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校园纯情邪医 > 第1章 她这是要干嘛

第1章 她这是要干嘛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其在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校园纯情邪医》

作者:余不生

第1章道长,我害怕!

太阳刚下山不久,天色已经开始微微的发黑了。

叶修穿着一身洁白的道袍,走在一处偏僻的盘山公路上,四处无人,只是偶尔可以听到从远处传来一些鸟兽的叫声。

他是这座山上的道士,道观里人不多,只有他和一个老道士。

由于道观地处偏僻,知道的人也不多,常年累积,上山的小道,几乎长满了灌木。

这也导致了前去道观上香的越来越少,近几年来几乎都不曾有过香客。

叶修是个孤儿,自记事起,便跟着老道在山中学习道术。

好在这片区域尚未开发,环境也算可以,山中还有许多野兽,野果,师徒俩倒是吃穿不愁,自给自足。

除了学习道术外,老道士也传授了叶修医术,并且教了他武术,平日里,除了打坐,禅修外,叶修便会外出采药,运气好的时候,兴许可以碰到獐子,孢子,这些野味,用来打打牙祭。

可就在昨日,老道士却像是蒸发了一般,留下了一封信,上面写着:“世界那么大,你得去看看。这里有一纸婚约,你下山去吧,去江枫市展鸿集团,找到一个叫林鸿的人,把这份婚约交给他,其他事情,他会安排。”

“展鸿集团的地址我写在这封信的背面;床底下那双鞋子里还有00块,你拿上吧,这是为师所有的积蓄。千万要记住,外面不比山里,你要谨慎行事,切莫在人前卖弄才艺。”

“为师要去解决一些事情,你我师徒就此别过吧。日后若是有缘,自会相见。你不必挂念老道我,把自己照顾好。行走江湖,只能你欺负人,不能被欺负。”

“切记,你是我天机道门的最后一位弟子,你不是普通人。”

看完老道士留下的信,叶修便很伤心的收拾好行李,锁好道观的门,拿着00块钱,依依不舍的下山了。

他今年刚刚好16岁,在天机道观里生活了将近十余年,十岁的时候,师傅曾带他下过一次山;见识过外面的世界后,从此,年幼的叶修便愈发的讨厌道观的生活。

他的内心深处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渴望。

他想知道父母为何将自己抛弃。

……

他等这天,已经很久了。

尽管离别时,他有些不舍。

埋着头,叶修行走在宽敞的马路,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袱,身穿白色道袍的他,在这昏暗的山林间,显得有些扎眼。

“呜呜——”

“救命,有没有人,快救救我!”

忽然,一道刺耳的尖叫声,在叶修的耳畔响起。

顺着声音的源头望去;只见在不远处,正停着一辆造型炫酷的红色轿车,而那尖叫声,似乎正是从哪车里的发出来的。

叶修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青涩的脸庞上露出几分疑惑,这条路白天都很少有车辆,这天都已经黑了,居然会停着一辆车?

想着,他便朝着那红色的轿车走去。

其实他不喜欢多管闲事,不过既然被自己遇到了,那就是缘分,

“啊,救命!救命!快救救我——”

女子的声音愈发的急促,紧张,就像是有人在要她命似得。

“不好。”

叶修加快速度,刹那间,便来到了那辆红色轿车的旁边。

透过玻璃,他发现,车子内仅有一位年纪不大的女孩,除此外,便没有其他人了?

她怎么了?

车内的女孩有着一张精致的面容和清澈而又水灵大眼睛。

此刻,正穿着轻薄白色衬衫,紧绷的蓝色牛仔裤,将其含苞待放的玲珑身姿勾勒淋漓尽致。

“姑娘,请问一下,有什么能够帮到你的吗?”叶修敲了敲玻璃,开口说道。

“啊——”

“鬼啊!”

突然不知从哪儿传来的声音,将车内的女孩吓得花容失色,险些晕过去。

“我在车外面,你能否开一下门。”叶修微微一笑。

心想,这世上哪来的什么鬼,他在深山中住了十来年,可从来没有遇见过鬼,这只不过是大人编出来骗小孩的玩意儿罢了。

女孩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脆弱,冷静下来,瑟瑟发抖的抬起头,朝着车窗外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白色道袍,黑发飘飘,眉如发鬓,带着几分青涩但却异常英俊的少年,正不动声色的站在车旁。

“你是叶修吗?”她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惊喜,有些疑惑的朝着叶修问道。

“恩。”

叶修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女孩心中所有的恐惧,瞬间都烟消云散了,她将车门打开,让叶修坐进来,便又连忙将车门锁好,似乎是怕有什么东西跑进来。

“你能不能帮我把它丢出去……”女孩似乎有些生涩,眼中闪过些许害怕,指着副驾驶位后,那条黑色的小虫子。此刻这条小虫子好像还没有意识到死神即将到临。

正风骚的扭动着肥硕的身躯,耀武扬威般的在光洁的皮质椅套上来回的走动着。

“好吧……”

叶修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居然只是一条虫子……

他伸出手,将那虫子掐住,打开车门,便那虫子丢进了一片茂盛的树叶中,头也不回,准备往下山的方向走去,现在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走夜路问题不大,但他希望自己能够在天黑前,赶到江枫市。

“喂,道长,你别走啊!”

