庄宴变了脸色。

他发现自己吃下去的不是桃卿的神魂。

“卿卿?”

庄宴倏地站了起来,神识瞬间荡开遍布整座灵照鬼城,却搜不到桃卿的元神。

“卿卿!”

庄宴无法保持自己的冷静了,神色惊慌失措,甚至是恐惧的,抱起桃卿的身体,发疯似的在鬼城中四处奔走:“你的元神会散的,别躲着我,快出来!”

可找不到,到处都找不到。

他把他的卿卿弄丢了。

——

彼时桃卿真正的元神已经逃出了鬼城。现在他万分庆幸自己还带着师尊赠给他的保命法宝,哪怕肉身已毁,元神还能被法宝送回合欢宫。

在法宝中,四周都黑漆漆的,桃卿保持着半透明的神魂之体,怔忪地望着无边的黑暗,到底忍不住红了眼睛。

他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杀他的人还是他最好的朋友……以后他再也见不到疼爱他的师兄师姐们了,更无法报答师尊对他的教诲之恩……

虚弱的元神没什么灵力,桃卿越想越伤心,哭了半天,抱着膝盖蜷缩起来,浑浑噩噩地睡着了。

待到他醒来时,四周还是熟悉的黑暗,唯有一处不同,散发出了流光溢彩的灵光。

那是……法宝的出口吗?

桃卿揉揉哭肿的眼睛,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才靠近,灵光就柔和地把他笼罩在了光中,刹那间,他的神识中涌入了许多东西。

这居然是……天道?

桃卿睁大眼睛,吃惊得忘记了悲伤。这道灵光竟是传说中虚无缥缈的天道,而更让他吃惊的是天道蕴含的信息,原来他的世界只是一本小说。

这本小说名为《魔圣》,讲的是主角裴之涣如何证道长生、飞升成仙的故事。

裴之涣?

桃卿愣了一下,他当然听说过这位大名鼎鼎的紫霄派首徒、云河老祖的亲传弟子,先天道体,十年金丹、三十年结婴在即,被誉为众生界的道门第一天才。

无数光环加身,果真担得起主角的名号。

所以……当年那个被他轻薄了一夜的裴之涣,真的就是他们这个世界的天道之子?

——是的,桃卿不仅听说过裴之涣,甚至还见过他,与他有过一场亲昵。

彼时裴之涣修道时日尚短,只有筑基修为,而他仗着自己是金丹期的前辈,裴之涣又中了蛇毒无法使用灵力,他就借着清蛇毒的名义,把裴之涣按在床上亲了许久……

回想起那个如清风明月般的年轻人被他吻得浅浅喘息、无法自抑的模样,桃卿先是本能地心神微荡,旋即僵住了身体。

该不会……该不会他之所以被庄宴杀了,就是因为他轻薄了天道之子,这是天道给他的报应吧?

桃卿一阵心惊肉跳。他对那一夜记忆犹新,只因裴之涣生得太好,人似琳琅珠玉,丰神秀逸、仙姿佚貌,他见了没能把持住,撩拨得太过了。

他吻上裴之涣的唇瓣,起初裴之涣神色淡漠,但随着亲吻的加深,他的呼吸起了变化,皱起好看的眉,偏头躲避着亲吻。

看到裴之涣抗拒的样子,桃卿反而更开心了,他向来讨厌仙修目下无尘的清高劲,不是瞧不起魔修吗?可现在糟蹋你的就是魔修啊。

他掰正裴之涣的下颌,亲得更为投入,饶是裴之涣再如何清心寡欲,也终究是人,不免被他吻得情动,手死死地扣住他的后腰,把他掐得生疼。

桃卿痛得冒泪花,秉承着绝不吃亏的原则,咬了裴之涣的脖子,狠得牙印渗血,又扒开裴之涣的道袍,在他肩头上也留了两枚。

能把紫霄派声名鹊起的大天才糟蹋成这样,他得意极了,甚至尤嫌不足,故意火上浇油地说:“裴道友,我想你也清楚,其实替你解蛇毒并非一定要用这种法子,是我喜欢你,才故意亲你的。”

他慢条斯理地舔过裴之涣的唇瓣,笑得眉眼弯弯。

“若是道友心中恼恨我,大可以去合欢宫找我报仇。我素来清寂,只盼着见你,你若不来找我,我会夜夜思念你。”

……

现在想想,或许他被庄宴杀了也不是坏事,得罪了天道之子还能有什么活路?有朝一日裴之涣真来找他寻仇,他身死道消不说,说不准整个合欢宫都要被他连累了。

桃卿摸摸心口。还好还好,幸亏他已经死了,死得并不痛苦,元神也没受到损伤,还有转世重修的机会,否则被裴之涣抓回去磋磨,那就……

他心念才起,灵光忽然闪烁不定,似流水般蔓延开来,淹没了他的视线,将他整个人笼罩在了光中。

怎么回事,是他的元神被师尊从法宝中取出来了吗?

