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想入非非 > 第1章 季屿霄紧随其后

第1章 季屿霄紧随其后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子非鱼

作者:林盎司

文案

“我知道他虚伪狡诈、表里不一、心狠手辣、自私任性、占有欲强,可这并不妨碍我喜欢他。”——林非

*

《蔷薇花下》作为年度最热言情文,人气最高的红白大战不是女主和女配,而是两个男配。

白月光林非是女主暗恋多年的校园男神,高冷淡漠,英俊贵气,目无下尘,成绩优异,不仅常年稳坐年级第一的宝座,最后更是创业成功,成为福布斯常客,是女主心里永恒的月亮。

朱砂痣季乐鱼是追求女主却不得的阴鸷反派,心狠手辣,表里不一,笑里藏刀,疯起来谁也拦不住,尤其是他身后还有个财力雄厚的季氏集团,更让他无法无天,嚣张跋扈,最后成了女主心里的蚊子血。

宋蔷重生回高中时代,决定这一次见到季乐鱼一定要拔腿就跑,再也不给他任何靠近自己的机会。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跑,就看到了季乐鱼身边站着的林非。

他们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回家,一起参加课外活动。

宋蔷甚至看到季乐鱼拽着林非的领子去亲他。

宋蔷:!!!放开她男神!!

她正准备冲过去,却惊讶的看到她男神低下了头,在季乐鱼的唇上亲了一下。

宋蔷:????

说好的高冷无情,薄情冷性呢?!

男神你这是什么情况?!

宋蔷小心翼翼,暗中观察,却惊恐的发现她曾经的追求者和她曾经追求的人在一起了!

她的白月光和她的蚊子血在一起了!

宋蔷:……这世界好像有点不对啊。

*

宋蔷确定林非和季乐鱼在一起了,她不想自己的男神受到伤害,悄悄提醒林非道:“你知道吗,他根本没有你以为的那么乖巧可爱,他比你以为的复杂多了!”

林非的语调一如既往的平静:“我知道。”

“我知道他虚伪狡诈、表里不一、心狠手辣、自私任性、占有欲强,可这并不妨碍我喜欢他。”

“在我这里,他就是最乖最可爱的。”

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从六岁起,林非就知道季乐鱼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可他爱的就是这样不完美却在他心里无可替代的季乐鱼。

*

季乐鱼靠着林非坐下,脑袋在他的肩上乱蹭,撒娇道,“你哄哄我嘛。”

林非放下书,转头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又摸了摸他的头发,“乖。”

季乐鱼抱紧了他,宛如收了刺的玫瑰。

——灼眼灿烂,却只为一个人绽放。

他是他的底线,他是他的情衷。

林非攻,季乐鱼受

文案第一句话句式结构化用《面纱》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情有独钟甜文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乐鱼,林非┃配角:林洛清,季屿霄┃其它:【林盎司】,甜宠,《我给反派当爸爸》

一句话简介:他是他的底线,他是他的情衷

立意: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靠近更好的人,从而成长为更好的人

第1章

九月的下午,鸣蝉裹挟着燥热,还未消散的暑气和着草木的芳香,肆意的蒸腾在城市的每个角落。

窗外很是寂静,偶尔有飞鸟飞过,带起枝丫的晃动,又迅速平静下来。

季乐鱼坐在飘窗上,歪着头,看着窗外的景色。

阳光顺着他的下颌线游走,给他的脸上镀上了薄薄的金色,让他本就如画般精美的面容更显朦胧昳丽,漂亮的不似凡人。

施旗看着视频里的人,不自觉再次感叹起来:这颜值,也就是季乐鱼不想出道,不然这娱乐圈的顶流早就该换人了。

“所以你到底出不出来啊?”施旗问道。

季乐鱼低眸看了他一眼,语气淡淡的,“出去干什么?”

“当然是玩了,你是不知道,32中那个篮球队长,上次不是和咱们在体育场遇到打了一场球嘛,之后一直缠着我要你的电话号码,今天这球赛,还是他主动提出来的呢。”

季乐鱼冷漠的“哦”了一声,“不去。”

“那唱歌呢?好久没有唱歌了。”

“无聊。”

“剧本杀呢?你上次不是对这个挺感兴趣的。”

“没劲儿。”

“密室逃脱?之前你不是说想玩一次恐怖密室?”