叶修被那女孩一把拽住。

他不得已回过头,眼神中干净的没有丝毫杂质,开口问道:“有何贵干?”

“我是在这儿专程等你的。”

“你长得那么漂亮,该不会是骗子吧?”

叶修皱了皱眉头。

说出了一句让女孩子既开心,又郁闷的话。

但这真的不能怪叶修,老道士从小就是这么教育他的,漂亮的女人,那都是骗子。

而且对于老道士的话,他从来都是深信不疑的。

没办法,在山上,他只有两个朋友,一个是他从小养到大,却莫名失踪的一条大黄狗,还有一个,自然就是他的师父,那个老道士。

“道长,我害怕。”

女孩说话的同时,便又将叶修蛮横的拖回了车里……

她这是要干嘛?

叶修忽然变得紧张了起来,就连呼吸都加快了,坐在他旁边的那个漂亮女孩居然开始脱起了衣服……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张票票也是爱。感谢各位支持!书现在字数虽然不多,但是余生会努力的,大家没事呢就可以发条评论指点一下。)

第章鼠目寸光

“姑娘,你这样不好吧……”

叶修咽了咽口水,心中有着莫名的情绪。别过头去,心里默念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女孩撅着红润的小嘴,露出促狭的笑容:“道长,你想多了,我只是整理一下衣服而已。”

愣了愣,他回过头,心中松了一口气,只见坐在自己身旁的女孩此刻正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干净的眼眸仿若那清澈的山泉,给人一种很纯粹的感觉。

“哦。”

叶修漠然的点点头,他可不会因为刚才的事情,而感到尴尬;十年的道观生活,不说让他看破了红尘,但却让他拥有同龄人难以比拟的定力,和冷静。

车子内的空间不大,女孩坐在驾驶位,她看着叶修,过了良久才很直接的开口说道:“你师傅担心你,就让大清早在这儿等你,结果等到天黑了都没瞧见你人影。”

“实在是不好意思……”想到自己刚刚还认为眼前的这个女孩是骗子,叶修顿时就感到有些歉然了,仔细想想也是,这座山非常偏僻不说,水泥马路都没修。

谁没事会闲的蛋疼,大晚上的把车停这里?

“哼。某人刚刚还以为我是骗子呢!”女孩似乎也是耍起了小性子,语气中带着不满。

要不是她有求于那老道士,为表诚意,肯定不会独自一人跑到这么一个了无人烟的地方,活受罪。

白天还好,可以在外透透气;可是天一黑,这山里面,就显得有些渗人了。只能乖乖的待在车里,动都不敢动,就怕突然跳出个什么东西把自己吃了。

手机在这个时候,也很没有节操的关机了……一个人身处这种环境的时候,难免就会想到一些恐怖的事情,于是她越想就越害怕,满脑子都盘旋着一些有关于深山里的鬼故事。

更要命的事情发生了,一条毛毛虫居然不知道怎么回事,爬进了她的车里,这可差点没把她给直接吓晕过去!本身就已经处在那种神经极度紧绷的状态,一时无助,便喊起了救命。

可她又不想失信于人,就这样把车开走,于是就悲催了呗。

“这个……”叶修顿时哑口无言,便转移话题:“那咱们现在就下山去吧。”

“对了,我叫叶若。”女孩心里的恐惧在见到叶修后,便已经烟消云散了。她并未计较太多,启动了车子,在这茫茫的夜色中,缓缓朝来时的路驶去……

翌日,清晨。

神棍打扮的叶修出现在了展鸿集团的大门口,他在昨天夜里便抵达了江枫市,而叶若似乎是家中出了一些状况,将他带到一所宾馆后,便匆匆的离开了。

叶修第一次出远门,人生地不熟,废了好大的劲,才找到展鸿集团。

可当他花了0块钱,乘着的士来到展鸿集团门口时,方才意识到,自己被坑了,他所住宿的那家宾馆的对面,不正就是展鸿集团吗?

那黑心的的士小哥居然也不提醒一下,特地绕道,在这附近转几圈,才又回到远处……

指了指眼前这栋足有上百米的高楼,用一种跟白痴对话的语气告诉他:“喏,这不就是嘛,0块。”

叶修摸着那皱巴巴的100块钱,顿时感觉好无奈,老道士曾无数次对他讲过,金钱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外面的世界里,金钱,那就等同于存活的资本。

他本来还以为最多几块钱就够了。师傅大半辈子才攒了两百块钱,自己可真是奢侈,这才多久,就花掉了0块!