待耀眼的灵光退去后,桃卿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映入他视线中的并非合欢宫的大殿或是他师尊的洞天,更不是他自己的洞府,而是一间简陋又陌生的石室。

但诡异的是,这份陌生中还带着一丝熟悉,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桃卿才稍微动了动,突然听到身下传来了很轻的闷哼,带着一丝喑哑,呼吸发沉,如若在隐忍着什么。

他吓了一跳,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靠着一具温热的身躯,一低头,便对上了一双极漂亮的眼睛,眼尾泛着微红,原本淡泊幽静的目光变得支离破碎的,取而代之的是交织在一起的欲念、怒火与厌恶。

桃卿听到自己的声音正在静谧的石室中回荡着。

“你若不来找我,我会夜夜思念你……”

思念你……

你……

他柔美的面容蓦地褪去了血色。

第2章

他……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轻薄裴之涣的那一夜?

桃卿目露茫然之色,尚未想明白,就被身下之人狠狠推开了。

他不曾防备,七荤八素地跌在地上,距离拉开后,才得以看清那人的样貌,真的是裴之涣。

裴之涣本是玉树琼枝、淡泊高远,如昙花般静美,可被桃卿一番作弄后,他俊美的面容泛起绯红,衣衫凌乱,玉冠倾斜,黑发垂落于肩,洁白的道袍衣襟大敞,侧颈与肩上的齿痕分外醒目,便多了仙人破戒般的妖艳之姿。

他从石床坐了起来,沉默地擦着鲜红的唇,扶正玉冠,理好道袍,自始至终没有再看桃卿一眼,仿佛他是什么肮脏不堪的东西。

若是上辈子的桃卿见了他这模样,只会故意挑衅一句「裴道友的滋味可真是不错」,但现在他不敢了,甚至满怀不安,因为他意识到这不是幻觉,而是真的回到了过去。

当他将神识沉入到识海之中时,发觉其内竟流光溢彩,原来是因为他参悟了天道,天道与他的神识融为一体,才能时光倒转,复生回这一夜。

按理说他应当高兴的——如今离他被杀还有二十多年,只要从此疏远庄宴,便能避开未来的死局,可来都来了,为什么就不能再早重生一晚?现在他已经把裴之涣彻底得罪了……

桃卿欲哭无泪,坐在地上半晌未动,或许是他的沉默显得太过反常,裴之涣微微转头看了他一眼。

他眸若点漆,更显得目光冰冷幽深,桃卿被他看他发毛,几乎是立刻脱口而出:“对不起,裴道友,我并非有意轻慢你!”

得知裴之涣是天道之子,桃卿哪里还敢在他面前嚣张,更不敢以救命恩人的身份自居,想起自己先前的趾高气扬,他内心只剩悔恨,为什么要得罪裴之涣啊。

“你……你听我解释。”

桃卿期期艾艾地对裴之涣说:“方才我说我是故意亲你的,只是玩笑之言,你不要当真。”

“我对你没有任何觊觎之心,只是想为你清除蛇毒,藏云蛇的蛇毒对仙修而言毒性很强,但对魔修颇有裨益,我帮你也是为了帮我自己。”

裴之涣没有作声,因他体内的蛇毒尚未完全解开,他不能开口说话,也不能使用灵力。

可他冷漠的表情分明在告诉桃卿,他根本不相信桃卿的这套说辞——亲都亲了,再说自己没有觊觎之心,傻子才会信。

桃卿想哭,他也知道自己的辩解很是苍白无力,可能怎么办呢,不说下去裴之涣更饶不了他。

“我是有过错,理当向你道歉,可亲你确实是我情难自禁,你……你这么好看,谁见了能不动容?便是我也不例外。”

桃卿可怜地望着他,眼睛微红,像只怯弱的幼兔。

他生得极美貌,将哭未哭时好似海棠着雨,饶是木人也要软下心肠,只是很可惜,裴之涣比木人更不解风情,不曾收敛身上丝毫的寒意。

桃卿继续哀求:“裴道友,我是做得不对,但至少救了你的性命,世人皆知道友为人雅量豁然,看在我救你的份上,你能不能不要怪我了?”

说着,他忙从须弥戒指里取出几件法器,并上许多灵石和丹药,摆在石床上,摞成了金灿灿的一堆。

“这些是我送给道友的赔礼,先前多有冒犯之处,还望你海涵。”

桃卿小心翼翼地说:“日后有什么需要,道友可以随时去合——嗯,托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