季乐鱼:……

季乐鱼眼里满是嫌弃,“我哥都不在我和你们玩什么恐怖密室?”

他想玩恐怖密室纯粹是想吓吓林非,看看林非有没有“子承父业”沿袭到林洛清怕鬼的优良传统,如果有,他就可以一雪前耻,在林非面前站起来,如果没有,他也能走在林非身边,享受林非的照顾。

现在林非不在,就他们几个,那有什么可玩的。

“你自己去吧。”

施旗:……

“你哥这真的只是自己一个人走了?”施旗忍不住发出了灵魂的疑问,“没带走个什么三魂七魄,比如你的灵魂?”

季乐鱼:……

“我只是懒得动。”季乐鱼狡辩道。

“那是,你哥走了,你的魂都没了,可不是懒得动嘛。”施旗笑嘻嘻的,说话间就唱了起来,“你要往哪走,把我灵魂也带走,它为你着了魔,留着有什么用~用~啊用~”

季乐鱼瞬间恼羞成怒,“闭嘴吧你,唱的什么鬼玩意儿,难听死了。”

“这难道不是唱出了你的心声?”施旗凑近镜头,“要不要我去给学神发个微信,让他早点回来,好拯救你这颗孤独寂寞冷的心~”

“你少骚扰他!”季乐鱼瞪了他一眼。

“是是是,”施旗无奈点头,“我们都是骚扰,只有你,是爱的交流,是心的呼唤,是对的人遇上对的事,我懂,我太懂了。”

季乐鱼:……他怎么话这么多呢?

一天到晚就他有嘴,叭叭的!

季乐鱼抬起手指,直接挂断了视频通话。

施旗看着他这恼羞成怒的举动,笑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给他发了条微信过去:【放心,我等凡人,怎么好意思去打扰学神呢,你就继续当你的望哥石吧,兄弟我出门浪出去。】

季乐鱼冷笑一声:【别把你腿浪断了。】

发完,季乐鱼收起手机,靠在飘窗上。

阳光隔着玻璃晒在他的身上,暖融融的,让人有些困倦。

季乐鱼闭上眼,准备睡一会儿,还有一天,他想,明天林非就该回来了。

季乐鱼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晚饭前。

七点半的时候,张嫂叫醒了他,让他起床吃晚饭。

季乐鱼揉着眼睛坐了起来,问她,“我父亲回来了吗?”

和大部分人的家庭构成不同,季乐鱼的家里没有母亲的存在。

他的父母早在他五六岁的时候就因车祸离世,是他的叔叔季屿霄和他的“婶婶”林洛清把他抚养长大。

然而说是婶婶,林洛清其实是个男人。

早在很多年前,同性可婚政策就已经通过,季屿霄算是当时比较早的那批,在政策通过后不久,就和同是男人,且同样带了一个孩子的林洛清结了婚。

只是就像季乐鱼不是季屿霄亲生的一样,林非也不是林洛清的孩子,他是林洛清的姐姐林洛溪的孩子,林洛清的姐姐病逝后,林非就跟了林洛清。

那时候的林非和季乐鱼都还很小,还会为两个人都叫爸爸那分得清他们是在叫谁吗而发出疑问,季屿霄见此,便让他们叫林洛清爸爸,叫自己父亲。

这么多年下来,季乐鱼也已经习惯了。

“先生说今晚有事,会回来的比较晚,不用准备他的晚餐。”张嫂回答他道。

季乐鱼闻言,点开手机看了一眼,果然,季屿霄早在他睡着的时候就在四个人的家庭群里发了消息,说是他今天晚上要加班,让季乐鱼先吃,不用等他。

大概是见自己一个人吃饭有些可怜,林洛清还专门在群里发了个[摸摸]的表情。

季屿霄紧随其后,也发了个[摸摸]的表情。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季乐鱼:……

季乐鱼抬起手,给林洛清和季屿霄一人回复了一个抱抱。

随后切了出去,点进了林非的微信对话框,开始声讨:【为什么你不摸摸我!!!】

【我生气了!】

发完,他才终于从“午睡”的迷糊中找回一丝清明,下床去餐厅吃饭。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一顿饭吃完,林非都没有给他回消息。

这是还在忙?季乐鱼想,不然林非早都该看到微信来哄自己了。

还是比赛没发挥好?