叶修对于金钱价值这个概念还是比较模糊的,毕竟是第一次用这玩意儿。

0块钱在现在,真的不算什么;可却还是让叶修很是心疼,毕竟这些钱可是师傅他老人家攒起来的啊。

看到那的士小哥调头开着车远走的背影,他默默的发誓,自己一定要努力挣钱。

“大哥,请问一下这里有一个叫做林鸿的人吗?”

叶修还是很有礼貌的,他面带微笑,走到保安室门口,很是热情的朝着那名表情严肃的保安问道。

保安皱了皱眉头,打量着眼前穿着白色长袍,留着长头发的清秀少年,心想冒出“神棍”这么两个字。

长得倒是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可为什么偏偏要出来招摇撞骗呢?还选择来这个地方。

他心头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语气很是生硬:“我们这里没有林鸿这个人。现在是上班时间,你还是赶紧走开吧,不要干扰到我工作了,否则我会让你好看。”

叶修摸了摸脑袋,自己看起来难道真的很像是坏人吗?

不用这么认真吧。

他有些纳闷,见保安说话的语气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便自顾自的坐在了不远处的花坛旁,没办法,他只能等了,毕竟这是师傅交代的事情,他不能如此草草的放弃。

时间流逝的很快。

转眼间,就已经到了上午1点,太阳的光线很是毒辣的投射在地面上,使得空气中都充斥着闷人的燥热,叶修内心并没有半分急躁,心如止水。

他微微的眯着眼,如同老僧入定般的坐在那儿,任由额头上的汗水,滑过脸颊,浸湿自己的道袍。

先前那保安已经换岗了,如今站在保安室内,负责开门的,是一名面相粗犷,看起来有点凶神恶煞的中年男人,他见叶修坐在花坛哪儿穿着怪异,看着别扭不说,还很影响心情,便提着警棍走了过,准备将其吓走。

“喂,小子,坐这干嘛?”

“不知道这里是展鸿集团吗,敢在这里行骗,你最好给老子掂量掂量,识相的话,就快滚蛋。”

中年男人走过去,发现叶修年纪不大,而且看起来就给人那种很好欺负的感觉,讲话时的语气便显得异常霸气,用手中的警棍捅了捅他的胸口。

叶修睁开眼,伸出白皙的手掌握住抵在他胸口的警棍,那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微怒,用一种异常坚定的语气说道:“我在等人,从不行骗。”

身为天机道门最后一名弟子,他怎么可能行骗呢?

师傅从小就教导他,在外处事,要笑骂由人;可眼前这家伙的刚刚用警棍放在他胸口的行为以及口中的话语,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呦呵,小骗子,还有点劲道嘛。”中年男人露出几分较有兴致的表情,那根警棍被眼前这家伙握住,居然就像是生长在他的手中一般,任由他如何用力,都难以抽动半分。

他微微一笑,觉得有必要给这小家伙一点颜色瞧瞧,便抬起膝盖,狠狠地朝着叶修的下颚顶去。

他在展鸿集团当保安已经几年了,形形色色的人,都有碰到过,但大部分,都在他的一番恐吓下,选择了离开,像眼前这种要钱不要命的,他还是头次碰到。恩,在他的心里,已经将叶修认定为了一个骗子。

叶修除了学习道术,钻研医术外,其中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在深山中狩猎,把那些比较大型的野兽当做练习对象;十五岁那年,他曾独自一人将一头足有800斤开外的黑瞎子,打的落荒而逃,嗷嗷直叫。

经过长年的训练他的身体强度,可见一斑。

绝非是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可以堪比的,就在中年男人抬起膝盖的那一瞬间,他松掉了手中的那根警棍,很是直接伸出拳头,砸在了对方的腹部……

只见中年男人的身躯,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般,横飞而出,狠狠的摔倒在了对面的那个花坛里;在这一瞬间,他的神色中充满了深深的恐惧,犹如见鬼。

“你,你……”中年男人意识到了自己似乎踢到了一块铁板,即将大祸临头。

他回过头,却惊讶的发现,董事长的车子,居然在这个时候缓缓的从大门口,开了出来,眼神中顿时浮现出了一抹兴奋……

第3章被撕毁的婚约

林鸿见前面似乎发生了什么,让司机先把车停一下。

便推开车门走出来;他看了一眼身穿洁白道袍,长发飘飘的叶修,再看了一眼躺在花坛里,正捂着肚子嗷嗷直叫的保安。

似乎明白了眼前的状况,脸上带着几分歉意:“小兄弟,没有受伤吧?”

叶修摇摇头,他见对方着装得体,并且浑身上下都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上位者气质,而且从表情上来看,异常友好,便开口问道:“大叔,我想请问一下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林鸿的人?”

“我就是。”林鸿微微一笑,他顿时就明白了眼前这个小家伙肯定就是那位高人的徒弟了。

同时心中也不禁的松了一口气,他本以为对方的徒弟年纪可能会比较大,哪知