不可能,季乐鱼很快否定了这个选项,那可是林非啊,从小到大什么都是第一,硬生生把他们这群小孩逼的卷生卷死的卷王林非啊!

他怎么可能没发挥好,他不信。

这么看来,就还是在忙了。

季乐鱼见此,也就没再打扰他,吃了饭上楼去打游戏。

一直到晚上11点,季屿霄终于忙完回来,两父子吃着夜宵聊了一会儿,季乐鱼才关了电脑,洗澡睡觉。

他躺在床上,重新拿起手机,林非还是没有给他回复。

季乐鱼皱了皱眉,这是还没忙完吗?

都这么久了,怎么这么忙?

季乐鱼托着腮,慢悠悠的打着字:【机票定了吗?明天什么时候到啊,我去接你。】

可惜依然无人回复。

季乐鱼等了许久,最后只得关了灯,不情不愿的闭上眼睛。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覆去翻来,正辗转反侧着,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了行李箱轮子的声音。

季乐鱼几乎瞬间睁开了眼,掀开被子跑了出去。

不远处的门前,正直直的站着一个身姿挺拔的男生。

对方个子很高,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衬衫,袖子微微挽起,拉着行李箱的手白皙修长,凸出来的骨节仿佛玉石一般。

似是听到了动静,对方转过头,英俊的五官在灯光下俊美的仿佛被人精心绘制一般,偏生眉宇间带着些冷意,令人望而生畏。

季乐鱼惊喜,“你怎么回来了!”

他说完,直接扑了过去,一把抱住面前的人。

林非紧赶慢赶地改签了机票回了家,见季乐鱼屋里的灯已经关了,还以为他睡了,哪曾想他还精神抖擞的,倒是难得的笑了一下。

他抬起手在季乐鱼的脑袋上摸了摸。

季乐鱼这才想起下午的事情,理直气壮道,“你怎么回事,没看群啊,爸爸和父亲都哄我了,你为什么不摸摸我。”

林非:……

林非只得无奈的再次在他脑袋上摸了一下,提醒他,“第二次了。”

季乐鱼眨了眨眼,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他琥珀色的眼睛慢慢弯了起来,“你不会是想回来哄我,所以才没有在群里回复,而是专门赶回来‘摸摸’的吧。”

林非确实是这么想的。

季乐鱼向来娇气又黏人,平时林洛清和季屿霄忙,他还能在家陪着季乐鱼,现在他也出了门,家里就剩下季乐鱼一个。

尤其是季屿霄还得加班,连饭都没法陪他一起吃。

林非看着季屿霄发在群里的消息,又听到老师说他已经趁着大家比赛的时候帮大家定好了票,明天早上再回去,当即找老师改签了机票,说自己有事,先走一步。

不过他向来也不是喜欢多说的性格,因此只是抬手捏了季乐鱼的脸一下,什么也没说,转身往屋内走。

季乐鱼见他不反驳,就知道应该是他猜的这样了,瞬间整个人都雀跃了起来。

他笑着跟着林非往里走去,刚走了两步,却见林非停了下来。

“怎么了?”季乐鱼看他。

林非看了他一眼,低眸去看他赤裸的双脚。

季乐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解释道,“光顾着出来见你,忘穿鞋了。”

林非无奈,松开行李箱,转身走进卫生间,拿起盆,接了半盆水。

他出来的时候,季乐鱼已经乖乖的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坐好了。

见他接好了水,还冲他笑了一下,很是甜软。

林非看着,不自觉想起了他们小时候。

那时候季乐鱼还很小,才五六岁的年纪,却满肚子的心眼。

他知道大人瞒了他许多事,也知道季屿霄不希望他知道太多,可是他想保护季屿霄,所以他总是偷偷的躲在季屿霄的门外,听他和别人说话。

季乐鱼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这种聪明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体现。

他当然知道鞋子会发出声响,所以他总是脱了鞋,不声不响的走到季屿霄的房间外,默默的听着。

林非无意间发现了他这个秘密。

那时的季乐鱼明明很惊慌,却装的很淡定,他可怜巴巴的看着林非,声音委屈又轻柔,他说他做噩梦了,他很害怕,所以他来找爸爸。

他那么小,又长得甜美可爱,漂亮的仿佛橱窗里的洋娃娃,任谁都不会觉得他在撒谎,林非自然也不会怀疑他。

所以他在季乐鱼说完自己虽然害怕,却不好意思进去打扰刚刚结婚的林洛清和季屿霄后,主动带他回了自己的房间。

那时候季乐鱼也没有穿鞋,他让季乐鱼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自己去卫生间给他接了一盆水。

时隔这么多年,那些记忆却还是清晰的就仿佛在昨天一样,稍微一抖,就能抖落一地的画面。

林非想到这儿,眼里的温柔不禁多了几分。

他平静的,像是小时候那样,安静的走到季乐鱼面前,一如十年前那个晚上,他弯下腰,把手里的水放在季乐鱼的面前。

季乐鱼抬起脚,就像当年那样,白皙的脚趾点了点水面,见水温合适,这才把脚放进去。

“你吃饭了吗?”季乐鱼一边洗脚一边关心道,“要不要我陪你下去吃饭啊?”

“不用,飞机上吃过了。”林非言简意赅。

边说,他边把季乐鱼的拖鞋和擦脚的毛巾放在了他身边。

“那你提前回来,没什么事吧?”季乐鱼继续道。

“没什么。”林非的语调淡淡的。

季乐鱼安心了,又好奇的询问起他这次竞赛的其他事情。

林非很耐心的听着,话虽不多,却给了他每一个问题的答案。

很快,季乐鱼洗完了脚,林非也拿了睡衣进了卫生间,准备洗澡睡觉。

季乐鱼就趴在林非的床上,等他洗完澡出来和他一起睡。

他晃着小腿看着小说,晃着晃着,听见了开门声,一回头,就看到林非正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朝他这边走来。

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丝绸睡袍,袖子很宽大,袖口用银线绣着龙一样游走的图案,手一抬,袖子就向后褪去,露出白玉般的手腕——皓腕凝霜雪。

宛如古代的贵公子。

季乐鱼看着,不由坐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林非感受到他的目光,抬起手,把手上的毛巾扔到了他的头上,毛巾的一角自然下垂,遮住了季乐鱼过于专注的视线。

季乐鱼也不恼,笑了一声,拿起头上的毛巾,就看到林非已经插好了吹风机的电源线,背对着他准备吹头发。

他慢慢起身,从身后搂住了林非。

他贴着林非的脊背,下巴放在了他的肩上,轻声道,“哥哥。”

林非“嗯”了一声,没什么表情。

季乐鱼听着吹风机“嗡嗡”的噪音,抱着林非的腰的手臂慢慢收紧,他凑近林非的耳边,声音又轻又软,像是撒娇一般,又像是亲昵的低语,气音柔柔,缓缓的冲击林非的耳朵。

“天黑了,你该陪我睡觉了。”

他的唇几乎擦过林非的耳垂。

第2章

林非闻言,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他“嗯”了声,表示自己听到了,继续吹着自己的头发。

季乐鱼凑得近,能闻到他头发上洗发水的味道,淡淡的,清新又自然,和自己的是一个味道。

他突发奇想道,“你要我帮你吹头发吗?”

林非听着他这句话,倒是颇为稀奇的看了他一眼,这么多年,他偶尔也给季乐鱼吹过几次头发,但是季乐鱼还真没有给他吹过。

这还是第一次,季乐鱼有了这种想法。

可喜可贺,林非忍不住为他自私又任性的弟弟看起来好像终于又长大了一点而感到欣慰。

只是就像他小时候赚了钱给会季乐鱼发零花钱,却不需要季乐鱼也在赚了钱后给他发零花钱一样,他早已经习惯了自己付出,却不需要季乐鱼也做出相应的回报。

因此他只是淡淡道“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